笔趣阁 > 天下唯玄 > 61 情不知所起

61 情不知所起

        61情不知所起

        听闻易枫恶狠狠的话,罗好好登时一滞,竟有片刻的恍惚,但转瞬之间,她已回过神来,满脸含怒的看向易枫,手掌一搭,啪的一声按在了腰间新配的长剑上。

        从小到大,罗好好还从未被人这般训斥胁迫过!

        岂有此理!

        但当罗好好正色瞧向易枫,心中却是一震,在无声无息中,手掌滑下,胸中的怒火竟消弭无形,猛然觉得眼前这少年虽外表清瘦,但骨子却实有一股卓然气质,不论面对任何人,似乎永远都是一副不畏不惧,坚忍不拔的形象!

        “哼!”

        罗好好对自己心中所想倍感诧异,转过身去,不再理会易枫。

        纪元心中感动,脸上强笑一番,默默的点了点头。“伶官的症状来的莫名其妙,我辈尽皆手足无措,也不知到底能不能治好,这小子这时提出这等事情,也算是有心了……”

        易枫目光始终停留在伶官身上,脸庞微微抽动,片刻后忽的宁静下来,握住伶官时冷时热的小手,面上渐渐地露出了一份笑意,旁若无人的自顾自诉说。

        “伶官,我知你虽听不见我的言语,但却可以感受到我的心意,你我二人自风虎山相识,朝朝暮暮走来,谁又忍心和谁分别?你身痛,我亦心痛!”

        “那一日,你在大堂中拒绝了纪元长老,说是不要和我订婚,我知道你事事为我着想,不想让我背负振兴天狐一族的巨大包袱,但我想要告诉你,易枫哥哥从来不惧任何的包袱,不论什么时候,你的事情,便是我的事情……”

        “你的心意,我全知道,你身患这莫名起来的重症,我不能让你带着遗憾离去,你喜欢易枫哥哥,易枫哥哥我又何尝不喜欢你了,在你将走之际,我唯一能做的,便是应下和你的婚约,任何人,也休想阻拦!”

        “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吧。”

        “纪元长老,罗管事,时间紧迫,也不必拘泥礼节,你们二人给我和伶官做个见证吧!”

        易枫抚了抚伶官的秀发,神情和平日时一般无二,嘴角含笑,话语刚毕,他突然冲着广场上玲珑石像的位置跪下,重重的叩首,随即举起手掌,昂然宣誓:

        “龙泉城小辈易枫,今日当着玲珑娘娘石像发誓,小辈愿在这危急之时,和伶官定下婚约,将来定娶伶官为妻,纵然海枯石烂,依然不离不弃,一生一世,绝不违背!”

        字字珠玑,声音铿锵有力!

        纪元摇了摇头,他曾千方百计想要撮合二人,却没想到是在这般情境下促成这事,一时间心中百味杂陈,竟不知到底该高兴的好,还是伤心的好,罗好好从没想过男女之间竟会有如此真挚的情感,心中莫名,瞧着易枫的身影,竟是有些呆了。

        “这男子——还真有些不一样——”

        说罢,易枫昂然站起,快步走到木桌旁边,刺啦一声,将自己衣襟扯下一块,指尖劲气一涌,如刀似剑,登时将他食指割破,趁血迹未干,当下笔走龙蛇,在那衣襟上连连挥就,不多时,一份婚约已经书成。

        易枫在这衣襟上写完自己姓名,看了一遍,随即交到罗好好手中,嘱咐道:“罗管事,待伶官醒来,请代我将这个交给她,上面写的明明白白,伶官一看便知!”

        “好。”罗好好神色变幻的瞧了易枫一眼,默默收好。

        “事不宜迟,你们走吧!”沉默片刻,纪元狠了狠心,咬牙说道。

        “月洞天在各个大陆都设有分支,以便下山弟子联系,你们放心,我不日便能赶到,然后通过输送阵法回到玄武域,耽误不了时间。”罗好好说话之时,已令身旁的丫鬟牵来了一辆马车,转身抱起伶官,便向马车走去。

        “易……易枫哥哥……”

        便在此时,伶官断断续续的声音突兀的响起。易枫纪元均是一震,一脸希冀的窜到伶官身旁,随即苦笑着摇了摇头,伶官依旧晕厥不醒,至于那一声呼叫,只是她潜意识的低喃罢了。

        “爷爷,姐姐,姐夫……”

        力牧和易枫激斗一番,最后脱力晕厥,但他体质异于常人,精神旺盛,睡了一觉后已恢复了十之七八,对发狂时所做的事,力牧早已忘记了大半,但隐隐约约却还记得将伶官打伤,心中忐忑不安,一进门,陡然瞧见面如白纸,晕厥在罗好好怀里的伶官,立时嚎啕大哭起来。

        “呜呜。”

        “呜呜,都是小力子不好……”

        “混账东西!”纪元气急,瞪视了力牧一眼,面色愠怒。

        “力牧,不要哭了,到我身边来,好好的送送你姐姐。”易枫伸手,将力牧拉到身边,随即抬眼,静静的向前望去,一动不动的瞧着罗好好将伶官安置在马车上,随即一声轻叱,哒哒的向前赶去,马车的响动声音越来越弱,最后一个转折,消失在了易枫等人的视线中,易枫不言不语,心中却是翻涌不休。

        风虎山,他初识伶官,便被这可爱狡黠的女孩吸引,更觉她身世可怜,不由得生出了三分同病相怜之感,力抗屠夫和雪狼,终于安全的带女孩下山。

        回龙泉城途中,伶官莫名其妙的消失,易枫心中倍感焦虑,从那时起,他便已意识到,无论如何自己也不愿意和这女孩分开,龙泉城城门位置,两人冰释前嫌,之后一路共经风雨,饱经洗礼,历次同生共死,方才走到今天……

        可惜,今日还是要分开。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伶官,等着我,终有一日,我会去那看似遥远的玄武域,以我未婚妻的身份,将你隆重的迎回!”

        易枫心中虽不舒服,但他性格坚韧,自不是悲春伤秋之人,半晌过后,已然恢复了之前的神采,心中下定决心,从今以后发奋修炼,日后好将伶官迎回。

        “易枫,伶官现在已离开了,你看你……”纪元瞧了易枫一眼,突然问道。

        易枫一呃,随即恍然,似笑非笑的答道:“纪元长老是在撵易枫离开吗?”

        “你不去玄学院了吗?”纪元反问道。

        “玄学院?”易枫怔了怔,随即摇头说道,“反正已经耽误了,也不差这一时半会,倒是纪元长老你,天狐一族正面临外敌的威胁,您这个时候要我离开,分明是不将易枫当成自己人看待嘛。”

        “那你想要怎样?”纪元苦笑道。

        “既然伶官是我未婚妻,那我当然有义务留下,如果我是那种贪生怕死的家伙,长老也不会将伶官许配给我吧?”易枫笑了笑,随即坦然说道:“所以我要留下,和你们共御外辱!”

        “好小子!”

        纪元赏识的拍了拍易枫的肩头,见他刚刚送走伶官,又已振作起来,也被他这种拿得起放的下的情怀所感染,拉着易枫一同坐下,随即问道:“小子,你还记得贯穿在那几个死者喉咙上的利箭吗?”

        易枫点了点头。

        “那些利箭可是大有来头啊!”纪元回忆道,“据族中长辈所说,数百年前的天狐族出现了一个叛徒,逃出了红枫古林,竟自己另立一族,名为猎人族,那叛徒原本资质平平,可不知怎么的,后来竟得到了一件神器千年弓,功力暴涨,猎人族得以壮大,后来更觊觎天狐一族红枫古林,和天狐族起了全面的冲突!”

        “之后两族大战,天狐族出尽全力,才将这叛徒剿灭,但那一张千年弓却消失不见了,当时曾有人说那叛徒留有子嗣,现在看来,这传闻极有可能是真的!”

        “此事发生在数百年前,近乎传说,我只知那叛徒姓石!”

        “猎人族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那一张千年弓!传闻之中,此弓无物不摧!”

  http://www.biqugex.com/book_11713/61520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