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下唯玄 > 67 天下无不散筵席

67 天下无不散筵席

        “多谢了,刚才若不是你,我十之八*九便丧命千年箭之下了。”易枫简单的调理了一下身体,待体内躁动的气力逐渐平和下来,笑对石浩说道。

        石浩面色不变,冷然说道,“不必,你刚才不也救了我一命吗,扯平罢了。再说你要感谢,也应感谢你那头雪狼,要不是它,怕是我也赶不到这里,更别提救你了。”

        “雪狼?!”易枫愣了愣。

        “对,雪狼。”石浩点了点头,刚才他在密林中追杀牧云,正要赶上,雪狼却凭空扑了出来,口中嚎叫不停,模样甚急,似在向石浩求救,石浩大惑不解,便跟它到卧龙渊瞧了瞧,却不期遇见石阔这‘意外之喜’。

        现在想想,石浩还有些感谢那雪狼。

        两人这般说话,卧龙渊外突然变得喧哗,半晌过后,果然有一大群人蜂拥而来,队伍之后押着牧云,雪狼跟随在他们旁边,口中呜呜低吼,模样甚是欢喜,陡一瞧见易枫,便‘呼’的一声窜了过来,在易枫腿上腻歪的磨蹭几下,随即察觉易枫有恙,忙抬头瞧去,似是担忧又似愤怒的低吼个不停。

        嗷呜……

        纪元刚一进入卧龙渊,心中顿觉不妙,放眼瞧去,周遭古木拦腰而断,地面尘土飞扬,气力乱炸造成的大坑随处可见,显是经过了一番剧烈的打斗,再看易枫,只见他全身上下衣衫褴褛,身周气力虚浮,嘴角带血,脸色比之前苍白了不止一分,不由得大惊,身子一晃,已来到易枫旁边。

        “怎么样,出事了?!”

        “已经没事了,长老。”易枫勉强一笑。

        “谁搞的?!”纪元面色愠怒。

        “长老勿惊,我已搞定了。”易枫摇了摇头,随手指向旁边的石阔。

        顺着易枫所指的方向,纪元目光渐渐落在石阔身上,却见对方胸口凹陷,晕厥倒地,浑身上下尽是斑斑血迹,模样狼狈更胜易枫,面色不由得变得古怪,诧异的望向易枫。

        原本他以为,易枫是被人欺负了,现在看来,他欺负别人也不是不可能的。

        “长老,您怎会突然来到?”易枫被纪元瞧得心中发毛,颇有些手足无措,忙将话题引开,眼睛在周围一扫,已发现了众人身后押着的牧云,面色微露诧异。

        “还不是你这头雪狼的缘故。”纪元责怪的看了易枫一眼,语气颇为关切的怪罪道,“臭小子,记住了,以后遇到危险可不要自己扛着,要不是你这头畜生聪明,老夫还不知你受了这么严重的伤呢,你要是出了事,我可怎么向伶官交代!”

        嗷呜。

        雪狼冲着纪元怒吼两声,似是对‘畜生’这一称谓颇有不满。

        “又是雪狼?!”

        易枫喃喃自语,睁大眼睛,浑然不可思议的看向雪狼,片刻后,面上渐渐现出一丝感动,蹲下身子,在雪狼脑袋上轻揉几下,便连一旁冷若冰霜的石浩,在听到纪元的话后,也情不自禁的面露古怪,眼光在雪狼身上徘徊良久……

        “果然,在大多数情况下,人还远远不如一头畜生……”

        纪元仔细瞧了易枫片刻,确定少年并无大碍后,紧绷而起的神经方才渐渐松弛,半晌,他目光倏忽间落到了石阔身上,盯了半晌,突然声色俱厉的对着两个族人说道:“听好了,速速将这人的来历查明!”

        “是!”两人点头,转身欲走。

        牧云被石浩追杀,在密林中慌不择路的逃窜,后来不见石浩追来,顿时沾沾自喜,但高兴了还没片刻,他那法相庄严的面色便垮了下去,心中大呼倒霉,这般乱闯之下,他竟是和沿途赶来的纪元等人不期而遇,逃都没来得及便当场抓住。

        更让牧云吐血的是,旁边那头呲牙咧嘴的畜生竟似乎将他看成了猎物,不时便来撩拨一下,牧云吃痛之下,心境越加悲凉,渐渐生出了虎落平阳被犬欺的感觉……一路之上,牧云一直少言少语,努力做到让众人忽略到自己,这时陡然见到纪元发怒,眼睛转了几圈,突然奋力呼喊。

        “纪元长老……不用查了,不用查了,我知道这人是谁,我知道,你放了我我告诉你……”

        “闭嘴!”易枫面色低沉的瞧了纪元一眼,不待他说完,突然沉声打断,随即转向纪元,说道,“纪长老,不需查了,这人我知道,他便是猎人族的族长,石阔!”

        “猎人族族长,石阔?!”纪元听闻,目光陡然凌厉,直盯石阔面门而去,半晌,终于默认的点了点头,随即目光划过易枫面门,虽知他了得,心中却还是连番大赞。

        这小子,还真是多劳多得啊,竟将猎人族的事情也一并解决了,天才,天才!!

        “等一下,这人,我要带走!”自从纪元等人到来,石浩一直不言不语,面色冰冷的站在原地谁也不加理会,这时忽的走到易枫纪元身前,淡淡的指了指一旁鲜血淋漓的石阔,沉声说道。

        “你说什么?!”纪元眉间一挑,怒视向石浩。

        “纪长老,石阔已伤成了这样,怕是日后再也造不成威胁了,小子愿一力担保,日后猎人族再不会与天狐族为敌,就让人将他带走吧。”易枫帮着石浩极力劝说。

        “既然你这么说,那就放他一马。”纪元沉思半晌,突然咬了咬牙,横心说道。

        “多谢!”石浩对纪元抱了抱拳,随即绕过二人,径直的走到石阔旁边,一手将他抱起,然后大跨步的向前走去,头也不回一下,毫无半分拖泥带水。

        “四当家……”易枫欲言又止。

        “什么事?”石浩背对着易枫,并不转身。

        “若你不介意,我便叫你石浩大哥吧,风虎山绝非善地,大哥你既然大仇得报,日后还是不回那龌蹉之地的好。”易枫坦然说道。

        “若你以后有事,可到猎人族找我。”石浩不置可否,淡淡的回答道,声音刚毕,脚下骤然发力,身子闪动间已窜入了密林,几个转折后身影完全消失。

        “臭小子,到底怎么回事?!”纪元瞪了易枫一眼。

        “刚才为难长老了。”易枫尴尬的笑了笑,他知道,石阔杀害天狐族人性命,纪元若不是瞧在他的面上,是绝不会放任石阔离开的,这事一做,怕是立时便要为人所诟病,易枫识得好歹,当下细细将石浩的身世和经历告诉纪元。

        “依你所见,他会不会杀了石阔?”纪元眉头一扬,忽然问道。

        易枫摇了摇头,“石浩这人外冷内热,虽看上去严峻冷酷,但心中怕是难以割舍那份骨肉亲情!”

        “正是。”纪元点了点头,说完转身,心疼的拍了拍易枫的肩膀,说道,“臭小子,看你被那石阔伤的,快别待在这儿了,跟我回去疗伤。”

        “长老你多虑了,这儿挺好,也挺适合疗伤的。”易枫婉言拒绝。

        “放屁,这儿再好也就是一个破谷地,能有仙丹灵药?能有高手辅助?少废话,跟我回去。”纪元突兀的爆了一句粗口,不等易枫推脱,搂住他的肩膀,便向天狐族赶了去,易枫惊讶于那句‘狗屁’,愣了一愣,心头一暖,快步跟上纪元。

        “长老,这老和尚?”一名族人快步跟上。

        “埋了。”纪元目露凶光。

        ……

        易枫连受石阔三次重击,身体状况不忍直视,但他破而后立,危急关头突破了《大西金身决》的第一转,暗金之身显化,自修炼以来积蓄的白虎星力终于发挥威力,竟将他身子状况恢复了十之八*九,因此易枫虽看起来不堪,却也只是外伤,在纪元处静养了几天,又一连服用了大批的灵药,身子已然康复。

        这一日,易枫来到纪元房间。

        “好好好,不错,你康复的倒挺快!”纪元看了易枫一眼,拍了拍他的肩膀,笑呵呵的甚是慈祥。

        “纪长老,小子今天来,是有一件事要和你商量。”易枫正色说道。

        “但说无妨。”

        “小子觉得,天狐一族没落到今日地步,绝非一朝一夕所能挽救的,天狐族人长期生活在红枫古林,虽生活安逸,但也失去了为之奋斗的激情,依我所见,要想重振天狐血力,便要结束现在的安逸生活,让族人走出去,学会拼命,学会搏杀!学会置之死地而后生!”易枫振振有词。

        “继续?”纪元眼神一亮。

        “但族人安逸已久,万事不能操之过急,我们要给他们一个缓冲的机会,最好现在外面的世界中寻一个据点,以联络和保护天狐族在外历练的族人,龙泉城南方有一座‘流云禅院’,以前是牧云老鬼藏污纳垢的老巢,现在正好为我们所用!”

        “甚好,甚好!”纪元沉思半晌,忽的拍手大赞,再次瞧向易枫时,眼神中便充满了夸耀。

        “长老,我还有一事……”缓了缓,易枫突然有些踌躇的说道。

        “说说说——直说就行。”纪元随意的挥了挥手,半晌,突然领悟过来,愣了愣,问道,“你要离开?”

        易枫点头称是。

        “罢了罢了,去外面闯闯也好,也好……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再说你小子……唉……”纪元说着说着,忽的暗叹一声,声音嘶哑,眼角更是有些湿润。

  http://www.biqugex.com/book_11713/615210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