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下唯玄 > 83 我非小人,亦非君子

83 我非小人,亦非君子

        83我非小人,亦非君子

        神剑九快攻被琉璃心记住,不时便反馈给易枫,所展示出的招式虽迅捷如雷,难以摸清形迹,但在易枫日复一日的观摩下,也渐渐领悟了一些,再和纪元所授的九尾剑法相相应,终于从其中得出了几分剑势来路。

        这几分,便已足够。

        易枫两剑出手,腾挪如飞,追风逐电,一剑逼开沈花儿,一剑击败沈花儿,早已看的众人瞠目结舌,心中犹还想着那一剑飞鸿般的惊艳,待到他们反应过来,沈花儿已被拍飞出去,不多时,台下响起阵阵唏嘘之声。

        “他娘的,这家伙,竟——击败了沈花儿?!”

        “妈的,变态!这还是个新人吗?”

        “那一日,他要是对我也施展这神鬼莫辨的剑法,我——”韩生愣愣的站在一旁,内心闪烁其词,却也不得不承认,凭着他那出众的防御,却也绝难挡下易枫一剑。韩生身旁,一众新生神色激动,目光崇敬的看着高台上的易枫,不知不觉便有人大声呼叫起来,面上表情甚是兴奋。

        台上那清瘦的男子,已用实践向他们证明,所谓的新人,也并不一定非要比老人差劲。

        易枫凛然而站,深深地吸了口气,身上扩散而出的锋锐凌厉之气缓缓缩入体内,他手持阔剑,朝沈花儿跌下的方向瞧了一眼,见到满地狼藉的碎石和鲜血,不禁摇了摇头,收起‘巨虎’阔剑,便向约战台下走去。

        毕竟同在学院修习,那沈花儿虽过分,易枫却也拿得住分寸,不好斩尽杀绝。

        “该死!”

        便在这时,那一直躺在地上,吁吁喘气,如要死去般的沈花儿突兀的跳起身子,眼中恶毒光芒一闪而过,一扬手,三支烁烁发寒的寸长银针化为白芒,便向易枫急速刺过去。

        嗖!

        银针极小,光芒一闪而没,除了少有的眼力出众之辈,台下大多数人竟没瞧清,但却瞒不过柳秀阳,淮左等人,这些人都是高傲之辈,见沈花儿如此,不禁大皱眉头。

        “嗯?”

        刘成峰面上的愠怒一闪而过,但却依旧轻描淡写的坐在当地,并没出声阻止,只不过一双眼睛深邃平和,始终未离开过约战台半步。

        “混账!”

        待到易枫察觉到身后的状况,已然有所不及,他不料沈花儿竟下作如此,一张脸都沉了下去,脚步在地面上一点一旋,身子陡转,随即手臂挥出,拳影交错,潜意识的使出了他最为娴熟的‘土掩劲气’。

        噗噗噗。

        但沈花儿恼羞成怒,三根银针中,实是凝聚了他大半的修为,易枫猝不及防,一时竟没防住,三声轻响,银针透过土掩劲气的拳影,便向他胸口钉了去。

        群情激愤!

        惊变之余,众人纷纷尖叫躁动起来。但易枫的身子被一重重的拳影裹住,众弟子只见银针穿梭而过,到底情况怎样,却不甚明了,但心中却隐隐觉得不妙。

        暗箭难防啊,那小子,不会就这么被废了吧?

        “哈哈哈,就算你有天佑,本人今天也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沈花儿身子猛地窜出,桀桀狂笑,恶魔般向易枫扑了去,呲牙咧嘴,看模样似是恨不得将易枫嚼食了。

        易枫的防御拳影即将涣散,沈花儿不费吹灰之力,便轻而易举的突破而入,举起拳头,便要向易枫的头颅砸去,待到瞧清楚周围的状况,却不禁浑身一抖。

        “这是?!”

        他眼前出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此时此刻,易枫赫然化为了金人,面上,臂上,前胸皆是一派暗金之色,其上流动着若隐若现的金属光泽,宛若神人,易枫目泛冷光,手中抓着三支银针,冷然一捏,便将它碾碎成湮粉,毫不理会沈花儿袭来的一拳,一掌扼住他喉咙,将他离地提了起来。

        “放开我,放开我,你个混蛋,恶贼,杂种——”沈花儿面色陡然通红,那种窒息的感觉,更让他感到深深的恐惧,手臂挣扎,双脚拼命的乱踢。

        “滚!”

        易枫阴沉的盯着沈花儿,突然一声暴喝,右手‘巨虎’阔剑猛的扬起,对着沈花儿通红的面庞便狠狠的拍了下去,拳影涣散,沈花儿一声尖叫,应声砸落台下,面上血肉模糊,鲜血淋漓,呼吸微弱,已然晕死过去。

        同一时刻,易枫甩了甩衣袖,身上金光如流水般退去。

        柳秀阳,吴鼎,罗杰,卫泱泱等人瞧不清楚状况,纷纷闪身跃上高台,却正巧碰上沈花儿被拍飞而出,众人怔了怔,待到瞧清沈花儿那不堪的面容,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再看向易枫的眼神,便变得古怪至极。

        “这厮,丧心病狂啊!”

        “好剑!”易枫冲罗杰扬了扬手中的‘白虎’阔剑,置之一笑,随即将剑抛给了他,罗杰伸手接住,不言不语,面色一如既往的冰冷。

        “我知道,有人瞧我不顺眼,千方百计的想要算计于我,我易枫不是卑鄙小人,却也不做谦谦君子,别人打我一拳,我会反击回去,别人想害我性命,我也不会让他好活。”

        易枫目光四下瞧过,最后停留在前方赵显身上,淡淡扫了他一眼,随即转身,扬长而去。

        赵显胸口起伏,面色低沉到了极处。

        约战台下,众人看着易枫渐渐消失的背影,耳中回想着他的豪言,竟是半晌无言,整个现场,死一般的寂静。片刻后,一声女子的锐声尖叫突兀的响起,如夜枭鸣叫,打破这份寂静。

        李亚惴惴的走到沈花儿旁边,见到那一贯在自己身上蠕动的家伙竟变成了这副模样,脑中顿时嗡的一声,刹那间失神,随即一声尖叫,不再理会沈花儿,一溜烟的远远逃开。

        这一日的比试,在震撼中结束。

        夜幕降临,十城玄学院又恢复了以往的寂静,倥梧山的山风吹拂而下,有种沁人心脾的清凉冷意,漫天繁星已出,易枫静静的盘膝而坐,调理着体内的气力,同时运转‘背天引气诀’,将漫天的星宿之力一丝一毫的纳入身体。

        沙沙。

        脚步声由远而近,沐青萝脚步干练的一路而来,但身材美的出众,依旧给人婀娜的动态之感,女子敲了敲易枫房门,见无人回应,眉头一皱,径直推开房门,大步来到房中,见易枫正在修炼,也不去打扰,悠然的坐下,随手倒了杯茶,优哉游哉的自斟自饮起来,颇有女主之风,眼睛偶尔在易枫身上扫过,瞧见他铺满全身的浓郁星力,杏眼一挑,流露出几分惊异。

        “沐师父,你来了?”

        半晌,易枫终于从修炼中退了出来,对着沐青萝淡淡一笑,他六识灵便,早就察觉出有人到来,听这声音,自知是沐青萝无疑,当下也不担心,自顾自的修炼……

        “你肯退出来了吗?”沐青萝冷冷回了一句。

        “哈哈,沐师父有什么事吗?”易枫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急忙转开话题。

        “没事我就不能来?”沐青萝没来由的眉头一皱。

        “……”易枫闻言,面色变得有些古怪。

        “看什么,走,跟我去办件事!”沐青萝横了易枫一眼,随即站起身子,径直向外面走去,易枫苦笑一下,急忙收拾一番,快步赶上沐青萝。

        “沐师父,我们这是要去哪?”

        “见一个人。”

        “谁?”

        “淮左!”

        ——

        水花飞溅,瀑布如龙。

        清潭激流之旁,立着一隐士般的男子,衣着干净,手中握着一杆两丈长的银枪,枪身上雕满了云状花纹,男子如枪,枪如男子,似是和外界浑不相干。

        “淮左。”沐青萝淡淡喊道。

        “沐师父来了。”淮左转身,对沐青萝冷清回应,随即看了易枫一眼,道,“易枫是吗,你也来了?”

        易枫置之一笑,点了点头。

        “沐师父这番来,如果还是劝我加入浩然亭的话,两位便请回吧!”淮左细细看了看二人,突然下逐客令一般的说道。

        “你一定要这么坚持?”沐青萝秀眉微皱。

        “当坚持的,自然要坚持。”淮左语气坚定。

        “那我们来打个赌怎样?”沐青萝心中惋惜,摇了摇头,话锋突然一转,说道,“我眼前这人,名叫易枫,想必这两日你也有所耳闻,他已连胜三场,你若在大试中和他碰上,恰巧又输在他手中,便加入我浩然亭,若是你胜了他,今后我再也不来烦你!如何?!”

        “确定?”淮左淡淡看了易枫一眼,似是有所心动,继续向沐青萝发问。

        “当然!”沐青萝字字锱铢,声音掷地有声。

        “我答应!”淮左应声而答。

        “这两个家伙,怎么就不问问我的意见?”易枫神色诧异的盯着眼前二人,神色莫名,腹诽连连。这沐青萝,就这样将他出卖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11713/615225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