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下唯玄 > 91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91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91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迁校,意味着玄学院的出世!

        沐青萝提出迁校,实是不满玄学院局限在倥梧山,对风虎山悍匪横行一事视若罔闻,学院如果采纳了她的意见,迁了出去,那便等于摆明立场,是要牵制玄学院。

        这也是一众高层不能容忍的。

        正如罗杰说的那样,这事困难重重,最终还是被搁置了下来。但也并非没取得丝毫进展,于是玄学院在龙泉城便多了一个隐秘驻点,这驻点由‘浩然亭’的人驻守,任务简单明确:和学院互通有无,伺机杀匪除寇。

        众人离去,偌大的议事大厅,渐渐空旷下来,唯独剩下的,只有‘浩然亭’七人和院长刘成峰,彼此间沉默不语。

        “为什么?”待众人走远,沐青萝突然打破沉默,跨出两步,脸上犹如挂了一层寒冰,凛冽的看向刘成峰,她原本以为,刘成峰对‘迁校’的提议定然赞同,但现在想来,事情的发展却有些出乎她的意料,刘成峰对她的支持也是有限,面上不由得多出了几分愤慨。

        “沐师父,你可知我为什么方才中年,便已须发斑白吗?”刘成峰面色不变,忽的话锋一转,淡淡反问。

        沐青萝愣了愣。

        易枫六人也满是不解的向他看去。

        “实话告诉你们,我这须发并非是天然形成,也不是修炼奇异功法导致,而是被人击中心口,侥幸不死,后来却留下了伤患,须发一夜转白。”刘成峰语出惊人,话语中却多了几分清冷,回忆往事,一贯冷静的面色也隐隐发沉。

        “是朱焱?”沐青萝一惊,蓦地脱口而出。

        易枫也为之一凛,那朱焱的实力,他可曾见过,修为如沐青萝,也难以和他抗衡几招,如果说有人能将刘成峰打伤,在这地域,怕是非他莫属了。

        刘成峰默默点了点头。

        “那时我还年轻,血气方刚,整天和你们一样想着杀匪除寇,终于和风虎山大当家朱焱对上,我本心高气傲,一战之下,却惶然发觉不敌,奋力使出手段才堪堪打成平手,不过早已受了内伤,逃回玄学院后气息难调,一夜须发尽白,要不是那朱焱对我也有些忌惮,怕这些年来,早已将这十城玄学院夷为平地了。”

        “过了这些年,怕是我已非他的敌手。”

        “沐师父,我也有心杀匪除寇。力所能及的事,我自会支持,但迁校一事,现在看来还为时过早,单单那朱焱一人,便不是我们在场任何人能够匹敌的,我让你们在龙泉城建立据点,虽有心成全你们,但也将你们推上了风口浪尖!切记,不能妄加行动,对那朱焱,更不要正面交手!”

        刘成峰语重心长的叮嘱。

        沐青萝感同身受,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易枫听得心中震撼,他明白,出去后的风险,便不再是约战台上比试能够相提并论的,但那种直面生死的战斗,却又让他的心一下子沸腾起来。

        ——

        “爹,你知不知道,你的风头都快被沐青萝那贱人抢光了,长此下去,你不光比不过刘成峰那老鬼,便连那狗屁的‘浩然亭’,都要压你一筹!”

        房间中,赵柏嘶声吼叫,冲着赵显一顿咆哮,他还没从追求沐青萝失败的阴影中的走出,一想到那绰约的女子,便‘臭婊子,贱人’的连番骂个不停。

        “闭嘴!”赵显声色俱厉的口吐二字,目光瞪视着赵显,突然伸手怒拍在他肩膀上,受这大力一震,赵柏身子一挫,哐啷坐倒,挤压的身下座椅‘咯吱’响个不停,赵柏从未见过赵显如此,呆坐在椅子上,犹如吓傻了般。

        “哼,刘成峰那混账,在玄学院院长的位置上,也该坐够了,沐青萝?浩然亭?混账!既然他们不自量力,要和风虎山一拼高下,本院长就让他们如愿以偿!”

        “爹——爹——你,你和风虎山的人有联系?”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赵显不理会赵柏所问,冷冷的丢下四字,转身回到自己房间中,沉思再三,面上忽现狞笑,蘸满笔墨,写下一道暗信。

        ——

        古林幽深,峰回路转。

        易枫一众七人,又踏上了返回龙泉城的路径。

        不多时,他们已接近红枫古林,周围古木参天而起,不时便有道道鸟兽的锐鸣低吼传出,远处红彤彤的一片,遥远而看不到边际,周围弥漫着若有若无的瘴气,正是天狐一族的聚居地,易枫远远望去,神色变幻,竟似痴了,不知不觉,心中又牵挂起了那精致狡黠的可爱女孩。

        “伶官——”

        男子心中默念。

        沐青萝看了易枫一眼,不知该说些什么,眼神动了动,心中也在暗暗叹息。

        便在这时,远处传来阵阵簌簌声响。声音由远而近,渐渐变得嘈杂起来,易枫沐青萝等人眉头一皱,一个个心生警惕,退后到灌木杂草中,注目向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

        “屠夫?!”

        随即易枫面色忽冷,齿缝中凛凛吐出二字。

        “你认识他们?”卫泱泱眉毛一挑,好奇问道。

        “岂止认识!”

        来者不是一人。

        声音越来越响,一众人马嚣张之极的赶来,当先那人身材魁梧,眼中带着嗜血的光芒,面上有一道泛红色的伤疤,骑着一匹高头大马,肆无忌惮的向前行去,这人凶神恶煞,正是易枫的老相识,在风虎山最先被他挫败的屠夫。

        专为邓霍剔骨刮肉。

        “他娘的,这群‘下酒菜’中,倒有几个娇滴滴的小娘皮,可惜是二爷的酒肴,老子不能下口——”屠夫面带淫笑,转身在一女子酥胸上狠狠抓了下,却也不敢再做些什么,口中哈哈一笑,催马快行而去。

        这批‘下酒菜’被人用铁索绑成一串,但凡是反抗的人,纷纷被铁链洞穿肩胛骨,鲜血淋漓而下,男男女女哭泣不停,身旁悍匪看的心烦,举起手中鞭子,不时便是一顿猛抽。

        “他娘的,都是将死之人了,还哭什么哭……”

        “妈的,再哭老子现在就剁了你!”

        “屠夫老大,这次你下山虏来了这么多下酒菜,想必二爷会重重有赏吧……”

        “到时候,可不要忘了兄弟们啊……”

        昂!昂!

        众匪类将身后这些‘下酒菜’视作蝼蚁,又哪将他们瞧在眼中,口中嘻嘻哈哈的嘲笑,正自高兴,却猛地一惊,耳中骏马嘶鸣陡然响起,冲击的耳膜嗡嗡炸响,紧接着屠夫座下的大马挣扎不休,砰砰后退,轰隆砸倒在地。

        尘土飞扬,屠夫一声嚎叫,被远远的甩到了一旁。

        众人这才看清,前方道路中央多了一人,面容冷峻清瘦,身子单薄,但就这么往前一站,凛凛生威,却容不得人心存小觑,再看地上那匹骏马,一个个倒吸冷气。

        大马的脖颈软塌塌的,竟是被这人一下子扭断了。

        “这人是谁?好大的力气?”一时间,众人心中惴惴不安,唰唰几声,将刀剑拔出,身子却向后退了两步。

        “他娘的,是哪个杂种敢挡老子的道,你们知不知道,老子可是风虎山的人!”屠夫连番骂娘,面色疤痕蠕动,显然是怒急,身子猛地跳起,指着易枫的鼻子便是一通怒骂,随即一呃。

        “是你个杂种?”

        “看来你的记性不错,还能认得我。”易枫眉头拧了拧,随即舒展开来,面上竟笑了笑,但犹如蒙了一层寒冰,任是谁看到了,心头都会一寒,停了停,他继续说道,“就是因为知道你是风虎山的,所以才要拦下你!”

        “还有,我最讨厌‘杂种’这两个字!”

        “哈哈哈——不自量力,真是不自量力,你逃出风虎山便是万幸,现在却还想着报仇,哈哈哈——”屠夫的面色陡然狰狞,恶毒的说道,“老子还愁没地方找你呢,当初你暗算老子,给‘老子’开瓢,实是该死!今日,别想再逃脱了!”

        说话时,屠夫伸出鹰爪般的大手,便向易枫喉咙抓了去,破空之声劲急。

        啪。

        下一刻,他的手掌轻而易举的落在了易枫手里,易枫眼中精光一闪,手上运劲,咔咔几声将他手上骨骼捏的粉碎,紧接着中宫直入,一拳击出,轰然将屠夫打飞出去。

        “士别三日,还应刮目相看,你和我不见面,已不止三日,现在看来,你还真是个蠢货!”易枫冷冷一笑。

  http://www.biqugex.com/book_11713/615232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