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下唯玄 > 119 今后的打算

119 今后的打算

        119今后的打算

        风虎堂依山而建,富丽堂皇,整个建筑居高临下,俯瞰风虎山下碧绿波涛,气势恢宏霸气。

        但此时的风虎山却有些落寞。

        邓霍被易枫斩杀,老蝎死于西方密林,石浩离去,现今的风虎山,实际上只朱焱一人主持。而玄学院迁校龙泉城一事,早已在山上传的沸沸扬扬,一干喽啰忧心忡忡,邓霍满腔暴怒。

        风虎堂中,两人相对而坐。

        左边那人正是朱焱。

        右边女子一身紫衣,面色冰冷酷寒,微有病色,却是前些日子被易枫打伤的上官凝儿。

        “朱师兄,爹爹让我来问你,那件事准备的怎么样了?”女子冷然问道。

        “全都妥当了。”朱焱肃然点了点头。

        “可不能出现岔子。”上官凝儿道。

        “师妹放心!”

        “那些人不会趁机来捣乱吧?”上官凝儿眉头一皱。

        “是该提醒提醒他们了。”朱焱眉间一锁,目中爆射出道道寒光,咔的一声,脚下石板轰然粉碎,男子目中含恨,自顾自的说道,“要让他们知道,我还活着!”

        ——

        峰峦如聚。

        在左光斗的胁迫下,易枫毫无还手之力,几个转折,便被他带到了一处极高的峰峦顶端,山顶狂风呼啸,吹得易枫衣襟猎猎作响,向下俯瞰,半个龙泉城都尽收眼底,一览群山,顿觉胸襟大畅,呼吸几口,吐尽肺内浊气。

        “好极!”

        易枫心中暗赞了一句,游目四顾,几个呼吸间,就已将周围群山的景致瞧了个遍,随即却陡然一惊,猛的转过身来,脱口而出的问道,“这是风虎山?”

        周围山势险恶,风虎堂隐匿在崇山峻岭间,隐约可见华丽的一角,正是易枫曾被邓霍虏来的风虎山,只不过左光斗落下的这处山峰,他没到过罢了。

        “风虎山?没听说过。”

        左光斗在落在山巅后,便将易枫放开,他自己一改刚才的形象,面上多了些落寞沧桑,就地坐下,取过身后背着的朱红色酒葫芦,打开,一口气又连连灌下。

        喝了会,左光斗才开始注意易枫,斜瞅着眼睛打量他片刻,突然冲易枫扬了扬手中的酒葫芦。

        “小子,你要不要来点!”

        “多谢前辈,小子不需要。”易枫静静的看着左光斗,微微一笑,摇了摇头。

        他看得出来,这左光斗虽外貌洒脱,却满腹愁思。

        “哼,装腔作势,一点也不像你爹!”左光斗甩手将酒葫芦丢在一旁,眼中含满酒气的瞪向易枫,面色肌肉抽动了几下,突然长长叹了口气,爆了句粗口。

        “狗-日-的-世-道!”

        “你知道我的身世?”闻言,易枫的面色一凛,刚才的淡然全然抛开,向前急赶两步,紧盯住眼前这人,瞧了瞧他胸口上绘着的奥妙太极,心中募得灵光一闪,突然冷冷笑了一声,问道,“你是无极玄门的人?”

        “你该叫我左叔叔!”左光斗瞪眼强调道。

        易枫拳头紧攥,抿着嘴唇默不作声。

        “你娘亲是我的师姐,你爹爹易云醒是我结拜大哥。”左光斗瞧易枫似有抵触,暗暗叹息一声,随即将一切抛开,站直身子,语气和缓了许多,对易枫解释道。

        “我爹娘究竟是被什么人围攻袭击的?”

        “你怎么知道这事的?”左光斗本还想和易枫慢慢解释,不料被对方猝然叫破,瞬间愣住!

        “侥幸知道!”提到他双亲的事,易枫心中又腾起了一股怒气,整个人都变得气势汹汹,恶狠狠的瞪视向左光斗,这口气压抑了太久,现在他急需一个答复。

        “这小子,虽看上去和易大哥性子不像,不过骨子里的那种倔强和气质,还真是一个模子中出来的!”

        左光斗看着易枫这泯然不惧的模样,依悉记起了当年易云醒的风姿,心中唏嘘不已,见易枫一直瞪视着他,待立半晌,突然摇头,拍了拍易枫肩膀。

        “当年你爹爹破佛门九道,脱离天禅寺,和你娘妻私奔而去,此事本已风平浪静,但后来不知为何,你爹娘双双遇人伏击,被迫分开,你娘亲功力丧尽,流落到龙泉城,你爹爹更下落不明,再没出现于大陆!”

        “这事一直是个谜团,十多年来,我也一直在调查,但那批神秘高手自从伏击了你爹娘后就此销声匿迹,再也没有半点音讯,十多年了,我也没查到什么线索!”

        “我知道了。”易枫略显颓然,脸色难堪的吐出几字,半晌,眉头突然一皱,向左光斗问道,“那前辈带我到这里来是为了什么?”

        “你有怨气?”左光斗突然问道。

        “我只怪我不争气!”

        “那你怎么不叫我左叔叔?”

        “我叫不出。”沉默了会,易枫回道。

        “叫不出也好,你要是张口闭口就是叔叔,反而会让我怀疑你是不是易云醒和祝湘君的儿子,我若是和和你对而处之,恐怕这会早已闹翻天了,那还管他娘的什么狗屁叔叔!”

        左光斗毫不在意,在山巅上合身躺下,眼睛微眯,问向易枫,“你小子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易枫摇了摇头。

        “你不能在这龙泉城呆一辈子!”左光斗声音突然变得严厉。

        “我会出去的。”易枫淡淡回答。

        “那你要去哪儿?”左光斗睁开看尽,精光四射的盯向易枫。

        易枫和他四目相对,语气铿锵的说道,“我要去寻我爹爹,这是我的夙愿,也是我娘亲的夙愿,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你应该去无极玄门!”左光斗紧盯着易枫,突然郑重其事的说道,“如果你想去,我可以引荐你,虽然你娘亲当年破门而出,给玄门造成了不小的风波,但事隔那么多年,你外公又是无极玄门门主,那些迂腐的家伙总不会在出来反对了吧?”

        “这算是怜悯吗!”易枫胸中愤慨,面色隐隐发青,站在高峰之上,远远看去身躯微抖,显得渺小之极,他浑身气力上下隐隐爆鸣,竟有些不受控制,脚下咔咔几声,一丈方圆内的大石全被震成湮粉,被山风一吹,哗啦啦的荡开。

        克制良久,易枫渐渐冷静下来,攥了攥拳,断然拒绝掉左光斗,“我不会去无极玄门的。”

        “当年那事疑点很大。”左光斗不理会易枫的反应,突然没头没脑的冒出一句。

        “我爹爹是天禅寺龙阳禅师的得意门生,号称禅门天才,有娘亲是无极玄门圣女,又是无极玄门门主的女儿,就算他们二人破门而出,私结连理,也不是寻常人物敢去招惹的,伏击他二人的那批人,定然来头极大!”

        不等左光斗解释,易枫就已接过话来。

        左光斗赞许的瞧着易枫,不予回话,现下看来,这小子虽在龙泉城这荒凉之地长大,但‘虎父无犬子’的道理,总归是不错的,这等机敏心智,又怎向一个少年所有。

        “无极玄门,我去!”

        几个呼吸后,易枫突然一反常态,字字峥嵘的答应下来。若真如他所说,那批神秘人非比寻常,如不借助无极玄门这种传说中的门派,恐怕终其一生,都难以寻到什么秘密,更枉谈什么救父报仇的言论。

        “孺子可教!哈哈哈,臭小子,你果然想通了,也不枉我费尽千辛万苦找到你,好极,好极!”左光斗翻身而起,在易枫胸口上重重捶了一下,拍手大笑起来,待看清易枫下一步的举动,面上却堆满了愕然。

        易枫一个箭步,绕过左光斗的身子,抢起丢在一旁的朱红色酒葫芦,拔开瓶塞,便朝口中咕咚咕咚的灌了下去,他从不饮酒,这次却一口气将那烈酒喝的滴水不剩!

        “这小子,这些年受了不少苦吧?”

        左光斗看着易枫倔强决绝的模样,嘴角苦涩的笑了笑,不忍再看,仰头瞧天。

        “臭小子,你放心,大胆的去吧,玄门中那些老鬼要再敢拿你说事,你酒鬼叔叔一定在他们身上咬下块肉来!”

  http://www.biqugex.com/book_11713/615254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