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下唯玄 > 150 下院起风波

150 下院起风波

        150下院起风波

        玄门大派都有自己的接引之人。

        易枫面前的女子,便是月洞天接引女官,也是伶官的密友,易枫一路随她而去,看似随便的问了几句,对月洞天已有所了解,反是女子,或是因为易枫少年人或伶官未婚夫的身份,言谈举止间,目中不免流露出好奇。

        月洞天共分两院。

        内院和外院。

        伶官现在,便是在外院中。

        ——

        没怎么大费周折,易枫便得以和伶官相见,心中快慰了许多,在看到伶官的第一眼,易枫怔了怔,往日的一幕幕流水般浮现在心中,竟是恍若隔世,好似许久不见。

        “易枫哥哥。”

        伶官精致依旧,身上穿着一件青色纱衣,面色俊美,却又带着几分楚楚动人,眼光跳动,狡黠中更多出了三分异彩,几个月不见,身子出落的更加水灵,也更凹凸有致,隐隐有大姑娘之状,她痴痴的看了易枫几眼,突然向男子奔了过去。

        “伶官。”

        易枫笑了笑,轻轻的牵住伶官的小手,伶官身子一探,已经跃入易枫的怀中,芳香扑鼻,体态娇柔,易枫环出双手,轻轻将女子搂入怀中。

        “易枫哥哥,我们好久没见了……”伶官声若蚊蝇的喃喃说道。

        “是啊……”

        “易枫哥哥,你千里迢迢赶来,路上没遇到什么危险吧?”半晌,伶官抬头看向易枫,眼神灼灼,红唇微翘。

        “有你们月洞天给的传输大阵,还能出现什么问题。”易枫怕女孩担心,太阴海域一事说也没说,拍了拍伶官的肩膀,轻声道,但在心中,却浮现出了那凶厉狂猛的冰水太阴蟒的形象,面上不由得微微变化。

        太阴蟒凶狠,易枫当时也不确定,自己能否脱离此地,对于身体内的异变,也只知道个大概,冥冥中,似乎是避水望月犀吞噬下去的‘神明遗图’现出体外,挡下了太阴蟒悍然的一击,救了他一命,但具体的原因,却不得而知了……

        “难道是神犀救了自己一命?”

        易枫大惑不解。

        这神情稍纵即逝,易枫不想让伶官知道这些,免得她徒增担忧,话题一转,引向别事,关切问道,“伶官,你来的时候,身子出现了极大的异样,现在康复的怎么样了?我察觉你的气息,还是有些虚弱……”

        “有师父相助,月洞天又有玄牝之门,易枫哥哥不须担心,我已经没事了。”伶官说道。

        “你说的师父,是月洞天宗主?大陆上人称碧落居士的那位?”易枫问道。

        伶官点了点头。

        “她长什么模样?”易枫神色一肃,突然正色看向伶官。

        “师父……师父她……”伶官目中露出几分恍惚,似是在极力的思索,随即失望的摇了摇头,说道,“在我刚刚来到的那段时间,的确每天都和师父见面,但不知道怎的,师父面上总似蒙着一层若有若无的薄雾,一眼望去雾里看花,怎么也瞧不真切。”

        “易枫哥哥,你怎么会问这些啊?”伶官瞧出易枫面色有异,忙问道。

        “没什么,随便问问,只是好奇而已。”易枫笑道。他是想到了太阴海域中那尊女子虚像。当时的海域中虚像凭空而生,俨然若神,比起太阴蟒,甚至更多了几分神秘和浩瀚,而具备这种实力的人,在整个大陆上怕也是寥寥无几。

        “易枫哥哥,那件事,是真的吗?”

        过了会,伶官突然扭捏起来,缩在易枫怀中,声音吞吞吐吐,支支吾吾的说道,话语未毕,两颊已经通红,但还是鼓足了勇气,眼睛水蒙蒙的看向易枫。

        “什么事?”

        易枫愣了愣,看到伶官的神色,立时了然,嘴角微微一动,带着三分笑意,轻声问道,“你觉得呢?”

        “人家怎么知道。”伶官低头,声音又变低了几分,喃喃道,“但是,有契约为证嘛,易枫哥哥那么守信的一个人,当然不会好意思骗伶官啦……”

        “有契约为证,那你还担心什么?”易枫笑吟吟的看着伶官,女子肤色白中透红,面如桃花,虽还羞涩,却又带着几分勇气,尤其那一双点漆般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望着易枫,让易枫都觉得丹田起火,胸中大热。

        “没想到,这丫头迷起人来,竟也这般摄魂夺魄,他日还不知道会成长到什么祸国殃民的存在呢?”

        “那易枫哥哥准备什么时候兑现诺言啊?”伶官面向欢喜,抬着头,模样一本正经的和易枫说道。吐气如兰,几根细发吹拂到易枫面上,闹得他脸上心上都有些发热,尤其是伶官那一副娇躯,贴在易枫身上,别有一番风情。

        “现在怎么样?”

        易枫不由得收紧了手臂,脑袋一低,就要向伶官娇红欲滴的唇上吻去,伶官身子微微一紧,随即闭起眼睛,缩在易枫怀中,面上现出梦幻的色彩。

        小别胜新婚,两人虽还未婚,但确已情愫暗生,又实在许久不见,这般搂在一起,便生出几分情意。

        “易枫……易枫哥哥……”伶官如坠梦中,睫毛微闪,口中不住的轻轻呼唤,但女子等了片刻,发觉易枫的嘴唇迟迟没有落下,不禁又囧又迫,微微睁眼,朝易枫看去,却见男子对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门外传来阵阵急切的脚步声,嗒嗒声响,越来越近,显然是有人到来,伶官听到声音,如被惊吓的兔儿,忙从易枫怀中挣脱,俏滴滴的跳到一旁,易枫也暗暗向后退了两步。

        哐!

        紧接着,房门被一脚踹开!

        伶官的房间中,两扇木门如要破开,吱吱哑哑的乱响个不停,遥遥看去呼之欲飞,房门外面,一女子挺身而入,面色白皙,眼含戾气,身上穿着月洞天的服饰,目光一转,凌厉的在伶官和易枫面上划过。

        “你是什么人?”

        女子语气不善,径直的问向易枫。

        “大师姐,他……他是,来看我的。”

        伶官快步向前,挡在易枫前面,面色焦急的看向前面这女子,似是生怕她伤了易枫,易枫缓缓伸出一手,轻轻将伶官拉回自己身边,冲着女孩摇了摇头,淡淡的看了看那被伶官称为大师姐的女子一会,随即不再理会,转头和伶官说话。

        易枫心中实已暗怒!

        这女子破门而入,对自己无礼倒也无妨,但这般目中无人,显然也没将伶官瞧在眼中,易枫千里迢迢而来,绝不会允许旁人旁人欺辱伶官!

        龙有逆鳞!

        易枫的逆鳞,便是他在乎的人。

        “易枫哥哥,这是我们下院的大师姐,法号京华。”伶官小声的解释道。

        “闭嘴!”伶官话语未毕,那叫京华的女子忽然出声,一口将她打断,随即冷面看向易枫,面色骄狂的说道,“我问你话呢,你是聋了吗?”

        “我现在很怀疑,你真的是月洞天外院的大师姐吗?”易枫突然问道!

        “你说什么?”京华恶狠狠的盯着易枫,易枫刚才那句话,正击中了她的软肋,女子心中的怒火熊熊燃烧而起,恨不得立时暴起,将易枫击成重伤!

        京华的修为,本能脱离月洞天外院,进入内院修习,但宗主碧落居士曾对她下过一个评语:气度不足,无师姐风度。屡次三番拒绝她进入内院,是以京华迟迟留在外院中,但她修为出众,资历又老,外院中人人见了,都要称呼一声大师姐,也越加让她变得骄横狂傲,目中无人起来。

        “你难道不知道在问别人问题时,要先介绍自己吗?”易枫不愠不火,淡淡回道。

        “你……”

        京华面色愤慨,眼中如有火光跳动,半晌,倒也渐渐平息下去,冷哼一声,恨恨道,“我叫京华,是月洞天外院的大师姐,伶官刚才已经对已你说了,现在本人问你,你究竟是何人,为什么会出现在月洞天?你难道不知道,月洞天是不允许男子进入的吗?速答!”

        话到最后,京华突然一喝!

        “大师姐稍等!”

        门外黄色身影一闪,一人施展身法,倏忽闯进房间中来,微微气喘,面色颇美,正是将伶官带到此地的天狐族三管事,罗好好,女子一进门,便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对着易枫连连打了几个眼神,随即替易枫解释道:

        “大师姐息怒,伶官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还请多多见谅,眼前这男子不是别人,而是前来看望伶官的家人,这是经过师父许可的。”

        “家人?”京华目中露出三分怀疑。

        “不错,我是伶官的未婚夫婿。”易枫一口承认,旁边的伶官见他说的断然,心中一股欣喜油然而生,随即想到什么,又有些担忧的看向京华。

        “易枫,未婚夫婿?”

        京华冷哧一声,毫不留情的对着二人讽刺道,“怪不得我刚刚来到时,你们二人房门紧闭,面色异样,原来是躲在房间中,做些苟且之事,伶官,师父救你性命,你却在这里任性妄为,你可对得住师父的大恩?”

        “住口!”

        易枫大怒,忽的向前横跨一步:

        “你是什么人我不知道,但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教训伶官?你如此针对,我是否可以理解成,你是因伶官得到你们师父的眷顾,怕她进入内院,反而压你一头!嫉妒使人疯狂,古人诚不欺我!”

        语气凌厉,末了,易枫点评一句:

        “嚣张小人!”

  http://www.biqugex.com/book_11713/650483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