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星医师 > 第二章 仁善的小村医

第二章 仁善的小村医

        山里的夜总是特别的寒冷,被一阵剧痛带入一片黑暗中的韩安康,突然感觉身上传来丝丝凉意。被这丝凉意冻醒的韩安康,看着满天的星光还有吹过身体的山风。

        内心非常困惑的道:“我不是失足跌入崖底重伤昏过去了吗?怎么现在感觉不到一丝疼痛,反倒还觉得有点冷呢?”

        等到终于想起自己因为采参,跌落崖下并且还昏过去时,明显感觉过身体传来多处剧痛的韩安康,才挣扎着从身下的石头上坐起。翻出口袋里的打火机,从崖下找来一些枯枝树叶点燃一堆篝火。

        在火光的照耀下,韩安康才发现自己进山穿的迷彩服,已经变成血染的红色。那血液干涸黏稠在身体上的感觉,明显证明韩安康昏过去时确实受了重创。可现在韩安康感受了一下,身体并没有什么不适。相反他觉得自己比任何时候,都要健康上许多。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很难理解自己昏过去前到底发生了什么,韩安康也没有纠结,想起差点丢命采到的人参,正散落在他跌落的石头堆中。赶忙将这些野参拾起的韩安康,望着有两株野参上还粘染了红色的血渍,证明他当时落下受了重伤是真真确确发生过的事。

        看了一下手腕上手表镜片都被摔破了,但这已经佩戴多年的机械表,还顽强的在继续工作着。看着时针指向十点,韩安康就知道今晚估计没办法下山了。夜晚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山里行走,无疑是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的韩安康,又怎么可能再冒风险下山呢!

        打定主意在山里过上一夜的韩安康,很快在崖底找了一处背风干燥的地方,将刚才点燃的篝火转移到休息的地盘上。感受着火光传来的热量,放好药篓的韩安康也觉得往常这个时候,一般都上床休息的他,此刻却一点睡意都没有。

        趁着睡不着,韩安康仔细检查了一下手脚跟身体,发现确实没有什么损伤。反倒令他非常惊讶的是,小时候腿上被玻璃划破留下的一条长伤疤,此刻也消失的干干净净。

        如果不是觉得自己头脑清醒,身上的零部件跟口袋的东西,都证明之具身体确实是他的。韩安康都要怀疑,他是不是跟网络小说中的主角那样借尸还魂了!

        直到韩安康发现脖子上的红绳似乎轻了许多,拉出打小佩戴的血色玉佛却没看见时,韩安康就显得有些慌张。尽管他对亲生父母的消息不抱什么期望,但这玉佛可是唯一能证明他身份的东西,要是丢了他也会觉得身上少了什么。

        以为有可能刚才摔至崖下跌落掉玉佛的韩安康,做了个简易的火把在那一滩血渍的地方仔细寻找了一遍,连旁边的石头缝都扣了一遍,却连个玉佛的碎片都没看见。

        若有所失的韩安康,突然想起他在大学求学时,特意找专家鉴定过玉佛。对于这枚亲生父母唯一留给他的玉佛,专家却辨别不出年代跟材质。因此韩安康就觉得这玉佛应该有不为人知的奥秘,而今天坠崖啥伤都没有,搞不好跟玉佛消失有直接的关系。

        就在韩安康搜寻不到玉佛,只能将一根空荡荡的红绳继续挂着,算是寻求一个心灵的慰藉。坐在篝火前苦思玉佛消失,会不会跟他这次坠崖却啥伤没得有没有关系时,也许是失血过多的韩安康慢慢靠在药篓上睡了过去。

        等到第二天韩安康再次被凉意冻醒时,望着身前已经熄灭的篝火和天色大亮的山谷,韩安康才发现自己竟然这样靠着药篓睡了一夜。看到手表上显示,此时已经是早上七点多时,韩安康才赶紧背上药篓踏上了回村的山路。

        在下山的路上,韩安康突然发现他的脑海中,多了许多关于山中药材的知识。可他能够很确认的一件事就是,这些平时都被他看成杂草的中药材,此刻却在脑海中能分析出,这种从未听过的药材搭配起来,能治疗那些疾病。这让韩安康一边采药时,一边怀疑这脑子还是不是自已的!

        随着药篓被无数以前不采挖的药材堆满后,韩安康才结束采挖的工作,继续加快脚步的往山上赶路。不过,沿途看到很多平时当成杂草的植物,在他脑海中都会显示,这杂草其实也是一味可以入药的中药材。

        这让韩安康怀疑,自己摔了一次是不是把脑子摔坏了。怎么脑中会出现这么多莫名其妙的药材知识,以及在他看来似乎有效的中药方剂呢?

        带着百思不解的困惑,韩安康终于在午饭前回到了村里,当碰到一个刚好收工回家吃饭的村民,一脸担心的冲过来道:“小安,你怎么了?怎么身上这么多血?是不是采药受伤了?要不要紧?”

        望着这位老人关切的眼神,韩安康微笑的道:“六叔,没事,这血是昨天不小心掉到别人没填埋的陷坑里,被里面留下的残血给粘上的。看那陷坑里流那么血,估计最近又有人在山里捕到什么大家伙了。

        要不然,那坑里也不会留那么多血,好在坑里扎人的东西取走了。不然,这次我真的就九死一生了。让你担心了!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没事!”

        因为地处大山深处,这附近有些猎人还喜欢采取挖陷阱的方式捕猎,一不小心掉进这些猎人设下的陷阱也是很有可能的事情。没办法向别人解释这一身血迹怎么来的韩安康,只能用这个相对容易让人相信的谎言,打消这个关心他健康情况的老人担心。

        六叔听到韩安康这样解释,才稍稍放心了下来,不过嘴里还埋怨道:“小安,以后上山还是要小心点,这次你运气好碰到拨除了陷阱的陷坑。要是陷坑里的陷阱没解除,你小子这次不死也要脱层皮。

        不过那些放坑的人也该死,怎么好端端的又挖起这种容易伤人的陷坑呢!难道他们不怕伤到人吃官司吗!真是一帮要钱不要命的家伙!”

        做为时常会去山里砍柴的村民而言,除了山里的毒蛇野兽,最怕的无疑就是这些猎人设下的陷阱。前几年就有人,因为掉到这种铺设了尖竹跟刺根的陷阱而重伤身亡,导致设这个陷阱的猎人也被镇上的公安给抓了起来。

        后来还是猎人家私下赔了好大一笔钱,最终这件事情才算了结。也正是因为挖陷坑容易伤人,在山里已经很久没人敢挖了。如果不是实在没办法解释这一身血迹的来历,韩安康也不至于编造这样一个谎言。

        靠着这个编造的谎言,韩安康总算堵住了老人的关心,走回建在村头的自家院子。等他来到院门口,就看见院子里已经有不少生病不舒服的村民,正坐在院子的条石上等待。看到他回来,这些经常到这看病的村民,都纷纷起身询问韩安康这身上的血是怎么回事。

        又费了一番嘴舌,打消了这些村民的担忧之后,韩安康让这些病人暂时先在院里休息一下。等他换身衣服之后,就给他们看病。对此,来看病的村民自然不会有什么意见。

        将药篓放进后院制药的房间后,韩安康很快来到卧室将一身干涸血迹的迷彩服脱下,换上了代表医生的白大褂。知道这些看病的村民,时间都不是很充欲,韩安康很快将一早过来看的村民,领到建在以前他爷爷看病的房间,也就是他在村里的医务室中。

        如果不是房间里摆满了药材跟一些药品,或许谁都不会想象,在乡下看病的条件竟然如此简漏。尽管如此,但长年居住于附近的村民,只要不是什么太大的毛病,都愿意来韩安康家开点药或者扎几针挂点滴缓解病疼,而不愿去镇上条件相对好些的卫生院治疗。

        因为相比韩安康这里收费便宜,卫生院的收费无疑更贵。对于一年幸苦下来,从地里刨食本就赚不到几个钱的农民而言,自然愿意选择到韩家来看病了。

        当第一个本村的老风湿病患者吴三山,一脸苦笑的坐到韩安康面前道:“小安啊!我这老毛病又犯了,你看是不是给我再针两下。老是这样麻烦你,实在不好意思啊!”

        风湿病难治愈是公认的事实,以至于这个年轻时落下病根的吴三山,直到孙子都出世了,这风湿也一直没治好过。这些年,一犯病想到的就是来韩家扎几针,以前是韩安康的爷爷替他扎针,现在则换成了韩安康。对于这位同村的人,爷孙俩扎针推拿都是不收费的。

        以至于他每次来看病时,都觉得不好意思。吴三山曾经也去镇卫生院看过,结果看到医生一下开出上百块的药钱,吓的他立马药也不拿就重回村子,继续找韩家爷孙俩扎针推拿。这年头,百姓看病最怕的就是花钱如流水,有免费的不看谁又会去看花钱的呢?

  http://www.biqugex.com/book_1235/109088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