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星医师 > 第二十八章 老将的幸酸记忆

第二十八章 老将的幸酸记忆

        望着躺在身边不远处的韩安康,脸色虽然苍白的吓人,可从胸口处起伏的呼吸频率可以看出,他此刻并没什么危险。加上刚才古恒讲过,赵虎也终于明白为何刚才每弹一次针,韩安康的脸色跟呼吸就会凝重一分。

        想来这种弹旋针术,很大程度消耗的都是医者修炼出如同气功般的真气。这种真气流失的太过迅速,才会导致韩安康精气神快速的消耗,最终力竭到当场倒下。好在只要给韩安康一些自我恢复的时间,他身体的自带修复机能还是能自主恢复过来。

        只是不管如何古恒也说了,这种急速的消耗对医者自身还是有损伤,一般真正的古法医道大师,如果不是救治至亲之人,是没人会做出这种如同拼命的治疗。从某种意义上,韩安康为了救治赵虎,是真正的竭尽了全力。

        结束首轮治疗后,在院方的建议下,他们又给赵虎拍了一次x光片。从这次拍的x光片,当初还如同一片阴影的子弹,如今能看到一个清晰的空洞。

        这个空洞的出现,即减轻了子弹凝聚物对赵虎心脏的负荷,也给下一步治疗腾出了安全的空间。相比使用西医的手段,开刀动手术的风险,这种神奇的针灸消融术无疑更安全。

        不过这一切对于赵虎而言,都没太大的关系,能碰到一个真正身赋华夏传承中医奇术的医者,赵虎非常清楚他有多幸运。况且随着第一次治疗结束,又喝了一些百年参泡的参汤,赵虎有种好久没有过的精神。

        陪着崔镇山笑着道:“老崔,当年我们一别到现在,一晃都过去快三十年了。你也两鬓斑白,再无当年那秘书官的气度啰!我这头东北虎,此次要不是得小韩之助,怕也要成死虎了。对了,这孩子听说是孤儿出身?那他有没有说过,他还有没有别的什么亲人?”

        在韩安康睡着后,身为省长的赵成浩很快就倒到了有关韩安康所有的资料。面对那封从吉大医学院转来的档案资料,上面有关于父母的资料全空白。亲属一栏唯有一个叫韩济世的爷爷,而且据赵成浩了解到的情况,韩安康还不是韩济世的亲孙子。

        考虑到想多知道一些关于韩安康的情况,赵虎才询问这位当年在谈判时,还交锋过的谈判对手。毕竟,看崔镇山对韩安康的态度,如对对自家的子孙般器重在意。这里面尽管有世家主的盘算,但他能以现在的身份如此结交朝安康,足以证明崔镇山是真的器重韩安康。

        对于赵虎话中流露出,想好好报答韩安康的想法,崔镇山笑道:“赵将军,我跟小韩也是通过治病结下的交情,我们两个也算是忘年之交吧!对于他的情况我不是很了解,他似乎也不太愿意提及那些事情。先前去他村子时,听几个老人说,他是一位同样身负中医术的老人,在落户到那个村子时,就抱到村子里的。

        那个老人应该就是韩安康的爷爷,而韩安康据说是老人当年在行医的路上捡到的。不忍让其这般年纪,跟着他游医天下。才在那村子定居落户,并亲手把韩安康拉扯大。

        前几年老人身体不行,突然在**间就过世离开,以至于小韩现在成了孤家寡人一个。不过,我看他似乎从来不在意这些事情。他给我的感觉,似乎不象是年轻人,而象我们一样的老人般特别喜欢清静。正是出于这种性子,我俩才有了现在这个古怪的称呼。”

        孤儿出身!甘心清贫!医者仁心!

        这种种现在华夏医者很难看到的优良品格,都出现在韩安康的身上,无疑也让赵虎觉得。这样的年青医师实在太难得了!

        就在两个世家家主,老友重逢般聊着天的时候,一个进来替韩安康换药的护士,在换完药之后。将韩安康放在地上的药箱,也给收拾到韩安康病**边的桌子上放好,结果却引来了赵虎的注意。

        觉得这个箱子似曾相识时,赵虎很快吩咐道:“丫头,把那箱子抱过来我看看!”

        清楚这个病房老人是何人物的护士,被这声‘丫头’给吓了一跳,很快就把箱子拎了过来。放到赵虎半躺的**榻之上,望着赵虎不断盯着箱子上的花纹回忆什么,崔镇山道:“赵老哥,这箱子有何奇特之处吗?我看除了古朴一点,似乎也没什么奇特啊?”

        对于崔镇山的不解,赵虎却苦思冥想道:“不是,我只是觉得这药箱上的花纹我早年的时候,应该在那里见过。只是现在一时半会想不起来,你让我好好想想,这年纪一大脑子就不太好使唤啊!”

        就在赵虎苦思冥想,在那里见过这个古朴的药箱时,病房门被敲了一下就推了开来,看到走进的儿子,还领着一个穿中将军装的中年人。

        赵虎看到这个中将,猛然一拍**头柜道:“对了,我终于想起这箱子在那看过了!铁头,你来的太及时了。如果没看到你,我都快想不起当年你小子差点丢命的事。

        你小子不是一直想见见当年救你一命的医生吗?喏,躺在那病**上的年青人,应该就是当年救你一命恩人的孙子。看来这冥冥之中还真有神灵,让你当年欠他一个救命之恩,又让我欠他孙子一个救命之恩。

        小子,别傻愣着赶紧过来看看,这药箱是不是当年那个你被毒蛇咬了,差点没命路过救你一命时那老医师的?我当时就觉得,这药箱上雕刻牡丹花有点特别才多留意了一下,现在看到你小子,我才想起它就是当年那个游医背的药箱。对不对?”

        这位被赵虎叫成‘铁头’的中将,真名叫铁兴武,其身份也是当下接掌东北军区大权的中将司令。也是在听闻原本不久病危的老首长,突然得高人所医身体有了好转,才匆匆从军区赶来探望。

        结果刚一进门还没来的及打招呼,就被老首长一番话说的愣住了。对于老首长所说的救命恩人,铁兴武可谓永生难忘。当年为寻找这个救命恩人,他可花费了不少功夫。结果始终还是无归而返,久而久之这也成了让他觉得一直心有愧疚的事。

        现在听到老首长这样一说,铁兴武也来不及敬礼,赶忙把箱子拿到手里看了一下。而且跟赵虎不同的是,铁兴武直接打开了药箱,看到那药箱里层次分明的布局。还有一个熟悉的东西,铁兴武一脸激动的道:“老首长,这真是当年那位医生的药箱,你看这是什么?”

        从里面拎出一块古朴怀表的铁兴武,显得异常的兴奋。因为这块怀表,是当年游医救下差点丢命的铁兴武,不肯说名字也不肯收礼的情况下。

        赵虎为表示感谢,游医救了他最器重的部下一命,把这块当年参加志愿军入朝八里时,兵团司令做为奖励赠予立功的赵虎的。这块怀表以前赵虎可谓视如珍宝,轻易都不会示人。为了表示医生救助了手下的恩情,他才表示诚意送了出去。

        当年铁兴武想找游医报恩的原因,就是觉得这块怀表对别人,可能值不了多少钱。可对赵虎而言,这怀表就意味着当年兵团老首长对他的器重。

        加上后来那位兵团老首长过世的早,赵虎对于这块怀表的重视不言而喻。如果不是当时他们身上并无东西,只有这块怀表拿的出手,赵虎想必也不会轻易将其送人。

        本想给救命恩人一些别的东西,把这块老首长心爱之物赎回来的铁兴武,在看到怀表的时候,高兴的跟个孩子一般。这种失而复得的兴奋,只有真正懂得失去意义的人,才明白这中间的意义。

        要知道,这块怀表在当年,让他真正明白赵虎对他的器重之意。这是一种军中老人对晚辈的传承,也正是凭借这种器重与传承,让铁兴武如今刚过五十,就成为掌控华夏七大军区之一的东北军区司令员。

        望着这块铁兴武递过来的怀表,赵虎也显得有些急切激动的打开,看着怀表似乎保管的很好。并没想象中保存不善生锈的样子,尤其是那张当年老首长离开后,他为了寄托对老首长的思念,特意将老首长一张黑白相片镶了进去。

        现在打开,看到这张老首长微笑面容的相片时,赵虎有些感伤的低声道:“老首长,是你不放心小虎吗?让你在天有灵,才将小韩送到我身边来的啊!小虎真的好想你,还想跟你一起上阵杀敌啊!”

        说完这些话,从来不知眼泪为何物的赵虎,发现有些控制不住眼泪的掉下。对于他们这些曾经为国浴血奋战过的老人而言,人生中最害怕的不是死亡。

        而是他们活着时,看那些一起生死相托战斗过的战友跟首长,一个个离开而无能无力。这种生死离别跟无力感,对他们而言才是真正的痛苦!

  http://www.biqugex.com/book_1235/109092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