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星医师 > 第一百七十四章 失败的试探

第一百七十四章 失败的试探

        若是了解韩安康的人,都清楚他是位吃软不吃硬的医生。加上心态改变后,他虽然适应给权贵行医问诊,但若是对方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态度,韩安康就会越发强硬的反弹。就算对方是骨巴的领袖人物又如何,若不相信他为何还去华夏请他过来呢?

        做为一向很少被人搞懂的中医师,韩安康非常清楚,他擅长的针灸术是要扎在人体身体各大穴位上。若是不给这帮动不动检查提防的警卫一点教训,那等下单单解释这些针灸的知识,就足以耗费他大半的精力。更何况,解释了针灸穴道的知识,这些老外不定还听不懂!

        吃定对方竟然愿意跑华夏去请他,就指定希望他出手一治。反正最终他们还是要妥协,韩安康不怕对方敢把他怎么样。不好好杀下这帮警卫的煞气,真当他华夏御医的身份白来的。

        说完话这番话很直接的把车门给关了起来,至于站在一旁的姜明浩,很坦然自若的站在车门前,用身体直接挡住了韩安康。这意思无疑告诉那些狙击手,他就是韩安康的肉盾,就算开枪也别想打中车里的韩安康。

        见韩安康打定主意,不给出一个满意的答复,就拒绝此次出手诊治。那位邀请的骨巴官员真心想一把掐死这位卫队长。可他清楚,眼下韩安康这个最有希望治疗病患的医生他得罪不起,眼前这位病患忠诚的卫队长,他同样得罪不起。

        望着卫队长似乎也一脸不爽的看着韩安康,骨巴官员清楚,想要化解这个矛盾只能请大佬出马。不然,眼看距离病患的庄园仅有一步之遥,就因为双方掐架而宣告结束吗?这花费大量人力物力请来的医生,能病人都没看就直接走人,让他情何以堪呢?

        看着陈大使也一脸无奈的表情,骨巴官员也清楚,这位医生并非什么服从领导命令的华夏医生。这次若不是华夏主管外交的部长,亲自出面做工作。韩安康不一定会跟他过来,替处于病情危重中的领袖出诊。

        再次拨打电话给那位担任目前国家元首的大佬打去电话,听到这位大佬已经到了庄园外面时,这位官员也长松一口气。却也不知道,如何化解眼前这尴尬的局面。

        直到下一个车队抵达,看着从车上走下的老人,显得埋怨的瞪了卫队长一眼。很快朝陈大使笑着道:“陈大使,不好意思,幸巴托将军并非有意。他跟在我兄长身边太久,职业敏感让他形成了现在这种性格,若有失礼之处还请多体谅。”

        见到人家一国元首说出这样的话,陈大使给韩安康使了个眼色,却没得到任何回应。只能给这位抵达的老人,解释了一下中医在治疗时,跟西医有着完全的不同。若不能得到充分的信任,确实会影响医生的发挥。

        听完这些话,老人朝此刻走下汽车的韩安康道:“韩,请原谅幸巴托的鲁莽,他也是职责所在。相信大使先生也跟你说过,我兄长一直深受刺杀之苦。为了保护他的安全,幸巴托跟他的卫队成员,付出了不少性命的代价。

        就幸巴托的弟弟,也在几年前保护我兄长的时候不幸牺牲。因此,能否请韩原谅他一次呢?我保证接下来你的诊治当中,不会受到任何的威胁跟打扰。我还是相信你们华夏同志的,也希望能依靠你们华夏的国医,替我兄长祛除灾难。”

        面对人家一国元首如此客气,韩安康表情平静的道:“元首先生,并非我有意针对他。只是先前陈大使的话,相信元首先生也知道。你的将军职责在身,我可以体谅。但为了保证行医时最大限度的安全,我必须得到完全的信任跟许可。”

        说完这番话,这位老人很快道:“这个当然,为了寻找到您,我们骨巴政府可是费了不少功夫呢!幸巴托,还不过来给韩道个歉。”

        对于这种话,幸巴托根本动对没动,而韩安康也很快打断道:“元首先生,算了!他也是职责所在,如果没其它检查,我们现在先去看病人吧!”

        这话的意思,也就是答应继续前去出诊。只是走过幸巴托的身边时,韩安康突然道:“幸巴托将军,如果有时间,我建议你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那颗结石虽然不是什么大毛病,但长期留在身体里总归不是事情。”

        说完比划了一下胃部的动作,等到幸巴托听完一脸惊讶的陈大使翻译,这位冷酷的将军也终于脸色有了变化。很快道:“多谢,先前是我无礼,轻视了您的医术,希望您不要介意,一定要替领袖解决痛苦。我们骨巴不能没有领袖的存在,拜托您了!”

        见到这位平时只在兄长面前低头的卫队将军,在韩安康这个年青的华夏医生面前低头,陪同陈大使走在一起的老人,也着实非常惊讶。当然他也通过这番对话,清楚眼前这个年青的医生医术,看来跟年龄真的不成正比,轻视他的后果怕是会令人后悔。

        对于这位中年将军的低头,韩安康也没回答轻轻点头道:“若是有时间,你不拒绝,我可以替你解决那点小毛病!先去看病吧!”

        抛下这句话走进庄园中的宅第,韩安康很快在那位元首的带领下,来到了一间处于无菌状态的病房。看到一个躺在病床上,佩戴着氧气罩,显得异常苍老跟瘦弱的老人。

        就在领头的骨巴官员,请陈大使跟韩安康换无菌服时,韩安康往里面看了一眼很快显得有些不高兴的道:“元首先生,能不能别来这么多考验,我的时间很宝贵。我相信病人的时间也很宝贵,真有必要浪费我们彼此都宝贵的时间吗?”

        元首有些不解的道:“韩,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面对这位老人也显得不解的表情,韩安康朝他说道:“先前您跟我说,病人是你的兄长,对吗?”

        老人点头道:“不错!”

        韩安康很快又道:“那你觉得一个骨龄比你还年轻的老人,是你打算让我医治的病人吗?虽然我没进去,但我能看到,床上这位老人只是一些轻微的症状。那些心跳测试仪,跟他的呼吸频率明显不对,你觉得还要我多说什么吗?”

        一听这话,这位元首经过解释也明白了其中的意思,正在他看向幸巴托时。一个身穿旧军装,跟病床躺着模样几乎让人难以分辨的老人突然,在两个年青人的搀扶下。

        显得有些吃力的微笑道:“好,果然不愧华夏来的神医,就凭你能轻易识破我替身设下的迷局。我觉得这次请你来,真的请对了。希望先前的事情,不会让你太介意。说到底,我虽然不怕死,但也不想死。另外自我介绍一下,菲得、斯特罗欢迎您的到来。”

        早就听说这位骨巴领袖拥有无数个,令人真假难辨的替身,陈大使也着实意外。连这位老人的弟弟,都没意识到病床上老人到底是真是假,韩安康却一眼就识破。躺在里面的病人,竟然是冒充的,这种医术真是闻所未闻啊!

        面对老人释放出的微笑,韩安康其实真想扭头走人,但看到对方推开两个搀扶的年青人。表达最真诚的欢迎时,很无奈的上前扶着老人道:“都病成这个样子,就别逞强了!”

        那两位年青人听到这话,似乎不太敢翻译这话,以至于能看到韩安康脸上善意的斯特罗,也没拒绝这个初见面的华夏医生,如此靠近他的身体。毕竟,他清楚对方真有心伤害他,估计在接下来的治疗中,有无数种方式令他致命。

        搀扶着这位已然到了濒临病危状态的老人,坐到旁边的一张沙发上,韩安康也觉得这位高瘦老人家意志还真坚强。身体都处于这种状态,却还能硬挺着站起来,着实有些不容易。出于医生的仁心,他也很快忘却了先前的不愉快。

        清楚那两个翻译似乎不太敢直接翻译他的话,韩安康直接邀请陈大使担任他与老人的翻译,开始对老人进行把脉。而后说出老人现在的身体情况,很快得到幸巴托跟那位同样坐在老人旁边的骨马元首点头认可。

        把完脉在急切的幸巴托,询问他有没有办法时,韩安康却平静的道:“虽然我通过把脉,确认你们的元首身体中,有一种毒素正在破坏他的身体器官。但具体的毒性跟毒素来源,我还需要确认一下,才能做出具体的结论。”

        说完这番话,韩安康很快提出银针取血的诊治,让人将老人送到一间相对安静的病房。韩安康用四枚银针,分别从老人的四肢上,都采取刺穴的方式取血。

        发现扎穴的四根银针顶端已然变黑,脸色顿时凝重了起来。等到从胸膛刺针取血,发现银针还没黑时,也显得稍稍松了口气。这意味着,这滴取自心头血的银针没黑,意味着还有救。若是这心头血都变黑,那这种治疗就真的太棘手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1235/109115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