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星医师 > 第二百六十五章 老兵的伤心往事

第二百六十五章 老兵的伤心往事

        (ps:昨天有事未能正常更新两章,今天会补上。最低四章,有时间的话会更五章表达歉意,也希望大家继续订阅支持!)

        尽管知道放走陈孝如会带给自己麻烦,但韩安康清楚有些事情还是要有底限。若今天杀了陈孝如就会保守秘密,它日再碰到类似的事情,他又会采取一杀了事的方式。

        当杀人已然成为一种常态,那他就不是道医的传人,反倒象是毒医的传人了。这种冷酷无情还不值得,在陈孝如这种纨绔子弟身上用。

        只是在韩安康心里清楚,若陈孝如不知悔改,还撞到他手上。那他就真的死路一条,有些时候对屡教不改的人,韩安康还是会拿出炼气士的冷酷无情来。

        做为一个常年接受济世行善中医观念的韩安康,要想一下子改变性格,自然还是有些难度。他有时会冲动不假,但那也是有底限的。暂时陈孝如,还没触碰到他的底限。

        陪着李广六人喝了一会酒,韩安康也在这种聊天中,对除李广外的五人有了更多的了解。他们五个人,大多身上都负有命案,在华夏待不下去才离开前往混乱的中东。

        至于他们惹下的命案,大多都出于义气或看不惯某些人的所作所为。可无力申诉什么的他们,唯有通过这种以杀制恶的方式,选择心中那份正义感。

        这些都可谓华夏军中精锐的退伍兵,并非真如他们表现的那样冷酷无情。相反他们的血还是热的,在他们心中不管任何时候,华夏始终都是他们难以割舍的故土。

        那怕他们现在都在国外,取得了外国华侨的国籍,可他们都清楚。身上的黄皮肤,还有打小听惯的华文,则是他们生命中最难割舍跟忘却的东西。

        听完五人的来历背景,韩安康并没觉得这些人做的有什么不对。那怕他们在国内杀了人犯了事离开,可那些人在韩安康看来,大多都是该杀的。

        若是他们有能力,通过法律途径解决,也许就不会沦落到这一步。可从军中出来的精锐,他们习惯了硝烟跟战场,那怕明白故土难离。可只要不想死,他们唯有离开这方故土。

        这些人从偷渡进入中东成为雇佣兵,这是他们第一次来香港,这个距离大陆如此之近的地方。甚至外号‘耗子’的刘浩,老家就在香港对面的羊城。

        这位出身华夏海军陆战队的军官,也是复员之后犯了事,将负责拆迁的一帮地痞打成重伤。其中领头那位有背景的地痞头子,更是被他杀死在酒店之中。

        比任何人都清楚,这种罪名在华夏会受到什么处罚,他最后还是选择从香港偷渡离开。跑到中东之后,才与李广等人结缘。而他此刻,成为一位非籍的华裔佣兵。

        看着刘浩说起家人时,一脸的愧疚之情,韩安康很快答应他们的委托。此次回国之后,会给他们带去对家人的问候。

        同时可以的话,韩安康也会想办法,让国内取消他们的通缉令。当然,这点在华夏怕是非常难。

        听完刘浩等人的话,看着不太吭声的李广,韩安康突然道:“虎,我虽然听老爷子说过你的事情。可他只介绍了你从军生涯的辉煌战绩,却没听他说过你的家世。

        虽然我知道,问这些事情对你而言是种不敬,但我却很想听听你的家世。那怕我知道,老爷子现在说你孤身一人,这里面肯定有不为人知的隐秘。”

        李广一听这话,握着酒杯的手也僵了一下,其余五个跟李广也可谓出生入死的雇佣兵。似乎也很想知道,这位老大在国内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其实此时李广在听过这些生死兄弟的遭遇,也想起当年他做过的那些事。只是相比这些兄弟,他们在那方故土之上,还有值得寄托思念的人。他却什么都没有了!

        望着韩安康认真的表情,李广声音有些冰冷的道:“如果你想知道,问老爷子就知道了。我不想再提及此事!”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韩安康将注意力集中到李广身上,并非是有意揭他的伤疤。而是觉得这个李广似乎在什么地方看过!

        很快道:“好,那我就不再多问什么,只是我想问一下,你脸上的伤疤应该不是离开华夏时留下的吧?”

        不明白韩安康又如何问起这个事情,李广还是点了点头。很快韩安康显得若有所思起来,直到他想起刚升到初中时,在镇上发生的一件大事。

        虽然当年那件事情引起轰动,但真正让韩安康能够想起的是,那一次事情在整个集安都引起了轰动。甚至他当年,还亲自看到了那幕悲剧的发生。

        望着李广强行压抑的悲痛,韩安康却突然道:“李广,这个名字怕是根据你的真名取的吧!你真实的姓名,应该叫木子宽吧!”

        此言一出,李广眼神一凌起身问道:“你怎么知道?”

        面对李广眼神中透露的杀气,韩安康突然换成一付苦涩的笑脸道:“木大哥,你坐下吧!其实,我也没想到世事还真的如棋,我们竟然会以这种方式见面。

        有一句话,当年我爷爷没来的及对你说。在你出事之后,他老人家甚至为你的死而自责过一番。觉得有付亡者所托,其实我爷爷的名字你听过,回龙村的老中医韩济世。”

        这种打谜语一样的话,让五个佣兵都觉得有些听不过。唯独听到这话,李广也是一脸错愕表情道:“你是李神医的孙子?”

        这话一出,五人中话最多的张小郎很快一脸诧异的道:“老大,你跟老板认识?”

        面对李广没回答,韩安康却摇摇头道:“其实我跟木大哥,应该算是第一次见面。我能认出木大哥的原因,是我当初看过他穿军装的相片。

        木大哥,你在老家应该有个三叔吧?你三叔家的木清柔,其实是我的初中同学。而且我想告诉你的是,当年你家发生那件事,是你三叔把我爷爷请去救治。

        只是很不幸的是,当时我跟爷爷赶过去时间已经来不及,时间托的太久。连我爷爷也没办法,把他们从死亡线拉回来。不过,当年我却亲眼在场,听到你母亲给你留下的遗言。

        我不知道,你有没从你三叔那里听到,可你母亲弥留之际。让我爷爷在看到你时,一定要阻止你替他们报仇,因为她们知道对方的来头很大。

        结果最后我们在安葬了你父母之后,你还是没从部队回来。最后因为又有人请我爷爷去看病,不得已我们才离开。

        可等爷爷出诊回来之后,得知的是你已经替父母报仇,被公安局的人给抓起来了。他很自责,没做到你母亲当年拜托他的事情,让你最终还是走上了不归路。”

        再次从别人嘴中听到母亲的遗言,李广显泪花闪烁的道:“父母之仇,身为人子如何能不报。”

        面对这话韩安康也不知道说什么,其实他也没想过,会在这里碰到一位真正的老乡。同一镇子的人,一个在老家被立了墓碑的死人。

        觉得有必要告诉李广一些事情的韩安康很快道:“木大哥,其实我也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这也算是替我爷爷还了一个欠你的情。

        另外我想说的是,你三叔一直觉得你没死。因为他知道,他的侄子不会这么容易死。那怕现在他的子女,都陆续搬到市里去居住。

        他还是守在木家巷,说要等着你回来,怕你以后找不到家或捎书信时错过了。甚至后来,在得知你过世之后,你的堂弟堂妹都劝过你三叔。

        但他一直都不肯离开,说要等你回来。到现在,很多木家巷的人都觉得,你三叔当年受的打击太大。这些年,若非木家巷的乡亲跟你堂弟妹照料,只怕别人真会觉得他疯了。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替你转交一个口信或书信,甚至将他们接到香港来与你见一面。你虽然没了双亲,却不意味着你没了亲人。不是吗?”

        听到这位当年也当过兵的三叔,如此执着的认为他没死。多年不知眼泪是何物的李广,也忍不住眼泪掉落。是啊!双亲是没了,可在那方故土上,还有在挂念他的亲人啊!

        一向山塌于前而不惊的李广,此刻却有些紧张的道:“你爷爷还好吗?我三叔他身体还好吗?”

        对于这个问题,韩安康脸色一僵道:“我爷爷过世三年了,至于木老爷子身体还硬朗。现在木家巷,已经成了一条商业街。

        唯独你家当年拆了一半的老房子,此刻还有半间保留了下来。你三叔就一直住在那里,靠贩卖一些黄烟草渡日。

        去年到镇上时,我还见过他一面。只是他的腰比以前驼的更历害,加上常年抽旱烟,怕是也没多少年头好活了。若是让他带着遗憾离开,你只怕将来会更后悔。”

        听到这些话,李广此刻第一次有了想回家看一眼的想法。只是他清楚,如果他出现在木家巷,怕是少不了引起别人的注意。

        当年赵虎让他假死离开华夏,才抚平这件事情。若是现在死人重新活回来,谁知会带来什么后果呢?一时间,李广也显得有些犹豫不决了起来。rs

  http://www.biqugex.com/book_1235/109133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