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星医师 > 第四百三十四章 困惑的小鬼子

第四百三十四章 困惑的小鬼子

        做为分管外联事务的政府领导,以正常的行式拜访一国领事馆,也是很常见的事情。可今天的拜访,还是让人觉得有些奇怪。因为时间太不对,这都快到领事馆下班的时间。

        那怕觉得此次官方性质的来访有些奇怪,可做为明珠三号,又是分管外联事务的领导。孙天胜既然发函要来,日国领事馆方面也不好拒绝。

        等到三辆挂着国旗的汽车,抵达了日国领事馆停车场时。领事长迟野森带着几位领事馆成员,全部来到停车场外欢迎孙天胜的到来。

        尽管双方都清楚,这次来访的目的是什么。可听着孙天胜,跟这位迟野森的言语交锋,韩安康觉得这两人,还真不愧为老狐狸,掩饰的一个比一个好。

        此次竟然是公事性质的来访,孙天胜也不好带太多人进去。除了一个翻译跟秘书,还有韩安康这位所谓的贴身保镖,其它同行的人,都被留在外面或安排到其它会客室。

        让迟野森觉得非常奇怪的是,按理说孙天胜此行,更多是想看一下刘金龙是否在这里。可带来的这些人,根本看不出有什么侦察的迹象。难道他猜错了?

        带着这种困惑,迟野森跟孙天胜,进行了一番‘亲切友好’的交谈。很快孙天胜就以公事交谈完毕,提出了告辞,这让迟野森觉得非常不解。

        被心中困惑憋的有些难受,迟野森在送行孙天胜时,忍不住道:“孙书记,不知此番明珠警备区的行动,会到何时结束呢?”

        先前过来,就是以军方演习给日方做一个例行通知。原本这是一个文件跟通函就能搞定的事情,可孙天胜却非常奇怪的亲自上门告知。

        听着迟野森的询问,孙天胜略显严肃的道:“迟野领事,这可是华夏的军方机密。想必以领事长应该清楚,这种军方机密是不能随便打听的哦!”

        呃!被堵了一句的迟野森,赶紧打哈哈道:“对,对,还请孙书记见谅。只是今天不少日资企业打来电话,觉得有些心慌慌,我才多嘴问了一句。是不应该,还请见谅!”

        对于迟野森的道歉,孙天胜不置可否的道:“如果是这样就好,还请迟野领事转告贵国商人,只要他们在华夏进行合法的经营,华夏会一如既往保护他们的利益。

        此次的军事演习,是由军方指定,我们政府方面只是例行配合。至于何时结束,这事关国家机密,还请拓野领事见谅。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告辞了。”

        仿佛不肯在此多待一刻的表情,令迟野森也觉得,问了一个不应该问的问题。可话已经说出去,再想改回来也不容易。也只能强撑笑脸,将孙天胜一行送出领事馆。

        望着远去的车队,迟野森跟身边的武田一木道:“武田君,你觉得他此行,到底是什么用意?是在秘密调查,还是只是我们多想了呢?”

        觉得有些困惑的迟野森,还是打算询问一下身边人的意思。很快武田一木就道:“领事长,这个我也不是太清楚。先前他带来的人,都很规矩没发生什么特别的地方。

        我们领事馆的卫队,一直监视着他随行人员的一举一动。也没发现他们到处乱看,或者四处走动的迹象。因此,我也不能确定,他们是不是知道了刘桑在我们这里。

        只是我觉得,此次华夏突然举行军事演习,还将金龙集团给封锁起来。肯定是发现了金龙集团做的那些事情,不想被太多人知道,才有意通过演习掩饰此事。

        现在他们封锁公路出口、港口还有机场,想必就是为抓捕刘桑所准备的。尽管我们有渠道将刘桑送出去,但我觉得还是暂时停止行动更保险一些。

        只要华夏方面没有确切的证据,他们不敢随意来这里进行抓捕。这样做,只会引起两国外交纠纷,也会让金龙集团的事情大白于天下。

        华夏的政府很好面子,我想这种事情,明珠方面肯定不会让外界知道。而这位孙,是刘桑最好的朋友,刘桑出事最难受的应该是他。也许孙的到来,是想透露些什么意思吧!”

        透露些意思?

        迟野森被武官的回答,说的越发糊涂起来。至少迟野森非常清楚,分管外联事务以来,除了正常的礼节性来往,孙天胜从未给日国领事什么特殊照顾。

        这样一个对日国政府,抱有不信任态度的官员,迟野森也不会天真的以为。孙天胜此次到访是通知他们赶紧将刘金龙转移。可不是这个意思,那孙天胜到来,又有其它意思吗?

        带着这种困惑,迟野森还特意找刘金龙进行了一番交谈。结果很显然,刘金龙也直接表示,孙天胜是个原则性很强的人,根本不会为他而进行某种妥协。

        那么剩下就是一种可能,今天孙天胜的到访是他们多心。或者,这是明珠政府有意的打草惊蛇,特意的警告或是提醒日国,不要玩火自残。

        在迟野森跟刘金龙进行着分析之时,离开领事馆的车队,很快在一处相对安静的路段停下车。孙天胜听到韩安康,很肯定的确认,刘金龙就在领事馆的地下室藏着。

        这种肯定让孙天胜很是好奇的道:“韩专家,我很好奇,先前你一直跟着我。你是如何这么肯定,刘金龙就隐藏在日国领事馆呢?”

        对于这种询问,韩安康也不可能告诉他,这是修士特有的心神观测。只要处于他心神观测中的人或物,就躲不开他的侦测。这种手段,比红外感应器都强悍许多。

        看着夜幕开始降临,韩安康很快道:“孙书记,有些事情我无法明说。如果孙书记相信我的话,等下回去之后,让赵大有带队警察在使馆外等着。

        我清楚政府方面,没有确切证据,想进领事馆抓人非常困难。一个不好,也会引起两国的外交纷争。既然这件事是我挑起,那就由我负责到底好了。

        晚上我会再进领事馆一趟,你们也不用担心,我会暴露或什么。我有一些,别人所不会的手段。就日国领事馆那些警卫,再多来几批都不是我的对手。

        只要我们把刘金龙抓住,一切事情就掌握了主动权。我有预感,日国愿意替刘金龙提供保护,肯定有不为人知的秘密。至于是什么秘密,等抓信刘金龙一切自知。”

        听到韩安康要夜探领事馆,孙天胜心中一惊道:“韩专家,私自夜闯领事馆,一旦被发现是很严重的问题。按照正常规定,他们有权对未经通传的犯罪份子实施击毙的。”

        对此韩安康笑了笑道:“孙书记,你身上的钱包里,装有九百八十二块钱。还有三张银联卡,一张中银,一张建设,一张中信的。还有一张你的身份证,我说的可对?”

        见韩安康不回答他的问题,反倒转移话题,孙天胜也觉得非常意外。可听到韩安康,将他放在口袋钱包里的东西,说的如此准确详细,也被吓了一跳。

        至于身上有多少钱,孙天胜其实自己都不知道。但银行卡跟身份证,这种常用的东西,他又怎么不清楚呢?可这些韩安康又是如何得知的,难道他会透视不成?

        望着孙天胜略显诧异的眼神,韩安康很快道:“孙书记,我有一些特殊的本领。至于是什么,请恕我无法告知,也请孙书记替我保密。

        现在孙书记要做的,就是转告段书记,让他将赵大有派来。如果可以的话,其实我更愿意找军方的人过来。只是那样一来,政府在这件事情上,就会大大减分。

        我不想找任何政府的麻烦,我只是看不惯这种为祸百姓的事情。只要政府能给那些死难者,讨回他们应有的公道,我其实愿意给政府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

        甚至孙书记晚上没事,也可过来亲自指控。至少我清楚,这对孙书记而言,也是一个证明清白的机会。这也算是,我先前误会了孙书记为人,表达歉意的一个方式吧!”

        听着韩安康很坦诚相待的话,孙天胜也清楚,此次想带着清白之身退休。他几乎没有太多选择的机会,唯有相信韩安康的能力。

        现在这种情况,再差又能差到那里,孙天胜很快略显感动的道:“韩专家,虽然我们只是萍水相逢,但我还是非常感谢你的信任。行,晚上行动我会参加。”

        得到这个答复的韩安康,也没多说什么,很快就下了汽车。重新跟韩兵汇合,来到了汪冲隐藏的地方。而两人对于韩安康准备夜探领事馆的事,多少还是持反对的意见。

        面对两人的劝阻,韩安康很快道:“韩兵,汪冲,我清楚你们被派到我身边。更多是代表国家对我的重视。但我希望你们记住,有些事我不想太多人知道。

        既然你们现在跟在我身边,那就希望你们能尊重我的意思,而非把我的秘密全部告知国家。至少在我看来,我还是很爱国,忠诚于自己的民族信仰。

        晚上我会让你们看到,这世上有很多事情,是你们所不知道的。如果你们能得到我的信任,也许不久的未来,我能跟你们一个不一样的未来。”rs

  http://www.biqugex.com/book_1235/109161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