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星医师 > 第二十三章 自信的底气

第二十三章 自信的底气

        尽管比预计抵达的时间晚了些,可本就打算过来吃晚饭的韩安康,看着天未黑就开席的家宴,也觉得这似乎有点太隆重了。毕竟,他觉得一家人这样,多少有些太客气了。

        只是看着齐聚一团的司徒家人,韩安康也没说什么。华夏本身就讲究孝道亲情,他做为第一次进门的司徒家外孙,受到这样的招待,想想也确实不过份。

        不管怎么说,大家族必定有大家族的规矩跟派头。加之路上过来时,司徒兰芳也讲过,这是司徒家很久没有过,合家团聚的日子,搞的隆重点也能理解。

        第一次感受这样的家宴,韩安康也感受到,在这种大家族中固有的规矩。相比今天做为主角的自己,司徒家的小辈们,都显得非常规矩甚至有些拘束。

        喝酒吃饭的时候,也需要遵行着固有的规矩。这种现在很难看到的家族式规矩,让韩安康多少有些不适应。好在司徒远等人,也没过多要求他。

        总之,抵达司徒家的第一顿饭,韩安康能感受到这些亲人对他的热情。但相对的,韩安康也能感受到几丝敌意。如果说敌意形容的不对,那就是嫉妒。

        做为司徒家的外孙,初次回来享受到这么多长辈的宠爱。对于同样子孙满堂的司徒家三代子弟而言,韩安康的这种待遇,多少会让他们有些不满。

        唯有韩安康清楚,他对于司徒家跟李家,其实都没太多的感情可言。真要说亲密,或许远不如跟回龙村,那些村民的感情深厚。

        只是他身上,毕竟流敞着司徒家的血脉,加之这些前辈表现出来的宠爱。让他多少感受到几份温暖,他也没怎么理会,那些司徒家小辈们的丝丝敌意。

        如果真要说,那么这些小辈对他的羡慕嫉妒恨,韩安康都只当是小孩子抢玩具,根本不把他们当回事。对于这些含着金钥匙长大的家族子弟,也不能要求他们学会平等待人。

        吃完饭,司徒远或许看出了这些小辈的不满,心里多少显得有些不舒服。以至饭后的茶聊,他都禁止这些小辈参与,只让两个儿子跟司徒兰芳参与。

        至于同样高兴的司徒老夫人,则跟两个上了年纪的姑婆,在佣人的照顾下去休息。在这种传承华夏古代家规的世家里,还存在着佣人或下人这种雇佣工。

        只是随着时代变迁,这些佣人跟下人,也不存在人身自由被限制。相反,能充当这种职务的人,他们都算的上司徒家的心腹。

        只要得到司徒家的信任,他们的子女都能有个好前途。只要能得到司徒家的器重,或许他们有机会,被司徒家委以重任。毕竟,他们都是司徒家的心腹之人。

        一般情况下,女人是不容许参与家族议事。可司徒兰芳做为家族商业管理者,加之又是韩安康的母亲,她在回归家族后,也慢慢改变了这个规矩。

        甚至在某些时候,司徒家的两位二代继承人,都需要听从这位妹妹的调遣。如果没这位妹妹,执掌家族的商业集团,他们现在的日子也没这么好过。

        也许是司徒家固有的家规,家族男丁从小必须习武强身,以至每个人身上的武者气息比较浓。相对的,他们在商业上的管理才能,则被极大程度的限制住。

        当然,也有一些没有习武天赋的家族男丁,最后放弃练武一途,开始从事商业管理跟学习。这其中就包括,被定为下届商业掌权人的司徒林。

        做为华人世家,茶是必备用来招待客人的东西。而今天有资格,陪同父亲一起议事的司徒林。也很知道,这个小姑的儿子到底有何本事,值得家人如此器重。

        虽然他是司徒家二少爷的儿子,可这些年父亲远居奥国,他却因为不能习武的原因,被安排在纽约攻读商业管理,目前也在司徒兰芳手下做事。

        看着这位出身贫寒表弟的气场,司徒林也觉得,这位表弟的心态跟年龄完全不成正比。面对这位有点古板的爷爷,他都要小心翼翼,而韩安康却显得很淡然自若。

        茶过三巡,司徒远终于笑着说道:“毛毛,在你来的路上,我一个老朋友跟我打过一个电话。说你跟政府有点误会?能跟我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吗?”

        听到这话,韩安康愣了一下,微笑道:“看来,这些人的动作很快,都知道找你走后门了。不知外公所说的朋友,是名义上的朋友,还是真心相交的朋友呢?”

        被反问了一句的司徒远,能听出韩安康言语中的考量。笑着道:“算是比较不错的朋友,也是我们司徒家,在政界的代言人。你也知道,我们司徒家毕竟是华裔。

        虽然现在不讲究排华,可这些洋鬼子,很多时候都排斥我们这些华人。为了争取些利益,我们自然也需要一些代言人,这个给我电话的人,算是老朋友跟代言人吧!”

        从这话里,韩安康能听出华人在外面的无奈。却也能听出,这个跟司徒远打电话的人,想来对司徒家也比较重要。那他也许应该给点面子!

        想了想道:“既然他是外公的朋友,那我就破个例,让他代表他们政府,过来跟我谈谈吧!有些事情,总归还是要解决的。既然他是外公欣赏的人,我也应该给他点面子。”

        很平静的话,却能透露出一丝霸气。毕竟,韩安康刚才说了,让布朗代表老美政府跟他谈判。这样的口气,这世上几人能做到呢?

        坐在一旁的司徒兰芳,显然也是刚知道这情况,关心道:“毛毛,他们对你做什么了吗?”

        看着母亲一脸关切的表情,韩安康笑笑道:“没什么,只是想在我身上,显摆一下他们世界警察的派头。结果被我扇了几次耳光,又让我捏住把柄不得不服软罢了。”

        说着这些话,韩安康也没隐瞒什么,将因为出诊而引发的事情。全部跟这些亲人说了一下,这也不是什么高度机密,自然用不着过多隐瞒。

        听到老美发动了两次暗杀,司徒兰芳一脸煞气的道:“这帮混蛋,就喜欢玩这种阴谋。”

        韩安康笑着安慰道:“妈,不要生气。你儿子不是那么好欺负的,现在他们不是要求着我跟他们对话吗?没事,只要他们不怕丢脸,我随时欢迎他们找麻烦。”

        对于这种自信的底气,身为大舅的司徒浩然开腔道:“毛毛,别小瞧了这帮家伙。这次你手里有了把柄,他们害怕爆光,才暂时对你做出妥协。

        我敢说,等到事情结束,他们肯定会用更卑鄙的手段找你的麻烦。大舅知道你有能力,可明枪易挡,暗箭难防,平时你还是要多加小心啊!”

        望着司徒浩然慎重的表情,韩安康还是很平静的道:“大舅,放心!我从不做没把握的事情。有些事情,在龙家的时候,我听龙家老爷子讲过。

        除非他们派出秘密部队,不然想靠这种常规手段,他们永远别想从身上讨到好处。虽然我有华夏官方的身上,但我更习惯以自由人自居。惹恼我,他们一样别想好过。”

        对于韩安康的超强自信,表面看上去有些玩世不恭的二舅司徒悠然,直接道:“嗯,这话听着提气。不过,你小子能说说,你现在到底什么实力?

        虽然我很少回家,可我多少知道,这帮洋鬼子的异能部队,有些人实力真的很强。我之所以跑到奥国,就是跟那些人拼过一次,还吃了点亏啊!”

        从看到这位二舅的时候,韩安康就猜到,这个二舅不象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甚至他身体中的内力波动,比这位大舅都要强上几分。

        有了这层了解,韩安康笑笑道:“二舅,如果我没看错,你现在应该是化劲中期的修为吧?而且我能看出,你停在这个等级有些年头,是不是因为手上受过伤的经脉?”

        呃!这话一出,司徒悠然还没说话,司徒远就有些关心的道:“毛毛,你连这都看出来了?你现在到底什么修为?不会是。。。。。?”

        后面的话没说,韩安康已经微笑着点头道:“外公,我跟你们古武者修炼的路子有点不一样。如果单从战斗力而言,说句狂妄点的话,二舅连动手的机会都没有。

        说起来,我还挺想看看,这些老外的异能者,到底有什么实力。不知道,杀几个老美又会做何感想呢?总之,外公,让你那朋友过来,我跟他谈谈再说。”

        一番话令司徒远父子都呆滞住了,未满三十岁的先天强者。这种震撼的消息,若传到古武界,只怕会雷翻所有人。有这样的修为,确实不用太过小心谨慎!

        明白这位外孙,远比想象的优秀,司徒远心头暗喜之余。也更加清楚,跟这位外孙说话,最好以商量的口气对话。如果以命令的口气,只会适得其反。

        知道了这些事情,司徒远也终于明白。有这份实力跟医术,韩安康确实不用回归司徒家跟李家,就足以让各国的政要,都对其敬畏有加!rs

  http://www.biqugex.com/book_1235/109173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