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星医师 > 第四十六章 至死难忘乡音

第四十六章 至死难忘乡音

        自打韩安康接下诊所的麻烦,韩忠义就觉得,眼前这个年青人对他很尊敬。这种尊敬,并非单纯对老人的尊重,而更象是小辈对长辈的一种尊敬。

        可他苦思冥想一番,也不明白何时有这样的小辈。直到他想起那位多年未见的大哥,韩忠义也觉得不太可能。毕竟,如果对方是大哥的后辈,也不会直到现在才找到这里。

        对于官方告诉他,大哥在当年混乱的时代下落不明,韩忠义一直都不相信大哥死了。可想在若大的华夏,找到一个被判定为失踪的人,无疑是大海捞针。

        眼前这座诊所,其实要想出售的话,他早几年城市扩建的时候,就出售了。一直没出售这座诊所的原因很简单,这是他们韩家当年的祖宅地翻新重建的。

        当年父母去世时,一个念念不忘这位上京为领导服务的长子。很可惜,直到两位老人去世,他这个韩家的二儿子,也未能找到失踪多年的大哥。

        为了让大哥将来能找回家,韩忠义退休后,几乎雷打不动的在这里行医。他觉得,守着这片祖宅基地,总会等到大哥或他的后辈到来。

        就连诊所的名字,都是以他的名字而命名。原因很简单,就是希望来人看到诊所,就知道诊所是他开的。不至让来人,找不到已然大变样的韩家大院。

        现在听到到来的将军,称呼眼前这个年青人为‘韩将军’,韩忠义多少显得有些期待。可眼下这个时候,他又不好去询问,只是有些激动的凝视着韩安康不敢开口。

        看出韩忠义似乎意识到什么,韩安康将椅子稍稍移开,显得很恭敬的道:“安康,见过叔爷,先前事有突然隐瞒身份,还请叔爷见谅!”

        叔爷!这个称呼,令在场所有人都吓一跳。也终于明白,为何韩安康会为了一个诊所的老医生,有意把事情搞的这么大。这下那位书记麻烦了!

        有些激动的韩忠义,颤抖着声音道:“孩子,你真是我大哥的孙子?他呢?他为何不陪你一起回来呢?他这些年还好吗?我等他,等的好苦啊!”

        望着情绪激动的韩忠义,韩安康上前扶着泪如泉涌的老人道:“叔爷,此事一言难尽。我是爷爷的孙子,却并非爷爷亲生的。当年他行医天下,捡到我才在东北农村定居了。

        不知因何原因,爷爷从未讲过他的出身,这一辈子也没能娶妻生子。可不管如何,我是爷爷一手拉大的,他就是我至亲的爷爷,你也是我至亲的叔爷。

        此番经过多方打听,我才把你的事情打听出来。看来还是爷爷在天有灵,知道叔爷有难,让我过来替你解决这点麻烦。有些事,我们等下再谈如何?”

        听着这些话的韩忠义,却呜咽道:“孩子,你说大哥他过世了吗?”

        韩安康清楚这消息有点残忍,却也有些不甘的点头道:“五年前,爷爷因疾成病过世。当时安康在学校,回来也只见到爷爷最后一面。

        我虽然不清楚,爷爷为何不肯回老家。可我知道,爷爷心里时刻记挂着你跟祖父祖母。临死前,爷爷哼的一曲江南调,道之他老人家对家人的牵挂啊!”

        想起爷爷交待完后事,趁着回光返照哼的那段曲子。当初的韩安康听不懂,可此刻的他却明白,这是流行于江南的民间小调。这说明,爷爷从未忘记乡音啊!

        对那些调子无法忘记的韩安康,甚至忍不住哼了两句,尽管不太标准。可却令韩忠义再次泪如泉涌的道:“这是我跟大哥,当年看过的最后一出戏。他是想家啊!”

        看着声音哽咽的韩忠义,想着爷爷在世时,为了抚养自己的种种片段。韩安康也忍不住,眼角落下泪水,静静的搀扶着韩忠义,体会着这段隔离多年的兄弟情。

        相比刘司令等人,只觉得心里有些酸酸的,那个护士小琦却控制不住泪水,轻声的哭泣了起来。其实想想这种兄弟分离,好不容易得知消息,却已是阴阳相隔。

        清楚这种悲喜对老人的身体不好,韩忠义的老友忍不住道:“忠义,切忌悲喜伤身。不管怎么说,你这么多年的等待,总算有了结果是。相信忠仁大哥,也不想看到你这样!”

        有了这位老友的劝慰,韩安康也赶忙道:“叔爷,别太伤心了。我想爷爷当年,一直没回来找你们,肯定也有他的担心。不管如何,今天我代爷爷找你来了。”

        经过大家的劝慰,韩忠义的心情才慢慢平复。而这个时候,看着韩忠义还沉浸于悲喜之中。韩安康却开始提审,这两个知晓此次事情的主犯。

        朝韩兵道:“去将那个书记叫进来,今天当着刘司令的面,把这事处理掉!”

        韩兵敬礼道:“是,首长!”

        转身打开房门,跟待在外面的几个领导道:“谁是硝山的李书记?首长,让你进去一趟。另外谁是硝山的县长,也一起进来吧!有些事情,总要有人去做的!”

        抛下这么一句话,等候在外面的李书记,脸色一下难看了许多。至于同样新上任的硝山县长,也意识到了什么,没吭声的表明身份,跟着韩兵走进了诊所里面。

        在两个进来跟刘司令问好后,韩安康很平静的道:“今天在这间诊所里,我看到了一幕仗势欺人的把戏。我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可撞我手上,我就必须严惩。

        韩兵,先把刚才的情况,给刘司令还有两位父母官说一下。而后,当着他们的面,提审这一混子头,还有一个不配穿这身警服的家伙。

        既然有人想仗势欺人打压我叔爷一家,那今天我也仗势欺人一回。不过,我行事还要讲究法律。今天刘司令在,一切交由刘司令处置吧!”

        伴随着韩安康说出这些话,那个混混头许汉三,还有这位得了好处的陈队长。立刻知道,等待他们的下场不会太好。这个情况下,他们敢不交待问题吗?

        情况很快水落石出,无论是这些以医闹之名,来诊所捣乱的地痞。还有这些执法不公的警察,都是这位新扎书记儿子的马前卒,为逼迫韩忠义出售诊所而来。

        随着刘司令身边的警卫员,临时充当了纪录员,将两人交待的事情说了一下。那位李书记也清楚,在这种情况下,他说什么也没用处,摘不干净了。

        待到最后,韩安康起身道:“虽然这件事情,问题不是很严重。可我很讨厌,看到这种官匪勾结,公器私用的事情。我不知道,你这位书记的为官之道如何。

        可我却清楚,你的儿子做出这种事情,想必肯定也不是第一次。那怕你是个好官是个清官,摊上这样一个坑爹的儿子,你也难辞其咎。

        这个诊所,寄托着我叔爷的所有感情,也是我爷爷魂牵梦萦的故地。你们想将它占为已有,不管出于什么目的,我都不可能坐视不理。

        刘司令,接下来如何处理我不管。可我希望,这种事情,将来不会在重演一次。我不喜欢干扰政府的事情,却也容不得眼里进沙子。公事公办,从严处理!”

        抛下这么一句话,站在这位李书记旁边的硝山县长,就明白这个班长只怕完了。做为副班长,他非常清楚,这些年这位班长的公子,屁股有多么的不干净。

        面对这种情况,刘司令却有意表示一下心意。直接道:“放心,我这就联系省委的祝书记,让他派个工作组下来。涉及到任何人,都将严肃处理。”

        抛下这么一句话,刘司令跟两位父母官说话的兴趣都没有。直接掏出手机,联系了江南的一号,将此次的事情通报了一下,着重强调了韩安康的军方身份。

        做为江南一号,也没想到这硝山,还存在一个这样牛的家族。明白这件事情处理不好,只怕军方的大佬,也会对江南官场的管理打个大问号。

        很直接,通知纪委跟公安厅,联手组建工作组,第一时间赶到硝山处理此事。而这个时候,韩安康却在韩忠义的带领下,回到他居住的一个小区之内。

        韩忠义在回家的时候,给家里的亲人全部通了电话。让他们放下手头一切工作,全部赶回家里,见见这位回来寻亲的亲人。那怕他们没血缘关系!

        另外最重要的一点,韩忠义决定去东北,亲自祭奠一下过世的大哥。当然,此番来硝山的韩安康,也会代爷爷,去拜祭一下同样过世的爷爷父母。

        除了一个在县医院工作的小儿子,第一时间赶了回来。其它在外地工作的大儿子跟两个女儿女婿,得知消息同样在当晚赶回了家里,见到了这位大爷的孙子。

        在路上的时候,他们都得知了家里的事情。原本觉得,韩忠义死守着诊所不卖,多少有些得罪人。可现在看来,这份坚守值得称赞啊!

        摊上这样一位,三言两语就将一县书记双规的亲戚,他们韩家的未来,几乎不用多想,能在硝山横着走了。最关键,他们不用担心往后,有政府的人找他们麻烦了!rs

  http://www.biqugex.com/book_1235/10917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