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出水芙蓉 > 第八十九章 情意绵绵地税难

第八十九章 情意绵绵地税难

        第八十九章情意绵绵地税难

        罗靖情意绵绵的,说要当好我马昌俊的全职太太。我说,不准确不全面。是要和我同甘共苦,分担起康吉图腾的担子,不能走红炉的老路。我们商议,她不能再象私人秘书似的左右服侍我,要增设一名副总经理,分管财务。应该承认,一个企业也象家庭样,我主外,她主内,才完美才放心。她说,你早应该想到这样,不然,决不会发生象湖南货款被人坑的事件。我曾几次提到不要游世宇管销售,她不同意,认为他在销售外交上还是个人才,只要把住资金的关口。我又让她兼管销售,她表示能管住他,再不能让他给我开小车了,我得自己学着开,也可节约个人。好多老板都会开车,我不能成车肓。上次去省里跑二次,孔道然临时让我换了个车。让我感触颇深,小车也是企业的牌子。随后,挤着时间,到空场地,要她告诉我踩离合器,踩油门,挂档,把握方向盘,很快就操作会了,只是交通规则的条条款款,让我伤透脑筋的记熟。李明听说我学会了开小车,建议还是拿个执照方便,市内人熟好说,出外遭卡就麻烦了。我推说,自己个高,不是开小车的料。他还真有同学在隆基驾校当校长,没几天便将蓝本的b照给我办来了。笔试和操作都没要亲自到场。下星期又要去省里跑项目,这也是第三趟了。我让罗靖把修车行的租车退了,开回辆崭新银色宝马,还是无极变速,六缸3点的排汽量,全自动装置。看到锃亮,新颖,豪华,厚实而不肥膪,员工们都傻了眼,当宝贝似的欣赏称道:四十万,值得!我们康吉的老总就要配这车。然而,他们目光里更含有没说出的宝贵东西。曾经有人嘲讽过致员工的赞美诗,也许今后真会当名诗里的员工。你的老板并没有聘用你,也没雇佣你,他只是给了你,一个舞台,一份工作,一个生存的空间,本来是他自己事业的一部分。你是他的事业伙伴,是他的家庭成员,而绝对不是他的打工仔。尽善尽美地完成任务,这是老板的需求,是你所在的组织的需求,也是你自己的要求,因为你是在为你自己工作,你应该郑重承诺:努力工作!你应该以良心和人格去付诸行动。你要善待你的老板,理解他,敬爱他,支持他,信任他,和他站在同一立场,和他保持同一方向,像对待你的兄长那样。你要自信,你要勇敢面对自己的失误,切勿为自己寻找借口和理由。你要用最完美的业绩,去让你的老板感到欣慰,让你和你的老板共有的事业蒸蒸日上。还有上了年纪的颜师傅眼角显出鱼尾纹说,好马就应配好鞍。大家哄然大笑,谁叫我姓马,这不是咒人吗,当然一般员工不敢。这是融和,我还是瞪他一眼:老师傅怎么说话呢!他忙说,嘴快了,该掌。我内心里好不快感,翻翻字典,还有古文人笔下,你就知道了,赞美马的锦词佳句还少吗,妇孺皆知的马到成功,就是我举信的。

        康吉一晃走过了创建期。人有尊贵的时候,也有卑贱的永恒。地税局上门几次,我都让财会上应付过去了。昨天城东分局的税管员傅涛和小余又来了。十磨九缠地说,康吉闻名两三年了,文分未交,办了个税务登记证,名义是先征后返,实际户头上一直空着,上面检查,我们总吃批评,再没法应付了。我还是没有出面接待。傅涛横眉竖眼的,命小余给康吉下了通知,三日内必须到纳税厅交税2万,逾期将按税法处理。走的时候还说,你们马总躲着不见也行,把通知给他看就是了。等他们一出门,邹传志便找到成品仓库,郑重地将通知呈给我。站了下,欲说不能的离去。看他的神情,再看缴税通知,我火了。市里已经明文对康吉招商企业是三免五减半的优惠政策。不行,我得亲自上门走一趟,和他们论理清楚。城东分局在粮贸路租的四间三层的民房办公,新办公楼在不远的几百米处的建设中。我先报家门,是康吉公司的。找你们的局长。一小同志藐视说,你没必要找局长,去纳税厅交钱了事。我压着火说,康吉是挂牌保护企业,税费有减免的优惠。他轻巧说,谁减免谁写字来。一旁年长点的年轻人坚毅说,写字也不行!省长都没权免税,税是国家的。我说,市长管不管你们局长。小同志半天说,管。我又说,局长管不管你们。小同志还是半天崩出个“管”。我暗喜,篾视说,你们还是受人管吧。小同志说,我们的任务就是局长下达的,不完成任务,你发工资!我哈哈大笑;几个工资算什么,我公司上千人的工资都发了,还多你们几个人,造个花名册。他俩冷寞以对,莫不作声了。我大声说,不找你们局长来,我今天就不走了。他们还是不作声,钉钯铁嘴被我的高炉熔化似的。我便自己寻去,问了几个办公室,都说不知道。不过从他人嘴里知道了是徐姓局长。出门时听到他们嘀咕:当潇洒的老总,知道享受豪华小车,一点公民意识都没有。我真想转身,拿出通知质问,凭什么要我交税,不是政府有优惠政策,我组建康吉干么。怕公务员没工资发。深圳不特区不优惠,谁去开发!

        大家没法和小蚂蚁斗,大炮也不能打蚊子。接着,我便去政府找孔道然。他不在办公室,打手机说在开会,我再与你联系。我想追问在哪,他却挂了机。自从创建扯皮纠纷层出不穷,还没有我治不了的。不行,不能让公司的人笑说我,这点事都摆不平。一下想到赵军,他是红方保护我康吉的。打通他的手机,问认不认识城东地税分局的徐局长。赵军说,有么事找他?他可不该公安局管呢。心想,他在抵我的后路。按税法他们想关人,不是公安局抓,谁有权抓。和他们应该联系得上,但我没这么讲。忙说,没事。我请他吃饭,想要你作陪。赵军安然说,吃饭不是事,民以食为天,是天大的事。尤其陪客,比天大的事还艰巨。我说,今天请你陪,改日再要他陪你。赵军不打自招,说,你怎么知道我和他熟的,你鬼气不小,无孔不入呢。我说,我是谁,联邦调查局的。你赵军在荆江的活动能量谁不知道。又说,赵局,你说地方。他们都有自己关照的酒店,我想把这机会给他。他却说,你不是请好了吗,还要我点地方。我想了想说,阳光么样?除了那里气派,我也想照顾张国庆和杨柳,超市的官司我忘不了,欠他们个人情。赵军说,你定。不过,你不说有我。我说,行。我没有他的号子,不劳驾你,你只告诉我。赵军没推,说,你等会,我找找战友录。如今有什么关系比战友关系、同学关系、老乡关系联系密切,我算是找对人了。很快他打过来,报了他的号子。我照着打通了徐志才的电话,说我是康吉的马昌俊。他哦了下,是马总呵。装蒜说,有事么?我说,没事。就晚上请你坐一坐。他立刻推辞:我已经有了安排,对不起。我强硬说,那不行,我也安排好了,而且还有你很熟悉的人。他缓了缓,还是说,我真没空。我说,徐局长,你不那么说了,再说那些人家可有意见了。五点半钟阳光见。他勉强说,好吧,我只能跑餐的。已经搞定两个,第三人我不当心,他说开会后给我打电话的,我再让他来,手到擒拿,又给罗靖打了电话,让她提前去安排,她又担心我斫丧了。张国庆不愿在康吉干,他的阳光还得为我服务。

        其实,徐志才就在分局他的办公室里上网斗地主拿积分,小同志已经在网上通报我要找他。他们有个不成文,而约定俗成的工作程序。纳税对象找上门也好。找关系门经也罢,不到最后定板表态,徐大人是不会与你接触的。要等税管组长税管员和你磨得个八九不离十的,局长才发话。徐志才接了我的电话,以为是我和傅涛他们扯得成火喉了,便主动打了傅涛电话,说,你和小余五点半我们一起去阳光。傅涛疑虑地答应了,没有追问。徐志才有自己的算盘,如果没有谈妥,带上他们赴鸿门宴也有挡驾的,不怕威逼和暗算。我回到公司办公室,一心等罗靖的电话,客人到了她知道给我打电话的。即使屁股落坐我也闲不住,查找学习有关方面的知识,对重要资料下载到电脑文档里,给自己充电。网上还有培训企业家的讲座,都是大学教授授课。正好弥补我没有上大学的空缺和遗憾。时下知识更新日新月异,博士生也要学习充电。当然,有人办事,我便按下鼠标,调换视屏,不能让他人知道我还在向人学习借鉴。就象大领导的秘书,你知道他大小便没有,没有,也许你只知道他进口,不知道他还有排泄功能似的。所以,领导在秘书和世人心目中的形象是非同凡人的高贵。

        看书蛧小说首发本书

  http://www.biqugex.com/book_12828/1380587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