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出水芙蓉 > 第九十九章 雨夜麻将声悄然

第九十九章 雨夜麻将声悄然

        第九十九章雨夜麻将声悄然

        戴非落下屁股便滔滔不绝的夹生普通话推介他的环宇集团公司有20多个亿的资产,创造过深圳一天一层楼的现代化建筑速度。最初是靠在浙江家乡加工日用小商品起家,不怕您笑话就是一块钱一个的一次性打火机。随后进入制鞋业,温洲的鞋业跨出国门,世界闻名就是我们戴氏家族迈出的第一步。俞平听着听着,渐渐融入刮目相看了,插话:我们荆江的招商指南见过没?戴非说,我在网上点击的,慕名而来。你们的那本指南编得好,不是三农矛盾的可怕名声,连外商子女上学的优惠措施都有,是我见到的县市级招商指南最满意的。所以嘞,我们董事会一致看中了你们荆江。俞平问,这次到荆江的投资方向是什么呢?戴非说,晏主任电话里没说?就是你这市府大院呀。俞平说,不。指南是说我们工业园里有不少科技含量的产业,政策更优惠。戴非做起手势说,我还不在于政策优惠,而首选是项目的市场空间。搞企业的人都知道第一桶金是最难争的嘞,大多数人就是争不到第一桶金就败下阵来,甚至一蹶不振。俞平干脆让他演讲去,默然着。他说,当你得到第一桶金后,就明白了世界上的钱不过就这么挣来的,随后就是微积分式堆聚,那滚滚财源简直象太阳核子暴发瞬息之间的事,那些堆在眼前的票子都让你无暇顾及。真的,我不骗你,不是吹嘘嘞。他见他无动于衷的毫无表情,终于住了嘴。稍停后转了话题:俞市长,不管你们什么条件,我都不会去计较。我有国家颁发的资质,有智能化建筑,有开发的实力,让你这个大院变得跟花园一样美丽,聚购物、娱乐、住房如一体的一流生活享受,荆江的一道亮丽风景。俞平知道了他势在必得的来意,缓缓说,不过,这事市里还没定。他的话似乎掣肘,戴非忙改变革策略说,马书记要进省城了,一定会很快定下的。俞平仍若无其事的,说,那你先挂个号,我知道就是了。戴非又说。荆江的班子要动,你俞市长的口碑很好嘛。俞平拦了他的话说,这事就说到这里。似乎要逐客的。戴非z绵说,不。我特地早点赶到是想表达个心情,我们一起坐一坐。要不是中途有个车祸堵车耽误了,还可早一个小时到荆江。俞平推辞说,今天就不必要了,你风尘仆仆的,改日我们招商局再来请你戴老板。戴非瞪起眼说,马书记约好了,要不要我再给马书记打个电话改日?俞平疑惑,怎么把马书记也扯上了。他见俞平不再推辞,接着说:魏市长应该也会到场的。说是个叫阳光的酒店。我第一次来荆江,也不知道那酒店在什么地方,俞平沉下脸要打手机,戴非忙说,我开车来的,要不要一同走。俞平收了手机,又打开看了时间,灿烂说,嗯,是该吃饭了呵。便提上公文包,坐戴非的小霸王车到阳光酒店。

        去医院的事我挨过几天,决定今晚去。今晚是个雨夜,且罗靖又去阳光打牌了,也不知么时回家。我们双方都管不着。等办公楼静了下来,我最后一个下楼。正要去开车门,手机响起,是罗靖打来的,问我在哪,下雨了你接我回去。我说,在公司,等处理了夜班生产的一个故障才有时间。她惊诧的问,问题不大吧?上次的工伤还没处理妥善,一下忧虑到工伤性命上。我说,没事。只是个技术故障电板短路。她说,短路不能小视,是关安全的大事,弄不好会引起火灾甚至爆炸的,一定把责任人查出来,严肃处理。我说,没事,危言耸听的瞎嚷什么。她说,你到办公室等着,我打的来,有紧急事告诉你。她真象个幽灵似乎知道我要去医院的。我正想回绝,她却挂了机,很快来到公司,头发上挂着晶莹雨珠的出现在我面前。我递给她干毛巾,说,么事?这么慌急火燎的,等回去再说不行。她推上门,边擦边说,你知道我刚才在阳光都碰上谁了。我说,谁,大惊小怪的,不又是张国庆的。她站到我桌旁详端,我仰视她那神秘窸窸的样儿,突然感觉陌生,短袖连衣裙也变得暗淡土灰的,墙粉似的眼角有了裂纹。我心里明白,不过是一刹那的幻觉。原来,她们刚打完4个风,她去上卫生间,在走道上撞见俞平等市领导,他们刚吃完饭从桂花厅出来。她没想回避,也回避不了,笑盈盈地招呼了声俞市长,也认出了马书记和魏市长,他们在和客人攀谈,不便招呼。当她从厕所出来,大堂的楼台边俯视,他们正在大厅相互告别。她随口问了吧台小姐,怎么书记市长都来了,是么尊贵客人?吧台小姐蔑视说,书记市长有么希奇的,去年中央领导都来过。罗靖说,我不是那意思。小姐含笑说,是浙江老板,市政府大院要卖了。她想下去看看那老板的模样,他们都没了踪影。她返回麻将房,邓阿姨她们已经开始吃饭了。说,掉进厕所了去这么久,小罗。罗靖说,哎哟,倒霉,肚子有点坠。邓阿姨关切说,吹空调的缘故,难怪输钱的,你们年轻人还不如我上年纪的磕拌。罗靖甜甜说,没事,输几个是应该的,谁叫我手艺差。她心里装着事,前几天还要我让谢乾只能评估400元以内,少说赚千万。便说不想吃。那刘姐说,脸色是有点不对,你先回去,不等了。罗靖告辞他们,赶紧出酒店给我打电话。她对政府那块地也那么感兴趣,还不吃饭,让食堂张姐准备着。令我疑虑,是不是猜定我要去医院,知道了腾腾来找过。便说,你们打牌这么迟的,食堂又不是为你个人开的,其实还有夜班员工宵夜的,还有我心里牢骚她,让个手下的管食堂,饭菜没有控制,每餐员工都剩那些倒去喂猪了。唉,只有承包给个人去,可员工又说,承包者太抠。她不亲自管理,我更没时间,等搬去工业园了再想良策解决。她怨言,都婆婆老老的,象捉虱子慢死人,一颗字得考虑半天。唉,还不赖着性子,等她们赢高兴。我讪笑说,是够难为你的。她说,政府大院的开发大有搞头,你一定不能让人抢去了。我想了想说,我们去孔市长那问问。罗靖忽地说,去他那我就不跟着了,我肚子还饿着呢,张姐敢不给饭我吃。我没加思索地同意了。

        一个月前孔道然搬家了,搬到了张缓上班的地税局附近,一栋深灰色的房子里。位于又一条近年开发的华容路。楼房只有五层,空间在3米2以上,每层一户,186m2,是新款的三室三厅二卫一厨。政府办的几个人在五统一开发办花近28万买了这300多平米的地,然后邀了张道然入伙,5人每人集资20万作集资建房项目申报规划而竖起来的。在私房高楼层大面积超时代兴建的荆江,他们这种集资建房也就不足为奇的。我们没有送家俱物价什么,当时赞助了二万块钱。走进他宽敞明亮布置典雅的居室,仿佛使我们拉开了距离。孔道然爽心地说,坐啦。我却在四处张望,潜心感慨。我那安居花园的房子太相形见绌丑陋了!张媛递过茶来,说,马总还是第一次来吧。孔道然接过说,来过。我说,你们搬家前我就来过。我发现自己粗犷的嗓音更俱立体感了,好房子就是好房,是复合材料产生的效果,让人更高贵起来,难怪罗靖整天泡在阳光的。孔道然坐在苹果绿的真皮沙发里,一手搭在厚实的扶把上,派头十足的说,她搬家我都不知道。我困惑地注视着,张媛解释,是哟,那天政府办的几个人一怂恿就搬了,都是他们开的车来,搬的搬。我说,哦,我知道,你不在家,去了市里开会。张媛说,回家都找不到屋了。我们哈地笑了。我坐下后,孔道然说,住新屋的感觉就是不一样。你马总是够修栋个人别墅了,我孔道然这世是再不指望有更好的房子住了。我也悬耀:我和罗靖是有这个打算。到时请你给我们选块宝地。可惜我们平原没有山,真有山山不明,八宝不现,连个山包土堆儿都不见。只有修到江堤边去。孔道然说,平原有平原风光,可以把别墅到水产湖区去,莲藕夹着鱼肥的清香,高洁不染的芙蓉,不吃不喝都饱了。接着说,忘了,你拿烟抽。我望了他示意听装黄鹤楼烟:早没抽了。他说,不对。上次帮你陪客户抽的,还劝我抽。我说,那是应酬。他不再强求。我接着说,现在的人仿佛厌倦市井生活了,要回归原野。孔道然说,那是文人墨客笔下的什么仿古归真。我觉得你应该把别墅建到省城去。汉武帝时的东方朔就把自己身在朝庭的分争中称作大隐。回归田野象陶渊明顶多是个小隐。你住到省城到才算中隐。我只知道武打电视里打倒俄国大力士的东方朔。还是附和说,到时我们一起去做中隐。张媛过来说,我们在荆江再没别的奢望了,书记市长都不能本地人当任。这条路是不能进省城了,就只能将来他退下来,我们搭儿子的光到省里养老去。孔道然冲她凶:你说得轻巧,武汉的房子多少钱一平米。你一世的工资也买不下一套房,住到大街上睡马路去!张媛说,这不容易。马总的别墅没人守,就借我们住呢。我说,我们是谁跟谁呀,只要看得上住就是了,还用借。说着目光和孔道然碰了下,康吉有他的份儿。

        看书罔小说首发本书

  http://www.biqugex.com/book_12828/1689989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