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出水芙蓉 >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八章

        三十八

        小小数字愁煞人义无反顾谋社稷

        喧闹了一天的县城在疲惫地打着呵欠,呵欠中的大县县委机关大院的办公楼里,明亮的灯光陆续被关掉,宿舍楼的灯光也在陆续的关掉,对比仍是华灯普照的街市而恬静多了。然而,寂静大院中的常委宿舍楼第三层东头小窗穿过湛蓝色的窗帘泛出蔚蓝的亮光。女主人柳莹忙着打开电热水器,又来到房间,对刚回到家里的张道然说:“你怎么就坐在床上去了,我给你都准备好了洗澡的水,衣服也清点好放在洗手间里。”她见他心不在焉地嗯了下,又催促说:“去洗了澡再睡觉舒服些,我知道你一天忙到晚够累了,快去洗吧!”张道然掀开拂在腿上的薄薄软绵的舒绒被,下床趿着拖鞋说:“我洗过了,在宾馆陪那个来我县华力纸业有限公司的马来西亚的老板范恩.桑恩桑洗了个桑拿,你只打盆水,我洗个脸算了。”他接着又问:“超超呢?他睡了?”她回答说:“超超让他妈妈接走了,翔宇今天回来了,说是财政局找他们有事,他们等了你好一会,超超都要睡觉了,我就叫他们别等了,说你一定有事扯住了。”张道然跟着柳莹来到客厅又到洗手间,柳莹翻了下他的白领说:“看你的衬衣领这么不经脏,穿了一天就汗迹印,还桑拿呢!在家里再洗洗,换上干净衣服,不把外面的灰尘带回家了。”张道然望她笑了一下,同时说:“没有办法,我这是第一次开洋荤呢,告诉你那里面还有鸳鸯浴,你几时也去体验体验。”柳莹皱着脸说:“别让桑拿把心思拿歪了。”张道然又说:“看你说到哪跟哪呀,你知道吧,那个洋老板前天被我们的工人炒了鱿鱼,我们这个政府总不能不理会,所以今天请他吃了餐饭,又陪他洗了桑拿,他还在那小房里接受小姐按摩,我见他老不出来,就交给了匡主任,便提前回来了。”柳莹将毛巾递给他说:“你怎么能这样不礼貌地不辞而别呢?”张道然来了精神,振作地说:“我这个大县长,总不能让人们给戴上一顶崇洋媚外的帽子吧!其实,这超常理的反炒鱿鱼也是事出有因。今年年初,对方总经理单方面换人,新上任的桑恩桑既不深入车间、科室了解、检查经营情况,又听不进中方经理的建议性意见,成天坐在办公室看看报表,打打电话,脱离群众,脱离实际,不仅不能履行自己的职责,而且起了负面作用,造成了不良影响,在广大员工一再进言批评之下,被董事会解除了总经理职务。”柳莹说:“你快去洗吧,工作上的事你不必说给我听,我只管你的生活,管这个家。”张道然不再说什么,便将衣服脱得精光,在喷头下淋浴了。

        柳莹懒得听这些朝政琐事,来到小房,不声不响地钻到了张道然床上的舒绒被里,露出那滋润的脸脖、丰腴的上前胸和那白莲藕似的胳臂,经洁白的灯亮点缀,简直就成了如花似玉的少女,姿艳地卧于温馨的锦锻画中。她定期的月票面膜和洁美牌的嫩肤液护理,使之永葆青春,真不愧是一县之长的贵夫人!张道然洗了澡,又换了内衣,然后关掉灯,屋内显得格外的静谧,他见柳莹的房门还开着,又轻轻地将房门掩上,最后回到自己的房间。当他发现柳莹睡在了自己的房里,便一阵惊讶地站立了瞬间。这时,柳莹睁开笑微微的凤眼,甜甜地说:“快!上床来呀,还愣着干什么,你老婆,县长夫人,不认识是怎么的?我今天就借你的床睡一夜。”她那种表现得淋漓尽致的女人味,使张道然陡升了新鲜感,他做了一个抿笑,然后说:“什么借,什么你的我的。”他说着,随后上床来靠床背坐着,闭目静养。柳莹侧过,将柔软的身段伏在他温热的身上,有些缠绵娇滴滴的。她见丈夫没有丝毫的表示,便扬起手轻轻抚摸他的厚实胸脯,并说:“是不是胃上不舒服,又陪客人吃了酒,我去煮点面你吃,填填胃,好吗?”他这才睁开眼,畅快地说:“你这一说,胃还真的觉得有点饿了,知我者莫过于我妻也!”柳莹起床去披上衣架上的那件浅色的西服,深情地说:“只要你觉得舒服,这是我心甘情愿的。”张道然也感激地说:“都做祖辈的人,别说得那么肉麻的,麻得我真的睡不着觉了。”

        锅响面热,不一会儿,柳莹在气灶煮好了面条,还放了香葱和糊椒,就是没有放味精。她深知他是不喜欢在面里放味精的,他说味精吃多了会涩口,还是原汁原味的饭菜好吃。也许是他的嗅觉神经太敏感了,也许是公餐腻坏了胃口,还是烟炊火烧的家常饭菜香美!柳莹将冰箱内的卤舌头什么的,放了几块在面里烀着。张道然也听到碗筷声,便起床来到厨房。柳莹对他说:“你别下床,我端来你吃。”张道然毅然说:“那不好,会给人养成一种惰性,对生活和工作都不利。”他坐到餐桌旁,边吃边说:“人家说老婆是人家的好,儿子是自己的乖,我说老婆还是自己的好,儿女未必自己的乖,友琼就没有小毛乖,他虽然只是个开车的     ,可遇事都偏着我。”柳莹望着他吃得津津有味的,也有点条件反射的吞着涎说:“人家说小毛是你干儿子呢!”他瞪了她一眼,狠地说:“瞎说!”他说着起身去打开吊柜,柳莹知道他想要什么,忙从柜里找出老干妈的瓶酱,拧开盖放到餐桌上。他把脸转向她说:“没你的事了,你去睡去。”她俏皮地说:“我睡哪里呢?”他诡秘地一笑说:“你该睡哪里就睡哪里吧!”柳莹已记不清有多少个夜晚没有和他睡一起了,只记得自从有了小外孙超超起,他俩就分床睡了,偶尔有那份心情时在一起温暖一夜。今晚从超超被接走的那一刻起,她又有了那份心情,脑中总回味着和他共有的满足时刻,只可惜那时间太短暂了,那份心情太难得有了。爱确实是自私的,这话一点也不假,柳莹不管张道然有没有那份心情,她就是要想得到他的爱抚,哪怕是他没有激情的被动的爱抚,甚至在作爱时,还妒忌地想象着他和冉腊娥作爱的情形,她想胜过她。她今晚是钉了钉铁板,定了心要睡到他的床上了。刚才,她和他逗趣的几句话,只不过是调侃而已,是那份心情的文明表露的预兆。

        当张道然上床的时候,柳莹很敏锐地又闻到了丈夫身体那难得的而又曾经让好魂魄牵绕的男人气息。柳莹恨不得猛地一头扎进他宽阔的胸怀,她还是很理智又而关怀地说:“你先躺会儿再睡下,才吃了面,睡急了对胃的消化不利。”张道然本想激情一番的,听她这样冷冷的话语,象很听从似的依靠在床背上。柳莹又将枕头塞到他的背后,让他躺得舒适和惬意些。张道然反而为她表情蹊跷,有些不悦,他还是借势拂住了她的身子。她望着他舒躺的样子,突然想到了冉腊娥,那个孤守农舍已是半老徐娘的女人。柳莹不敢往深处想,毕竟也是女人啊,没有男人的日子怎么熬啊!她想象中的形象,腊娥好象是鲁迅笔下的祥林嫂,不禁升起浓烈的怜悯之心,都是女人么!是自己夺走了她的爱。柳莹象睡着了似的涉身处地的想着腊娥是怎样艰苦地度过那春夏秋冬的每个长夜,夜真是太漫长了,它漫长得那么无情无止的,它漫长得那么无色无息的,似鬼幽世界。柳莹想着这些的时候,那份心情便不知不觉地消失了。张道然见她没有了动静,以为她睡着了,反而心潮更激荡,比白天工作时更充满了无穷的精力。他下床去,披上那件淡绛色的休闲上衣,坐到书桌旁,打开公文包,继续着白天没有阅览完的文件材料。他过目着《政府快报》上的白螺渡口争当西部开发通道;《大县通汛》上的县委书记郭道武在全县乡镇党委书记会上的讲话;县轻机厂的职工联名上访信:惩治贪官,还我饭碗!县经委编发的全县元至五月的工业经济运行情况。他仔细地阅读着工业进度,还清楚地记得,年前南桥经编厂的产值被省政府列入了仅次于湖北省生产化肥的大型企业,一下在全社会产生了轰动效应。大县有这么大的企业,一名惊人!然而是统计部门的电脑汇总时,将计算单位扩大了上万倍,闹了一曲叫人哭笑不得的闹剧。这一教训太深刻了!因而,张道然要将数字认真阅览,完成工业产值二十八点六四亿元,占年计划六十亿元的百分之四十四。再分别看了轻工、纺织、食品加工、建筑、机械各类企业的产、销、利、税情况,县属和乡镇工业企业共三千二百一十七个。他认真看着材料上分析的原因和提出的建议,但是没有到每个企业的具体情况。他便在材料上批示:一月的工业经济情况让人满意,但今后要将各企业的具体情况呈报,以便输入电脑,随时调阅。张道然,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其实,政府办公室为他配备的专用电脑,他才学会开机呢!

        夜,深沉得令人畏葸。张道然偶尔听到了床上柳莹“嘘”地呼吸声。他放下笔,打了个呵欠,然后又舒展了双臂,再作了一个舒畅的深呼吸,又开始在材料中翻找着县财办主任黄永恒给他提供的县级财政情况。这是他昨晚,不,眼下已经转钟了,准确地说是前天晚上,常务副县长商昊岗和财办主任黄永恒,应约在他的办公室里就全县拿财政工资的一百四十五元的菜篮子工程补贴费是否兑现等问题碰头后拿出的意见。然后,再由商昊岚在县委常委会上提出来。张道然端庄地说:“从大道理来讲四年三水,老百姓都折腾苦了,行政干部也要勒紧裤带,过紧日子。从实际来讲,县里财力不济,正常的工作都难开展。”为了使情况掌握得更明了,也好在常委会上有理有据,拿出的观点有说服力,便安排黄永恒摸个详细情况给他。张道然找出了夹在材料中的信笺纸,一看字体便知道是财办财政金融科的小袁的字。信笺纸上写着:经济运行平稳,四年三水一年恢复等套语。他再看到列举的财政收支的具体数据时,立刻紧锁竖眉。九八年收入一点八四亿元,累计亏空九千八百万元,难怪财政上在叫苦叫穷的!他作为一个大县的当家人,心头一震,象颗原子弹在大脑内爆炸。他有些如坐针毯,今后的日子怎么过呢?此时此刻,他那份心情早已烟消雾散了。他在心里决策着,明天一上班,就让政府办的匡主任通知商昊岚、黄永恒一起去县财政局现场办公,把家底彻底摸清楚,然后拿出应对措施,开源节流,还要告诫全县一百四十万人民迅速警醒,图精励治。他没有兴趣再翻看其它的材料,那些象报纸上、电视里的褒扬之词,最重要的是自己才坐在县长这个位子,不堵住财政空洞,对不起大县的父老乡亲和选举会上那席发言的豪言壮语。他过去只知“财政穷县”,不知真到了揭不开锅的程度,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既在其位,身临其景,似陷囫囵。他凝视着那两张薄薄的稿纸,心情沉郁,神情沮丧,恨不得黑夜日勿爽。

        又是一个阳光灿烂的晴好天气,火红的太阳早早地升出地平线,射进人们的居室。尽管昨晚张道然就寝很迟,还是天一亮就醒了,心中撂着事,打个盹就行。他看了看时间才五点四十分钟,比往日还提前了半小时。他穿着蓝背心,觉得就很适合了。柳莹也起床,拉开窗帘,阳光把室内映衬得雪亮。她还是将那件灰色的好来西长褂拿来让他穿上,并说:“虽然已入夏,天气热了起来,而手关节会很凉的,会得关节炎的。”张道然穿好衣服,漱口洗脸,等待柳莹给他做早餐。他是从来不随大流在大街上吃早餐,觉得有失体面和身份的。他身边工作的人好象不曾见过他吃早餐或上厕所,就觉得他和常人不一般,是个不上厕所也不早餐的神圣领导。不过,他的早餐也很简单,有时一杯牛奶,一个面包;有时一碗和汤面;也有时一碗米酒蛋花。他吃着面条的时候,突然想到昨晚决定去财政局的事,现在又觉得有些莽撞。这么大的财政亏空要让世人知道,会不会动摇军心、影响民心呢?而且是否定前任政府的政绩。难怪赵清华不深究财政赤字,自然是有道理的高明之举。张道然否定了自己昨晚的决定,暂时不去捅那蚂蜂窝,要多从积极方面着手,发展经济,培植财源,经济上去了,财政的日子也就好过了。他觉得不能就事论事,如果就事论事,反而会把事搞糟的,这是他革命行政工作几十年来但近几年才悟出的经验。他觉得现在自己是一百多万人的当家人,首要的是要能稳住大局。他吃过早餐,便用座机拨通了黄永恒的手机说:“你是黄主任,我是张……。”对方不等他说出名号,忙说:“张县长,您好。”张道然接着说:“跟你讲,你写的财政情况我看过,有一定的说服力。不过,这个情况就反应到我这里为止,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对方忙回答:“我懂,我懂,张县长。”

        柳莹从窗口边回到餐厅说:“小刘来了。”小刘是张道然新换的小车司机,他比小毛的身材更俊,多少也显赫出县长的声望。小毛被公布到县交警中队任副队长去了,总算没有白跟一回领导,换了个一官半职。小车是一汽产的新款大红旗,是来大县投资办厂的香港老板赠送给县委书记郭道武的。郭道武的小车是中央提倡党政干部要坐国产轿车后,他将大红的奥迪变掉了,半年前才换的上海产的2000型毫华桑搭纳。郭道武因此说:“杨老板是说红旗送给我的,但不是属我个的财产,你现在是县长了,要备新车,蛮好红旗就给你坐,这可是中南海首长坐的专用车,是**最推崇的车。”张道然也没有谦让,还可以免掉财政的一笔购轿车的钱么。他趁着换车,也把小毛安排一下,总不能跟他张道然开一世的车吧。张道然早就看中了农业局开车的小刘,还是在他管农业时坐过一次小刘开的车。小刘不仅车技好,人长得俏,连言行举止也是大方得体。他调小刘来政府给他开红旗,小刘也得宠,犹如一步登天,一个开小车的能开到县长专车的,算是车县长了!他对张道然也服侍得很得体,每天上班前,早早地把车开到了县委大院,然后再接张县长去县政府大院升堂。除非有特殊,张道然就会在头天晚和小刘说,让他不开车来接,这也是约定熟成的了。张道然听柳莹说小刘来了,知道是来接自己的,便去卫生间方便。小刘蹭着习惯的步子上楼来,这步子他踏得越来越坚实了。他的主人是大县的正堂大人,他个小车司机,把握方向路线,自然也是见人高一等了。他先敲门,有人开门,他便进去;没人开门,他就搜出钥匙来开。钥匙是柳莹给的,是按照张道然的旨意而给的。小刘也象这屋里的一份子,进出很从容。他按着门铃喊:“柳伯。”又问:“张县长呢?”柳莹等他进屋后,望着洗手间说:“在那里,你坐会。”小刘没有坐,便去张道然的房间,替他拿出公文包,又还将桌上的文件材料和笔等,收进包里,正出房,张道然已来到客厅,小刘关切地说:“您昨天又熬夜了。”张道然没有作声,去开门下楼去。县长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本文由看书网小说(Kanshu.Com)原创首发,阅读最新章节请搜索“看书网”阅读。

  http://www.biqugex.com/book_12828/640495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