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出水芙蓉 > 第四十一章

第四十一章

        四十一

        麦老板慧识大县换手机难避困惑

        在白螺渡口的第一摆渡轮终于拉着长长的笛鸣徐徐地靠岸,给岸边溅起浑浊而天然的江水。吊板被缓缓放下,大小车辆顺序地爬着有钢铁护栏的水泥斜坡,缓缓地驶过江堤向大路奔去。因为拖轮在江心调换了方向,打破了过去历史上木船摆渡,先上船的人后上坡的倒行逆施,使先上轮的车和人,在激烈竞争的现今,而不吃亏不至于耽误每分每秒比黄金还宝贵的时刻。一辆排在第三的乳白色的奔驰轿车驶上江堤,早早等候在这里的县粮食局、县财办的领导忙显出一片热情的笑意,望着小车在江堤上左拐停下,然后车门被打开,走出一位其貌不扬的中年人,他就是麦老板。随后又有两位年纪轻一点的俊男子下车。曾经在广东与麦老板见过一面的县粮食局的副局长吕才洪第一个迎上去和麦老板双手紧握,好似两位久别重逢的挚友,又分别介绍说:“这是我们的分管县长宋县长,这是县财办的主任。”当宋德志笑微微地与麦老板握手招呼说“欢迎”时,麦老板的表情却异样的平静,只是用眼睛随意地瞟了一下,便又以同样的表情和胡宗祥握手相识。宋副县长很敏感地收敛了笑容,松开了手。简单的见过面后,麦老板转身眺望浩瀚的长江,深深地舒了口气,就说:“我们上车吧。”众人纷纷钻进小车,“咔”地关上车门。县财办墨色的小车在前领路,中间是麦老板的小车,宋副县长的车紧随其后,一行气势地向大县县城驶去。由于公路艰难难行,有的路段还在改修水泥路面,行驶的车辆只能走单行道,不时地有堵车,走走停停,急煞人的。到中午十二点,他们才顺利进城到达县宾馆,在四号楼下榻。

        麦老板名乾坤,“老板”的称谓时兴。麦乾坤是广东顺德市李场镇麦村的个体老板,按吕副局长的话说,是杰出的顺德人。其实,麦乾坤不过是个小小麦村的中产阶层的人物,被外人接进迎出的,不过是他先于大县人闯市场闯出了门径。吕才洪在县粮食局分管销售,在生意场上接触麦乾坤后,俩人很投缘,闲谈中扯到了大县粮食局的科利氨饲料厂想寻找出路的事,便邀约了麦老板到大县走走,寻找发展商机。大县在宾馆设宴盛情地招待远到的麦老板。然而,午餐席间,麦乾坤一直很少发言。尽管大县人招待他的那种热情简直要将他溶化,但总激起不了他那种激情,总让人捉磨不透似的。麦乾坤头脑非常清醒,没有看准的事他是决不会轻易咬勾的。他在观颜察色,窥测着大县商海的深浅。他也不善饮酒敬酒,饮食很简洁地吃了两小碗饭。吕才洪也放下筷子,礼节性地递上一支芙蓉王的香烟,被他摆手谢绝。酒桌上那种招待客人敬酒劝酒,非把人喝得激情满怀的热闹场面没有了。大家只好干了小杯里的酒,吃点主食便散席,对麦老板的提前离席不仅没有反感,反而油然而升敬佩之意。“这才象搞企业的,不象我们大县人把时间浪费在了酒桌上。”出餐厅时,宋德志凑到麦乾坤身边,带着满脸春光的酒意说:“麦老板,旅途劳累,一路辛苦了,中午先休息休息。”麦乾坤目光炯然,用不标准的普通话但仍夹插着浓厚的粤语却十分凯切地说:“不,我去看看厂子。”宋德志忙吩咐吕才洪去安排接待麦乾坤老板参加科利氨厂的事宜。不一会,小车也驶到了餐厅的门口。

        科利氨饲料厂始建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后期,是县粮食局发展商办工业的创举,共投资一百八十多万元,从西德卡尔公司引进现代设备,生产颗粒饲料,以分别适宜马、牛、羊、猪、鸡、鸟、鸭、鱼等的喂养,并逐步取代了传统的糖化饲料及配合饲料,一时享誉大县乡村。但好景不长,没有几年功夫,由于市场和原料等客观原因,加之企业运行机制不活,致使生产经营每况愈下,亏损严重,最终到了停产关门的境地。麦乾坤等人还是由粮食局的小车领路,驶向了出县城北口的科利氨饲料厂门前。吕才洪从铁栅门的小边门进去了好一会,还不见有人出来打开大门来迎接客人,三辆小车上的人只好陆续自动开门下车,宋德志示意让麦乾坤前走进厂。麦乾坤环顾了一下厂子里被风蚀的铁门和破旧的招牌,便从小门进去,而小车只好停在厂大门外。进厂的水泥路面直通向内,路两边竖立着栋栋高大的厂房,还有一栋四层楼的办公用房。办公楼现全部被下岗职工们占住着,那外走廊上吊拉着五颜六色、参差不齐的晒衣。院落里杂草丛生,杂物乱置,满目苍夷,没有一丝的生机,一派衰败景象。这时,零星的有几个职工围过来,窥探究竟。麦乾坤在一栋厂房前,隔窗查看那些闲着的设备,外表看没有锈成一块死铁,好象还有半成以上的新。他正欲开口问几时停止生产的,这时吕才洪找来了一老头打开了厂房门的锁。厂房大门被老头艰难地打开,大家进到厂房内,仿佛又出现了往日曾经有过的繁忙景象。见了这些设备,麦乾坤的话匣子才打开,询问了有关建厂和停厂的情况,职工的去向等。他还欣慰地察看了职工平房宿舍、动力发电室。这是在大电停电时,厂里自己发电所用,后来因自已发电比用大电成本低,就干脆用柴油机发电作生产能源了。一直跟随他们开锁,介绍情况的老头又说:“现在职工们都东奔西散的,盼望能让生产重新启动,职工们的生活也好有个着落。”麦乾坤深深地望了老头一眼,老头那盲目之神韵就刻入了他的脑海里。吕才洪在看完了一切后说:“我们大县是个潜力很大的市场,仅猪、鸡、鸭三大家养饲料一年的消耗就是几千万吨,还有水产业的兴起,鱼饲料也是正待开发的市场领域。”麦乾坤和宋德志、吕才洪并行着向厂门走去,他对他们说:“对你们大县我早有耳闻,早就很想来看看,我的第二步发展目标就是瞄向那些有开发潜力的农业大县。”宋德志听得真切,心想既然他麦老板有那个宏伟壮志,我们就要抓紧不放,也不能让他受宠若惊,反使招商引资弄巧成拙。麦乾坤看后就有两个印象,大县的饲料市场和低廉的劳动力。宾主在各自揣磨着心思,走出了厂大门,然后上     了各自的小车驶回宾馆。

        在县宾馆铺着红地毯显得俗气的单人房间里,麦乾坤说:“宋县长,你们已忙了大半天了,去休息吧!”他又转向吕才洪说:“只要吕局长给我找套你们大县的《县志》和《粮食志》来,你们下午去忙你们的事去,不要再来陪我了。”他们都较尊重麦乾坤的意愿,便都告辞离去。可是到吃晚饭的时候,又都一窝蜂地来了,更是热情有余地陪吃陪聊。第二天清晨,吕才洪就来到宾馆麦乾坤的房间。麦乾坤正在洗口,沾着满嘴的牙膏沫开门。他见是吕才洪,便问:“今天早茶是不是还有那么多头头脑脑的人来啊?”吕才洪反问道:“那你的意思呢?”他进到洗手间,嗽清了口,洗了脸,梳了头发,来到卧室,坐到沙发里,对正调着电视频道节目的吕才洪说:“他们领导都要忙于处理公务,不要象昨天那么兴师动众的,把我当只金丝鸟似的,就怕我们飞跑了,要让我们自由一点,你今天也去忙你自己的,晚上你再来,我们聊聊。”吕才洪急迫地说:“你觉得……”他的话语还没有说出,是想问问他对科利氨厂的看法和投资的态度,又觉得过于直率,便转换了口气说:“你觉得和你们家乡比还习惯吧?”他很埋怨地说:“办企业,搞事业,跑四方,哪有那么多生活上的讲究,你去吧!”吕才洪不好再继续留下去,只好对宾馆的服务小姐作了交待后,便离开宾馆去找宋县长汇报,并商讨如何留住这个老板到大县发展的对策。麦乾坤一行带司机四人,吃罢早茶,便出门去了。他们在大县的市面上转了转,还分头下到乡村找农民作了些民情和有关经济方面的调查。

        晚上,吕才洪如约来到宾馆。因为没大型会议,宾馆院落也显得冷冷清清的,几个黯淡的白炽灯光好似放大了的莹火虫。不过,大县的领导正在为宾馆寻找出路,引入市场经济的机制,招聘能人,搞个人承租。的确,本来就拮据的县财政自然没有能力来弥补宾馆的亏空。吕才洪进到幽静的宾馆,就好象进入到一种超脱的心境,而一踏进四号楼,那颗平静的心又突突跳得厉害起来。是他向县领导推荐的麦乾坤,也想盘活关停的厂子向县领导表现一下自己的才干,如果招商不成,县领导白赔时间,单位白白花费招待费,自己也是过五十的人,马上就会被退居二线。尤其是那资产白白地闲在那里,那些下岗职工在市面上吹风淋雨摆夜摊,还被城管队撵得到处打游击。他怕惊着麦乾坤,轻轻地敲开了他的房门,蹑手蹑脚进去,坐到电视机前。麦乾坤正在看一频道的新闻联播,用他的想法是搞企业也要随时注意政治动向,把握政策导向。吕才洪笑着说:“一天了,没有顾及你们,对宾馆的服务不满意吧?”麦乾坤的同伴中有人插话说:“你们有这么好的条件为什么就把厂子盘熄了呢?”吕才洪苦着脸说:“一言难尽啦!有市场没有开发的因素,有体制禁固的因素,关键还有人为的因素,要是能有象麦老板这样的能人,要是能把你们麦老板留下来,不愁科利氨不旺起来呢!”麦乾坤听了这话,终于给了吕才洪一个微笑,并说:“老吕,我对科利氨有兴趣,对你们大县的饲料市场有兴趣,我想明天就回去,我们进一步论证后,再正式与你们签合同。”吕才洪好不惊喜,恨不得马上将这一喜讯转告给宋德志,让他们分享。然而又一想,便觉得人家还没正式承诺,不能高兴得太早,得意忘形,要吸取上次深圳老板来招商就在要签意向合同的头天晚上告吹的,还得要沉住气,要使鱼吞了勾才拉杆,还有很多工作可做。吕才洪马上冷静下来,很科学地说:“你想明天走,我也好让宋县长来和你见个面,好当面辞个行。”麦乾坤没有表示意见,吕才洪自为默认,忙到屋外去,并随手关上门。他走到远远的过道上,用手机兴奋地告诉宋副县长说:“宋县长,看来麦老板已经有了投资的念头,他想明天就回去,您有没有时间,是不是这时候来一下。”对方说:“怎么没时间!我一天就在等着你的这个电话,吕局长,你和麦老板是老相熟,你和他多聊聊,我马上就到。”

        不一会,宋德志身着玉色衬褂,佩戴枣红领带,满面春风地来到宾馆四号楼小招二零六号房麦乾坤的住处,他让小车司机在下面等着。麦乾坤也起身和他打招呼,微笑着说:“你们大县是名符其实的鱼米之乡的农业大县,你这大县的父母官够忙的。”按历史的叫法,一县之长才称父母官,现在的县长多了,宋德志自己只是个排行第四的副县长,哪能称为父母官,便感到愧疚,而愧不显色,也爽声地笑着说:“我们忙些分管的事,简直就是瞎忙乎,你麦老板忙得才有价值,听说你明天就要走,我还想陪你到那一望无际、环境美丽、莲藕飘香的洪湖去呼呼湖区水乡的清新空气呢!”麦老板坚毅地说:“这次不行,下次一定请你做东,我到你们大县的洪湖去饱享湖光水色,那个洪湖水呀更是唱得人垂涎,全国人民都知道的。”宋德志淹没了笑容,很端庄地说:“洪湖水应该是唱的我们大县,那时韩英打彭霸天还没有洪湖县呢。我们的周老嘴是湘鄂西几省的苏维埃政府的所在地,有革命历史的见证,等你下次来,也去周老嘴看看,包你感触颇深。”麦乾坤没有忘记招呼他坐下,自己也随后坐下,并说:“你们大县是块宝地,发展潜力很大,又有你们这一班开明的父母官,不愁大县不发展。”吕才洪插话说:“麦老板,明天你们不走,宋县长再忙些也陪你们去洪湖看看,这也是工作,目前正是游览洪湖的黄金时节。”麦乾坤目光灼人,忙说:“不行!”宋德志接过吕才洪的话,切入正题说:“麦老板,我看能不能这样,明天你不走,也不浪费你的时间,既然你麦老板也有心想帮我们大县,不烦明天就科利氨的投资办厂事宜,谈谈意向性的想法,有可能的话,我们还可以签个意向性的合同。”麦乾坤那灼人的目光变得威逼起来,他悄悄地看了一下他的同伴们的表情。宋德志继续说:“只是个意向,不成,双方都不承担什么法律责任,也都不亏个什么,倒是你麦老板还可给他们指点迷津,让他们把科利氨振起来,昨天那守门的老头也说了的,这是科利氨职工们的共同愿望。”吕才洪又说:“明天不在宾馆就餐,我私人接你麦老板到家里去做客,请宋县长作陪。”麦乾坤微微一笑说:“这几天麻烦够了,没有这个必要吧!”宋德志说:“你俩谁年长?”从麦乾坤和吕才洪的脸像上看是般般年纪的。吕才洪抢先说:“我是戌子的,五月十五日,有身份证为证。”麦乾坤嘿地一笑说:“那吕局长是兄长,我是丙申的,正月初一,在猴年的没有谁比我大。”吕才洪说:“我该喊你麦老弟了。”宋德志说:“不愧是老板,看起来麦老板和吕局长差不多,麦老板是成熟睿智啊!”大家都笑了。宋德志趁机说:“嗯,很有这个必要!你麦老板可以了解一下我们大县人的家庭生活氛围么,再说你和吕局长朋友一场,也让他了了这个心愿。”双方的谈话沉静了一会。麦乾坤终于说:“那就这么定了吧,不早了,你们也该回去休息了。”

        离上班时间还早早的,县粮食局办公室的小曹便忙碌着打扫四楼的小会议室,连茶几的底层都用布巾擦过。他边收拾边埋怨,心想要象县财政局的会议室就好了,现代装饰,灰尘钻不进去,高背椅、圆围桌、饮水机,管理会议室的人员只需掌握钥匙就行,还有县财办的现代会议室,银行、保险、公检法的,当然县委会和县政府的自然不敢高攀,他代替局里去那些会议室开会坐过。他心里也在责斥局领导,他们啦,一桌饭下地几百元,一年的招待费十多万元,就是舍不得花这笔钱装修会议室,简直是装扮副穷酸样!他收完会议室,又开始来回楼上楼下跑了几摆,将昨天买好的水果、糖果、茶叶、香烟等摆在茶几上,还一次提上四五瓶开水。他算是操练出来了,一手可同时提三瓶,二手提六瓶,只需爬楼一次。他深知会议室的茶叶要及收走,否则会被那种小人趁散会人走的空隙将茶叶筒底朝天的倒个精光。有几次散了会,他见参会人员才下楼来,待他上楼进会议室,茶叶筒里便空空的了,甚至引起办公室主任的怀疑,还认为是他小曹爱小便宜把茶叶偷回去了。他总算收拾得自己满意,正要喘口气,参加会议的人员陆续上楼来。

        宋德志和胡宗祥坐着小车,几乎同时到的县粮食局。局长谢守斌没有一点局座的富态,一个瘦个儿,黑皮肤,但看上去很精神,他笑呵呵地迎接领导们的光临。他正招呼着,麦乾坤的小白车由吕才洪接进大门,他又上前去和麦乾坤打招呼,并说:“大老板光临,请多包涵,多包涵。”麦乾坤挣开谢守斌的手后说:“别太客气了,随意点还轻松愉快些。”谢守斌又用手示意着说:“请进,在楼上会议室。”大家陆续进到会议室坐下,尽管没有空调,因为刚进夏日,大家已换着了亮色避日照的单衣,气温也十分适宜,空气中饱和的水分子给人们脸上多少增添了些滋润的光彩。谢守斌侧过脸,对宋德志说:“开始吧?”宋德志说:“等会,张县长还要来的。”谢守斌既措手不及又激动地说:“真是太好了!县长亲临,蓬荜生辉呀!麦老板,真可是我们的上神客呀!”麦乾坤说:“你们不能把我当客来看待,否则,我会不自在的。”正说着,张道然走进了会议室,大家纷纷起身喊:“张县长。”谢守斌忙走到麦乾坤身边,给张县长介绍。张道然和麦乾坤互致问候,张道然气宇轩昂地说:“久闻其名,今终得一见,我们热情欢迎来为我们大县发展出力、来大县发财的有志之士。”张道然又放眼众人说:“大家都坐。”随后,大家都坐下来。张道然和麦乾坤对坐着,不时地相对目光。

        会议开始,由谢守斌主持。他打着开场白说:“今天算是个茶话会,是请广东闻名的麦乾坤老板来我们大县粮食局做客,来为我们发展经济传经送富。再说明了一点,是想请麦老板来我们大县投资发展,可以说这个茶话会也是重振科利氨厂的意向会。张县长、宋县长、胡主任在万忙之中来参加,是我们粮食系统六千多名干部职工的荣幸,也是麦老板来大县发展的荣幸。既然是茶话会,就畅所欲言,没有什么顺序先后,谁想先说谁就谁,最后请张县长作指示……”谢守斌的开场白还没讲完,张道然的手机便响起,还响过不休。他只好从公文包里拿出手机接通,并没好气地说:“我在外面有事,一时不得回来,你们的事再约了时间再说,不过我听办公室汇报说,你们的预备工作根本做得不行,再说不要为这点芝麻小事也找我,你们先找朱县长,由他去拿意见处理好了。”张道然关掉手机,便说:“麦老板有眼力,来我们大县开拓饲料市场,前景无限风光……”他正说着,手机又响起,一接通也是一个烦心的电话,当他正接着说,手机再次响起,他只好对麦老板说:“对不起!”他一接,又是一个烦心的电话,他不断地有电话造访,并没有影响茶话会的进行。麦乾坤自然理解一位日理万机的大县县长之繁忙操劳,他最后表示说:“我想承租饲料厂并不是白白投资,我的目的是想来大县图发展的,大县的领导们在这里,只要大县的关有扶持政策比其他地方优惠,我是不会放弃在大县发展的机遇的。”然而,宋德志在心里记下了张县长被电话干扰的烦恼,想要替他寻找解脱的办法。第二天,宋德志让政府办的同志重新又给张道然买了个手机号子,并交代办公室要保密。张道然却教育告诫他们说:“哪有县长怕见群众的道理呢,我们是党的干部,人民的公仆,就要深入基层,深入群众之中,切实帮助基层解决困难,解除人民群众的疾苦,是工作需要。”办公室的同志也解释说:“这不是脱离群众,是工作需要,两个号子,一个公开,一个不公开,免得您工作时受到干扰。”张道然说:“两个号子还要换卡吧?”办公室的人说:“是两个号子,也是两个手机,公开的手机关掉,不公开的才开着。”张道然摇了下头说:“你们坐在办公室里就专门想着这些点子。”张道然说着,默认地收下了新买的手机。

        本文由看书网小说(Kanshu.Com)原创首发,阅读最新章节请搜索“看书网”阅读。

  http://www.biqugex.com/book_12828/640495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