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出水芙蓉 > 第二十二章 泽友迎难驻大县 伸脚直踏农家门

第二十二章 泽友迎难驻大县 伸脚直踏农家门

        二十二

        泽友迎难驻大县伸脚直踏农家门

        任泽友从大县迎送总理后,当即返回到省城,脑中反复震荡着总理的嘱托:省市也要支持。作为省委书记的他,想到了,一个13亿人的国家总理都能亲临大县,还住了一夜,他深感不安和自愧不如。中央把他从发达的浙江省省长的位子上调到正侍崛起的中部——湖北省任省委书记,是对自己寄予了多么大的希望啊。他主持召开省委常委会,通报了总理到大县视察堤防建设的情况。他很动情地说:“大县是革命老苏区,是过去的产粮大县,曾为国家作出过很大的贡献。目前,大县处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时期的困难阶段,总理临别大县时,再三嘱咐我们要支持大县。这两天我想好了,借中央推行农村税费改革试点的良机,我的联系点就挂到大县去你们有什么想法没有?”有人立刻发言说:“大县是出了名的,已经引起中央和国务院领导的重视,还可以说引起了世界瞩目的。那不是好名声,是坏名声,大县人喜欢告状,大县象块沼泽地会让人淤进去了拨不出来的。到时候也会让省委的工作被动的。”任泽友会心地倾听着,理解着他发言的心情和含意,如果大县的工作再出什么乱子,大家会指责你省委书记的联系点都搞不好,还怎么来指导全省的工作呢。而且,国内外的新闻媒体和政要都瞪着若大的眼珠,关注着,到时候个人也会声败名裂的。他既然主意已定,任何人都是改变不了的,忙接过话,坚定钢毅地说:“同志们!我到湖北来,就想到了大县。你们当心大县告状的太多了,这我清楚。湖北省把一个小小的大县的工作搞不好,那全省的工作又怎么能好起来。大家要明白,一颗老鼠屎会弄坏一锅粥的。一个大县的名声,会影响到全省的名声的。我们想过没有!”这时,有人看他的态度十分坚决,只好建议说:“任书记,我不是不赞同省委挂点大县。能不能先搞个小班子去大县多跑些乡村农户,认真调查一下,找出大县问题的根源,再作决定也不迟。”任泽友有些恼怒了,顿着眉说:“联系大县点的事不能再犹豫了。我问你们,是省委的名誉重要,还是大县人民的疾苦重要。省第八届党代会才结束,我们是怎么决议的大政方略。现在,农村的干群关系比较紧张,这个问题不缓解,是要出大事的。有人说,农村问题矛盾尖锐的程度,就只差陈胜吴广了。对于这个问题的严重性,我们党内的同志,特别是一定级别的领导,还不能清醒的认识上来!水能载舟亦覆舟,覆舟是顷刻之间的事,但又是长期累积的。这是党和国家生死存亡的大问题呀!”常委们见任泽友的去意已决,不听劝阻,而且字字句句情真意切,也没人再提出异议。当然,也有人在看他任泽友有多大能耐,等着瞧吧!

        省委常委会的第二天,任泽友便带上秘书长徐维志,省农业厅长赵清华等人,简装便行,踏上了去大县的征程。赵清华还是大县人,是从监利县委书记的位子上调到省农业厅的。他们从仙桃下高速公路,进入大县境内。徐维志随即下车一打听,这里是大县的龙场镇。龙场过去是区政府,1987年撤区建乡时设的镇,市上有开店做生意的,是个农村小集镇。他们找到镇机关所在地。龙场镇机关座落在建设河边,依路傍水,一河之隔着小镇的正街。镇政府机关里,树林花草,郁郁葱葱,有栋四层高的办公楼房,楼房前是个大球场,再向内去是两栋平房,是镇机关的食堂和餐厅,也还有几间作单身住房的。任泽友特地让徐维志安排省委小车队的一辆新款北京切诺基下乡。北京切诺基停在了操场上,任泽友下车后在环视着镇机关的一切,只觉得整个机关静静的,没有见到有几个人。徐维志去二楼党委办公室,找到了在办公室里的党办主任伍为洲。伍为洲是个戴着棕色框架眼镜还抬眼珠看人的年轻人。徐维志问明了伍为洲的身份,便介绍说:“我们是省委办公厅的,是随同省委书记下乡来调查研究的。你去找一下你们的书记镇长来。”伍为洲听说来了这么大的官,觉得天方夜谭似的,还是用惊诧的目光瞟了他一眼。徐维志说完,就下楼来,接任泽友等人上楼去坐。伍为洲尽管心里疑惑着,还是热情有余地请客人,还倒茶递烟。并说:“我们的书记下村去了,镇长上县开会去了。书记叫贾春生,我已经打通了他的手机,他马上就回来的。”任泽友平静地问:“你们书记在哪个村?”伍为洲如实回答:“在府场村。”任泽平又对徐维志安排说:“我们直接下村去,到农户家去了解。”徐为志答应着,并对伍为洲说:“你给你们的书记再打个电话,让他在府场村等我们,你就引我们去。”伍为洲心里揣摩,不安着,还听命而去。

        北京切诺基象个新奇物行驶在乡间的土路上,司机小湛全神贯注地把握着方向盘,比在水泥路上驾驶担心多了。因为他很少跑这种土路,觉得方向盘把得很重的。伍为洲隔着几层玻璃一眼就看到不远处有个桑塔纳的车屁股伸在路边,便对司机说:“那就到了。”说到,车就行到了桑塔纳的跟前,车子嗄地停下。贾春生赶到车门跟前,热情地和走出车子的任泽友打招呼:“你们稀客,辛苦了。”徐维志在一旁介绍说:“这是省委任书记。”贾春生见他微笑着,气质非凡,一身普通人的短袖夏装,看不出有大领导的派头,还是热情地说:“哦!任书记!”他接着说:“是电视上见过您的。请您们去村委会坐。”徐维志却说:“就到这边哪家农户家里坐坐。”他说完,望了下任泽友。任泽友说:“就听徐秘书长的。”贾春生再热情喊:“徐秘书长。”徐秘书长又望了一旁的赵清华,省委办公厅的章处长,正要介绍,赵清华说:“我们认识,我到家乡了。”章处长先应声说:“小章。”路边是一排排列不整齐的乡村民宅,陈旧的平房中还夹插了几栋楼房。任泽友向一家开着门的平房走进去,其他人也跟着。低短的平瓦房,屋内显得湿润而     阴凉,堂屋里有几个靠壁放着的木椅和小凳,一张小方桌放置中间。还有塑料盆、鞋、农药机、扁担什么的。徐维志便喊:“有人在家嘛!”屋里空荡荡的,静悄悄的,也没有山中的那回音。贾春生向开着的后门走过去,站在后门口朝菜园子里大声地喊:“有人么!有人么!”果然,菜地里站起一个婆子,响声地说:“谁呀?”贾春生说:“有领导来看望你了。”她是一个看上去有50岁的妇人,叫刘圣英,脸面象结了锅巴似的厚实,身着褪了色的玉色衬褂,不紧不慢地走过来。她借着走来的机会,窥视了贾春生,来到他眼前,不得正眼看他,便不以为然地说:“哎哟,是镇里干部呀,哪能有什么看的。”她随他进屋,见还有一屋子的人,不知是出了什么大事,目光变得直直地望着他们。因为她老头子去镇上购肥去了,儿媳去南边打工去了,孙女去村小上学去了,难道是他们有人出了什么意外,一家人不能都在眼睛面前过日子,她总是象心里搁着什么,悬乎着。眼前越往深处想,那皱巴的脸面更跟木雕似的,痴痴地望着众人,艺术化了的村妇形象。

        徐维志唯恐村妇遭到惊吓,忙介绍说:“这是省委任书记,是来这里调查了解情况的。”贾春生怕刘圣英听不明了,又说:“是省里的领导来看望我们乡村的老百姓的。”刘圣英的情绪终于稳下来,终于客套地说:“哟,我们怎么值得劳驾您们来看的。”任泽平显出亲近的微笑说:“你坐吧。”大家都坐下后,他接着面对她说:“我是来了解你家里的情况的,去年的收成还可以吧。”刘圣英终于闪着晶莹的眼睛,咧嘴笑了,谦和地说:“我个妇道人家懂什么,要问老头子,都在他心里,他才清楚。”徐维志便问:“那你老头子呢?”刘圣英说:“去街里头买肥去了。早谷田里等着撒提苗的肥呢。”这时,伍为洲怕不懂事理的群众当着省领导的面瞎说一通,就去找来了村支书。精瘦干练的村支书在他们面前出现的时候,贾春生忙站起身来介绍说:“任书记,这是府场村的支书,叫李述德。”任泽友平静地说:“你坐。”他接着说:“你是我们党在最基层的领导者了。现在农村工作艰难、复杂,基层党组织是起着关键的作用。我这次来大县是要听听最基层的反映,了解基层最真实的情况。”他停了下,说:“你把这家的情况介绍一下吧。”李述德却把目光盯上了刘圣英,不知是要说哪方面的情况。贾春生说:“你把他家的生产收支情况向省领导汇报。”李述德恍然大悟,便说:“他们家在村里是日子过得去的户子。”他又望了下刘圣英,说:“你们家的责任田有5亩5,还种了述平的3亩田吧。”他又转向任泽友说:“去年,收成好。二一倍九都是一千斤以上。”贾春生解释说:“是中稻,每亩获千斤以上的产量。而且,用肥用药都比往年少。”任泽友认真听着,还认真在笔记本上记着。李述德继续介绍着,贾春生起身向门外走去,示意站在门边的伍为洲也跟去。他们来到屋旮旯,贾春生显得严厉的神情,说:“怎么县里没有来领导,不是县里通知的。”伍为洲立刻警醒,似乎有超脱书记的意思,说:“您没有在电视上见过任书记,该不会是冒充的吧。”贾春生瞥了他一眼,说:“我不是那个意思。任书记才来湖北不久,印象不深,电视上的跟现实中的难以对上号。”他说着说着,也狐疑起来,继续说:“你怎么不把情况搞清楚,就给我打电话呢!”伍为洲还是被动了,忙搜出手机说:“我来给县委办公室打电话,问问他,看知不知道。”贾春生又训斥地说:“你去远点打,别让他们听见。”

        眼前的任书记是真是假,还真让贾春生犯愁了,要闹出了假省委书记,让人上当受骗,那不是贻笑天下,时下冒充公安局长的,到处招谣撞骗的不是大有人材么。但贾春生转念一想这个任书记没有官架子,又和蔼可亲的,要是真省委书记在龙场调查出了三农的问题,那也是我贾春生的罪过呀。他不等伍为洲打通电话,问明情况,赶忙回到刘圣英家里。任泽友正在查看着刘圣英家过去交的三提五统的发票凭证,以及缴款的通知,又一一记在了笔记本上。众人似乎屏住呼吸,注视着任泽友。任泽友将发票凭证和通知单等,递还给刘圣英,对贾春生说:“我到基层来就想听真实情况。大县很困难,象他们这户,虽然去年丰收了,但除去开支和上缴,几乎没有什么结余。因此,今年她的儿媳都去广东打工去了。对打工的现象也要正确认识,这是农村剩余劳力向城镇输入,充分挖掘社会劳动力资源。经济学界还称为打工经济。打工经济可以带动农村经济的发展。”他又转向李述德说:“你们村也很艰难。村里没有企业,还背着40多万的债务负担,户平近千元,全村的人一年不吃不喝,也难得还清这个债。”他说到激动之时,竞伸着手指划着,比如着。贾春生全身心地融入调查之中,插话说:“当然,我们这里也有富裕的户子。有手艺的,有头脑的,有家庭企业的,都做成了二三层的洋楼房,并不比城里的下岗职工差什么。”任泽友不满意地说:“那毕竟是少数么。我们不能以偏概全。我们除了抓致富典型,还要抓薄弱环节,促平衡发展么。”贾春生见任书记生气了,忙连连说:“是的、是的。您说的对。”任泽友说:“我刚才说了,我这次来不是批评你们,是了解农村基层的实际情况,以便于省委正确决策。”他接着说:“我们到镇机关后,再听你们汇报全镇的情况。”调研座谈会在轻松和谐的气氛中进行。

        结束了在刘圣英和府场村之行的调查,他们再返回去龙场镇政府机关。时间晃如流水,他们到达镇机关,已是下午1点了。任泽友没有想到要吃午饭的事,他兴奋得难以平静。刚进镇机关的门,贾春生的手机响起,还是音乐声,是县委办公室湛楚林打来的。对方说:“何书记,我们已到了府场,你们在哪里?”贾春生心想这个伍为洲怎么搞的,尽出岔子,让何书记白跑一趟。忙说:“我们刚进镇机关。你们吃午饭没有,要不要等何书记了,一起吃。”湛楚林用手蒙住手机,问一旁的何启照。何启照沉着脸说:“怎么能让任书记等我们呢!乱弹琴!”一会儿,对方传出话来说:“你们要慎重安排生活,不等我们。”在镇机关的食堂小房里,已经摆好满满一圆桌佳肴。这小房间是专门用于接待上级来客的,避免特殊餐与普通餐同在一个大厅里。贾春生先到食堂察看了一番,脸面显出轻松的表情,轻松代表着满意。任泽友等领导用镇机关早已准备好的新脸盆和毛巾洗了手脸,进入餐厅。贾春生要邀他们进小包房,徐维志忙说:“按标准伙食,就在大厅里吃份饭。”任泽友进一步说:“就吃份饭。”贾春生的脸上一阵火辣辣的,忙进伙房安排炊事员做份饭。炊事员反问道:“份饭怎么做?”伍为洲很肯定地说:“一人一份相同的菜,荤素搭配,饭敞吃么。”贾春生也说:“就这样。用你做好的菜一匀。”炊事员说:“有炒鳝丝,有红烧鸭,有蒸排骨……”贾春生急迫地问:“素菜呢?”炊事员说:“有藕梢,旱菜,还有……”贾春生不耐烦地说:“好了,好了。不要什么鸭子、排骨,快点,一人一份,还弄一份汤。”他知道,城里人吃饭,都是喜欢一点汤的。炊事员嘀咕,来了吃素的。

        很快,贾春生再出伙房时是亲自端一盘一份的菜放到大厅的餐桌上,并过来邀请说:“条件不好,请领导们用餐。”任泽友见有人在窗口边的饭甑里添饭,他也就在餐桌上拿了小白瓷碗,自己去添饭。贾春生忙伸出手要替任泽友添饭,同时惊慌地说:“这怎么行!”任泽友认真地说:“不能把我们当客人待啦!”省里的客人们胃口很好,吃着农村的饭,一碗又一碗。吃完饭,又喝了几口西红柿蛋汤。伍为洲见任泽友饭毕,放下了筷子,忙递过毛巾来。任泽友擦了嘴唇和手。贾春生过来递烟,他摆手谢绝,并说:“按章办事,给基本伙食费。”章处长忙递给伍为洲25块钱,伍为洲难为情地说:“这……”贾春生说:“你收下吧。省领导为我们做出了榜样的。”他们在贾春生的邀请下,踱步来到办公楼的三楼小会议室,小坐休息,贾春生和伍为洲等人陪坐等候着。贾春生说:“任书记,要不要休息一会。我们机关里有客房,都很干净。”任泽友看了下手表说:“都快二点了。你把镇里的情况汇报一下,让你们班子的人都参加。”贾春生便起身,喊出伍为洲,安排他去通知人。正在这时,何启照他们风尘地到来了会议室。何启照热情地招呼说:“任书记,稀客呀!”稀客是大县人见面时的口语,而在上世纪的六七十年代的口语是:“吃饭了没有”。何启照来大县一年多把这句见面的客套语也学上了。任泽友仍坐着,说:“什么稀客,我离开大县才几天。上星期在省党代会上,我们都见过面的,不要那么客套了。”何启照一下尴尬起来,只好又说:“让您饿到这时才吃饭。”任泽友还是挺着他说:“老百姓的午饭,这时还没有吃吧。这叫随乡入俗嘛。”贾春生微笑了说:“何启照同志在向您学习,这时候也没有吃饭呢。”任泽友说:“这怎么行,阎王爷都不罚吃饭人,你们去吃饭。”何启照又解释说:“听说您在府场,我就赶过来,在府场没有见到您,我们迟了一步,就赶到镇机关来了。”任泽友语气很平中,话语很陡促地说:“你什么也别说,去吃饭。我听贾春生同志的汇报。”何启照只好惴惴不安地离去。

        何启照他们在餐厅小包房里,津津乐道地吞食着镇里为省委书记准备的一桌佳肴,三口当着两口的扒进嘴里,很快吃了午饭,再沉着脸来到会议室。悄然坐到对着任泽友的空位上,会议室里已快坐满了。龙场镇委书记贾春生正在声宏嗓大的汇报全镇的基本面貌和经济发展,农民赋税等情况。任泽友不时地插话询问,他涉身处地问:“如果推行税费改革,农民的负担还要减掉百分之二十。那么,你们对财政收支怎么平衡下来?你刚才说镇财政包袱1200多万,还有公益事业开支得50万,怎么算这个帐都算不过来。”贾春生很钦佩省委书记的记性,一下把这些算帐都盘算在了脑海。等他的问话说完,便回答说:“那还不只有勒紧裤带紧宿开支。县委县政府从前年,国务院和省委调查组来后,就提倡卧薪偿胆,厉行节约。取消了领导干部的手机费,拍卖机关小车,裁减行政人员。我觉得现在关键的是还要裁减行政人员。过去的一个区公所比现在的镇管的范围大一倍,也就10几个人,现在下面的一个责任片部有20多人。吃皇粮的人太多,农民养不起。”任泽友又问:“你们乡镇干部一年上头具体做哪些事情?”贾春生在心里琢磨了下,便说:“主要是计划生育,收粮收款,防汛抢险。要说最压头的是财政任务结帐。这是何书记多次在大会上强调的,有钱交钱,没钱走人,一次不行,二次再来,不准打人骂人。哦,后来改了,骂不还嘴,打不还手。哪有群众心甘情愿地把现花花的票子送到你手上的。”贾春生说着说着,放松了情绪,似乎不是在向省委书记汇报,而是在和同事们开讨论会似的。任泽友便拦住他的话,说:“收款故然是难,但是工作方法很重要。要给群众做过细的工作,使群众顺心。俗话不是说,一顺百为嘛。当然,也有个经济作基础的问题。减人减支是手段,增效谋发展是目的。你这个镇的行政干部的比例是过大,是要50个农民养活一个国家干部,谁养活得起。”何启照听着丝丝入扣,觉得任书记这次来大县,不是轰轰烈烈,而是一头扎进农户,也不是前次陪国家领导来,走马观花,视察视察而已,而是要深入实际,解决实际问题了。看来,大县是真正的引起了上面的重视,他心里阵阵紧缩起来,把任泽友的每句话都记在了笔记本上,铭刻在心窝里。

        本文由看书网小说(Kanshu.Com)原创首发,阅读最新章节请搜索“看书网”阅读。

  http://www.biqugex.com/book_12828/640500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