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出水芙蓉 > 第九章 奢侈早酒灌牢骚

第九章 奢侈早酒灌牢骚

        我们5个人奢侈了一回,旁若无人的大声调侃地回到厂里。问门卫老刘头,小谢会计来没。他说没瞧见,你们去会议室看看。临时用作清账的会议室还是原样的门开着,不见小谢会计,也不见厂部的人。我们气哼哼的,怎么搞的,要有事也得通个气呀。眼下与厂部好象是对立的,工业局和经贸委的人又高高在上。一下象断了组织的地下工作人员。有人要去找工业局、找经贸委,有人又不赞成。领导安排你们了,你们不好好清账,还去找谁,也有人要找谢会计去。解铃还是系铃人,向他赔个理,可没有他的电话和住址。又要去找会计部门,可担心更惹恼谢会计。然而,谁也不提去找王厂长。我说,不如等着,看下午他们来不来,不来再找去。徘徊疑虑中,老刘头来了。说你们还在这,王厂长带信来,谢会计他们有事,让你们休息。我们问小谢会计有么事,老刘头回答,我怎么知道。问他也没有意义的,望着他不显山不显水的离去,我们的怨气自然不能冲他发。就骂那个姓王的不是人,怎么不早说,还有厂里的文会计、老滑头,一直不露面了。我懊悔,早说,也免得我付早酒钱。发过一阵牢骚,又没有对象,自觉没有意义。他们问我怎么办,我想了想,说回家抱老婆,等通知呗。事后,从孔道然的嘴里得知,小谢会计又接手了轻机厂的破产审计。究其根本原因还是厂里无头无尾的会计账让他没法进行。领导们商议慢慢清查,清查不了,不了了之。

        已到该吃午饭的时候,各回各家去。会议室门不必关,因为财会账都被财会人员早晨搬出,晚上收到财务室了。走的时候,周师傅提议,昌俊,下午还是碰头,你就在家等着。我没有明反对,心里是不情愿的,他们为什么偏不去职工之家,到我家要聚会。刚开始上访是与王厂长他们闹成对立,现在清账铺开了,也叫撕破了脸皮,没什么顾忌了。但我心里明白一个理,这次不扳倒王厂长,要继续还是他们那班人,我就无法面对了。他们向宿舍区荡去,我却走到门卫室去,门卫过去红火时,还有几个年青人把守,现在都各谋职业去了,只剩下老刘头。他一个孤人在荆江,安徽老家也从不见来人。过去在翻砂车间出了工伤,腰椎损坏,不能再抬铁水蹲砂坑了,就看门落个轻爽活。厂里食堂去年过春节关门就再没打开过,他就在门卫室里用煤炉炊烟三餐饭了。望着他一个人就一碗醃榨菜在吃饭,有些心酸。他却嚼嚅得很得意,说昌俊,怎么你一个人还不回去。我说,你光杆一根舍不得吃,留着钱带进棺材去。他笑说,清淡保平安。应该他和我们一样,也没发工资,却还在坚守岗位。我说,清淡的平安有么意义,死了都划不来。他自矜说,各人有各人的活法嘛。我便坐到他那把脆绿色的破旧塑料腾椅上,忿然说,这王厂长,不早给我们通气,害得我吃了两顿早餐。他俏皮地说,昌俊伢,你们不把好吃的撕牛肉带点我尝     尝。我没把他这话当话。他又说,王厂长一打电话来,我就去给你们说,一分钟也没耽误。我说,又没怪你。他正视我说,哎,叫他又有什么办法。现在是这个形势。邮局催电话费催了好多次,恐怕这电话也接不成了。嗯,反正没有生产,门看不看没关系。我忙说,不能这么说。不说厂里还有家产卖废铁都值钱,里面住着几百户人家,没有门卫怎么行。他夸我,你还是个明理的。我起身自豪说,我不要你郎尕夸我。你慢个保平安。说了这话,我便向宿舍区去,酒分子让人不知疲倦的又蒙蒙胧胧的兴奋着的懊丧。

        慧芬系着蓝花围兜儿,笑盈盈地迎接我,说这时才回来,饿了吧。我没理她,径直去厨房,倒下头拧开水龙头灌自来水,总也灌不满似的。她过来制止,说有凉茶,喝么生水。我扬起头,目光呆滞。她忙关了龙头说,你们这回还真查账,连吃饭都不记得了。我愤愤地说,查过屁!人都没来,让我们白等了一上午,还跑去又喝了早酒。你自己吃饭,我不吃了,酒还在喉咙里。她听了,立刻落下了脸:你还真是去喝了早酒,还带坏了人家国庆。原来是张国庆的老婆伍燕找上门来告状,说我邀他喝早酒,还逼他买单,昨晚才给的50块钱就让我们灌泡了。我叫喊似的:这个国庆。早酒他买个屁单,是我结的账。慧芬怒火了:不仅灌泡,还是你接客!你知不知道自己的家底,还有称米的钱啵。我说,你少屁话,吃自己的饭去。她去冲着桌子发吼,吃个干丧饭!50块啊,可过半个月的。有钱发泡,为什么不接我们母子去上馆,让我们跟着穷受罪。我质问似的:你发个么火你。人平才10块,也不算贵的。他张国庆吃了喝了,嘴里说买单,就是不搜钱。我不会那样做,去赖老板的账,五50块钱的客我当了这个家怎么样。说了这话,我便上前去,一头倒在床上,根本没有睡,大热天的酒烧得我大汗淋漓。烦躁不安中隐若听到慧芬擤鼻涕的声音,一定是她在愁苦落泪,好一会才有了她细微的吃饭声。

        反正我是睡不着,不能让他们来家里,见了张国庆又点起她胸中积火,便冲的起来去厂部,让门卫老刘头去叫张国庆他们,递了一支简白沙烟以示感谢。他接了二话没说,很负责的去叫来了他们。我登在职工之家的门口,先来的问我,是不是有希望了,我不作答。再来的周师说,你们堵到门口罚站,进去坐呀。我说,早酒害死人的,站也不是坐也不是,脑壳不象是人长的。小刘说,我也是,每天要午睡的,今天就睡不着。5个人来了4个,就张国庆没来,他们猜测,他们家是不是为早酒相骂了,我们去灭火吧。有人说,又不是他买单,吃人家马师傅的白还好意相骂。还说真抠,没法缠。我是出钱买气呕更窝在心里,不得说出来让他们笑话。就说,还扯这些做什么。接下来,话题引到查账上。郑师傅说,是不是工作组有通知了。我说通知了屁!这话说得他们目瞪口呆的,而我并不感觉自己是在发火。他们都沉下不说话了。我接着说,这次既然闹开了头,就非得有个结果。否则,怎么面对上千号人。小刘插言附和,是的。我朝他吼:你插个屁嘴!你说么办,说说听听。其实我根本不让他说,继续说,要不我们分个工,分别去找找他们。要不把全厂的人来个大动员,把声势造更大,不然这样拖下去是不会有什么结果的。这时,不知我思路哪来的这么敏捷,滔滔不绝。还说,我们要给小谢会计限个时间,不是你们说的怕得罪他,我们不能让他牵着鼻子跑。再不行,我们职工自己凑钱去请律师,这该听我们的意见吧。我说得正雄赳赳气昴昴理直气壮的时候,张国庆怏怏的来了。他们责问,怎么才来,张师傅。他默认地扫视大家,可目光不敢往我这边透。他已经脱了上午的长裤长褂,换成蓝背心和米色西装短裤,比我们灰不溜秋的穿着别具一格的。大家心照不宣的,都一个小战斗团体,没有谁怪怨他坑了我。继续讨论明确了思路。我总结似的说,只有账查清了,我们就有了上访说话的根据,才好找政府要饭吃。

        张国庆突然插话,你们不看我来迟了,刚才马师傅的话我全听进了耳朵里。我举双手赞成。我并不被他的奉承感动,冲他喊,你插屁,听我说完。他这才正眼看了我下,目光里似乎含着多层的歉疚。想到冤50块钱的事,要说的话突然断了线。便说,你们都要说,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谁的办法好,我们就听谁的。张国庆激愤说,我赞成把声势再搞大,搞得全市都震动,才会有效果。要打出我们的口号。民以食为天,我们要吃饭这不为错啵!打着要吃饭的横幅上街去。周师傅插话:据说不经公安局批准是不准上街的。非法游行是要抓人的。张国庆澎涨着脸,说我看到有的单位下岗职工上街游过行,群情激昴。我说,那不是游行,是上访。又告诫,从今往后,我们一定要把口径改过来。吭了下又说,上访是允许的,听说有的上访者还锁了市政府的大门,没有谁敢抓他们。那么多人抓了,关哪里,谁给饭吃。郑师傅笑说,太好了,有铁饭碗吃。大家也跟着笑了。不知不觉地,我们坐到屋内去。很快合计出一个比较完整的上访计划,分厂区厂外几个片,分头包片去通知,还去街上打印室打印正式的书面通知,写明6月25日早晨8点直接到市政府门口集合,缺席者补发工资没份,落款厂工会。在打印室推敲工会主席不知道,有的职工会质疑的。我说,就写财务清理小组。打字员又问,组长是谁,知道啵?我们面面相觑,组长是市经贸委的孔道然,他断然不会同意我们这样做的。打印员边听我们议论是在职工之家清账,边琢磨,便建议落款荆江市红炉机械厂职工之家。我们欣然同意,称道:还是你有水平。

        本文由看书网小说(Kanshu.Com)原创首发,阅读最新章节请搜索“看书网”阅读。

  http://www.biqugex.com/book_12828/640529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