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出水芙蓉 > 第十三章 市长亲布专题会

第十三章 市长亲布专题会

        厂部仍然寂静着,大家无视门卫老刘头的招呼,寒喧直入。高个子提议:师傅们,已经酒足饭饱,都到职工之家玩玩。没人反对,又疯癫似的闯进去。他和小刘在角柜里找出了变色柔软的旧扑克和污垢的象棋。我们四个人在台阶边等着去龙头下喝水和凉水冲头。喉咙里冒烟似的,急切消防抢灭。我进去,他俩问我们干吗还不进去,也接着赶出来等候消防。人员迟迟聚不拢来,张国庆喝足冲够进去,又扯着嗓子朝外喊:快来哟!磨磨蹭蹭,婆婆妈妈的。有人进来了他还在嚎叫的,我笑说,让他喊,酒劲不得消了。我们示意出去,过了一会,张国庆又跑出来,说我还以为你们别下我都回家了。他的话提醒了人,怎么没人想到呢。其实,此时的大家几乎把家忘了似的:把没发工资忘了似的:把自己也忘了似的,就知道快活兴奋。政办室的小李不知么时来的,也凑热闹抢到龙头下冲。我催促他:还洗么事,等老子也灌几口,肚子心里要救火了。他们陆续进去,我最后一个进去,刚好一桌牌一盘棋的人,我好一旁观阵,也打打瞌睡。张国庆不依,说谁空着都可以,不能让你马师傅空着。小李也象不合众的,我张口做了呵欠样,说瞌睡爬到眉毛上了,让我打个盹了换你们。小李你上。他们都不依:你马师傅不参加,我们都散伙算了。我逼着张国庆,说要打钱的,升级,一块钱一级。还说,你们下棋也不能白下,五角钱一盘。张国庆气快地答应好。我说,你别好的好的,先把钱拿出来看看。大家也都齐声和:拿出来着!他毅然拿出张50的振背晃晃,说当狗的还怕没屎吃。对骂人的脏说,也没谁往心里去,都好玩,闹着热烈。狂热的喧闹逗引来一些看客,职工之家一下热闹起来。

        慧芬在家担心的要命,把饭菜盖在桌上,还把胶盖的缺口用抹布遮好,去张国庆家打听。伍燕说,国庆也不在家,没回来。她俩都慌了,去打听到回家的职工,才知道我们几个人留在了市政府办公室里。她们既担心又愤怒,说走,不能让他们几个人吃亏。还多邀些人去。她俩分头敲了几家的门,回绝说,还没吃饭。慧芬更急,在楼下喊伍燕。伍燕拉着个脸,问么样?慧芬说,没人去拉倒。快走,我们是女人,他们不敢把我们怎样的。不行,我们就赖在市长家里去不走。伍燕说,好,走。小李妈碰上听说后,也担心的跟上。当她们汗流浃背,风风火火找到市政府,办公楼的门都关着,向门卫保安打听,要理不理的熬气说,么时间了还不走。几个大活人会去哪     呢,让她们犯难了。小李妈一股酸流涌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上了,还没娶媳抱孙子哟。再怎么哭市政府也没人出面劝慰。保安阻止说,别在这哭闹,扰乱治安,影响不好!被他一狠,几步远还两个着装保安,虎视眈眈的,把她们怔住了,也没有去市长家里的胆量了。只好向他们说好话打探,保安仍是俨然的说,全市几十万人,我们个个都管得了。她们三言两语一合计,回厂部问问门卫老刘头去。

        然而,还不等他们进厂门,就听到我们的掀天的哄闹声,在门卫室一问老刘头,说是他们几个,还说,他们哪,今天不知哪来这么高兴。伍燕说,总是市长答复有工资发了。慧芬说,得亏没有找到市长家里去。他们松驰了脸面,平喘气息,来到职工之家。小李妈说,还不回去吃饭,肚子不饿?伍燕说,没看他们个个喝得象关公的。小李明白了个大概,也不说自己是在家里吃饭,忙催促说,你来做么事,走走回去。慧芬凑近我,轻声说,我还等着你吃饭呢。我抬眼没好气的说,跟到这里来干什么!也有人轰她们:回去,回去。都走,别干扰我们。当然,也有不服的,说职工之家就你们几个的,我们都有份。还说我们担心死了,你们还在这快活,还赌博,说着便三二下撒了我们的扑克。我狠地一瞪慧芬,呵斥:还不死回!她瞥了我眼,转身走了。张国庆躬身去捡起一张张扑克,说我们再来,刚才的不算。趁空我出去龙头下喝水,进来时有人说,还以为你怕老婆跟慧芬去了。我说,又不是搞恋爱还怕跑了。厂里知道,我俩结婚闹过一曲。慧芬下放回城,老大不小了,家里介绍了个退休军人,正要安排到派出所当公安。偏偏她一进厂被我看上了,我们情投意合,让她先怀上了,后娶进门。她家好长时间没认我这个女婿。张国庆嬉笑说,跑了好,跑了我们又可喝你的喜酒。伍燕却伸手揪了他耳朵,咬牙切齿说,好哇,你还有这男(狼)子野心。众人哈哈大笑,乐得喊:再揪一个。张国庆瞟了伍燕,风趣说,刚才要你去就好了,我们有下酒的卤头皮。伍燕做了个俏皮的笑转身离去。

        几次三番的去市政府对他们有了触动,防汛才进入设防水位,还不到全民皆兵的时候,白天龚同儒市长去沿堤巡视了下,晚上在市政府的五楼会议室召开了专题会。本来,分管的解市长接到孔道然的报告,他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告诫要注意上访职工的动向,冷静对待。下午又召集工业局和经贸委的人听取了详情汇报,接着又打电话给龚市长,说红炉的情况特别,想跟您汇报。龚同儒说,你不要说了,晚上开专题会研究,我让办公室去通知准备。其实,此前办公室的宋主任已打了电话,简要向龚市长说了。专题会上,解建北转买了孔道然的汇报,再渐渐加重语气说,他们这次的聚众上访可以说是有组织有准备,不客气说是有预谋划略的,事前没有一点迹象。他们这样兴师动众,造成不良的社会影响,我认为我们态度要鲜明,办法还是用改革来解决。龚同儒沉稳说,刚才听了红炉的情况,这已经不是个性问题,而是共性问题。我们市直112家规模以上企业,三分之一资不抵债,三分之二的亏损发不出工资。能够有点贡献的是药业、食品、燃化。药业靠外援嫁接,有北京的支撑,食品有本市的粮食充足,燃化则是靠行政手段、封闭市场。磷肥碳胺不是地方行政施救,也要被市场挤掉。中央对对国企改革的方案已经出名了一系列的政策。破产重组我个人的理解就是给的一个政策,让企业甩掉债务包袱,好轻装上阵。网上信息,有的地方搞破产,媒体都用“批发”二字来比喻了。我们得抓住这一机遇,还有的地方推行股份制改造也取得了成效。工业局周传善局长插话:我们周边的公安石首都在搞,把银行的贷款也转股份参与。龚同儒没理睬,继续他的讲话思路。我们要结合自己的实际,走出自己的路子来。嗯,现在不是不进则退,而是不改则死。职工要吃饭天经地义,财政不可能包养这也是无可置疑。怎么办,企业要向内使劲。具体到红炉,经委的专班做了一定的工作,有了良好开端。下面是研究如何解决目前的窘境,我说三条:一是在深入调查研究的基础上拿出改革方案,方案报市企改办;二是与银行磋商,再注入一部分启动资金,至少要先发一个月的工资,缓解职工的燃眉之急,和激动情绪,再过两个月,学生要上学,学费的压力将涌来;三是加强领导,把红炉作为试点,然后企改办拿出一个全市的改革方案。下半年安排个时间,或者等洪水一下去,就召开一个全市的改革动员大会。嗯,最后再强调一点,防汛期间,以稳定为中心。防汛是天大的事,这个工作要做到家喻户晓,新闻媒体要做好这方面的宣传报道。会上,还有其他人员也说了一些看法和建设。最后龚同儒作安排:办公室就今天的会议,就如何做好职工稳定工作,促进企业改革发个纪要,各部门按纪要去落实。

        本文由看书网小说(Kanshu.Com)原创首发,阅读最新章节请搜索“看书网”阅读。

  http://www.biqugex.com/book_12828/640530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