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出水芙蓉 > 第十八章 七拼 八凑认份子

第十八章 七拼 八凑认份子

        第十八章七拼八凑认份子

        黄尚坤顶着烈焰去了,我忙转回里边。慧芬铁着脸呵斥我,你怎么随便答应人呢!他晓得升值赚钱,我们不会去赚。我搪塞,人家还买东西来了,就说说罢了,当着泼面子多不好。再说,我们也没本钱买股,怎么赚去。她说,你真憨,过去买粮食指标还能赚钱,我们把指标买了也不顶本。我说,这是两码事,搞股份制是依法的,不能羊肉没吃到,惹了一身臊。她又瞪着眼说,反正这事你听我的。我说,好了,好了。我要睡午觉了。然而,刚入朦胧,姐昌凤和大嫂玉琼来了。慧芬热情的招呼,姐,大嫂,这么热天的,你们怎么来了?她们说,长久没见到你们,惦着呗。又问腾腾最近学习么样。最后问昌俊呢。慧芬埋怨:都快揭不开锅了,还少不得个午睡。我有么办法晚上热得睡不好,总得午觉弥补一下。哎,三个女碰一堆,叽哩嘎啦,大超分贝了。大嫂嘘地示意他们小声点。慧芬说,还怕吵了他的白日梦,我非叫起他,你们一年来不了一回的。可心里庆幸及时将水果和未吃完的西瓜收了,免得她们误会我们嘴里诉穷,还吃贵东西。大嫂拉住她,又向姐递了个眼色。姐说,大嫂,我们去吧,等天凉了我们再抽个时间来玩。慧芬没有挽留,她们趁势离去。慧芬进房来,见我瞠着她,说你没睡着,怎么不起来。我说,高音喇叭安家来了怎么睡。她们是不是也想买股票来的。慧芬撅了嘴说,要买也不会当我们露富,不怕你搜刮救济。我说,所以我没起来。说着便坐起,看了看手臂上的汗渍,下床来。慧芬说,不睡了?我没有回答。很快在厂部公布栏里印证了黄尚坤所说的可靠消息,市电视台也打了广告。称:荆江市宏达有限责任公司,关于向社会公开募股的通告。摘要:根据市企业改革领导小组的批复,原红炉机械厂改制成宏达有限责任公司。按照募股实施方案,以特色理论为指导,以市场为导向,以产权联结为纽带……设置法人股和个人股。个人股分职工个人股和社会个人股。个人股共发行一千万股,每股两元。采取记名式发行,8月15日至31日在市财政局国债门市部发售。荆江市宏达有限责任公司筹备领导小组。昨天开大会公布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和有关行管人员,都没有透露发售股票的具体内容,今天竟直接对社会公布了,显得突然而神秘。厂里职工最高可认购二千股,社会自然人可认购一千股。正如黄尚坤所说,是有指标的。我如梦初醒,翻然悔悟,不能再视财傲人,试目以待,必须抓住机遇,捷足先登。背地里我问慧芬,你把手里的钱都拿出买了,我们两人都8000的指标。慧芬言听计从的,但叹惜说,手里只有2000多块钱。她若有所思的:你是不是找前天来的你那大款同学借6000块钱。我们可以按银行的给息。我想了想,垂头丧气的。说我们没有指标给他,他哪能借钱我们。慧芬晶亮着眼天真说,你是职工选的代表,你可以找孔组长多要些。我说,都社会公开买的,又不是物资紧张年代还开后门。她说,年代不同了,人际关系决永远存在。公开一人只准认购一千股,才两千块钱。我笑了,说你公告吃得蛮透啊。他可多用些身份证去买不就成了。政策是死的,人可是活的。慧芬仍不甘心,最后说,反正这是个机会,我们不能挫过了。

        晚上邻里们照例在门口乘凉,朦胧里有人哀叹:唉,让他们有钱的去买。小罗说,马师傅,这样买股票未必不是市里使的花招。我还是坚信这是真的,说现在还是产党的天下,不相信政府,相信谁去。他的小董帮腔:你们家是不是都认购了。慧芬替我答了:腾腾读书正要钱,又没工资发。我们是一分钱都买不了的。住在尽头的蒋师傅不知么时坐过来的,忙戏言:只买屁股。有人诋说:你老婆屁股肥,明天赶紧买去。只有二千万,厂里职工就要认购四五百万。我笑说,你摸了他老婆屁股大。一阵爽朗的哈哈飘向夜空。慧芬小声责斥:就你说得出口。大家的笑声盖过她话语。小董说,廖姐,这几天你们家也象热闹了?你银行的嫂子是不是给你送钱来了。慧芬说,不说他嫂,还有他姐,还不如外人,空着手来的。送钱,只有钱眉毛,抠眼睛。家丑不可外扬,慧芬就这么没心肝,我起身下后去小便,免得争吵起来,外人笑话。说是说,笑是笑,各人心里怎么想未必是嘴里说的。

        ,股票风渐渐吹起来。今天认购开始,上午我催慧芬去厂部看看认购形势,弄清具体是些么手续电视里连续播了几天。上门了。听她这么说,我一时也拿不准,反正有半个月的时间。然而,全市都被这破天荒的事搅动了,下面乡镇的人也搭车来市里排队认购。慧芬去买菜。听人们都讲疯了,股票象发包子似的上涨。她象热锅里她很快回来,兴冲冲说,拿身分证去就行。不过,其他人没有动静,姓孔的还说要你带头买去。他怎么知道我是你老婆。我说,听厂里人说的呗。再是上次他来家找我见过你的。慧芬哦了下,说一次就记住了?我说,是不是买了算了?慧芬说,你听他们这几晚的话,不慌。他们催你未必是好事。你看你那个屁同学也不的蚂蚁,倒催起我来。我说,你就是个脑筋不稳的人!她又疑视着我,我说,买去,买去。慧芬去房里从衣服堆里找出个纸包,当我打开,果然是叠钱。我好一阵欣喜,她平常叫苦叫穷的,还能从牙缝里挤点积攒。慧芬接连郑重其事的数了两遍,目光暗淡下来,说要多攒点就好了。我说,那只有把肚捆起来。慧芬把它又包起来,说别急。她要出去,我以为她要去银行取去,也好当个保镖。说去哪?她说,去找国平挪佐一下。我正欲阻止,她说,你不管。就当不知道的。慧芬去娘家,说不买股就下岗了。七拼八凑,凑了四千块钱来,也只能买一个人的份额。我俩正商议着怎么办,黄尚坤找上门来了。见我们犯难,更喜出望外。说你们的任务我可以帮忙全认购了。当然,有好处不会外乎你们的。慧芬向我拼命的使眼色,我说,我们可以买下一份,给一份你吧。黄尚坤立刻没了笑脸,说有没有其他职工认购不了的。我忙抢在慧芬前说,人家都怨指标少了,哪象我们。慧芬接过话:哪象我们这样慷慨。黄尚坤微笑下说,一个小时就是一个小时的价。你快拿了身份证同我一块去。我说,我正凑那一份,你自己去。我把身份证给你就是了。说着去找出身份证,又让他写了个协议放我手里。他是有备而来,拉开黑皮包,拿出纸笔,流畅写了个代买股票协议。他走后,慧芬提醒说,我们俩一人买一千,都占着分子,到时上班也好说。我说:刚才你怎么不说,他人已经走了。真是的。慧芬说,刚才怕你不同意。不要紧,你赶去,在国债门市部等他。

        本文由小说“”阅读。

  http://www.biqugex.com/book_12828/640530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