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出水芙蓉 > 第六十二章 做通外围补内忧

第六十二章 做通外围补内忧

        半途,我又打了邹传志的电话,她老婆来了。我是个急性子,电话里双方的语气都不是很顺耳,更没多的话。果不然,邹传志在我的翘盼中从的士里钻出来,还在四处张望。我喊:这里,老邹。等老邹近了,便没好气地,怎么这么长时间。到荆州都可回转了。他谦顺,对不起,路上耽搁了。我,没出意外哪?钱呢?他,在这。然而,他不是先拿出钱,而是先拿出空白条,,您写个条子。大路边我怎么写字,便厌恶,人家解市长一定睡了,还迟得,明天给你补条子。他含笑,对不起马总,再急不在这一会,手续必须到堂。看他那迂腐样,我急不死沤不死,只好接了笔纸在交通岗的砖墩上潦草划了。他拿过条子详端,这才给钱我,要我一定数数。心躁:咳,数个屁!便招的离去。邹传志自己是走着回家的,怒不可遏,对老婆暴跳如雷,呵斥:人家是去看市领导,不是你们人之心度君子之富。现在人就这神经质,把什么事都想象得一团漆黑的!她老婆息事宁人,老成持重,安慰他睡去。他忿忿,一时半会我怎么睡得着。刚才你对马总是不是不三不四的。她接捺不住,对这档的人我还有好话。邹传志吼了:你看你,接人待物跟相骂似的,一个纯粹的市民妇人!经过一夜折腾,邹传志的眼圈仿佛炭彩画的。

        好不容易等有人进出,开了政府大垸的铁门,我随着而进,深更半夜的要是在我家能听到附近农户的鸡叫头遍了,解建北家里还是没亮。也许我离开的空档他回家睡了,谁睡了还开着灯的,除非死人什么的。按了好一会门铃,终于传声器里传出他老婆的声音,谁呀?都转钟了。我答:是我。她又问:稀奇,我知道你是谁。夜半扰民是犯罪的。我忙,不是,我是康吉的马昌俊,过去的宏达,向解市长汇报工作的。她,你的生物钟损了吧,都什么时候了,有事明天去他办公室。咔地压了传声器,老婆成了挡驾秘书。家里有人就好办事,反正要天亮的,不定政府的大门又锁住,还愁没地方呆呢。咳,真是的,门洞的门是开的。便蹑手蹑脚的上楼去。在他家的门口按电铃。她老婆不耐烦,不在家。你再不走我叫保安了。我忙,对不起!并发生挪动步子的响声,再蹲到墙角不出声了。尽管不是寒冬腊月,初冬的江汉平原也是霜雾萦影的。人呆着不动,久了似乎饥寒交迫的冷颤,要能回到那温馨的按摩床去该多好!解建北也确实不在家,完全是吃了孔道然的药我没丝毫感觉。根据省委工作组的意见,市委、市政府全面动员,抽调组织市直机关干部,在秋征秋收时驻村入户,开展农村减负工作,名阅:"千人百日"工作队。解建北虽然不管农业,也负责了包片乡镇。他今天下是进行关键的第二阶段的入户检查工作。既要保证农业税费收上来,又不能出现层层加码,甚至闹出人命的事来。去年就有乡镇因税不堪重负而喝药水死人的。连**都知道了。南方周未的笔杆子们硬是咬住不放的大做文章,还有乡党委书记妄为向国务院上书,称农民真苦,农村真穷,农业真危险。真情实录。一下闻名全国,仍至世界。三农这个中国敏感问题,成了荆江市的高压线,有哪个领导敢怠慢!因而,解建北也放下架子到他的住户同吃同住去了。可惜我不知道解建北的电话,事先没有问孔道然的,要不打通他的电话,让他老婆欣然接纳我递的汇报材料。三农成了高压线,谁也不敢伸手碰,他是管财经的且是常务副市长,深知财源潜力,只在工业了,无工不副呵。对我的康吉市委、市政府肯定是要大力支持的。

        蹲一会站一会,还打了盹。天色盖过了路灯,城市开始苏醒,有了频繁的鸣笛和嘈杂声。解建北的家里有了动静,还亮起了电灯。不一会,门咔地打开,走出背书包的女孩来。她大眼灯笼的盯着我,并迅速关上门。我挨近乎,和蔼问:解市长起来吗?她警惕,不在家。你这么早怎么进来的。我,我知道他不在家,有个汇报材料你帮我递给他。好吗?她瞪了一下,,我管不着。一甩羊尾巴辫,蹦走了。等她下楼了,我便按门铃,就听到:怎么又回来了,要迟到的。随之盼盼门启开,我忙卡进去,谦恭,嫂子,是我。她惊愕的转过身:你是谁,快出去!也许她把我这个彪形大汉当歹人了。我和善而赔笑,是昨夜的马昌俊。她疑视的,你这么早又来了。我没有应声,一副和善可怜的面容对她。她还是连连,快出去,快出去。解市长不在家。趁着这个空隙,我迅疾将纸包放到沙发里,同时,我走,我走。她罕然厉色:把你的东西拿走。我,是汇报材料。大概是抱头鼠窜的狼狈逃出。她还在喊:你回来,你回来。当嘎的关门声后,我已登登地下到一楼,再没动静了。

        天色一天比一天灰沉沉的。慧芬蓬头垢面苍白而仓猝上前来找我的,我正进厂门。她见了我,一瞅的转身回走。门卫老刘刚好出来,见了便,马总,你们这早就锻炼完了。我嗯的继续向家去,他又恭敬,耽误您下,马总。看他毕恭毕敬的样子,想起他何曾对我如此过,我的尊严一下得到升华,升华到高贵,升华到幸福的境地。我,有事吗?他巴巴地,就我这门卫,还不想找您讨口饭吃。我反问:没谁给你什么啦!他,没别的。听厂里只发我的生活费到十月。厂子都买给台商了,不知您有么安排。我淡淡笑,我有么安排?看你有么打算。他,还不想求您给口饭吃。别看门卫下贱,也是企业的门户关口,我们职工上访的那阵子,他没为难我,还让凳坐,而且有些事还能打圆场,原来厂里只发到十月的生活费,是叶通知的,也只指几个留守的人,全厂职工是算到十月,一年多没发分文的现金了。这事交接前工业协会有个明确的意见,并要求我旦元前正式挂牌。我,就吃口饭,好。你只管把门看好。他连连躬身头道谢!

        回到家里,慧芬并没有质问什么。邻里们并没有动静。我,快煮碗面。我肚子好饿。她还是不理睬,拿了细材去烧煤炭炉。唉,早餐还不是一会半刻的事,我兑了茶瓶的暖水,去厕所冲澡。腾腾咚咚地揉着眼睛要上厕所。我只好让他,他高压水枪似的尿完了,惊异地,爸爸,你当老板了我怎么不知道。我,儿子,你怎么听人的,老板是台商,我只代办。他,代办人家么样喊你马总。我训斥似的:大人的事你别管,专心搞好自己的学习。跟老子考到北京上海去,才算是我马总的儿子。腾腾,谁不想,我还想到美国去。等你去中考一下就知道了,还不高考呢。儿子将老子了,我轻轻拍了下他的肩背,进了高中身体又长结实了。,身体好也行。他又,妈妈明天是姥姥的生日,让我们一家都去。我,你不能耽误学习。慧芬在屋外烧燃了炉子,进来插话:腾腾,你是放学了再去呵。我转向她:那我们等腾腾放学。她还是不搭理我。我去洗澡。腾腾三两下洗了上学去。我边洗边想,她怎么变得冷寞了,冷寞也是一种残酷。而且冷寞的时候在孕育着大暴发。我昨晚没回,她不闻不问,这不是她一贯的作派。她煮好面,端了自已的去前厅吃,我换了她放在椅上的干净衣服,来到桌边,挑了豌豆酱拌到面里,狼吞虎咽,津津乐道的,房屋前家家燃起烧煤烟火,邻里间有了话声。

        嫂子来电话,上班就派信贷员去你那,做好接待噢。高炳国是个正人君子,话算数。可让我慌了手脚,忙去找张国庆。要他赶紧通知车工车间和后方车间开机床,让人家来了有生产的景象看,关嘴上是不行的。张国庆一筹莫展,厂里一半多年没开机了,这一下怎么来得赢,我毋庸置疑,来不赢也得来!心想,好不容易做通了外围的工作,不能让个冷冰冰的车间给弄黄了。所以命令似的,这招唬住了他,不敢和我哥儿们似的讨价还价了。沉着脸,好啰。那我别的事都搁下。我还,你现在暂时给我管生产,上一天班十块钱。等正式挂牌的时候,我们再把人员和员工报酬定下来。他,她。后话不了,也许觉出了我并不是征求他意见,应该是我了是要算数的。接着向我推荐了上百个人,其中有的我不太熟悉,但还是依了他,他以为我好话,又,党盛国不是带那个头他也是个生产能手。我坚决,他再能我也不聘他。我们着正事的时候,伍燕躬俯地推着炒面摊踯躅地上街去。

        本書源自看書王

  http://www.biqugex.com/book_12828/992893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