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天寻道记 > 第三十一章 天天

第三十一章 天天

        谁能想到在如此美丽的外表下居然暗藏杀机,如果不是突然出现的清凉之感,没准此刻陈学亮已经死了。小毛头一脸严肃,此刻西风子身上的星光已经开始减弱,眸光依旧很美,但是已经不足以让人产生献祭之感。“星幻体,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居然还能看到。”一个清脆的童音响彻在屋子里,唬的陈学亮一愣一愣的。“谁?”小毛头急速后退,向着门口冲去。他很没风度的逃跑了,压根没打算管西风子“哼,真没良心,她也好歹算是你的队友,你这小子竟然想跑。”小毛头这回听明白了,声音是从他身上发出来的。…“阿姨,大姐,婆婆,祖宗,你别玩我啊,怎么跑我身体里了。”陈学亮紧张坏了,他打小怕死,这会儿居然从他身上发出另一个声音,而且还是女的。刚刚经历了西风子事件,这会儿不免有点草木皆兵。“陈学亮你大爷的,我有那么老吗?”声音明显气急败坏起来。“啊!”就在这时陈学亮突然发出一声惨叫,那该死的蛇最近咬自己上瘾了,刚刚又给了他一口。不过此刻顾不上收拾那条蛇,他要防备这个突然出现的“高手”。一把从袖子里扯出天蛇,狠狠捏了一把,并快速告诫道“天天别闹,咱俩这会儿很危险,被一老妖怪盯上了。”“去死,你才是老妖怪。”陈学亮脸色突然变得很苍白,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天天。“你你,你居然会说话。”感叹了这么一句,陈学亮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手脚麻利的给天天打了个结,用出吃奶的力气,将天天扔了出去。“啊,疼死我了,毛小子你敢扔我,姑奶奶今天和你没完。”刚刚着地,天天尾巴狠狠一弹,向着陈学亮射了过去。不过这会陈学亮已经平静了下来,冷眼看着飞射而来的天天,缓缓握紧拳头,顺势砸了过去。“彭”如同打铁,陈学亮连连退出十几步远,才堪堪站稳。反观天天,只是略微一摇晃,便再度对着陈学亮冲过来。看着如同箭矢一般的天蛇,陈学亮顿时面色大变,这该死的蛇,刚才的碰撞,其力度就不下于西风烈的那一刀背。“天天,你是不是疯了,我可是你的主人,你想噬主不成?”“不想,但我想揍你。”童声清脆,听的人骨头都酥了。房间里不断传来“打铁”的声音,十几分钟后才渐渐平静下来。陈学亮平躺在地上,累的如同死狗一般,在其胸膛上,一条蛇可着尽的折腾,虽然没有腿,但依然很卖力的踩着。一边踩一边恶狠狠的骂着,在细数陈学亮的十大恶行。小毛头一脸无奈的看着那条花花绿绿的蛇,这家伙变化很大,头上多了一个晶莹的小角,眼睛周边的颜色趋于粉色,身上的颜色虽说依然还是五彩,但明显不同的是,颜色更深,而且更具有规律性。终于打够了,算是出了一口恶气,天天缓慢但却坚定的向着陈学亮的脸爬了过去,打算给他来个蹬鼻子上脸。陈学亮这会还没缓过神来,天天会说话给他的冲击很大。更令他郁闷的是,自己竟然打不过这么小丁点的东西。前面输给西风子倒还能说的过去,毕竟对方比他要大那么一点。可输给这么一条不足筷子粗的蛇,确实让他很郁闷。“看你这表情,明显不服气啊,要不要再打你一顿。”“额,母的。”陈学亮这会儿算是还魂了,顺口接了这么一句。“你,你,坏蛋,你竟然敢调戏我,咬死你。”本来气都消了大半,被陈学亮这么一激,天天又气急败坏的打算收拾陈学亮一顿。看着快要爆起的天天,陈学亮赶紧解释道“别闹天天,刚才是口误,你怎么会说话呢?”“哼,我本来就会说话,你不知道只是因为你孤陋寡闻。”这蛇说起话来倒是一点情面也不讲。“那你以前怎么不说。”陈学亮对自己没见过的总是很好奇。“混蛋,我以前有说来着,都是你太好色,压根没注意我。”被呛白一句,陈学亮顿时有些悻悻然,嘿嘿一笑,挠了挠头,看起来简直太憨厚了。看着陈学亮这表情,天天有些吃不住了,骂道“收起你那猥琐的表情。再让我看见,以后让你笑不出来。”对于天天的威胁,陈学亮倒也没怎么在意,看的出来这蛇纯粹是为了出口恶气,倒是对他没啥危险。“那个,天天,能不能和你商量个事啊。”陈学亮极尽讨好。“少来,别用这种口吻和我说话。”女声清脆,夹杂着童音,有点奶声奶气,柔柔嫩嫩,听的陈学亮身子酥了半边。当然这幅德性被天天看了个通透,不过也没怎么生气,隐隐还感到高兴。“那个,你看天天,地又这么潮湿,我身体又弱,又可怜,能不能让我起来,咱俩再慢慢聊。”对于这话,天天是一百八十个鄙视,身体弱能硬抗一刀背?身体弱能跑的比野狗还快?想归想,天天还是慢慢悠悠的从陈学亮脸上爬了过去。陈学亮拍拍屁股上的灰,看着被破坏的房屋,心里微微叹口气,前面被西风子讹诈的钱还没还清,这会又得赔房屋损失,这卖身契看来是签定了。“天天,咱俩还是跑吧,趁这女人还没醒,跑还来得及,要不然等她醒了,跑都没地跑。”“跑?为什么要跑?咱们又没做错什么。”“还没做错,你看看这屋。”房间确实颇为凄惨,除了西风子趴着的桌子外,房间里家具倒塌了一地,茶杯尽皆碎裂,地板上七八个大小不等的坑,西风子准备的吃食弄的到处都是,甚至有一快还贴在了西风子的头上。一边等天天回话,陈学亮若无其事的走了过去,顺手揭起西风子头上的糕饼,拿到自己鼻子前闻了闻,然后厌恶的扔了出去。看见陈学亮的行为,天天不满的问道“淫贼,这算什么。”尾巴指着那块糕,很显然天天打算问到底。“那个呀,我心好帮她揭了,对了,天天,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你会说话。”“我不是说了吗?本来就会说来着,只是你没认真听。”“乱说,难道我一次也没听见?”这会倒是天天有些不好意思了,慢慢爬到陈学亮胳膊上,一条尾巴缠着,天天居然在荡秋千,别的蛇躲都躲不及的运动,天天却很喜欢。看着玩的高兴的天天,陈学亮嘟囔道“真不知道你到底是不是蛇,也不怕自己的骨头脱节?”“关你什么事,我喜欢。以前虽然也能说话,只是声音太小,听不见也正常。”“那你今天怎么这么大声。”“你是在说我嗓门大。”看着面色不善的天天,陈学亮讪讪道“哪能呢,你继续说。”暗暗擦一把冷汗,心里恶狠狠的诅咒一蕃,这该死的蛇太暴力了,动不动就暴力威胁他,一点也不温柔。“哼,谅你也不敢。今天能开口说话,也实在是出乎我的意料。按照原来的速度,估计还得两年以后你才能听见。不过现在就能说这么大声,还得感谢那个妖女。”说着用尾巴指了指仍旧昏迷不醒的西风子。“她?做了什么?”“刚才那个妖女一时感动,平日里被她压制的星幻体爆发而出,不巧的是也被我看见了,真是美呀,美的让我想和她融为一体,美的让我想为她去死。也是天可怜见,这种无形的危机激发了我身体中的封印,为了对抗星幻体的威能,封印解开了一点,所以我能说话了。”天天对西风子很不感冒,一口一个妖女的叫着。“什么是星幻体?”“一种体质,天生是星空的宠儿,幻体里算是较为厉害的了。”又是一个新的名词,陈学亮更郁闷了,他简直算是修者中的白痴。“哎,必须得弄一本《皇极惊世》读读,否则也太丢人了。”陈学亮也没多问,不过心中却下定决心要弄一本《皇极惊世》。“学亮”思维还沉溺于未来的打算中,陈学亮下意识的回答道“恩”。天天此时含情脉脉的看着陈学亮说道“那会这女人的提议对你来说是个机会,我们从九源之地逃出来,在这弱肉强食的大陆上,没有依托,迟早被人吃的连骨头也不剩。周天星辰宗号称南蛮这一带的万年大宗,周天星辰道更是号称星光至处,没有什么是不能灭杀的。若是你能拜进去,我们才算是暂时安全了,有了立足之地。天河镇、西风寨只是小地方,在这儿混迹确实很容易。但长此下去只能沦为平庸。我虽然不知道你娘做了什么,可我能感到你先天不足,为了补全,她一定是付出了很大代价。”听见天天提起他娘,陈学亮鼻子一酸,差点哭出来。“可她还是不要我了。”“你也不要乱想,看的出来你娘很爱你,她给你的东西已经很多了,切莫怪她。”“那她为什么不与我一起出来?”“我只能说九源之地有大恐怖,我想不是她不愿意出来,而是她出不来。在临出来时,你娘和李老大都曾与我交谈过,他们嘱咐我保护好你。”“天天,你怎么知道这些的。还有你能告诉我娘和李叔叔到底做什么去了,走的前一天娘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我能感觉到她要去做一件危险的事情,那次能算是生离死别。”陈学亮终于抑制不住内心的感情,从小到大他和娘相依为命,这份感情对他真的很重要。“学亮别哭,我明白的,将来等你强大了我们一起去找娘。”天天像个大人一般安慰这个受伤的孩子,尾巴缠绕在他胳膊上,轻轻的拿头抚摸他。陪伴是这个世间最美的风景,陪伴也是世间最珍贵的感情。

  http://www.biqugex.com/book_13132/682379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