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天寻道记 > 第三十四章 云仙姑

第三十四章 云仙姑

        此刻站在下面的西风烈说话了“父亲,大姐的情况,仙姑怎么说。”在说到仙姑时西风烈明显一脸狂热。白面书生打量了西风烈一眼,不急不缓的说道“现在看来能来的都来了,诸位兄弟因为小女之事能来,我西风感到很荣幸。在这里先给诸位兄弟行礼了。”说着就在主位上抱拳行了一礼。西风寨寨主人称玉面仓鼠,名字就叫做西风。之所以有这么个称号,原因主要有俩,第一是因为他白。第二还是因为他白。再加上平日里神出鬼没,狡猾多端,一辈子没杀过人,却能震慑住大量穷凶极恶的强盗等等等等的优点或缺点,所以江湖道友称他为仓鼠,大概是比较贼的意思。“大哥说哪里话,西风寨亲如一家,侄女有事,我们这些做长辈的自当来。”却是坐于下手的大胡子开口了。大胡子是如今西风寨的二把手,膀大腰圆,武艺了得,在最初发展业务时,多亏了他的一把板斧才震慑住宵小之辈。和玉面仓鼠是结拜弟兄。因为形象不怎么佳,过于黑,所以当时在推选寨主时底下的就选了个长的好看的,主要是作为西风寨的形象代言,改善常人眼中的强盗形象。至于具体姓名则没人知道,一辈子和结拜大哥唯一的一次冲突就是谁用西风这个名字,结果心眼少,被玉面仓鼠摆了一道,到底是没用上西风这个名字。在这之后,大胡子痛定思痛,努力加强文化水平,终于在西风子出生时还了回来,给自己大哥摆了一道,硬是给一姑娘家取了个西风子的名字。江湖人称黑面秀才。这也有个说法,这弟兄两个当了一辈子大老粗,眼看都快“退休了”打定主意要给自己改善形象,一定要别人称自己为书生,但又觉得黑面书生的称呼太俗气,取其中改名叫黑面秀才。“二哥说的是,大哥的事就是众兄弟的事。”底下众人纷纷开口。见此情景,白面书生面色才算好了些。“众位兄弟如此说,我若再多礼就显得有些矫情了。闲话也不多说,今日小女回来后,便有些失常,看她不对我立马派人请来云仙姑,可当仙姑来后,小女已是昏迷不醒。如今是连仙姑都没有任何办法啊。”底下众人在听说连无所不能的仙姑都没任何办法时,顿时面面相觑起来。这西风寨能不能合法,就靠这次西风子能否拜入周天星辰宗,本来是板上钉钉的事,结果在这节骨眼上出了问题。哌的一声合上折扇,大胡子行了一礼,开口说道。“俗语说:饮水要思源,大哥应该派人查查,侄女今日都见了些什么人,再把情况告知仙姑,到时是什么情况,我等兄弟也有个讨论的了,似这般闲坐空说,是不能解决问题的,众位兄弟,对否?”看见兄弟如此德性,玉面仓鼠气不打一处来,呵斥道“长兄如父,做哥哥的今天得说说你,学斯文可以,但怎么能在人前卖弄。而且现在几月份?是用扇子的时候?是也不是?”只能说两个半斤八两,为了显得有文化,把黑面秀才比下去,玉面仓鼠连用三个问句。这话着实厉害,三个问句一出口,二当家拿扇子的手立马有些颤抖,心里一阵哀嚎“这才是斯文人说话的方式,果然不一般。”只恨自己没小本记下来。看见一开始就互掐的两人,众人一阵苦笑,这哥俩没完没了了。西风烈瞅了瞅二叔,字斟句着的说道“二叔,如今是谈大姐的事,这种场合不适宜说高雅之事。”本来就为此耿耿于怀,西风烈却不长眼撞上来,没管他最后拍马屁的那一句。大胡子眼一瞪,眉一横,冲过去一把抓住西风烈衣领,就如同拎一只鸡崽子。然后对着西风烈就是一巴掌,边打边骂道“混帐,二叔怎么做需要你讲吗?整天人模狗样的,尽做混帐事,连一个孩子都打不过,武艺是学到狗身上去了。还有什么脸敢来教训我。混帐东西,谁给你的胆子。”唾沫星子横飞,溅满西风烈一脸,可他没敢擦。“好了二弟,想收拾他还怕没机会,这会心烦的很,就消停会吧。我做住等此间事了,我与你一起揍,打个痛快。”听见如此保证,大胡子一把丢过西风烈,也不拿扇子了,就那么大大咧咧的坐着。底下众人见这对活宝如此行事,纷纷对面色苍白的西风烈投去同情的眼神,遇见这么个爹,也只能哀叹了。“呵呵,众位兄弟对不住了,刚才就当是我和二当家给众位的好戏。接着说,通过调查,今天只有那个名为陈学亮的孩子和闺女在一起。看来问题就出在那个孩子身上了。”“他把侄女咋了。”“我怎么知道。”“是不是做了坏事不想负责,结果侄女想不开就……”听见玉面仓鼠兄弟俩的对话,众人只能哀叹,好不容易进入正轨的话题,又偏了。看见自己这个二弟的样子,西风也只能苦笑,不过他心机深沉不是没有原因的,略一沉饮说道“那个孩子是个修者。”沉默,再沉默。“仙姑怎么说?”事情算是回到了起点,早先西风烈就是这么问的,不过同一句话换个人说,结果就不同了。“仙姑说,小女机缘巧合之下,提前开启自己的体质。在大宗门来说,这本是好事,可奈何我西风寨没有助小女蜕变的物资,也没有那么多时间让其蜕变。仙姑说实在不行就等等,这事快则半年,慢也就一年多就有结果了,然后凭借的人脉,写一份推荐信到天星宗,凭小女资质,那是肯定可以进去了。只是仙姑说有点可惜,周天星辰宗毕竟是大宗,相比较而言天星宗就有些落入下乘了。”听见这么说,大胡子先就发出一声不屑的声音,然后说道“不是我说你,看你刚才那样子,就如同发生了生死大事一般,还是能进去,那就没事。说句不中听的,就咱们这种人家,能给侄女提供什么外援,少不得进去还得靠他自己。大宗竞争激烈,侄女难免吃亏,从这点来看,还是拜在小宗好。所以,就照我的方法去办,没啥好商量的,让仙姑看着办,众位兄弟也散了吧。”中年书生一笑,这种道理他又何曾不明白,只是不甘心啊。位于下手的西风烈眼中闪过一丝凶芒,原本他还打算鼓动父亲,直接抓住陈学亮审问一番,可谁知半道里杀出个二叔来,直接板上钉钉把这事敲定了下来,那意思是不想探讨这事。狠狠一咬牙,西风烈上前一步“父亲,既然众位叔伯都在此处,我看此事还需从长计议,最好是抓住陈学亮审问一番就知道发生什么事了。”“什么?小王八蛋,你敢质疑我的决定。”一听这话,大胡子立马大呼小叫起来,恶狠狠的盯着西风烈,好像打算一口吞了他,吓得西风烈连连缩脖子。看着如同菜市场一般的大厅,玉面仓鼠苦笑连连。现在的安逸生活是彻底激起了这群大爷的刁性,在西风寨实行商业化模式后,就没能正正经经的开次会。不过有好处就有坏处,虽说会议少了,但西风寨的凝聚力却更强了。各自敢拍板决定事情,而不是以前任何事情都需要他处理。“哎,看来得说点什么了,必须得说点什么。”玉面仓鼠缓缓站起,看看闹哄哄的大厅说道“各位……”“哼,成何体统,西风你太让我失望了,开个会都能弄的乱七八糟,真是一群废物。”就在这时一朵白云飘荡而来,充满了圣洁之感,白云上站着一身穿道袍,四十岁上下,略显消瘦的妇女。在其手中一柄拂尘随意搭着,真有出世高人的作风。白云飘至大厅,滴溜溜一声降落而下,整个大厅瞬间笼罩了一层圣辉,看的底下众人目中异彩连连,一脸狂热。西风烈心中更是大叫“看到了没,这才是修者,没脸来见吧,你倒是看看啊,来啊,陈学亮你个杂碎,凭什么?”由于嫉妒,脸上的表情略显扭曲。看见仙姑驾到,玉面仓鼠略微抚抚自己的衣袍,行一大礼,口中连连叫道“仙姑降临有失远迎,还望恕罪。”一双双炽热的目光紧紧盯着云仙姑,都在等她发话。很明显,乘云而来的这位很喜欢别人热切的看着她,顿时一扫先前的郁闷,很受用“西儿的事自有我想办法,瞎起什么哄。”“仙姑大义,我等受教了。”底下众人整齐划一,齐声回答道。“恩,这事不急,我听烈儿说,西儿今天带回了一个修者,可有这事?”听见发问,玉面仓鼠再行一礼,恭敬回答道“是带回来过一个孩子,但是不是修者我等并不知晓。人现今正在后面偏房里。”“我问你这个了吗?西风寨这么丁点大,一直处于我的观察之下,他在哪儿还需要你说吗?”“是是,西风受教。”玉面仓鼠狠狠的擦了把汗,这时才记起,云仙姑喜欢一切都在掌控之中,不喜别人多嘴。“站着干嘛,还不前面开路。”云仙姑一声厉喝。众人快速变幻队形,没有一丝混乱,很明显这种情形已近不是第一次了。看见排好的队列,云仙姑满意的点点头。然后一跺脚,云彩缓缓漂浮而上,飘至正中间,并急速变大。然后众人步伐齐整,慢慢前行,远远看去就如同是众人抬着一样,威势十分了得。中间西风烈高昂着头,对着云仙姑说道“仙姑大人,这小子十分狂傲,恐怕并不十分愿意听大姐的话。”“呵呵,少年郎都喜欢幻想,自认为了不起,有点天赋的更是这样,尤其是修者。今天我要让他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若敢有微辞,我也不介意抹杀了。”中年妇女冷冷笑道,面目略显狰狞。

  http://www.biqugex.com/book_13132/690331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