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儿总是被穿越 > 第398章 变局

第398章 变局

        永恒龙军团的来历成迷,但对于李云飞来说,只要知道对方与青铜龙军团敌对、目的是想要改变艾泽拉诗的历史就足够了。

        当时登门拜访的并不是永恒龙军团的最大波ss姆兹多诺,而是一个李云飞从来没有听过名字的永恒龙、化身成一个血精灵少女的玛莎。

        跟所有的不速之客一样,这头永恒龙化身成一名血精灵少女径直闯入李云飞的住所,和凡妮莎正好撞了个满怀。

        ……然后被凡妮莎的女仆近卫军一顿胖揍,五花大绑起来。

        这个事情再次证明一个道理,那就是双拳难敌四手,好汉也怕人多啊。

        在被绑起来后,这个永恒龙少女也没有反抗,而是一板一眼的把自己的来意告诉了李云飞和凡妮莎,等待凡妮莎和李云飞的决定。

        首先,对方过来说了一个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李云飞最近的染病其实跟什么心力交瘁完全无关。

        之所以重病缠绵,完全是中了青铜龙王诺兹多姆的诅咒,诅咒力量正在缓缓的吞噬李云飞的生机。

        正常情况下,李云飞除了杀掉诺兹多姆之外,想解除诅咒的唯一办法就是离开艾泽拉斯、去一个诺兹多姆的时间管理员权限无法影响的世界、比如外域,才能脱离青铜龙王的诅咒。

        不过前一个办法已经有人试过了,那就是巫妖王阿尔萨斯。

        不久前青铜龙王拜访过那位巫妖王。试图跟对方讲道理摆证据说服对方放弃庇佑李云飞,然后在聊天途中顺便把他诅咒李云飞的事情说了出来。

        然后诺兹多姆被巫妖王砍成了重伤,谈判破裂。

        如今吃过亏的诺兹多姆缩回了时光之穴深处养伤,估计一时半会儿不会再出来了。

        李云飞想要靠自己的力量解除诅咒,只能离开艾泽拉诗远走外域。

        不过这样一来。他将再也无法指挥西部荒野的反抗军。

        身为反抗军部队的精神领袖和灵魂人物,李云飞在这种关键时刻离开,对整个反抗军士气都是沉重的打击,所以他不可能去做。

        正是看到了李云飞的处境窘迫,所以那个永恒龙少女向李云飞抛出橄榄枝,邀请李云飞和她们结盟,一起组成统一战线艹翻青铜龙、横扫艾泽拉斯。改变创世泰坦定下的时间线。

        而当时的李云飞歪着头想了两秒。对于这群永恒龙对他的关心和关切以及伟大情怀非常感动,然后断然拒绝。

        想骗我去当世界波ss进本……我还没那么傻。

        李云飞多精啊,早就摸清艾泽拉斯这里的规矩了。

        在艾泽拉斯,想要活得好,那么要做的事情就是千万不能当阴谋家。

        因为所有的阴谋家最后基本都进本了。

        而只要你进了本……嘿嘿……死亡之翼都杀给你看,堕落泰坦都得叫爹,阿克蒙德都照挂不误。谁进本谁死啊。

        再怎么狂拽酷炫吊炸天的超级大波ss,只要进了本、会掉装备,就绝对会有一群冒险者热血沸腾的杀过来要把你分尸扒皮,想逃都不可能。

        在艾泽拉斯这里想要过得好,那就得在头上弄一个黄色的感叹号,成为一个友好的npc,不定时的给路过的冒险者发布任务,这样才是细水长流的精打细算之道。

        叫李云飞放着好好的任务npc不做去玩阴谋当世界波ss?抱歉,没兴趣。

        断然拒绝了永恒龙少女的邀请后,李云飞叫人把对方赶走。继续布局准备应对来自暴风城的威胁。

        同时他派人前往北方诺森德,试图联系那位自东瘟之地惨白后便销声匿迹良久的巫妖王,想要取得联系,看看这位永恒龙少女说的到底是真是假。

        只是信使的消息传达有时间要求,现在的李云飞暂时还没有联系到北方的巫妖王,尚处于孤军奋战的境地。

        对于北方诺森德的消息,除了从联盟内部截取到的内部消息外。他知道得并不多。

        此时躺在轮椅里,静静的看着阶梯下的反抗军将领们陆续离去,李云飞叹了口气,看了身边的凡妮莎一眼,说道。

        “永恒龙的邀请绝对不能接受,一旦接受了就真的是艾泽拉斯公敌了。”

        “目前的我们虽然有些臭名昭著,但那只是对于一些联盟贵族和暗夜精灵来说。绝大多数的平民和其它种族的居民对于我们来说,都还是可以争取的统战对象。”

        “可一旦我们接受了永恒龙的条件、成为了艾泽拉斯的公敌,就会像阿尔萨斯一样被整个艾泽拉斯的有生力量联合起来讨伐。”

        “现在的我们还好说,只需要应对暴风城和暗夜精灵的一部分力量就足够了。联盟的平民们大多站在我们这边,是我们天然的盟友,我们不能舍弃那些盟友。”

        “更不能成为真正的艾泽拉斯公敌,那是绝对的取死之道。”

        他身边,凡妮莎皱眉无言,觉得非常棘手,“可是你的身体……”

        看着已经虚弱的瘫在轮椅上、精神越来越差的李云飞,凡妮莎的眼中充满了担忧,“这样拖下去,继续让青铜龙王的诅咒腐蚀你的身体,真的没问题吗?”

        李云飞笑了笑,安慰着她的情绪,“不用担心,真的没问题的。大不了解决了这次的反围剿,我就去外域躲一段时间好了。”

        “反正只要解决了这次反围剿,联盟方面暂时就无法再抽调有生力量围攻我们了。”

        “对于他们来说,终究是巫妖王的威胁才是心头大患。我们只要把握住时机。在巫妖王覆灭前把整个西部荒野发展起来,就有了与暴风城博弈对峙的实力。”

        “到时候有了资格加入世界博弈的游戏中,战局便不会轻易再起,最多像联盟如今与部落的局势一样,小范围的有一定的摩擦。”

        说到这里。李云飞忍不住笑了起来,“说不定到了那个时候,我们还能成为艾泽拉诗的第三大势力,和联盟部落分庭抗礼呢。”

        凡妮莎定定的看着他,轻声说道,“到了那个时候,你也能安心养病了。”

        李云飞笑了笑。还没说话。山下便突然传来了一阵剧烈的骚动,有惊喜的欢呼声从山下的军营中传来,几乎瞬间便蔓延向了整个军营之中,激起了一阵有一阵的欢呼。

        那喜悦的狂欢声和骚动声打断了李云飞的话头,吸引了他和凡妮莎的注意。

        两人下意识的回头看去,只见下方的山道上有好几名反抗军的高级军官欢呼着跑了上来。其中有一个年轻人还因为情绪太过激动了,在地上跌了好几个跟头。

        但这却丝毫无法影响他脸上的笑容。继续连滚带爬的向着李云飞这里跑来。

        “先知大人,凡妮莎小姐,好消息!好消息啊!”

        阶梯上两人困惑不解的注视中,这名年轻的反抗军军官欢呼着扑到了他们的脚边,双手撑在膝盖上连连喘气,大声叫道。

        “无畏远征军在诺森德全灭了!哈哈哈哈哈……好消息啊!先知大人,真的是好消息啊!哈哈哈哈……”

        漫山遍野的欢呼声中,李云飞呆呆的坐在这狂欢的浪潮之中,静静的感受着那种铺天盖地而来的欢声笑语,下意识的看了身边的凡妮莎一眼。

        见到少女的脸上带着难以置信的错愕、以及些许的茫然。似乎还没有彻底从这个消息的冲击中恢复过来。

        那略微有些呆萌的画面中,李云飞低下头,笑了笑。

        长久以来一直悬着的心,在这一刻终于放了下来。

        这个事件,终于还是等到了啊……

        无畏远征军全灭!

        …………

        ………………

        在联盟,无畏远征军有着极大的声望。

        它并不是第七军团这样有这样悠久历史的大军团,而是联盟方面为了讨伐巫妖王而临时组建的精锐军团。成立不到一年。

        然而因为其军团领袖伯瓦尔.弗塔根的强大声望、以及其军团的组成精锐,让其自组成的那一日起便声名大噪,无论是部落还是联盟都对其无法小觑。

        当军团的领袖、前暴风城摄政王、暴风城大公爵伯瓦尔.弗塔根率领这支精锐部队远征诺森德时,整个王国都是振奋的。

        因为这支军队中聚集你整个联盟最精锐的战力、几乎可以说是联盟这一方最高战力的代表了,没有人相信他们会失败。

        特别是作为军团领袖的伯瓦尔.弗塔根,早已在过去的岁月中奠定了自己无上的权威,甚至比起那位兽人战争中早已成为传说的安度因.洛萨公爵也不遑多让。

        而这位万众瞩目的大公爵也没有人失望,登陆北方没多久,他便率领麾下军团巩固基地、主动出击,迅速扫清了一定范围内的敌人。

        最后甚至率领军团主力打到了天谴之门,几乎直破这道天灾军团的第一道防线。

        只要打破天谴之门,军团主力就能进入冰冠堡垒,在巫妖王的大本营中长驱直入,并威胁到冰封王座。

        可是在这种万众瞩目的关键时刻,从北方突然传来的噩耗却打了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幽暗城皇家药剂师临阵叛变,用新型瘟疫伏击了交战中的部落、联盟、天灾军团三方,无畏远征军全灭。

        当然,部落方面的损失同样也惨不忍睹,甚至就连下一任酋长的内定候选人小萨鲁法尔都战死沙场,巫妖王本人更是受到一定创伤,狼狈退回天谴之门内。

        但是那样的战果无法让联盟方面开心,因为在这次的乱战中,联盟方面的损失最为惨重。

        除了被派去龙骨荒原狙击悬空城纳克萨玛斯的第七军团外,由整个联盟所有精锐军团组建而成的无畏远征军在天谴之门前全灭,几乎无人生还。

        这样的灾难噩耗,瞬间抽空了整个联盟在北方的所有有生力量,打了联盟一个措手不及。

        如今的诺森德已经出现了一个势力真空,如果瓦里安等人不在短时间内迅速抽调力量过去驻守,不说一旁虎视眈眈的部落会如何动作,冰封王座内的巫妖王也绝对不会坐等良机消逝。

        但想在这种关键时刻抽调剩下的联盟部队奔赴北方……

        坐在王座上,看着下方那些吵吵嚷嚷的贵族们,瓦里安的心神疲惫无比。

        的确,暴风城这里的确聚集了很多联盟士兵,是预备队的完美人选。只要他一声令下,这些被召集过来的部队立刻就能开赴北方,站稳阵脚重新构筑北伐的战线。

        可是这些士兵原本被召集过来的任务……

        “西部荒野反抗军绝对不容姑息!坐视那个红色先知李云飞手下势力发展壮大,是对整个王国的讽刺!是对国王陛下的讽刺!是对在坐所有人的讽刺!我们绝对不能纵容他们、给他们发展成长的时机!”

        “可是北方的巫妖王怎么办?坐视不管,你们等着部落孤军奋战然后大败而归?别忘了,巫妖王才是所有生灵的大敌。一旦他真的扫清诺森德的所有反抗势力、统合了北方,到时候就不是我们北伐、而是巫妖王南征了。”

        “面对南征的巫妖王大军,我们拿什么区抵抗?别忘了当年的洛丹伦和银月城!你想让暴风城再被攻破一次吗?!”

        “但巫妖王是威胁,西部荒野就不是威胁了?那个红色先知李云飞何等可恶的人,宣扬那种思想分明是要把在坐的各位全都送上绞刑架。今天不趁他没发展起来杀了他,难道要让他以后来杀我们?”

        “而李云飞好歹还是个人类!只要是人类,那就不存在绝对无法妥协的可能!我们完全可以暂时联合他的力量北伐,还可以借北伐消耗他的反抗军力量,到时候解决了巫妖王的威胁,再慢慢解决他也不是不可能。”

        “呸!你明知道那是一个老虎,还给他机会让他长大吃人……你是脑袋被门夹了吗?”

        “难道巫妖王就不是老虎、就不会吃人了?”

        “总比那个李云飞好!”

        “呸!我看你分明是封地被李云飞占了心生不满,想怂恿陛下替你拿回西部荒野的封地!你完全就是为了自己!”

        “你血口喷人!”

        ……

        一群贵族唇枪舌剑的对骂着,几乎失去了平日的从容和优雅。

        那喧闹的场景中,瓦里安坐在会议场中,揉着眉心头疼不已。

        到底是和谈李云飞然后双方联合北伐,还是继续围剿西部荒野,这个选择让他头疼不已。

        而下面的那些贵族们的唇枪舌战的对骂,也让他显得焦虑无比。

        就在他终于忍受不了这种无止境的、没营养的对骂,准备起身制止所有人的时候,大门突然比推开了。

        一道高大的人影走了进来,圣骑士的铠甲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宛若圣光降临一般,让在场的众人全都下意识的噤声停了下来。

        他们回过头,看着大门口走来的那个人,全都露出了愕然的表情。

        那是……

        银色北伐军的军团长,提里奥.弗丁。(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13167/1098626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