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画梦鬼谈 > 第一章惊魂

第一章惊魂

        画梦鬼谈

        第一章

        引子:我充分的感受到了加速度的威力。

        自由落体问题是我最讨厌的物理问题之一了,可是在亲身体验后,我已经完全弄清了它的原理。

        可那又怎样?我的生命只能以秒计数了。

        只见那地上,怒放着一朵暗红的花,散发血腥的芳香,仿佛在述说不甘的人生。。。。。。。

        一

        这不科学!我闭着眼睛不敢看那越来越近的可称绝望的黑色水泥地面,内心却只不住的的反驳。

        本来一切都走在正常的轨道:我从十八层楼上一跃而下,在那一瞬间最后映入我眼帘的是那灰得如水泥墙的天空和千篇一律如插入地心一般的群楼。更别提那些聒噪的汽车,它们占据整条街滴滴得在比谁的嗓音最难听。。。。。。这就是在我眼里无聊的最后一幕。

        下一秒,我浑身的细胞都在尖叫,祈求阻止我着愚蠢的行为,可这一切都晚了,我如落叶归根一般投入大地的怀抱,血液却争先恐后的挤入我的大脑,想为我输送那最后的氧气。风刮着我的脸,呼吸越来越困难,心跳越来越快,地面越来越近--——突然我的血液爆炸似的迸开,天旋地转,这个世界便停止了。

        可这又是什么感觉?我的血液虽然回来了,但却没有各尽其职,集体流向了脚后跟。我本能的有一丝眩晕,可这并不妨碍我思考,即便闭着眼睛我也能感觉出来我不是在下降而是在,上升?

        上升?去哪里?天堂吗?这怎么可能?我虽然自恋但却不认为自己功德圆满。

        嗡——伴随着沉重的机械声,那种上升的感觉消失了,我忍不住睁开了眼睛。电梯?我居然在电梯里?这怎麽可能?电梯上的数字三正闪着红光,好像在嘲笑我无知。我目瞪口呆的看着电梯门在吱吱呀呀的打开,一个暗黑的长廊如同变戏法似的跳在我面前。

        我感到一丝恐惧在我的内心悄悄发芽。

        支——电梯发出难听的声音仿佛在催促我前行。我试探性的向前迈了一小步。

        啪——的一声细小如蚊子的声音却在我心中如炸雷一般的效果——啊——我尖叫起来,没命的向走廊深处跑去。

        橙色的声控灯一盏盏的亮了,这并没有使我安心那种恐惧在我内心如同癌细胞一样扩散。不过我好歹是看清了这条走廊,两边的墙壁上挂着许多护理病人的宣传板,镶嵌着紧闭的病房的门。虽然我没有闻到消毒水的味道但我敢肯定这是医院。

        诡异的电梯,神秘的走廊,紧闭的房门,这都不是秒杀我的原因。那幽暗的灯才是瞬间使我的人生观瞬间崩塌的罪魁祸首。

        我的身体居然变得透明通亮!

        透过双手,我甚至可以看到密密麻麻的地砖缝,我慌张起来,第一时间检查了我的白裙子,还好它完好履行衣服的义务,我并没有露羞,我松了一口气,开始思考一个关键性的问题。

        我死了吗?

        “你当然死了,现在你只是一个鬼魂。”一阵轻柔的女声在我耳后边响起。她还玩弄似的吹着我的头发。

        “谁!”我停下来猛的转过身,

        毫无一人。

        我是热爱科学的高材生,虽然有些自恋,有些小脾气,可这阻挡不了我探索科学的脚步。何况这并不科学。

        我不相信我的经历,这一定是一场梦。我呵呵的傻笑安慰自己。

        “快去,十一号病房,你会得到你想要的东西。”那个不合时宜的女声又在我耳边响起。

        “啊!你是谁!”

        人类总是恐惧用科学无法解释的事物我也不例外。

        “我到底怎么了!”我对这空洞的走廊里吼着,余音一遍一遍回荡。显得苍白无力。

        “去十一号病房。”

        “去十一号病房。”

        “你会得到你想要的东西。”

        “你会得到你想要的东西。”

        那个女人的声音也一遍又一遍回响。轻柔却鬼魅。

        不过人在极度恐惧中反尔会镇定下来,我也如此。

        “去十一号病房。”

        “你会得到你想要的东西。”

        我一步一步走向十一号病房,看着那紧闭的没有什么特殊之处的门,甚至有些坦然,大不了再死一回。

        我的谜团也许会解开。

        我走上前,想去转门把手,可我的手穿过它,没有一丝眷恋。

        这也许就是我的命运。

        门的背后会是什么?穿越剧我看了不少,重生文也读了许多。可我不抱有太大期望。

        或许,门的背后便是地狱。

        我闭上眼睛视死如归的穿过了房门。反正死过一回了,发生什么我都能淡定如佛。

        我睁开双眼,出人意料的是这里并没有穿越时空的虚幻,也无地狱血池的糜废。这里只是一间普普通通的病房。

        皎洁的月光如流水一般洒在窗边的花上,闪烁出星星点点的光。那光映在一个躺在床上的小姑娘的脸上,衬得她娇柔美丽。

        她是谁?

        二

        好吧,我承认我现在是一个鬼了。我刚刚才发现我已经好久都没有呼吸了,知觉没有了,心脏也停了。我不知道该用什么样心态来对待这件事。是悲伤怨恨,还是兴奋难耐?死前的仇恨和不甘还是有的,我正考虑要不要化为厉鬼去报仇。虽然厉鬼很丑不可爱但还是蛮刺激的。

        不过首先要弄清,十一号病房是怎么回事。

        不说那放在心电议上的图画集和诗歌集,也不说散落一地的画笔,更不说那窗台上美丽的花,单是那床上睡着的女孩就让人感觉神秘。

        我悄悄的走过去,瞪大眼睛凝视着她。

        她很美,是那种羸弱娇小的美。脸虽苍白但却很素静,没有精雕细琢,没有浓墨渲染,朴朴素素,干干净净。我生前也是个美女,也对其他美女有过敌意。而面对她我只剩下了怜惜。她睡得很安详,连照到她身上的月光都变得柔和起来。充满光泽的黑发如花一样绽放在床上。我忍不住去摸一摸她的头发。

        可惜那头发直径穿过我的手,失落感顿时填满了我的胸膛。“唉——”我叹了一口气,继续欣赏她的美。

        可不想我的乌黑加杂血丝的头发垂到了女孩的脸上。

        那女孩好像能感觉出了什么,猛地睁开了眼睛,与我的眼睛对视。

        难道她有传说中的阴阳眼能看见我?太玄乎了吧。不过也不是不可能,我不就是一个活生生的鬼吗。估计我的存在会颠覆全世界人们的人生观价值观吧,信佛的人会更多了。

        我正在这儿里认真的思考着,只听见那个女孩尖叫到“鬼啊——”

        伴随着尖叫声,一股巨大的风压迎面而来,那女孩举起插了输液管的拳头一拳打向我的眼睛。

        “咦?啊——”

        等等,这和我看过的鬼故事版本不一样啊,那女孩也未免太热血了吧。

        虽然我知道她一定碰不到我,但我还是条件反射的向后蹿出了好几米。如果一个鬼被病人打败了那可怎么混啊。

        那个女孩似乎耗尽了力气,躺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我看见她的心率在直线飙升。

        女孩深呼吸了几次后,平下心来,居然对我笑一笑说:“抱歉,我睡着了。”

        跟鬼道歉是一间很不正常的事,于是我小心翼翼的问:“你能看见我?你是谁?我是被一个女人叫到这里的,这是什么地方?我死了吗?我真的是鬼吗?”

        她并没有被我连环炮式的问题吓倒,她坐起来,还是用温柔的语调说:“这里是十一号病房,我是病人,我叫馨月。”

        “我姓夏名娃,跟人类之母没关系。我大概死了吧,应该是个鬼,你不怕我吗?”

        “嗯,我不怕,不过你身上的血把我吓坏了。”

        血?光顾着害怕了我竟忘记衣服上溅上了大大小小的血点,也许是我死的一瞬间留下的。

        “没关系,我会洗干净的。”我不知从哪来的自信。本着做鬼也要干净的原则,走向洗手间。

        “等等——”馨月欲言又止。

        我懒得去旋门把手,直径从门穿了过去。

        “啊————————”我的惨叫声划破夜空。

        我瘫坐在地上,洗手间的声控灯正无规则的一闪一闪的,还有不知明的爬虫悠闲地穿过我的身体。而最令我恐惧的是那面镜子。

        镜中清晰的映着我:突出的双眼残留着黑红的眼泪,左边脸是青的,并凹了下去。头发被血粘的一缕缕的,身体发黑,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鬼。。。鬼。。。鬼呀!”我不由自主的大喊,但我觉的这么喊的我是个十足的傻瓜。

        天!我美丽可爱的面孔呢!不要啊!我这样怎么能被人喜欢啊!没人会喜欢不可爱的小公主了,没人会给我买热可可了!

        我居然会变成这样,那些逼着我死的混蛋们,我一定不会饶了她们,她们剥夺我的自尊,毁掉我的前途,拿走我的生命,我不甘心不甘心。。。。我感觉我内心的某处好像燃烧起来,一股邪恶的能量将要破壳而出。

        “你怎么了!”馨月轻柔如水的声很神奇的浇灭我复仇的火焰。我闷闷不乐地走向阳台,去调戏那朵无辜的花,可惜并没有什么用。

        不过我不得不佩服她心脏的承受能力了,如果我半夜睡觉突然睁开眼睛,看见一张死人脸浮在空中,我会直接变成死人的。

        “你似乎很不开心。”馨月说

        我不想理她,我以前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又是一才女,可如今落到这种境地,她是不会理解的。

        沉默了半天,馨月似乎想缓和一下气氛,说:“你是哪国的鬼?”

        “哪国的?”我完全不懂她的意思,鬼也有国籍吗?我应该是中国的吧。

        馨月缓缓的说“英国鬼为报仇,日本鬼为吓人,中国鬼为爱。”

        如果我不是死过一回我一定会被她活生生的气死。你当我是小倩吗?

        “才不是!我有异性相吸的本能!”我恼羞成怒的说。

        “对不起对不起,我只是在开玩笑。”馨月发出银铃一般的笑声。

        与鬼开玩笑,不是脑残就是神人也。

        “你到底是什么人!这又是什么地方。”

        “好吧,我告诉你。”馨月一边翻弄着图画集一边说:“这的确是医院,我的确是普通人,只不过经常遇到不平凡的事。”

        她又捡起画笔,说:“我得了不治之症,在我住院期间有许多奇怪的人在午夜来找我,给我讲许多神奇的睡前故事,我也经常尽自己所能帮助他们,我真的很开心。”

        “怎么可能?他们进进出出就没有人看见?大声说话就没人听见?”我问。

        “这也是神奇的地方之一了。”馨月说,“但我感觉总有人在冥冥之中保护引导我们。今天我有些累了所以我不知不觉的睡着了。抱歉啊。”

        “你是说我就是那些奇怪的人之一?”

        “嗯”她点点头,“给我讲讲你的故事吧。”

        鬼给人讲的故事就是——鬼故事吗!少开玩笑了!这就是我想要的东西吗!那个女人再骗我!

        更何况我没有故事可讲,现在充满我大脑的只有那不堪的人生。。。。。

  http://www.biqugex.com/book_13583/655338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