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煌阙 > 05 薛元胜

05 薛元胜

        龙阳此刻眼神中透露着无尽的平静,仿佛将所有的敌意带入深渊中般的深邃,淡然。“小子,我劝你还是颁布颁布后事吧,我下手可没有软的程度!”

        “哦?”龙阳嘴角微妙地翘起一丝弧度,“小生此刻想得与薛教头如出一辙。”薛元空冷冷地望着眼前的少年,心中不免产生些许疑惑,“这个叫龙阳的杂种,为何如此初生牛犊不怕虎,罢了,若他不死,我又怎能震慑住众多新兵呢?大不了请我哥帮忙便是…”心随其想,薛元空与龙阳一样,赤手空拳,即将进行生死对决,只不过在他眼里,龙阳只是一只跳大的蚂蚱而已,只要斩杀他,所有的士兵,定能平静下来。想着龙阳头颅滚地的样子,薛元空的笑声愈发强烈。

        “嗯?”龙阳其实并不像展露自己的真正实力,因为他在此之前早已大体地了解真正修行之路的士兵简直在这片新兵营中可谓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而那个叫薛元空的教头,也仅仅是刚踏入凝气初期的修为,真要动起手来的话,他弹指一挥就可让他灰飞烟灭,只是,“承让了。”一抱拳,龙阳做出了个前所未有的紧迫样子,仿佛这真的是一场生死大战一般,凝重地望着前方傲慢无比的薛教头,“《易容经》写到,真正的隐匿之术,即使隐藏修为,也可让他人分辨不出,才是最高境界。只不过,要隐藏成一个连修行界都没踏入的新兵,唉,真有点儿难,不过,也是捶打自己巩固修为的好机会,那就这样吧!”龙阳心中也有所想,便索性将修为暂时封闭。

        “喂,小子,加油啊,一定要把那该死的打趴下!”

        “就是,看他狂的那样,给他把威风灭了!”台下不断传来喝彩声。

        “看来,你的手下对你的意见并不怎么样啊…”龙阳不禁嗤之以鼻,薛元空冷哼一声,将凝气初期的那道微不足道的气流凝聚在拳头上,“那你就吃我一拳吧!”话音刚落,强烈的拳劲朝着龙阳袭来,“靠,玩真的啊,我闪!”以龙阳此刻的轻盈程度,这种级别的速度根本就是九牛一毛般的存在,为了不过早地暴露自己,他努力地将自己的速度降到最低,低到恰好能躲过这道拳劲的为止,“呼,真险。”这句话绝对是出于真心,因为他拼了命地隐藏,反而使自己变得比眼前连续打了好几拳都没命中的教头更加狼狈,“既然躲不过,那我就抗吧。”龙阳索性放弃了闪避,随即冲拳一震,迎上了大汉的带有真气的双拳,“嘭!”龙阳后退了两步,而薛元空却退了整整十丈,此刻他的心中充满了震惊:“怎么…怎么可能,这小子根本没有真气感应,为何还能接下我这冲拳,而且我,我竟然占了下风!”他不可思议地望着此刻依旧平静无波的少年,心中大惊,顿时使出浑身解数,将自己的所有真气都使出来,只见刚刚微弱的白色气流稍微亮了一点,又统统集中到了他的拳上。

        龙阳冷眼看着此刻有些江郎才尽的身影,嘴角依旧冷笑着上扬,同样攥紧了拳头,同样没有一丝真气加持,只是纯正地靠肉身的强度去和薛元空硬拼,龙阳也在思考着,“他只是修炼出了真气,但并没有学会任何的武技,看来,这个小教头的生活并不怎么的。”

        两拳相撞,震得周围的尘埃飞扬,强大的气场刺激着让彼此的一角瞬间飘逸开来,龙阳发髻不知如何脱落了,及腰的长发披散着,之后又颤抖着,仿佛在阵阵军鼓声中如碧波般荡漾,“啊!”薛元空虎口终于震裂,嘴角溢血,轰然飞出几十丈,在围墙上留下了一个深深的人字形印记,“呼…呼…”龙阳此时不停地和着气,他发觉,自从吞下凶兽内丹后自己的肉身强到了一种不可思议的地步,如果再让他与风虎兽大战上三百回合,他都敢保证自己肯定毫发无伤,“可怕的变态防御…”他心中暗叹,想不到这风虎凶兽竟然带给他如此的机遇。

        “还要继续下去么?”龙阳此刻终于绽放出了胜利的笑容,望向从一堆废墟里狼狈几乎不能爬出的薛元空。周围的人在这一瞬间都沸腾了,将龙阳向上抛起,为了庆祝这次胜利,“喂喂,放我下来先!”龙阳突然想到了什么,那些新兵们高兴地哪能去顾及他的想法,喝彩声顿时盖过了龙阳相比来说微不足道的声音,“哎!”龙阳无奈地摇了摇头随即一丝真气出体,“我跳!”龙阳看着不远处有一棵比较粗壮的树枝,随即真气带动自己的身体顺势跳了过去,果然,由于他的身体太过轻盈,差点真的飞过了头,龙阳毫不犹豫地抓住最高的那根树枝,人群中也没发觉龙阳的消失,依旧在那里庆祝着,“一群白痴。”龙阳无奈地撇了撇嘴。丝毫没有注意到薛元空手中的暗淡玉简,在他被击飞的同时,悄然碎裂。

        “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要说么?”龙阳缓缓踏步上前,走到了碎成无数石块的围墙边,“我知道刚才那一拳并没有使你中直到现在还起不来的伤,我劝你别出尔反尔…”说着,便一把把想要装死的薛元空从一群石块中硬生生提了起来,“你到底想怎样?”薛元空终于怕了,他现在才明白当初就算给他一百个胆也不敢去招惹眼前这个看似云淡风轻的少年,他太强了,面对修炼到凝气初期的薛元空都能从容不迫地进行实力的碾压,而且还不过分张扬,他后悔了,他怕了,可是,自己刚刚还说的君子一言驷马难追的…难道要就此反悔么?薛元空的双眼中顿时透出了无尽的绝望,“履行你的诺言,我给你一息的时间…”龙阳冷冰冰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在他的脑海里却如同五雷轰顶,薛元空双手颤抖,看着自己这自己给自己寻得死路。

        “你还有五个数,五,四,三,二…”

        “大胆!”一声喝令,几道环带真气的利剑朝着龙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袭来,龙阳由于不能暴露自己,只能动用自己轻盈的身法勉强避开,但还是在衣袖上爆开了几道口子,一丝丝鲜血从他的肩膀顺溜而下,周围还刚刚在原地庆祝的新兵们顿时傻了眼。

        “哥!”薛元空一步一颤地朝着薛元胜走过去,“就是为了此人你才捏碎玉简的么?”薛元胜甩了甩衣袖,淡淡地看着眼前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的少年,“不错啊,凝气中期的修为,足以在教头中自成一方天地了…”“唉,最后果然还是瞒不住。”龙阳无奈地叹了口气,想必也知道他刚刚动用的那一丝真气早已被眼前这个神色淡然的壮汉所察觉,“像你这样的修为,为何区区委身于新兵营中?”壮汉眼中放光,似乎随时都会再有几只利箭朝着龙阳袭去。

        “回总教头,我军教头若是连新兵都不留情地一一残杀,那军心何在,难道小生与教头下了生死赌注只能以总教头的突然加入而制止么?”龙阳平静地回答,丝丝音线骤然缠绕成丝,“不好!”薛元空的瞳孔骤然放大,他没有想到龙阳竟然手段通天,就连平日里极为罕见的声波武技都能精通,他口鼻溢血,临死前还不停地指向龙阳。

        “你…你个混蛋!”想不到自己刚学会的声波攻击如此凑效,龙阳松了口气,因为他依旧清楚地记得平阳公主在临走时说过对待敌人千万不能手软,对他们仁慈就相当于对自己残忍,所以定要斩草除根。而龙阳那时还不解,“小生想问公主,既然这样,那为何公主没有置那黝黑大汉于死地呢?”只见公主轻轻一笑,挥了挥手,“当然是留给你自己解决。”

        “看来你还这么想死啊!”薛元胜双目怒瞪,亲眼看着自己的亲兄弟就这样死在他人的音波攻击之下,换做谁不恼火?凝气圆满的气息压制顿时席卷开来,“哼!”龙阳冷哼一声,发觉周围的真气突然变得无比沉重,如此狠辣的手段,龙阳冷眼相对,看着周围的新兵们止不住都统统跪下,但他不能,他要变强,他的路,无人能挡!

        只见龙阳缓缓用手臂支撑起身体,凝气中期巅峰的实力爆开,仙灵气旋在他的体表不停地环绕,他的声音依旧很冷,冷得让人心寒:“我龙阳可不是仅仅凭着狗屁威压就能屈服的!”

  http://www.biqugex.com/book_13736/657267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