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雪中月 > 第七章 书院二层

第七章 书院二层

        看着眼前的老人,范湖不自觉握紧了双拳,虽无表情,但体内的血液却沸腾着。眼前人,正是雪女记忆中与秀元决战的阴阳师。只因岁月。那原本的锋利与肃杀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和蔼的笑容。

        “我叫龙雷,当代书院二层楼院长。”老者解释道:“刚才你进入的是迷雾森林,是为了检验你是否是一名合格的阴阳师。最开始是为了检验你在受到屈辱时是否还能谨记阴阳师的准则。接下来的妖正是以你心中所幻想的形象化成,为了看你能否保护普通人。至于最后的测试则是看身为阴阳师的你是否会对妖有怜悯之心,只是不知为何,在这一场景始你情绪波动很大,致使我们无法看清,但我能感到其中那股杀意,很显然,你是合格的。”

        听完龙雷一番话,范湖知道了刚才所经历的都是一场梦境,而那股杀意对的并不是雪女而是智瑜……

        “但我很好奇,你是书院一层楼学生,那必然是验过血,只是我们未能从中发现你有成为阴阳师的潜质,那究竟是何方高人将你教导成阴阳师。”

        整间书院都未能破解的欺天纹阵却被莫道破解,范湖对自己的老师更加钦佩,但想到他强调不要对他人透露自己的存在,范湖闭嘴不言。见状,龙雷冷哼一声,脸上的和蔼笑容顿时,那股肃杀又再次回到他身上,眼中射出一道寒芒,范湖感到除了自己的双腿在战栗,就连灵魂都感到不安,这时他才能清楚明白雪女当年感受的那股压迫感。在压力下,“莫道”二字几欲脱口而出。但范湖紧咬嘴唇,直至出血,以疼痛来坚持。

        见范湖死死坚持着,龙雷便不再追问。那如剑一般锋利的气息消失,和蔼的笑容再度回到脸上。这时范湖才能感到一阵轻松,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也罢,山野之中也有许多大阴阳师,既然他们不想透露出自己的身份,我也不便强迫你。通过了二层楼得考验,你也就有资格来了解这里。”说完领着范湖向前走。

        这里虽然是二层楼,但里面却有如一独立的世界,院里内种满了花草,在这之上有人正练习着阴阳术。沿着庭院的碎石路,龙雷将范湖带到一间小木屋,木屋很是朴素,只有上方挂着的一块牌匾,上刻有着“阴阳录”三字。

        龙雷看着牌匾,有些缅怀:“在阴阳录中,你万不可心生亵渎,必须以一颗敬畏的心去体会这其中的每一个人。他们都是各时代最耀眼的阴阳师。”

        打开阴阳录,木门仿佛不能承受而发出“嘎吱、嘎吱”声。范湖走进看见墙面上挂满了画卷,画中人各不迥异,有人欢笑、有人哀愁;有人清新脱俗,有人却是铃瞳大眼;或庄严,或嗤笑。虽百十副画像中便有百十张面孔,但所有人都穿着刻有‘阴阳’二字的大衣。而那正中间的一副画像看得出是经过精心装裱。画中人是一少年,五官精致,乌黑长发披于双肩之上,眉似柳,身如树,肤凝脂。两手握住玉笛轻放在唇边,似是笛声幽怨婉转,少年眼露出一抹无法除去的悲伤,哀伤空灵,配上飘飘长袍与渐宽的衣带宛若仙人。对于这画中人,范湖并不陌生,他就是教导自己一年阴阳术的莫道。

        见范湖紧盯着莫道的画像,龙雷对着画像恭敬鞠了一躬:“画中人名为莫道,是书院上一代家主,他不仅是最具天赋的阴阳师同时也是最伟大的阴阳师,只可惜在英年为了守护而淡出了人间界。”

        “老师竟然是书院上一代家主,那究竟是为了守护什么?为什么现在看起来如此的年轻?”范湖心中虽有无数个疑问,但为了不暴露出自己的老师,范湖向一旁瞟去,目光飘忽之间,忽然注意到在一旁的阴暗角落里摆放着什么,范湖走了过去,才知道是一副未展开的画卷。画卷上布满了灰尘,看得出少有人清理,范湖将画卷上的灰尘轻轻拂去,展开画卷,仔细凝视。只见画中是一名少年骑着白马,少年虽不难看,却是普通至极,但胯下的白马却是极为神骏,仰天嘶哮着,颇有宣兵夺主之意。将画卷细细品看才能注意到少年身着着雪色长袍,挺拔的脊背上背负着一柄黑色长剑,长剑虽肃杀,却掩不住他脸上的青涩,嘴角挂着的和煦微笑,让人倍感亲切。

        好熟悉,这是范湖的第一感觉。究竟在哪里看见过呢?

        见范湖将这画卷翻了出来,龙雷有些矛盾:“他叫秀元。”

        “他就是秀元吗?这就是雪女追寻一生的人吗?只是他为什么会出现在阴阳录中?”在雪女的记忆中,那一战时,龙雷称秀元是背离了阴阳师一道,是世界的敌人,但如今他的画像竟然被摆放在阴阳录中,即使画卷上布满了灰尘,那一战究竟发生了什么。

        龙雷表情有些矛盾:“你应该知道,阴阳术都是以自然之力来对敌,阴阳师本身的身体却很是脆弱,与普通人无异。但秀元改变了这点,他有着妖一样的体魄,仅靠着一柄长剑,开创了‘一剑破万法’,无论敌人是谁他都是一剑破敌。”

        “那他很强吗?”

        龙雷思索良久,有些苦涩:“我不如他。”

        范湖还想问些什么,龙雷却摇了摇头显然不想多说。见龙雷如此,范湖也不能多问,便随着龙雷走出这阴阳录。

        范湖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有些失望,但更加深了自己要去寻找这些答案的信念。

        绕着绕着,龙雷将范湖带到一间小黑屋,屋子是用黑铁打造,密密实实,毫不透风。:“这间铁屋名为‘齐思退’,所有违反了阴阳师戒律的人都会被关押在此屋进行反思。无论是谁,只要违背了阴阳师的戒律,即使到天涯海角我都会将他抓来进行审判。”在这一瞬,范湖真切的感受到一丝寒冷,这并非玩笑!

        “老师。”就当范湖感到不自在时,一道声音传来。来人正是刘堪。

        龙雷拍着刘堪的肩头说到:“你已在书院学习3年。世界很大,你应出去走走。多去感受一下,这对你会有帮助。”

        听见龙雷的话,范湖在心中盘算:“已经一年了,我阴阳术也小有成就,也应当去寻找雪女的记忆了。”于是范上插口道:“我想和刘堪师兄一起出去。”

        “你?”龙雷看了一眼范湖。

        “我想出去除妖保护更多的人。”范湖编了个理由一脸认真说道。

        龙雷眼神凌厉,仿佛要看清一切,范湖一阵紧张,害怕被看穿。只是龙雷未有深究:“也罢,既然你诚心除妖,那就随你。刘堪,在外你可要好好保护他。”

        “是。”刘堪恭敬答应。

        “一层楼那里我回去说明,你们就放心去吧!”说罢挥了挥手就让刘堪与范湖离去。

        离开书院二层楼,刘堪径直奔上后山,很快他便跑到了小木屋,天气虽正好,却不见莫道盘坐在门前的大石上。

        范湖推开小屋门,看见莫道正摆弄着眼前的花草。

        “老师,这天气这么好,您为何不去屋外走走?”

        “你小子特定上山可不是为了关心我吧。”

        范湖应了一声说到正事:“老师,我今天进了书院的二层楼。”

        “书院二层楼是阴阳师正宗一脉。进去之后对你是有好处的。”莫道摆弄着身前花草,细心照顾着。

        “在那里我看见了老师的画像,您竟然是书院上一代院长。”

        “哦?”莫道停止浇花,有些好奇:“那你还看见了什么?”

        “二层楼院长还称赞您是最伟大的阴阳师。”听到这,莫道愣了一下。但立马回复了常态摆摆手:“都是谬赞罢了。”旋即话锋急转:“你这白日急急上山肯定是有什么急事,说说看吧。”

        “学生是来向老师告别的。”

        “难道你要离开了吗?”

        “恩,学生明日就会跟着师兄离开书院,去寻找雪女的记忆。”

        莫道拍了拍范湖的肩膀说道:“你初次感悟便引来了倾盆的大雨,这般天赋再加上一年的苦练,也是有所小成,现在你有机会出去,理应是要好好抓住。但要切记,凡是都要量力而为。不可强求。”

        范湖跪拜下来,恭敬磕了三个头,最后拜别了莫道,想想前路漫漫,这可能就是与老师的诀别,范湖带着这份伤感离开后山。

        望着远去的范湖,莫道自语:“最伟大的阴阳师吗?我只是一个有私心的人罢了。”

        ……

        范湖回到宿舍,刚想躺下,张江波就凑了上来。将范湖压在床上。一脸不善问道:“说,你今天出去干什么了?”

        “没啊,就随便逛了下。”范湖解释道。

        “别解释了,我分明看见你是跑向了刘堪。你肯定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波哥,我明天就要离开书院,你就让我睡个好觉吧。”

        “你要出去?和谁?刘堪?”

        范湖点点头。

        “带上我吧,我也要去,我可以帮你抬包,端水。”

        “又不是游山玩水,真的是有重要事情要做。”范湖显得无奈。显然张江波的死缠烂打没有在他的考虑之内。

        “我这么大了连个女朋友都没有,在书院也就只有你这一个认识的人。现在连你都要抛弃我了。”说着说着,那一双小眼睛内竟真的挤出几点泪滴。

        “啊!我错了,我出去后一定会为你寻一个适合你的女朋友,好吗!”范湖感觉要疯了。

        “真的?”听到这,张江波停止了哭泣,又露出那个招牌猥琐笑容笑容:“说好了,你可一定要给我带个漂亮女朋友回来啊!”

  http://www.biqugex.com/book_13833/658722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