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雪中月 > 第九章 貘

第九章 貘

        夜已深,范湖犯困不住点头。刘堪拍了拍范湖的肩膀关切道:“困了就先睡睡吧,发生什么我会叫你。”听到刘堪的话,范湖便靠在一旁睡了起来。

        不一会,有风吹来,刮的树叶沙沙作响。屋内的妇人已歇息,双手伏在床上睡着。在此时,胡洛宾体内走出一男子。只是那脸庞却与胡洛宾迥异。他脸色苍白,但精致的五官仍显得英俊。一头短发,不显干练反而增添一股独特的美感。白面男子走到妇人身后,用手轻轻抚摸着妇人的背脊。看见这一幕,刘堪赶紧拍醒范湖,与他一同冲进房去。

        白面男子未料到有如此变故,显得有些吃惊。停止手上的动作一脸警示:“你们不是离开了吗?”

        “若不如此,你怎会露出尾巴?”说罢,刘堪右手向前一挥,长袍之下,樱花接连而出,汇成一条粉红的长河,向白面男子涌去。只见那白面男子如玉的手指逐渐变长,指甲慢慢变长,变得锐利。

        樱花靠近,白面男子便以那利爪御敌,樱花虽然密集,但速度却有些缓慢。白衣男子从容快速挥舞着指尖来抵挡,闲庭信步犹若赏花一般,指尖与花瓣的撞击发出极大声,有些吵人。范湖注意到这声响并未让妇人醒来,感受到这不寻常,便大喝道:“你究竟对她做了什么?”打斗之中,白衣男子瞟了妇人一眼,见她毫无损伤说:“别担心,我只是让她清静些,能做个好梦而已。”在说话之间突竟破了那漫天樱花所围成的网,挥动着利爪向刘堪冲去。越来越近,范湖在一旁来不及阻止,电光火石之间,刘堪以手裆下,利爪就这样插了进去。只是刘堪并未皱眉,而是有些诡异的笑了,见刘堪这诡异的笑容,白面男子感到不安,想将利爪抽出,只是不知何时已有成片的樱花围绕在他身旁,更有许多的樱花附在利爪之上,将他紧紧抓住。这些樱花如同泥沼一般让白面男子无法动弹。

        “失去了武器的你,还能拿什么来抵抗?”说罢,刘堪抬起手,四周无数的樱花将白面男子包裹起来,就像是艺术品般绚烂。

        “演出最后的落幕。樱花绞。”对着白面男子的方向,刘堪合上自己的拳头。一瓣瓣樱花就化为最锋利的刀片进行收割……

        随着痛苦的吼叫逐渐消逝,刘堪撤去包裹着的樱花。白面男子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全身附着毛发的生物躺在地上,伤横累累,一动不动。看清这个身影,刘堪说道:“原来是貘。”话音刚落,刚才还奄奄一息的貘闪电般从地上跃起,朝胡洛宾快速奔去。范湖与刘堪都未能想到伤得如此重的貘竟还有这样的力量。为了保护胡洛宾,他们二人奋力跑去。

        貘靠近床跃起,却并未伤害胡洛宾,而是借由后面的一扇墙反身扑向刘堪。一心想要保护胡洛宾的刘堪疏于防备,被貘击中。令人惊奇的是,貘一点点消失,就这样进入刘堪体内。范湖见状,赶紧拉着那还露在外的双腿,随着貘一起进入刘堪体内。紧接着,就感到天旋地转,眼前一片漆黑……

        当范湖重新能看见周围的事物时,发现自己站在一片草原上。就当感到迷惑之时,天空之上传来一道声音:“欢迎来到梦的世界。”

        “你出来,我们正大光明打一场!”这是貘的声音,但却感受不到声音的来源,范湖只能凭空大喊。

        “以我现在的状态与你决斗是没有胜算,但在这个梦境里,你不是我对手。”

        话音刚落,范湖四周的草木向他涌来。藤蔓将他牢牢缠住,胸口一阵烦闷,呼吸变得困难。范湖艰难念着咒语,天空下起小雨,淅淅沥沥,将藤蔓割断。挣脱后的范湖跪在地上使劲咳嗽。但不容他喘息,周围的场景就变化。无数水泡围绕着范湖。范湖警戒着,手中紧握着用水滴凝成的长剑。在阳光下显得绚丽多彩的水泡一点点向他靠近。

        慢慢,一个水泡贴上他的手臂,“啊。”感受到刺骨的寒冷,范湖大叫。他看着这水泡,从中,隐约看见一个小孩独自坐在屋外淋着雨哭泣。范湖一剑刺向水泡。“噗”水泡破裂。而随着水泡的破碎,范湖看见那小男孩哭的更伤心,但逐渐变得模糊。

        “哈哈。”笑声从四面八方传来。“这里的一花一树一水泡都是你那阴阳师朋友的记忆,你尽可全部破坏,只是那时这具身体将会由我来掌控。”

        范湖四面转着,大声吼道:“真是卑鄙,”却没有人理会。

        “啊。”右腿突然的疼痛感使范湖大叫。他仔细一看,又一水泡正紧紧附着在上。透过水泡,范湖看见龙雷正在教导一小男孩学习阴阳术,龙雷十分严厉,以至于那小男孩全身伤横累累,并喘着粗气。范湖右手紧握着长剑,想刺破这水泡,但这是刘堪的记忆又下不去手。真不知如何是好。在这迟疑之间更多水泡靠了上来。它们都带来疼痛感,有的是麻痹,有的如烈火般灼热,更多的只是单纯的疼痛。

        渐渐,范湖全身都被水泡包围,连头都被包裹进去。感觉自己处在粘稠的水中,不能呼吸。由于氧气的缺乏,范湖意识逐渐变得模糊,在这模糊之间,他看见又有一个水泡向他袭来,不同于其他水泡的绚丽,这个水泡是灰色的。外层还包裹着一层膜。灰色水泡绕着他转了几圈,好像对范湖手中的长剑十分感兴趣。一头撞上去。只听“嘶”一声,灰色水泡外的那层膜破裂。已在恍惚之中的范湖匆匆瞥了一眼,只看见一清秀女子的笑容。紧接着便被一股无法抵御的力量推了出去,两眼一黑,失去知觉。

        ……

        另一处,书院,窗外正淅淅沥沥下着小雨,拍打在屋上发出有些恼人的声响。正在冥想的龙雷突然睁开双眼,望着窗外:“记忆终是被打开。”

        不知过了多久,范湖眼皮动了动。缓缓睁开了双眼。看见终有知觉的范湖,刘堪欣喜道:“你终于醒了,身体刻有不舒服?”

        摸着仍有些昏沉的头,范湖艰难的坐起来。不知是不是头痛的原因,看着刘堪竟有些陌生的感觉。只是奇怪的时候便听见妇人激动的道谢声:“谢谢,是你救了我的儿子。”这时范湖才注意到,床沿坐着的不仅有刘堪、妇人。还有胡洛宾。

        刘堪起身,从角落里提出一只小狗摸样的生物。小狗显得有些虚弱,拉拢着脑袋。看见这只小狗,妇人有些惊奇。

        看见妇人惊奇的表情,刘堪问道:“伯母你是见过它吗?”

        “大约一月前,我在家门口发现它,那时它浑身是伤,失去意识。我见它可怜,便将它带进屋内治疗。足足十天,它才恢复意识,只是恢复意识后它便消失了。它现在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伯母,它就是害您儿子昏迷的罪魁祸首。”刘堪说着。

        看着这有些可爱的小狗,妇人无法将它与致使自己儿子昏迷的凶手连在一起,对着小狗小声询问道:“是你吗?”

        小狗回避妇人的眼光,拉拢着脑袋,无力地点了点头。

        对这拟人化的举动,妇人感到无比惊奇。刘堪说道:“它不是普通的小狗,是妖。”

        “妖?”胡洛宾听到后先是吃了一惊,然后无比兴奋,拉着妇人说:“娘,我就知道,童子是真的存在的。”

        没有理会兴奋的胡洛宾,妇人向着貘哭泣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明白一个母亲的痛苦吗?”

        避开妇人那愤怒的眼光,貘沉默了,过了一会才缓缓对妇人说道:“我的一生,都生活在冰冷的环境里,没有关怀,没有温暖,一生都只是算计。前些时日,被人追杀至此,本以为此生了结,却被你所救。那时虽然迷迷糊糊,但我仍能记得你抱着我双手的温暖。恢复意识后,在生活中我更能感受到你对他儿子的爱与关心。那时候,我便下定决心要去侵占你儿子的身体,想要去获得你全部的爱……”声音越说越小,直至说不下去。

        “不管怎样,你都破坏了人们正常的生活。要接受应有的处罚。”说完便以掌向貘劈来。貘一改之前萎靡的摸样,对着刘堪呲牙咧嘴,浑然不怕。

        “算了吧。”就当刘堪手掌要劈在貘身上的时候,恢复平静的妇人阻止道。从刘堪手上接过貘,对着它说道:“以后别再这样了,好好生活吧。”说完便放下它。貘飞快向外跑去,最后看了妇人一眼,有些不舍,但最终还是远去。

        看着逐渐远去的貘,刘堪向妇人问道:“就这样让任它远去吗?”

        妇人回答道:“都会有犯错的时候,貘本性并不坏,只是偶尔迷失了自己。给他一个改正的机会吧。”

        接着,在妇人热情的邀请下,范湖与刘堪在家中吃了中饭。

        午饭后,刘堪与范湖准备出发,妇人将二人送到门外。妇人相赠许多银两作为盘缠,范湖与刘堪推脱不了,只得接下。

        就在二人准备离开时,看见胡洛宾提着一大袋包袱跑来,站在儿们面前,气喘吁吁说道:“就让我和你们一起走吧。”

        刘堪有些犹豫,毕竟他只是个普通人,看见刘堪犹豫之色,妇人替胡洛宾恳求道:“宾儿从小就内向,也没出过远门,你们就带他出去看看吧。”

        对于妇人的要求,刘堪无法拒绝,最后只得答应带上胡洛宾一同出发。

  http://www.biqugex.com/book_13833/658723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