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雪中月 > 第十章 小船结义

第十章 小船结义

        走在路上,胡洛宾看见范湖摸了摸仍有些疼痛的头,刘堪因身前受伤包扎着。他提议道:“这附近有个小岛,叫澎浪岛,那里风景秀美,气候宜人,很适合你们调养身体。”

        不等刘堪说话,范湖就一改萎靡的摸样,兴奋道:“我要去。”见刘堪不说话,将胳膊搭在刘堪的肩上,咳嗽道:“你看我,现在身受重伤,连说话都困难。需要找个好地方去调养身体。而且这也可以增加我们的阅历,你说是不是?”

        拗不过范湖,刘堪对着胡洛宾问道:“那我们应该怎么去那个小岛。”

        听到这,范湖却是一脸鄙夷:“你脑子被猪吃了吗?都说是小岛了,当然是要坐船去。”

        刘堪转过身来威胁性看了范湖一眼,范湖立马改口:“我是猪,我是猪。”当看见刘堪转过身去,范湖补充道:“我是猪,那你也是没脑子。”说完撒腿就跑,刘堪在后对他紧追不舍。在追逐过程中,二人吸引了路人的目光,并惊起了在一旁树林幽会的情侣。

        看着奔跑的两人,胡洛宾在后面大声喊道:“快回来,你们跑错方向了。”

        终于,在夕阳快要落下的时候,三人终于来到一个码头。找到船夫询问后,三人登上船。

        范湖站在船头,看着无限好的夕阳,感受着江风带来的凉爽。青丝舞动,白袍飘飘。显得十分飘渺无尘。刚想学着那些文豪大师吟诵一首。便听到身后传来刘堪与胡洛宾嘲笑的声音。感受到后方的嘲讽,范湖转过身去,只是不知道他们在笑什么。船夫好心的指了指他的白色大衣。只见那洁白大衣背后有两个明显的脚印。想到下午发生的事,范湖当下便明白,对着刘堪抱怨道“都是因为你。”刘堪平静回应:“我只是教你尊师重道罢了。”

        夜渐渐降临,在船舱的三人都感觉有些凉意,这时胡洛宾从包袱中取出一瓶酒,向船夫讨要了三个大瓷碗,倒满后递给范湖与刘堪并说道:“喝了这个就不冷了。”

        将瓷碗接了过来,和平常不一样,刘堪一口就喝了下去,擦了擦留在嘴角上的酒大声道:“痛快!”见刘堪如此,范湖却感到奇怪:“堪哥,我记得昨日伯母请我们吃饭的时候,桌上的酒水你可是一口未动。”刘堪未有解释,只是将一个瓷碗倒满酒递向范湖:“好东西,你也喝一口。”范湖将信将疑端起瓷碗,学着刘堪一口喝下。由于是第一次喝酒,被酒的辛辣给抢着,引来刘堪哈哈大笑:“来,继续喝。”

        随着更多的酒下肚,三人逐渐变得熟络,话匣子也逐渐打开。范湖先是对着胡洛宾问道:“普通人知道有妖存在的时候都会感到害怕,但你不怕,却很是兴奋,这是为什么?”

        胡洛宾将酒碗放下,说道:“小时候,我娘忙着生意,我通常都是一个人在家。由于我很内向,也不与相邻的小孩一同玩耍。那时候,无聊了就只有在庭院里看天发呆。一天,同往常一样,躺在庭院中。听见灶屋传来乒乓声音。我走进去,撞见一个比我小的孩童。他正在偷吃糕点。当我们目光对视的时候,那孩童因被发现偷吃糕点而显得有些慌张。他怯怯看着我,并偷偷用手抹去嘴旁的米屑,显得有些可怜。看着孩童可怜的表情,我才打着胆子走上去,递给他一个米糕。他犹豫接下,吃了一口,开心的笑了,手舞足蹈。并将米糕掰了一瓣递给我。因嘴里塞满了吃得而含糊说道:“你也吃,好吃。”就这样,我和他成为朋友。接下来我们就在庭院里嬉戏,在太阳落山时,他离开的时候告诉我他叫座敷童子,是一只妖。那时候我对这没什么害怕。只感到很兴奋,终于交到了一个朋友。晚上娘回来的时候,我骄傲对娘说我认识了一个朋友。娘听到这也感到很高兴,就问我朋友是谁。我告诉她是一只叫做童子的妖。娘听到后并不相信,只是笑了笑对我说道:“傻孩子,你说的是你们游戏角色的名字。这世上是没有妖的。”第二日,我在我们约定的灶屋中等到童子,因为童子真的很贪吃。在他吃着米糕很是幸福的时候,时我认真的问他是否真的是妖,童子十分郑重,以至于将手中的米糕都放了下来,信誓旦旦,承认他真的是妖。我很得意,我竟交到了一个那时在我眼中万能的娘亲甚至都不知道其存在的朋友。”说到这胡洛宾停下灌了一口酒。等他艰难将酒喝下去后继续说道:“只是之后有一日,邻人请道士做法,那一整日我都没看见童子。但那日因母亲少有的陪伴着我,我也没有太过注意。当邻人法事结束离开的时候,我却突然听见了童子的哭喊声。我向外跑去,但被娘死死拉住。我告诉娘我听见我朋友的哭喊声,可是娘并不相信,说她什么都没听见。于是在我的大吵大闹中只能听童子的哭声越来越小。母亲以为我出现幻觉,请来大夫来为我诊治。大夫跟我娘说我是因为长期孤独一人而渴望有人陪伴,所以产生了幻觉。娘亲也觉得对我关心太少,心生内疚,于是放下自己工作,来照顾我。娘虽然陪着我,但一人的时候我总会偷偷跑到灶屋去确认糕点是否减少,只是每次去都是失望而终,那个贪吃的身影再也没有出现过。就这样持续几年,我也长大。自己也认为当初的童子是自己在孤独的时候出现的幻觉。直至遇见你们,我知道童子是真的存在的。于是我想出来看能否再找到童子。”

        胡洛宾说完,范湖一阵感慨,注意到刘堪不断自酌自饮,范湖突然想到刘堪心中的那段灰色的记忆:“堪哥,我随着貘进入你的脑海时,看见一个灰色的记忆。就是那灰色记忆的破碎才导致我昏迷,那段记忆是什么啊?”

        刘堪沉默不语,只是独自饮了眼前的这杯忘忧物。见刘堪不理会自己,范湖不死心,再次问道:“堪哥,我可都是看见了,那个清丽的女子。”

        听到范湖的话,已到唇边的瓷碗停住,再三犹豫还是一口喝下。带着醉意闭上双眼,脸上满是回忆的幸福:“女孩叫胡秋子。温柔、可爱。小时候受了伤,顺着溪水飘流,是秋子将我从湖中捞出,将我从死亡边拉了回来。醒来初见她的第一眼我便喜欢上她。与她交谈,我才知道她是孤儿。于是我有理由留下来。白天我耕田她便为我补衣,夜晚,一起坐在门前仰望星星,吹着凉风,日子也十分惬意。后来老师找到我,说我有成为阴阳师的天赋,想让我进书院学习。我为了能够更好照顾秋子,便答应。”说到这,刘堪大口喝了一碗酒,这一口,却呛出了几滴眼泪。“那时候我就应该早点察觉到的。书院里,老师对我十分严厉,我只有在每年春节的时候才能回去看望秋子。可就在那个春节,当我回去时,秋子却不在了。我向邻人打听才知道秋子已患病离去。我临走之时秋子就一直咳嗽,我当时以为那只是普通的风寒,便不在意。”说着说着,陷入了自责。刘堪就像孩子一般,有些无助。范湖拍了拍刘堪的背,小声安慰。

        一段时间后,刘堪才继续说道:“那之后,我就一直呆在秋子墓前,整日喝酒度日。也许见我长时间没回书院,老师来了,见我这样颓废度日,将我狠狠责骂。可是我不闻不顾,依然只能凭借着酒精来麻木自己。最终,老师选择将我这段记忆封印起来。只是这段记忆哪有这般容易忘记,只要有机会它便想要突破那层封印。于是你在我脑海中时,它便主动撞向你的长剑,封印破开时由于老师的力量与情感的迸裂将所有人排斥了出去。”

        听完刘堪所说,范湖感觉心中难受之极,那股悲伤全部郁结在一起,想要找人诉说。没有隐瞒,向二人透露了自己内心深处的那个故事。众人听后唏嘘不已。

        范湖举起瓷碗,说道:“今日大家都将自己内心深处的秘密说了出来,既然如此投机,不如就此结为异姓兄弟。”

        三人盘算一番,以刘堪年纪最大,范湖次之,胡洛宾最小。

        三人跪在船头,每人双手都捧着一碗酒,在这滔滔江水的见证下异口同声道:“今日我三人结为异性兄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说完便将手中酒一饮而尽。站起来相视而笑,而后紧紧相拥。

        就这样。在明月悬空的江面上,有一艘小船,上面摆着二盏青灯,三名少年喝着四坛烈酒畅谈着五湖六巡过后,带着七八分醉意梦入九天十地。

  http://www.biqugex.com/book_13833/662952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