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雪中月 > 第十一章 夜月

第十一章 夜月

        “到岸了哟。”随着船夫的一声吆喝,睡梦中的三人被惊醒。在睡意下下船,站在岸边,范湖脸色微红,仍带着醉意,朦朦胧胧:“怎么什么都看不见。”

        夜正深,胡洛宾为了找到去集市的路,使劲揉了揉眼睛,努力让自己清醒些。只是刚走了一段,范湖便感一阵尿意袭来,有些不好意思:“你们等等,刚才酒喝多了,我去一旁找个地方方便一下。”说完便向一旁隐秘处走去,方便过后顿时感到浑身舒爽。有些惬意环顾四周一番,发现后方有火光传来,恰逢一阵凉风吹来,不自觉向那火光靠近。火光是从一山洞里传来,范湖走尽山洞,看见铺好的席草,一股醉意与困意涌上心头,倒下便睡。

        另一处,刘堪与胡洛宾正在寒风中冻着。左等右等却没等到范湖。“他怎么去了这么久?”刘堪搓着双手。胡洛宾指着前方有些不确定:“我刚才好像看见范湖走到前面去了。”于是醉着的两人就这样抛弃了范湖走到集市,找到一间客栈睡下。

        第二日,阳光射进客房,照在刘堪眼上,他睁开迷糊的双眼,向左看去身旁睡着胡洛宾,又转向右边,却没看见范湖。他摇醒胡洛宾问道:“你知道范湖去哪里了吗?”

        胡洛宾揉了揉有些杂乱的头发,回忆了一下说道:“昨天好像就我们两人回来的。”“哦,我还以为他在客栈消失了。”刘堪回应道便又倒下继续睡。过了一会,他和胡洛宾才好像突然领悟一般,同时坐起惊声道:“他昨晚就没回来”接下来便飞快从床上跃起,分开寻找范湖。

        当两人焦急寻找的时候,范湖正舒服伸了个懒腰。鼻子使劲嗅了嗅,除却自己身上一股难闻的酒气,还能闻到一股兰花的幽香,向一旁看去。这一看,不打紧,身旁竟睡着一少女。范湖细细打量,只见少女小嘴挂着一抹笑容,显然正做着好梦。整张脸白皙透着粉嫩的红光,鼻尖上的两颗雀斑显示了少女的活力,让人忍不住想捏一把。“真可爱啊。”范湖看得一愣一愣,右手不自主向女子伸去,只是刚到半空,女子突然睁开了眼睛,一双大眼睛好奇的打量着范湖。在这一瞬,范湖脸就变红,那在半空的右手进退不得,最后只得尴尬摸了挠了挠自己的脑袋。

        见范湖脸红,女子“噗嗤”一声笑了,那长长的眼睫毛因为大笑而一颤一颤,将少女的魅力完全展现:“原来一大男人也会脸红啊。”

        被这样调笑,范湖只觉一阵发烧,脸变得更红,想到方才的鲁莽便解释道:“在这荒野,我见你一人睡着了,便想将你叫醒。”

        “哼,你还解释,你那眼神分明是带有色心。”

        只见越解释却陷得越深范湖赶紧岔开话题:“你一女生独自在外,要不我送你回家吧。”

        听到家这个字少女便鼓起了腮帮,倔强:“我好不容易才出来,你是我在这里第一个认识的人,我要你陪我玩。”

        范湖听到这可爱的少女要自己陪她,心中顿时一乐,哪里还能想到刘堪与胡洛宾。立马点头答应,只是还是紧张是结结巴巴:“那你想去哪儿玩?”

        女子理了理自己的长发,想了想说道:“这里风景秀美,我就要登山。”

        “行,你去哪我都会陪你去。”范湖毫不犹豫便答应。

        “我叫夜月,你就叫我月儿吧。”

        “月儿”范湖小心叫了声,那亲切的称呼让他内心发喜,只是脸上一阵通红:“我真的可以叫你月儿吗?”

        “这有什么不行的,我哥哥就是这样叫我的。那你叫什么呀。”

        范湖想了想该如何介绍自己,直到让自己满意才对夜月说道:“我叫范湖,取自悠悠之水,泛舟于湖。”

        夜月笑了:“你真逗,说个名字都这么文绉绉的。”

        见自己精心想到的解释却被夜月嘲笑,心中顿感一阵烦闷,只是默默背起登山必用品……

        登山过程,夜月一路蹦蹦跳跳,对什么都感到好奇,就看到路边的一朵野花也会兴奋不已。

        一只白兔从树林里冒失跑了出来,“好可爱。”那白兔受到惊吓掉头便跑,夜月在后面兴奋地追了上去,跑进密林。范湖在外等着,过了好一会儿,夜月才满脸泥土从密林里钻了出来。由于剧烈的运动那精巧的鼻子上挂着滴滴汗珠,混杂着脸上的泥土不断掉落下来。看到这,范湖拿出手巾,替夜月将脸上的灰尘与汗水擦净。夜月拢了拢有些凌乱的长发,惊声道:“我头上的簪子不见了。”

        “那簪子很重要吗?”范湖有些紧张,小声试探:“是你喜欢的人送的?”

        “是我哥哥送的。”听到是哥哥,范湖才放下心来。旋即钻进密林去找那个簪子,不过密林杂草丛生,树枝盘根错节,光线昏暗。在这里找一个簪子,无异于大海捞针,最后只能徒劳无功。

        范湖在里面费劲的寻找着,那衣服上也划了几道口,夜月便拉出范湖:“算了吧,那簪子也不贵重,掉了就掉了吧。”

        继续上路,夜月明显有些心不在焉,对周围的景色失去了好奇,心事重重。对于簪子丢失这一事,虽然嘴上诉说着没关系,但心里还是有一分失落。

        就这样一路闷闷走到山顶。刚到山顶,迎面而来的就是一阵清凉的微风,将疲惫的汗水洗涤而去。站在山崖边,山下的景色尽收眼底,站在高空,俯视着自己刚走过的道路,颇有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之意。

        “啊。”在这离天空最接近的地方,夜月忍不住大喊。远方的山脉重重叠叠,传来阵阵回音。看着心情有所好转的夜月,范湖将水壶递给夜月:“月儿,天气这么热,多喝点水。”

        夜月从范湖手中接过水壶摇了摇,发现水已所剩无几,有些不好意思道:“你也喝点吧,这水都是我喝的。”

        范湖摇摇头说道:“没关系,你喝吧,我一点都不渴,累了你就在这休息下,我去旁边走走。”

        说完,为夜月找到一块干净、阴凉的大石头,便快速跑开。

        夜月就坐在大石上歇息,等着范湖。

        ……

        时间一长,就在夜月无聊地瞪着小脚,数着头顶叶片的时候。范湖跑着回来了。背着手走到夜月身前。注意到范湖衣服上有许多划伤,夜月好奇道:“你干什么去了?”

        此时,范湖变戏法似的从背后掏出一个用藤蔓编成的手环,给夜月戴上。夜月躺在大石上,将手举向天空。以蓝天为背,白云为景,将这手环映衬的格外艳丽。夜月开心的笑了:“好看。”

        “没能找到你哥哥送你的簪子,我就想送你点其他东西,恰巧看见了藤蔓,便想到去编织一个小玩意。”范湖边说边用手比划着。而那布满小伤口的手被夜月看见,不由分说,将那手夺了过去用嘴舔舐着。

        范湖脸一下就红了,结结巴巴:“这,你这是,这是在干什么?”夜月抬起头望着范湖说道:“小时候我受伤的时候,娘就会这样。伤口一下就好了。”

        “这些是小伤,没什么大碍。都怪我不小心,没注意到周围的小刺。”范湖感觉自己就要昏迷过去,全身发热。

        “好了。”夜月松开嘴,得意的炫耀:“你看,伤口都好了!咦,你脸怎么这么红?”

        范湖急忙掩饰道:“可能是坐着时间长了,走走就好。”说完起身,让自己冷静下来。

        恢复平静,两人向山下走去。隔着很远就听见瀑布的声音。范湖第一念头就是有水,便拉着夜月向前跑去。很远就能看见一条水柱,如利剑一般倾泻下来。顺着这条小路走下去,遇见坎坷,范湖便小心拉着夜月,碰到荆棘,就先拨开荆棘,让夜月通过。就这样,两人来到一条小湖。

        湖水十分清澈,有山泉不断从山上流下,咚咚作响。周围布满大树,显得十分阴凉,范湖一个猛子扎进小湖,并大口喝着泉水,感觉全身舒爽,一身的疲惫都被祛除。当他转过身,却被一阵水花击中,夜月发出银铃般笑声,原来是夜月正用白净的小脚蹬踏着湖水。被这一击,范湖玩心大起,便潜下水向夜月游来,随着夜月一声尖叫,将她被拉入水。两人便在水中打闹着,直至都有些疲惫。

        上岸,范湖寻了些木材升起火,两人靠在火旁,小心将衣服烘干,范湖说道:“回家吧。”

        听到后,夜月有些失落:“我没地方可去。”

        “你不是有家人吗?还有个哥哥。”

        “他们逼着我嫁给我哥哥,我就逃出来了,现在回去肯定会强迫我的。”

        “你不是很喜欢你哥吗?”听到夜月已有婚约,范湖心中一阵惆怅。

        “他只是我哥哥,而且,他也有自己喜欢的姐姐。”

        “要不你就跟着我吧,在你离家这段时间我会照顾好你的。”范湖鼓起勇气提出来。

        “真的吗?”夜月一阵惊喜:“那我将我卖给你吧。”鼓起大眼睛可爱的看着范湖。

        “卖给我?”范湖有些不解。

        “恩,我跟着你,但你要让我吃好,让我睡好。”

        “行,只要你开心,什么都行。”范湖向前走去,走了几步,感觉夜月没跟过来,转过身去,发现她还坐在那儿。便问道:“月儿,你怎么不走?”

        “我都将我卖给你了,自己的东西难道不应该自己去拿?”夜月理所当然。

        范湖一阵无语,走过去,将夜月背了起来。

        在范湖背上的夜月很是激动大声呼喊道:“出发咯!”

  http://www.biqugex.com/book_13833/662953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