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雪中月 > 第十三章 一只狸猫

第十三章 一只狸猫

        看见男子已经变得警觉,胡洛宾知道不能再套出什么有用便一下冲上去揪住男子的衣襟:“离火教究竟在哪?”胡洛宾声势虽大却被男子一把推倒在地,男子从容理了理自己衣衫,换了一副面貌藐视地看着倒在地上的胡洛宾:“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就凭你也配这样对我?识相的赶紧把银两交出来。”

        刘堪将胡洛宾拉起,在眼前展开一副粉色画卷,那漫天的樱花随着刘堪的手势化为一道长绳,向男子袭去。男子未能料到会有此变故,当下便被锁住。愣了下才想到挣扎,只是在挣扎的同时那樱花有如利刃一般划着他的皮肤,男子寒声:“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人间书院,阴阳二层。”

        当提到书院二字时,男子明显愣了一下,没想到眼前之人竟是来自书院,书院向来强势,但现在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硬着头皮,打出离火教的名声:“即使是书院之人也没资格管我离火教之事。”

        “只要是有关人间正义,我书院都是义不容辞。”

        男子一声冷笑:“没想到当世书院当世之人竟然对妖谈起了正义,恐怕书院早已腐朽,背叛阴阳一道。”只是话音刚落,夜月便拿着一根不知从哪找到的木棍跑了上来。用尽力气对着男子头部敲下,并立马躲到范湖身后脆生生说道:“坏人。”

        看着眼前这可爱少女竟直接拿着大木棍直接将那男子打晕,刘堪与胡洛宾一阵无语。夜月从范湖身后探出小脑袋,见那男子已昏迷过去,才小心从范湖身后踱出。跑到铁笼处,将它打开。小狸猫从里跑出来,因重获自由,小狸猫在地上打了个滚。但发现自己早已受伤,疼得是龇牙咧嘴。夜月有些心疼的将小狸猫抱起,小心的抚摸着那受伤的皮毛,那小狸猫躺在夜月怀里一脸安逸,并不时发出舒适的呻吟声。”

        一旁,胡洛宾鬼鬼祟祟踱到范湖身旁指着夜月小声问道:“她是?”范湖将这一日之事尽数告知。听完,胡洛宾取笑道:“以前看你挺老实的,没想到现在一日功夫就找了个这么俊俏的媳妇。”

        范湖脸一红:“别瞎说,我只是暂时照顾月儿。”

        “这你才认识一日,便叫这么亲密的名字。”刘堪也在一旁取笑。

        范湖接二连三被取笑,有些恼怒,脸色涨得通红,却又无法反驳,只能转移话题:“你们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今早发现你走丢,我们便四处寻你,只是刚进集市,就听到这铜锣声,洛宾很在意这铜锣声,说在他小时候听过,于是我们就顺着寻过来了。”

        “这铜锣声,我是小时候在邻人做法事那日听过,童子也是在那日消失。”胡洛宾补充道,“今日,随着铜铃声,发现竟是在拍卖小妖,我怀疑童子当年的消失与他们有关,于是就拍下想寻个究竟。””

        看着昏迷在地的男子,刘堪皱了皱眉:“这离火教隐秘,不可能向人打听,他无论如何又都不肯说出离火教的总坛,那我们该如何去?”

        在这纠结时刻,胡洛宾将手放到男子头上,闭上双眼,一动不动。过了会。才睁开双眼说道:“离火教总坛设在博洋城,教主名为齐地,只是脸上总是带着面具,不知真实面目。”

        普通人的胡洛宾竟然能知道这些,引得范湖与刘堪异口同声:“你是怎么知道的。”

        “自从貘进入我体内后,我好像就可以趁他人不备时潜入脑海中。”胡洛宾解释道。刘堪与范湖一阵胆寒,下意识与胡洛宾保持了距离。

        夜月注意到这边鬼鬼祟祟三人,抱着小狸猫走了过来。由于之前看见刘堪的异能,便睁大眼睛好奇问道:“你是阴阳师吗?”

        见夜月与范湖亲密,刘堪也未隐瞒,说道:“是的。”见刘堪承认,又转向范湖,他当然明白夜月的意思便也点头算是承认。

        得知两人身份,夜月欢喜道:“以前我就听说过阴阳师,只是旁人总说阴阳师如何冷血,如何残忍,于是在我想象中,阴阳师都是生着三头六臂,青面獠牙,只是今天看见了真人,才发现与我想象中的大不一样。”

        刘堪哈哈大笑:“那是不是觉得本人比你想象中的好看?”

        夜月仔细打量一番认真说道:“好看是好看,但没我哥哥好看。”

        显然对这个答案不满意,便想引到范湖身上:“那你哥哥和范湖比谁比较好看?”

        听到这,夜月也不急着回答,只是一蹦一跳到范湖身边,一只手挽住范湖胳膊嬉笑道:“都比你好看。”

        听到这个答案,刘堪一阵无语,也不想自讨无趣,看了看还昏迷在地的男子,便说道:“现在该怎么处置他。”

        听到这,狸猫从夜月怀里跳了下来,恳求说道:“请一定要把他交给我,他做了这么多恶事,我要惩罚他。”

        众人看见小狸猫浑身的伤口,便同意,但范湖有些担心小狸猫会不会做出过于出格的事情。只见狸猫爬到男子身上,用一双尖锐的爪子将男子的衣物尽数褪去,只留下一块遮羞布。那肉呼呼的爪子沾了些泥土,在男子脸上留下了泥土的痕迹,就在众人不知道它还要做出什么的时候,小狸猫不知从哪掏出一支蘸着墨水的毛笔,呵了呵气,在男子肚皮画上用心画上一只正扮鬼脸的狸猫,惟妙惟肖,引人发笑。当完成这一切后,狸猫从男子身上跳下来对着男子恨恨说道:“这就是报应。”

        这难道就是那狸猫能想到的最恶毒的报应么?看着皮肉有些裂开、连走路都有些蹒跚的小狸猫,众人不知该说些什么。只是这情况下,范湖笑了,他笑得很大声,笑得很起劲,以至于眼泪都出来了。见终于有人理解自己,小狸猫那恨恨的表情刹那变得兴奋,看着范湖跟着他一起没心没肺大笑起来……

        夜月细心为小狸猫涂上疗伤的药膏后,小狸猫便与众人挥手告别,消失在眼前。

        送走小狸猫,众人知道,在博洋城,无论童子是否在那,那里都有许多像小狸猫这样的小妖。众人心头一阵沉重,感觉不能再耽搁,决定立刻出发赶往博洋城!

        夜晚,由于匆匆赶路,在那荒郊野外,众人只能露宿在外。范湖躺在草地上,想着方才的小狸猫,那小狸猫与人无害,连最恶毒的报复都不过是人类稍稍极端的玩笑罢了,面对这样单纯的小狸猫,范湖能给予的不是怜悯而是试着去理解它。想着想着,范湖久久不能眠,耳畔传来了夜月轻弱的呼吸声,在这样的近距离,心跳陡然变快,阵阵清风拂过,不但未有带走这满面的红容,反而传来夜月身上淡雅的清香,望着这满天的繁星,范湖呢喃道:“难道我真的喜欢月儿吗?”。只是醉语问星星不答,只将磷光照月人,那柔弱得星光光撒在夜月身上,一片祥和……

  http://www.biqugex.com/book_13833/662953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