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雪中月 > 第十四章 一生一世

第十四章 一生一世

        四人马不停蹄向博洋城赶去,这一日,来到一名为婆媳城的小地方。只是刚进城,范湖心中便萦绕了一股奇异之感,久久不能消散。他怀疑自己是产生了幻觉便使劲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但并没什么用。看着脸部有些发红的范湖,夜月用小手摸了摸范湖的额头惊叫道:“好热,是不是病了?”

        范湖摇了摇头:“身体并没什么不适,只是心中有些慌乱,那种感觉我也说不出,只是感觉好像要有什么事要发生一样。”

        “我看是这几日连续的赶路让你精神有些恍惚,不如就在此地调养一日。”刘堪提出意见,众人一致同意。

        “但愿是这样吧。”对于心中的那一阵慌乱,范湖仍是有些担心,那股奇怪的感觉实在太过强烈。

        ……

        “啊,真舒服。”夜月伸着懒腰,享受着午后慵懒的阳光。四人寻了间小茶馆坐下,小二为他们送来茶水,见他们穿着的不是本地服饰便问道:“几位客官可是从外地来?”

        “恩,我们路经此地,恰逢人都有些疲了,便决定在这休整一日。”

        “那几位客官今晚上可一定得去城东瞧瞧,今日正巧有晚会上演。”

        “那是什么样的晚会?”只要是和玩有关的事,夜月总是兴趣勃勃。

        “那晚上上演出的故事是在我们婆媳城传流已久的故事,哎,我也不便再多说了,各位去看就知道了,一定不虚此行。”

        “我们会去吧?”夜月拉住范湖的胳膊,撒着娇,一双大眼睛无辜看着范湖。

        刘堪与胡洛宾见夜月如此粘着范湖,也不便去打扰他们,便谎称累了,找了家客栈早早歇息。

        范湖与夜月在当地人的指引下来到东城时,太阳已经西斜,夕阳余晖果然是使人忧愁,即使四周是人山人海,即使四周都布满了彩灯,光彩照人,但仍挡不住那一抹忧伤萦绕在范湖心头。

        范湖心中虽有奇异的感觉,但夜月小脸因激动而显得有些红润,那好奇的大眼睛不断大量着四周:“人真的好多,真热闹啊。果然比在家好玩。”

        两人正前方搭着一大舞台,范湖料想演出必定是在那出演,便招呼夜月拉着她挤进人群。挤到最前方,能看见大舞台上铺着红布毯,只是舞台后方以黑布遮住,让人无法看清里面藏有什么。

        天慢慢黑了下去,就在这时,四周布满的彩灯全部熄灭,黑暗一下侵蚀人们的双眼,让人无法看清。此刻,舞台上传来鸟儿的轻啼声,并伴有男子朗朗的读书声:“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随着书声尽,舞台上的彩灯一盏盏缓缓点亮。只见一身着白色长袍的粉面书生右手摆弄着折扇,左手捧着《诗经》从帘幕左角缓缓走出。不待男子走到舞台中央,帘幕右角便又传来一道女子清脆声:“摽有梅,其实七兮。求我庶士,迨其吉兮。摽有梅,其实三兮。求我庶士,迨其今兮。摽有梅,顷筐塈之。求我庶士,迨其谓之。”女子眉清目秀,配着一条淡蓝色长裙,头上以一朵野花装饰着,娇嫩、可爱。

        随着二人走出,铜锣声纷纷响起,随着这欢快的节奏,各种商贩的表演者纷纷登台,叫卖着,很明显,这里便是热闹的集市。男子和女子不理会正夸张叫卖的各个商贩,而是从两角径直向舞台中间那贩卖首饰的商贩靠近,两人同时拿起小摊上的同一根簪子。只是两手触碰在一起,女子特有的娇羞让她立马松手,只是有些不舍,多看了簪子两眼,男子笑了笑将手上握着的簪子给女子戴上,女子未有拒绝,只是有些娇羞看了男子一眼。当男子为女子戴上发簪,周围的商贩都围了过来,将两人紧紧包围在一起,起着哄。男子较高,用手拨开女子额前的发丝,轻轻吻下去。女子没有拒绝,只是羞涩低下头,有如一朵含苞待放的花朵。

        远处,有唢呐声响起,一群壮汉抬上一火红的花轿,他们为女子盖上红布头,并将她抱入花轿,壮汉们扛着花轿在唢呐声以及男子的陪同下在舞台上绕了三圈。最后将花轿放在刚布置好的小桌旁。

        琴瑟声起,壮汉们与商贩都下场,舞台上仅仅留着花轿与那男子。男子走到花轿旁,有礼掀开帘幕,牵着一只葱葱玉手,将头上还盖着红布的女子接出花轿。两人坐下,男子将那红布掀开,与互相牵着手喝下交杯的喜酒。交杯后,两人情意浓浓。

        台上,四季景色不断变化,女子就依偎在男子怀中或品茗名酒,或吟诗赋,或鉴赏诗画。只是就在两人你侬我侬之际。却传来与之极为不符的古典生,一老妇人登场,口中吟唱着:“小儿苦读十八载,算来本应功成时。怎料有女花招展,流年忘返酒寻欢。老身已是肌无力,可怜门户就独子。”说罢痛心疾首拍了拍手。

        当看见老妇人,男子惊诧,不明白为何自己老母会突来此地,赶忙起身,只是那拿着书画的手不知所措。老妇人将那早已写好的休书递给男子。男子将那休书颤颤巍巍接了过来,跪在地上,不断哀求着,双手抱着头显得十分痛苦。但老妇人不为所动,最终在那老妇人的压力下,女子黯然离台……

        随着女子的离去,老妇人也随之离开。画面一展,一阵清脆稀松的铃声响起,席幕后方女子小心探出脑袋,小心打探着四周,当只见男子一人时,便开心的跑出来与男子拥抱,男子牵着女子的小手,在台上悠闲走动,幸福溢于言表。只是好景不长,那压迫般得鼓声再次响起,老妇人气冲冲冲上台,挥了挥手,从台下招呼壮汉,男子与女子双手虽紧紧握在一起,却奈何不住一群壮汉,最终被生生拆散。见女子被拉走,老妇人再次招手,壮汉们抬上一花轿,花轿中有另一女子。老妇人将她迁出,男子百般不愿,但老妇人却强制将两人手叠放在一起,就这样拜了天地……

        舞台上的彩灯熄灭,在这空挡,范湖听见身旁传来小声的哭泣,转过身却见夜月正擦着眼睛:“太可怜了。”

        一会,舞台灯再次闪亮,男子再次出现在舞台上,只是不同于先前的白色长袍,现在穿着一身官服,脸上有浓密的胡须,唱到:“有幸蒙圣恩,钦点为状元。为官二十载,思乡更为甚。承蒙皇恩情,得以下江南。今日故地游,感慨苦良多。”唱着唱着,传来一段二胡幽转之音。帘幕另一头,女子走出,妆容未变,仍是穿着淡蓝色长裙,淡雅如花。只是与当初相遇时候的一人不同,女子身后还跟着自己如今的丈夫。正游览故地风景的男子看见这一幕,无比心痛。女子偶然的一瞟,恰巧看见男子痛苦状。愣了一下,眼睛湿润了,在自己丈夫耳旁低语几句,便提着一竹篮走到男子身边。两人深情对视一番,情虽未变,景却早已不在。女子低头从篮中取出一壶亲手酿制的忘忧物,递给男子,欲言又止,马上转回跑到自己的丈夫身边。看着就这样离去的女子,男子捶足顿胸,猛然将那一壶酒全全灌下,脸上一片红润,那后方的黑色帘幕缓缓拉开,露出上面的题字……

        只是帘幕还未拉开,范湖便下意识小声低吟:“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台上男子唱着:“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男子唱完、暗自神伤,小心拿着手中那早已喝尽的酒壶,缓缓踱步离台。伴随着男子的离去,范湖拉起夜月的小手转身也欲离去:“幕已终。”

        只是不管范湖夜月指着台上说道:“你看,还没结束呢!”范湖转身便听见女子的吟唱:“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台上烛光点点,笛声悠扬。帘幕全部拉开露出了题字。四周的彩灯一齐照亮,将那题字映得格外透亮……

        看着在造化交错下的两幅题字,范湖眼泪不自主落了下来。只是眼泪未落下,便有奇异之事发生。范湖心中突然闪出一道亮光,有一雪球涌出,雪球洁白,剔透,不掺杂质。眼泪从范湖眼中落下,滴入雪球中。随着眼泪的滴入,那雪球变得晶莹,展示着一幅幅画面,冲击着范湖。“这,竟然是雪女的一世记忆。”范湖心中顿悟。

        终于,雪球平静下来,回到范湖心中。范湖擦了擦还留在眼角的泪水,环顾左右,发现并未引起人们的惊异。“只有我才能看见么。”就当范湖这样想时,却突然传来夜月的声音:“刚才我好像看见你胸前有一道亮光闪过。”范湖愣住,虽然他对刘堪与胡洛宾都讲过要寻找雪女的记忆,但面对夜月不知怎么他却无法坦白,支支吾吾。此刻,虽然灯火通明,但夜月仍有些看不清范湖……

  http://www.biqugex.com/book_13833/826149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