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界的层次 > 第八十章 难道是传说中的七龙珠

第八十章 难道是传说中的七龙珠

        张丛蕾看到二人的目光,然后不在意的瞥了二人一眼,直接拿起一串龙虾。

        “其实,我也知道一件特别浪漫的事情,当然,主角不是我。

        那时候高中,一个星期五天住校时间,学校规定晚自习后女生不能在后操场逗留,校领导会不定时的去查,逮到了就会通报批评。

        我同桌交了个女朋友,然后他女朋友就理了一个很短的发型,每个晚自习后都会去后操场幽会,从来没出过什么事情。

        后来学校又出了一个新的规定:男生和男生在校园里内不能牵手,拥抱,接吻.....

        虽然后来他们分手了,但是我可以确信,这是我在高中见过最浪漫的爱情。”

        张全宇也是推了推眼镜,笑着说道。

        张丛蕾直接就笑喷了,吴易也是在一旁大笑。

        肖洛和钱允都能够听出张全宇将这个故事欢笑背后的那种感觉,不由都看了看在那一旁笑着的张丛蕾。

        “不是吧,那你说这姑娘胸得多平啊。”贺小令皱了皱眉,疑惑着说道。

        “......”张全宇听到贺小令的话,眼神顿了顿,黑着脸看着贺小令。

        贺小令,你过不过分,你过不过分,你没看到我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么。

        你没看到我在点化人了么,你这孩子现在怎么思维就他妈这么敏捷了。

        “哈哈。”张丛蕾听到之后更加笑了,完全没有听出来张全宇隐藏的含义。

        肖洛也是直接在贺小令头上拍了一下,钱允在一旁偷笑。

        连吴易都在笑贺小令。

        贺小令不乐意了,揉了揉头:“吴易,这世界上有七科神秘的珠子,集齐之后可以实现所有的愿望。”

        吴易一愣,瞬间来了精神:“不会吧,是真的?难道是传说中的七龙珠?”

        贺小令轻蔑的看着吴易,然后站起来直接拍了一下吴易的头:“我说的是彩票双色球。”

        吴易一愣,然后憨厚一笑,摸了摸头:“也对,也对。”

        “......”

        众人看到吴易的样子,不禁都叹了一口气,这智商,纯属被人碾压啊。

        几人也是海天湖地的谈论着,谈人生,然想法,谈未来。

        两箱啤酒也是慢慢减少着,吴易都有些微微上头了,说话舌头都有些大。

        张丛蕾在这个过程中出奇的没有参与,一直微笑着看着坐在面前的几个大男人,不,也可以说几个小男人的谈论,不时喝酒,不时微笑。

        对于这样安静的张丛蕾大家也都是没事就找她和酒,张丛蕾也会微笑。

        只有张全宇知道,这么安静的张丛蕾,只是因为在观察,观察面前的几个小男人动作细节,从而自己做内心分析。

        “好吧,肖洛,贺小令,钱允,吴易。我不知道你们的背/景,也不知道你们的过往。但是,第一,你们是全宇哥让我认识的,全宇哥不会害我。你们几个应该不会是渣男。

        第二,你们很有趣,我想和你们交朋友。来。”

        张丛蕾拿起酒杯,淡淡一笑,只不过眸子之中有些惨淡。

        肖洛四人也是听到拿起酒杯一口喝干。

        “有一句话,‘你说无论我变成什么样子,你都不会离开我,于是我摘下了面具,看到了落荒而逃的你。’

        这句话,我一直记得,我也记得更加让我这句话的人。不过这都是曾经了。”张丛蕾淡淡一笑,仿佛真的轻不可微一般。

        但是除了吴易之外,肖洛钱允和贺小令三人都能够听出张丛蕾这句话里的辛酸,仿佛看到了她不为人知的过去。

        “说实话,我不知道我的悲惨人生告诉你们,你们心中会怎么看我,还愿不愿意教我这个朋友。

        就像刚才说的,我卸下了我的面具,然后看到落荒而逃的你们。”张丛蕾无奈一笑,静静的抽了一根香烟,眼神微眯的说道。

        “丛蕾,你...”张全宇看到张丛蕾的样子,欲言又止,最后叹了一口气。

        “表哥,这个世界上,或许还能够真心实意对我的人,也就你了。”张丛蕾搂了搂张全宇的肩膀,微微一笑。

        肖洛发现,张丛蕾从始至终,这个微笑,最美,也是最温暖,最真实。

        肖洛几人都是挂着微笑,静静的看着张丛蕾,没有说话,也没有什么动作。

        张丛蕾看到几人的样子微微一笑,她知道,这个微笑是她发自内心的。

        人就是这么奇怪,可能因为一个陌生人的微笑,也可能因为简简单单一句话,会令你内心感动,甚至热泪盈眶。

        张丛蕾看着肖洛几人,虽然他们没有说话,只是在微笑,但是在张丛蕾眼里,这是一股巨大的力量。

        他们知道自己在学校的身份,好听一些是个排行第三的“花芙”,有用吗?没用。

        有很多人,在知道了自己的时候,有的人目光带着侵略的淫/秽,有的人带着鄙夷的目光,有的人则带着冷漠的高傲。

        可是,对面的几个人不一样,和大多数人不一样。

        肖洛刚才在向自己微笑,她能够感觉到微笑背后的清澈。

        贺小令也在微笑,不过贺小令的微笑背后的含义令她感觉到,那是一种力量,一种令人无奈的意味。

        而钱允,他对自己的微笑很淡,更多的是好奇。

        吴易....对,吴易,这个怪胎竟然眼神都有些畏惧......

        人的内心都是高傲的,没有任何人希望别人带着有色眼镜看自己,这是对人最起码的尊重,也是他们最渴望得到的尊重。

        他们几个微笑,而没有动作,没有说话。

        可是,不说话代表着默认,有时候,沉默比话语更有说服力。

        是啊,别让这个世界改变了你的微笑,你应该用微笑去改变世界。

        这句话,好假,但是却又好真。

        张丛蕾真的想要落泪,可是,眼睛干涩,好像泪源线被切断了。

        虽然张丛蕾眼睛没有流泪,但是她下意识的用无名指在眼睛上拍打了拍打。然后一本正经的看着几人,嘴角挂着一丝淡笑。

        “我呢?说起来不幸,但是也算幸运的一个平凡人。我.......”

        张丛蕾刚要讲话,包里的手机开始不恰时宜的响起。

        张丛蕾拿出手机看了看正在闪烁的屏幕,眉头微微一皱。然后滑动那个红色的拒绝提示。

        张丛蕾刚要放进包里,手机又开始闪烁。

        张全宇微微叹了一口气。

        张丛蕾接了电话,只是看向肖洛几人的眼神有些闪躲,不时小声的说几句。

        “不行,他要过来,堂哥你带着他们先走吧。”张丛蕾看了看张全宇,眼神有些无奈,小声说道。

        张全宇没有说话,看着张丛蕾叹了一口气,然后起立想转身去结账。

        身旁的贺小令一把抓住张全宇的手臂,眼神明亮:“去干嘛。”

        张全宇一愣,看了看贺小令:“我不搞基。”

        贺小令黑着脸看着张全宇,果然和吴易不是一个档次的存在啊,这就是差距。

        “坐下吧。没事。”肖洛向张全宇微微一笑,示意张全宇不用。张全宇也是再次坐下。

        张丛蕾有些着急的看着肖洛:“肖洛,不行,不能因为我给你们造成不必要的麻烦,那个人我堂哥都惹不起。”

        钱允眼神顿了顿,然后看了看张丛蕾,又看了看张全宇,微微一笑:“蕾姐,你有兰大“花芙”之名,怕是这个人非富即贵。

        也就是说势力很大,你堂哥张全宇都惹不起,也就说明你堂哥也有一定的势力,只是不如那个人势大,我说的对吗?”

        张丛蕾一愣,然后有些吃惊的看了看张全宇,她以为肖洛几人知道张全宇的身份。

        张全宇也是眼神微微一闪,微微一笑,推了推眼镜,心中惊讶钱允好敏锐的洞察能力。

        肖洛也是看着张全宇微微一愣,他刚才都没有发觉张丛蕾的话语。

        因为张丛蕾的话中有一个突出点,就是那个人势力大。用张全宇做侧面烘托,往往的人们都会选择性的去想象这个人的势力有多大,从而忽略了张全宇这个人。

        肖洛也是多看了张全宇几眼,手指在桌子下面微微点了点,然后轻轻一笑。

        “张丛蕾。”一个忒突的声音在张丛蕾背后响起。

        肖洛几人循声望去,一个穿着格子衬衫的青年站在张丛蕾身后,然后还有张丛蕾一脸的惊容。

        在肖洛几人打量青年的时候青年也在打量着肖洛几个面生的人,都是学生装的打扮,然后手轻轻的放在张丛蕾的脑后,轻轻的抚摸着张丛蕾柔顺的发丝:“这几个是谁?你的朋友?”

        “方少,他们是....”张丛蕾话语有些微弱。

        张丛蕾还没说完。

        “嘭”的一声声响。这个被张丛蕾称为方少的青年直接把张丛蕾的头按到了桌上。

        碗碟瓷器被摔在地上,惹得周围的人目光纷纷投了过来。

        “你干什么。”张全宇直接站了起来,脸上带着怒色,向那个被称为方少的人说道。

        贺小令也是打算站起来,不过被肖洛按住了大腿。

        钱允也是安静的坐在那里,静静的看着事态的发展,没有说话,因为肖洛告诉他,肖洛很强大,是他最为坚固的后盾。

        肖洛没动,他自然不会动,就是这么简单。

        还有就是,他很相信肖洛说的话。

        吴易倒是被这一幕吓蒙了,有些不知所措,看起来斯斯文文的人怎么上来就打人,自己这么打块头都知道爱护花草,珍爱生命。

        “撒谎?这个感觉怎么样?”方少抓着张丛蕾的头发,然后把张丛蕾的头提了起来,笑着问道,根本不理会张全宇的问话。

        张丛蕾本来白净漂亮的脸蛋此刻占满了油渍,还有一些食物的残渣,一脸哀伤,嘴唇也有些颤抖:“方少,我没撒谎。”

        “你们是丛蕾的朋友?你们好,我是方白易。”方白易松开了抓着张丛蕾头发的手,然后拿过张丛蕾身边的纸巾擦了擦,笑着看着肖洛几人。

        虽然言语略显修养,但是笑容张扬而狂傲,丝毫没有尊重的意思。

        肖洛听到方白易这个名字,眉头微微一挑,嘴角挂过一丝笑容,这个青年就是方白易?

        那么,只能说,真巧。

        “凭什么打人。”张全宇也是脸上怒色之中有些无奈,方白易,他明面的身份的确惹不起。

        方白易仿佛听到了笑话一般,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着张全宇,发出一声嗤笑:“凭什么?”

  http://www.biqugex.com/book_14235/1147858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