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界的层次 > 第二十五章 这位老奶奶

第二十五章 这位老奶奶

        贺解神情有些萧索,笑容有些苦涩:“人都不在了,要是云儿还在的话,也希望得到延续吧。”说着便递到木琪儿手中。

        贺雪神情也是一黯,她现在还记得四哥当时拿在手里成天向她显摆,每天都捧在手心里,视若珍宝。

        一晃,那些仿佛昨天的岁月就这么过去了。心中忍不住感慨良多。

        “既然你四舅给你的,你就收着,好好保管。”贺雪看着木琪儿也不知道该不该要,微笑着说道。

        “谢谢四舅,琪儿会好好保管。”说着向贺解轻轻低头。

        “好,好,鸾儿,过来。”贺解没有回头,赶忙说道。

        名叫鸾儿的女子轻轻走上前,身材高挑,三千青丝轻轻垂在胸前,眼眸明亮,一身得体的休闲,衬托出那玲珑身段。

        肖洛眼神一亮,好一清秀玉人。

        “叫姑姑。”贺解笑着看了看贺雪的方向,轻轻对名叫鸾儿的女孩说道。

        “鸾儿向姑姑问好了。”女子也是轻轻屈膝,微微低头。

        女子名为贺鸾,是贺解唯一的女儿。

        但是贺雪震惊了,太像了,太像了。

        “好....好.....好,琪儿,叫姐姐。”贺雪从愣神中回过神。

        木琪儿也看到了这个面容清秀的贺鸾,轻轻低头:“姐姐好。”

        贺鸾也是面颊上带着笑容,微微点头:“琪儿妹妹好。”

        贺雪看到了旁边的肖洛和陈青蓝,便把肖洛和青蓝叫过来:“你们也叫四舅吧。”

        陈青蓝也是微微低头:“四舅。”

        语气有些清冷,不过贺解看了看女孩同样清冷的气质,也没在意,笑着点点头。

        肖洛听陈青蓝说完,向贺解鞠了一躬:“四舅好。”

        贺解看着这个秀气的年轻人,刚打算回话,肖洛紧接着又向贺鸾鞠了一躬:“鸾儿妹妹好,我是肖洛。”

        静,静,静。

        所有人都有些愣神,贺鸾也是有些愣神,但是玉手掩口轻笑,回到:“肖大哥好。”

        贺解也愣了愣神,看到自己的妹妹贺雪也在愣神,倒是陈青蓝脸色没有变化,轻轻瞟了一眼肖洛。

        而木琪儿的手已经挽住了肖洛的手臂,微微用力。

        肖洛倒是没什么,笑着向贺解点点头,无视了木琪儿的所有动作。贺鸾看到木琪儿有些黑着的小脸,玉手掩着一直没有放下来。

        贺解笑着摇了摇头,自己老了啊。

        “小五,小五,你可算回来了,老爷和夫人都等急了。”从宅子里面出来了一个上年纪的妇人,身材微胖,是贺家的老人,田婶。

        “走,进去,别让爸妈等急了。”贺解说着,引领着一行人向宅中走去。

        贺家大宅,占地很广,首先一块荷塘映入眼帘,时不时有一些锦鲤穿梭在绿水中。虽然贺城气候微微转冷,但荷花的花朵还有一些,开的没来得及凋零。

        一排宽阔的青石铺路,指引到客堂。朴实,但却绿意盎然。

        几个青年男女正在荷塘一旁聊天,看到突然走来的一群人。都悄然站起来:“姑姑。四伯伯。”

        贺雪看了看几个人,有些印象,好像是旁系,并不是自家直系的人。因为当年老爷子打仗之后,也领过几个孤儿,而后他们长大,取姓为贺,变成了贺家人,为贺家做事。

        贺雪和贺解冲着几人点了点头,没多做逗留直接向屋内走去。

        “还有脸回来呢,要是我,我就不会来了。”几个人看贺雪走远,小声嘀咕。

        别人或许听不见,可是肖洛这货灵敏的感觉怎么可能听不见,肖洛脚步一顿。

        木琪儿看到肖洛停下,有些疑惑,但也是停下脚步。

        其余人看到木琪儿停下,都一脸疑惑。

        肖洛径直走向其中一青年,看着青年笑笑:“你刚才说什么?我没有听清楚,请你再说一遍。”

        贺辰眼中有明显的慌乱,但还是故作镇定地看着肖洛:“我什么都没有说啊。”

        肖洛疑惑:“真的没有说?我好像听到了你说什么啊。”

        其余几人也是有些纳闷,贺辰这么小声的说话,自己几个人不认真听都听不到,这个人怎么能够听到,狗耳朵?

        贺辰看到肖洛疑惑,并不确定,心中也有些底气:“我真的什么都没有说。”

        肖洛直接一巴掌甩到贺辰脸上,众人看到贺辰脸上一个清晰的巴掌印逐渐变红,一脸震惊。

        贺雪,贺解也是微微有些动容。

        贺解知道肖洛是妹妹贺雪带来的,并没有过多说什么。贺雪定睛看了看肖洛,但却没有阻止。

        贺辰一脸气愤,有一丝慌乱:“你打我做什么。”

        肖洛一愣:“我打你了吗?”

        贺辰心里一堵,但还是横着说道:“都看见你打我了。”

        “你凭什么打人,我们都看到了。”贺辰身边的几个青年出口。

        “所以我也刚刚听到了啊,你们没有听到他说吗?我离那么远都听到了,你们肯定也听到了,别光看见我打人啊,要不你们说说他说了什么。”

        几个人一阵语塞,说不出话来。

        肖洛笑着拍拍贺辰的肩膀:“有些话,你在心里烂掉也没事,别说出来,让人听见就不好了,对吧,你说,贺阿姨到底有没有脸回来呢?”

        贺辰神色猛然慌张,低下头不再说话。

        贺雪听到肖洛的话语,也是神色微微一黯,是啊,说起来自己真的没有脸再回自己的家。

        贺解看到贺辰如此,脸色一冷,儒雅气质被取而代之,换做了一种威严:“贺辰,不尊长辈,掌嘴。”

        贺辰听到贺解如此说,顿时想钻个地缝进去,但是,还是举起自己的手掌,扇自己耳光,他知道,这是家家规。

        啪,啪,啪,啪,啪。

        五次之后,贺辰深深向贺雪鞠躬:“贺辰知错,望姑姑谅解。”

        人多了自然有口舌,闲言碎语这很正常。

        贺雪拉了拉贺解,轻轻叹了一口气:“四哥,算了,没事,还是个孩子。”

        贺雪说完率先向大宅客厅走去。

        待一行人走远,贺辰眼中的那隐藏在眼底的怨恨渐渐晕开,最终,定格在肖洛的背影。

        肖洛仿佛知道似的,轻轻转过头,对着贺辰勾了勾手指。

        贺辰心里一寒,跟见了鬼似的,赶紧低下头。

        ........

        贺雪刚走进大厅,当年的陈设没有变化,依旧是自己记忆中的模样。

        贺老爷子和老伴坐在上位,身旁站立着一众家人。

        贺雪眼睛慢慢湿润,望着上座的父母,直接跪在了大厅里:“孩儿不孝,未能近身服侍父母。”

        贺解张了张口,但是看到上座的两位,也叹了一口气,举起来的手也慢慢落下。

        而贺老爷子的老伴许慧也是打算让女儿起来,但是被贺老爷子看了一眼,最终也没有说话。

        肖洛拉了拉陈青蓝,站在了旁边。

        肖洛也微微打量着客堂所有人,有人冷眼旁观,有人幸灾乐祸,有人面色如常。

        倒是贺老爷子,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魁梧,反倒有些消瘦。

        额头宽阔,眉浓眼重,面色红润,看起来身子很硬朗,一身唐装,精神抖擞,一点也看不出是将近八十之人。

        木琪儿也是看到上座,也跟着贺雪一般,轻轻跪下。

        贺老爷子喝了一口茶,挥了挥手:“罢了罢了,起来吧。”

        许慧急忙走向前,去扶起贺雪和木琪儿,口中嘟囔:“你这个糟老头子,女儿这次回来容易么,我都记不清有多久没见过小五了。”说着,便开始抹眼泪。

        许慧小贺老爷子十岁之差,但岁月不饶人,也是将近七十之人,不过保养很好,面色祥和,也就六十四五模样。

        “妈,是小五不好,一直没回来看您和爸。”贺雪也是红着眼眶,看着母亲这样,贺雪心里也是分外难受。

        “诶呦,我的小宝贝儿,你都多有没来过了,都这么大,长这么漂亮了。”许慧看见木琪儿,满心的欢喜和怜爱,恨不得把家里的金山银山都给了木琪儿。

        木琪儿乖巧的起身:“姥姥,是琪儿不好,没来看您。”

        “来了就好,来了就好,一会儿多陪姥姥说说话,昂,姥姥想你想的都快记不清什么样了。”徐慧拉着木琪儿的小手就没放下,生怕一个不留神手里没了。

        田婶也在一旁搀扶着许慧。

        贺雪在一旁站着,一直没敢看上座的贺老爷子:“琪儿,磕头,叫姥爷。”

        木琪儿微微笑着对许慧点点头,双膝下跪:“姥爷。”

        贺老爷子点点头,看着木琪儿的眼神也满是慈祥,但是更多的是内疚,然后轻轻说道:“起来吧,丫头。”

        肖洛拉了拉陈青蓝,向前走去,扶起木琪儿,微微鞠躬:“贺老爷子,晚辈二人在这里向您问好了。”

        贺老爷子还未答话,一句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

        “多年不见,性子野了,阿猫阿狗的杂人都往家里带了。”

        声源是一妇人,也就四十出头,但保养极好,皮肤白里泛红,乍一看,也就三十五岁左右。

        妇人两颗凤眼显得有些狭长,多了一股凌厉和高傲。

        一身花绸锦缎,身材保养很好,年轻时必是一美人胚子,只是岁月在其身上多的是浓厚的风尘气息和胭脂气味。

        但此人下唇单薄,必是一尖酸刻薄之人。

        说话的高傲妇人是贺家老大的妻子,也就是贺雪和贺解的大哥妻子,任云茹。

        而贺雪的大哥,贺途并没有要阻止妻子的样,贺老爷子没有说话,眼神有些低垂。

        贺雪也是微微抿住嘴唇,没有抬头,也没有说话。

        许慧有些怒气,还没来得及出口责斥。

        肖洛微微抬头,还未待任云茹答话,轻笑着说道:“这位老奶奶,谁是阿猫阿狗的杂人?”

        下班就开始码字,总算码了一章,又怕情节不好,仔细看了一遍,推荐呢?扩散呢?

  http://www.biqugex.com/book_14235/668932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