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界的层次 > 第二十六章 你的亲爸爸也就来了

第二十六章 你的亲爸爸也就来了

        “这位老奶奶,谁是阿猫阿狗的杂人?”

        声音传到任云茹耳朵里,任云茹脸上的冷笑开始僵硬,面部表情有些抽筋。

        女人,最怕别人说她三点。

        第一,说她老,第二,说她老,第三,说她老。

        不论是漂亮的女人还是平凡的女人,她们被迫接受岁月给她们留下的痕迹这已经是她们的确没有办法改变。

        只能稍作修饰,外表看不出而已,如果再有人刺破了那个点,她们就爆发了,尤其是已经开始变老的女人,而且还爱美的女人。

        没错,任云茹这样四十多岁的女人,尽管各种保养做的很到位,即便外表看起来年轻了很多岁。

        但是她内心很清楚,她已经不是双十年华,不再像那个年纪般,皮肤紧致而有弹性。

        她已经开始变老了。

        比如说有人见到她:呀,你保养的真好,跟二十多岁的一样。

        夸一个人也很有技巧,你这么夸已经夸出了范围,在她认为就是你在贬义她,损她已经老了。

        她不仅不会高兴,还会心里对你记恨。

        相反,你哪怕说她年轻了一岁,她都会高兴的。

        岁月留在女人身上的痕迹,没有人能够磨灭掉,她们不傻,她们自己最清楚。

        不过肖洛这句话并没有夸任云茹的意思,赤裸裸的贬低和嘲讽,不带一丝修饰的出来。

        任云茹爆发了,看着肖洛的眼神仿似喷火:“你是谁?谁让你进贺家大门,这里还轮不到你这个小辈放肆。”

        肖洛赶忙过去抓住许慧的手,面色有些可怜:“老奶奶,这位老奶奶和您是朋友吗?都是一个岁数的人。

        为何我感觉不到她向您那么慈祥,那么和蔼,那么可亲,她好可怕。”

        你不是害怕别人说你老?我就偏要说,谁让你把自己心底的疼痛摆出来,那不就是让人刺的么。

        这怨你自己,没错,和我没有关系。

        木琪儿和陈青蓝都有一些忍着笑的冲动,连贺雪贺解还有贺鸾都忍着笑意。

        贺雪虽然十五年之久没有回家,但是,贺家的事情她并不是不知道,相反,家族里的一切动静她都一清二楚。

        连许慧脸色都是有些缓和,看着肖洛那模样,眼底竟然有一丝欢喜,就好像肖洛做了一件令她非常开心的事。

        任云茹脸色铁青:“好你个牙尖嘴利的小辈,我.....”

        “够了。”贺老爷子在上座,声音威严,眼神都懒得去看任云茹一眼。

        而后看向贺雪,眼神柔和:“回来就好,设宴。”说完,向宅院后面走去。

        许慧赞赏的看了一眼肖洛,拍了拍肖洛的手,便跟在贺老爷子身后。

        一贯人也纷纷跟在贺老爷子身后,走向宅院后面。

        又有几人走近贺雪:“小五。”

        贺雪看到,一一回应:“二嫂,三哥,三嫂。”

        “回来就好,你二哥很挂念你。”被贺雪称为二嫂的妇人常雪眼神温和的看着贺雪。

        “一会儿我就去看二哥。”贺雪也是点点头。

        “走吧,一会儿老爷子要开宴了。”贺雪的二哥贺路也是笑着看着贺雪。

        “嗯,三哥,你们先去。”贺雪轻轻的说道。

        几人这才离开。

        当贺雪刚要领着木琪儿几个去向后院的时候,三个人影走到贺雪面前。

        而其中,就有刚才被气炸了的任云茹,还有一个有些发福的男人,身后跟着一个青年。

        贺雪看到来人,脸色有些冷。

        贺解也是微微向前迈步,站在贺雪的面前,挡住了贺雪半边身子。

        贺途看了看贺解,也没有理会,冲着贺雪道:“小五,别太任性了,大哥心疼你。”

        贺途五十岁左右,眼睛很小,身子微微发福,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缝。

        贺雪声音清冷的神色,并没有什么改变:“谢谢大哥关心,我们走。”

        说完要带着几人离开这里。

        “别呀,见一回容易么,都是亲情血脉的,什么也比不了血浓于水啊。”任云茹冷笑着说着,眼神还看向肖洛。

        看到肖洛正小声和木琪儿说这话,逗得木琪儿掩着嘴轻笑。

        任云茹看到肖洛她心里就来气,刚才发生的一切好像在她脑海中重复上演着,当着那么多人狠狠的抽了自己一巴掌。

        “说起来也是,不是逢十大寿,贺家是从来不邀请杂人的,身为贺家人,怎么能不知道这点。”

        贺雪脸上寒霜更甚,贺解脸色也不好看:“大嫂,这里没有外人,今天是老爷子大寿,请说话客气点。”

        “没有外人,那她们几个是谁,怎么我一个也不认识。”任云茹冷笑着指着肖洛几人。

        “大嫂,何必如此咄咄逼人,我是贺家人,这里有我的亲人。”贺雪声音低沉。

        “亲人?我们可不敢当,当年是谁拿着刀子差点杀了自己的大哥。这样的亲人,我可受不起。”任云茹狭长的凤眼突迸寒光,压迫着贺雪。

        静,静到只能听到彼此的呼吸,静到肖洛都能感觉到在场几人的心跳。

        木琪儿看到这一幕心里微微泛酸,自己的母亲正在被人数落,被人讽刺,被人生生压迫。

        木琪儿眼底有意思湿润,内心生出了一种深深地无力感,下意识的看了看肖洛,扯了扯肖洛的衣袖。

        肖洛也知道,木青山没来就是把一些抽象的任务交给自己,要是木青山在场,他怕是心头也会有一丝愧疚和无奈吧。

        可是,这次来的是肖洛。

        肖洛不得不说,这个任云茹很聪明,聪明到几句话给你一种压迫,话语中暗藏着陷阱,可是你明知道是陷阱可是你又不能不跳,这正是任云茹的聪明之处。

        “好臭。琪儿,你有没有闻到,有一种味道好臭。”肖洛手在鼻子面前乎扇了几下。

        “小杂种,你说谁呢你,你说谁呢。”任云茹听到也是生出一股无力感,刚才自己造的压迫,造的势被这个小杂种一句话瓦解。

        看贺雪贺解的脸色转变也能看的出来,二人都是轻轻吐了一口气,脸色有些好转。

        这小子战斗力怎么这么强。

        “呀,更臭了,更臭了。琪儿你闻到没有。”肖洛说着,还把自己的手盖在木琪儿的小鼻子上。

        “小杂种,我告诉你,这里是贺家,不是什么无名无分的人都能来的。”任云茹寒着脸低声嘶吼。

        看得出,她已经出离了愤怒。

        “不行,不行,我要死了。贺阿姨,咱们进去吧,不然一会儿咱们就都被熏死了。”肖洛故意捂着鼻子像贺雪说道。

        木琪儿和陈青蓝在身后都憋着笑意,看着肖洛大战boss关卡。

        贺雪也是觉得这次来带着肖洛应该不是个错误,贺解倒是对肖洛有些刮目,这个青年,挺贱的,不过,贱的好。

        幸好肖洛不知道贺解心中的想法,要是知道,没准就站在任云茹旁边开始骂贺解了,你可真会夸人,夸什么不好,你夸我贱,你竟然夸我贱。

        你出门碰见了一个人朋友你就夸人家贱?你知不知道,像你这样的人,在外面早就被人打死了。

        好吧,虽然你的夸奖很到位,但是别这么说,我这人脸皮薄,容易害羞。

        “你个小杂......”任云茹的话又刚说到一半。

        “云茹,别再胡闹了,我们还是亲人,那件事我没放在心上。”贺途也是出口阻拦,并且小眼睛还深深地看了肖洛一眼。

        废话,那可是人家媳妇,他跟人精一样,他怎么没有看到任云茹吃亏,但是他知道再这样下去还会吃亏。

        他也看出眼前这个青年嘴巴很毒,让任云茹每一个大招都被人家轻易格挡了,还碰了一鼻子灰。

        可是他是小辈,你跟小辈继续纠缠就让别人看笑话了,他可以贱,他可以仗着他是个小辈。

        你还能仗着自己老?

        “少帆,过来叫姑姑。”贺途眼神亮了亮,看向贺雪。

        贺途身后被叫做少帆的青年身材和肖洛走的是一个路线,都是清瘦型的,神貌俊逸,尤其是那一双眸子,继承了任云茹的特点,狭长而清冷。

        不过气质有些阴柔。

        贺少帆安静走到贺雪面前:“姑姑好。”

        贺雪没有点头,只是轻轻的“嗯”了一身,也并没有让木琪儿过去问候贺途和任云茹的意思。

        “请姑姑不要再像那次那样,让我差点没有了爸爸,我相信姑姑,因为我们是亲人。”贺少帆神色没有任何变化,安静的说道。

        贺途也没有什么变化,但是任云茹的眼底划过一丝骄傲,内心舒了一口气。美眸似有意似无意的看了看贺途。

        贺雪这次脸上没有什么变化,但是也并没有出口说话。

        倒是贺解一脸愤怒,刚要说话,肖洛给了贺解一个放心的眼神,意思好像是说:这种事情,我来,等会你再说。

        肖洛走上前,看了看贺少帆,又看向贺雪:“贺阿姨,你当年要杀的人是有多人渣,是有多烂,是有多可恶?

        他是不是拐骗幼女儿童?他是不是欺压年轻少女,他是不是凌辱良家少妇,还是他根本就不是个人,我想应该会占其中一点的。

        否则贺阿姨这么温婉的女人会去杀他,恩,肯定是?”

        说完,还在那皱着眉头,手指摸着下巴,一副认真思考的样子。

        贺少帆猛然抬头,犀利的眸子看向肖洛的脸庞,甚至连贺途看向肖洛的眼光都有些不善。

        肖洛没有任何回避的看着贺少帆:“抱歉,你刚才说什么,我没有听清楚,你爸爸?谁是你爸爸?”

        不说贺途和贺少帆忍耐性如何,任云茹都有些想吐血的冲动,从哪里来了个这么个怪胎。怎么脸皮这么个厚。

        你是故意的吗?你是故意的对不对,我就知道你是故意的。

        肖洛跟不知道似的,看了看大家的眼神,好像真的是现在才发现贺途就是贺少帆的父亲。

        肖洛顿时一脸尴尬的神色,有些不好意思的对贺少帆说道:“真抱歉啊,我刚才说的你别往心里去,我的意思也就是你现在的爸爸没了,你的亲爸爸也就来了。”

        ……

        一章奉上,望各位大虾观赏。求收藏,求推荐啊、

  http://www.biqugex.com/book_14235/668933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