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界的层次 > 第四十章 爱吃宠物的贺小令

第四十章 爱吃宠物的贺小令

        “小令,燃灯。”老者依旧在那里站着,苍老的声音传出。

        “是,大师父。”贺小令微微鞠躬,神色尊敬。

        当内堂被烛灯照亮,肖洛这才看清楚眼前这位老者的模样。

        老者一身青衫,略显得高挑,面堂有些泛黄,眉宇清晰,面色平凡,并没有什么令人过目不忘的特点,但是这位相貌平凡的二人,竟然是一名域修。

        “敢问小兄弟,洛老先生是你何人?”老者负手而立,抬头看了看肖洛。

        “何事。”肖洛眼神微凛,肖洛将左手放在身后,左手的诡异图案微微亮起。

        他并不知道眼前的这位老者是和自家的老头子是有旧,还是有仇,况且面前这位是一名域修,不得不令肖洛上心。

        老者看到肖洛没有否认,眼神一亮,直接跪在原地:“请受宋家兄弟,宋秋,宋春一拜。”

        宋春看到自己的大哥宋秋跪在地上,赶忙在起身后跪了下去。

        倒是贺小令有一点疑惑,但是看在自己两个师父都是如此,没有办法,直接在宋春之后跪了下去。

        这一幕倒是把肖洛整懵了,但还好,不是老头子仇人。赶忙扶起宋秋:“送老先生这是何意,我一个小辈,不敢当。”

        宋秋被扶起来,身后二人也是站了起来,贺小令看了看肖洛,微微一叹,这是命么.....

        “登天瞬。”宋秋看了看肖洛,微微缓声道。

        肖洛心中了然,登天瞬是家里老头子创出来的步伐,集百家之长短,又有后天八卦之大意所创,进可攻,退可守。

        是家里老头子引以为豪的一门绝学。

        没错,除了他,就肖洛一个人会,连凌段,影他们都没学会。

        “没想到有生之年,真能见到故人之后,哈哈,知遇之恩,宋家二兄没齿难忘。做牛做马,定以小兄弟为尊。”宋秋眼角都带着一丝晶莹

        肖洛一愣。我靠,域修者啊,要为我做打手?

        “当年之后,我兄弟二人要一心在洛老先生身边,但是洛老先生拒绝了,洛老先生说若是还能看到他的传人,助他之力便可。

        登天瞬就是他传人的象征,没想到一别就是三十余载啊。”宋老先生缓缓道。

        肖洛这才明白,其中深浅宋秋并没有刻意说明,肖洛自然也不会去问。

        “老先生,您不必如此,您就继续留在贺家即可。”肖洛微微道。

        贺小令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生怕肖洛这货真的把两位师傅领走了,那贺家的子弟谁来教导?

        “以后我就是贺家的领路人,我也算是贺家的人了。”肖洛笑呵呵道。

        贺小令听后感觉心口被中了一枪,呼吸有些困难。

        “既然如此,那我宋家二兄弟便谨遵小兄弟之意。”宋秋微微鞠躬。

        “宋老先生别这么说,我叫肖洛,叫我肖洛便可,我还要在贺家逗留几日,临走之前再来与二位前辈拜别。”肖洛也是拱拱手。

        “好吧,肖洛。那我兄弟二人在此等你,小令,说与不说,在你。”宋秋看了看肖洛,又有深意的看了看贺小令。

        肖洛有些疑惑的看向贺小令,但还是望着宋家二位老者:“那,肖洛告辞了。”

        ........

        “我也是听我爷爷说起,说二位师傅当年来到贺家大门门口,就问贺家是否能够收留他兄弟二人。

        爷爷当时也不知道二人是不是江湖骗子,但是爷爷为人心善,就算收留一段日子也无妨,但是后来发现兄弟二人拳脚功夫甚是了得,更是亲眼见过大师父竟然用树叶杀死过一个来贺家行凶的凶手。

        爷爷知道二人果然是高人,又联想到贺家保卫着实有些欠缺,便成立武堂,让两位师父留了下来教导。爷爷说要重金聘请,但是大师傅紧紧说了一句缘分罢了。”

        贺小令在前方走着,微微讲着,肖洛没有回话,静静听着。

        “后来二师父便是教导武堂,从武堂挑选天赋极佳的人再由大师傅教导。

        大师傅教导出来的人都进入贺家不知道,仅仅是我和爷爷知道的暗堂,都以为那些伸手不凡的保镖,是我贺家重金聘请回来的。

        其实不然,爷爷在外找的一些孤儿,成为贺家武堂之人。武堂只是筛选天才和内鬼的方式,当然也有一些出类拔萃的人,查明身份。才被挑选出来。”

        “贺家现在暗堂都是凡修者,队长是地修者,一共二十五人。无一不是精英,来保卫贺家。”

        肖洛也是听着,果然,原来是内有高人,否则肖洛看到贺雪的两个保镖也不会如此惊讶贺家的底蕴。

        “肖洛大哥,你先回房,我去去就来。”贺小令说着转身就跑。

        肖洛看着贺小令的背影,摸了摸下巴,能告诉自己这些,贺小令有心了。

        肖洛抬头看了看天空,月亮微微映射着白光,照着贺家大院。肖洛摇了摇头,向自己下午睡的那间屋子走去。

        .......

        木琪儿正在红木椅上坐着,贺鸾正在给木琪儿的太阳穴上轻轻按摩着:“琪儿,这个力道可不可以。”

        “恩,鸾姐姐,很舒服。”木琪儿舒适的说道。

        陈青蓝也和贺雪坐在床上唠着家常话。

        说实话,今天发生的一切,陈青蓝虽然什么也没有说,但是她看在眼里,心里也都明白贺雪受了多大的委屈。

        不由有些叹口气。木琪儿也明白,但是木琪儿没有说,因为如果自己说,贺雪会更加难受。

        贺雪看到陈青蓝的眼神,微微一笑,示意陈青蓝没有什么。也在心里暗地里夸奖陈青蓝知书达理。

        “小哥哥怎么去了这么久还不回来。我肚子有些饿了。”木琪儿出生道。

        “可能是有什么事吧,我也不清楚,饿了一会儿带你去吃好吃的。你四舅他们都在。”贺雪微微摇头,她当然清楚,因为这是她向老爷子提出的想法。

        “我不要,我要等小哥哥带我去吃。”木琪儿一嘟嘴,煞是可爱。

        “谁饿啦。要不咱们回家吃吧。”一个声音忒突的传来。

        “好啊好啊,咱们回家。”木琪儿一下子从椅子上扑棱起来。看到肖洛一脸坏笑,眼睛一瞥,嘟着小脸,“坏人。讨厌。”

        “贺阿姨,你在啊。”肖洛看到贺雪,打招呼。

        “恩,肖洛,你回来啦。”贺雪看着肖洛打着招呼,眼神有些闪躲。

        “恩,老爷子没说什么,就是唠了唠家常,说贺小令这小子需要敲打,让我也敲打敲打。”肖洛一脸平淡的说道,拿起桌子上的茶水喝了起来。

        贺雪听完,已经明白其中的意思,看了看肖洛,眼神有些感动,也微微传达谢意。贺鸾听到之后眼神顿了顿,而后又恢复平常。

        陈青蓝也是没有说话,低着头看着自己的玉手。

        肖洛向贺雪点头示意不碍事,而后又看了看其余三人,除了自己的傻妞还一副既往的正常,其余那两个人都不说话。

        “肖洛大哥,肖洛大哥。我来了。”贺小令风风火火的跑进屋子,然后赶忙关上门。

        还向外看了看,觉得应该没有人发现才转过身,手里多了一个鸟笼子。里面有两只清白相间的鸟,赫然是今天的祝寿贺礼,栾雀金丝鸟煞是好看。

        “肖洛大哥,走,咱们去烤鸟。”贺小令眼神一转,兴奋的看向肖洛。

        肖洛看了看贺小令“咳咳,小令啊。这个....是吧。”说着,还让他看看贺雪的方向。

        贺小令一脸疑惑的看向肖洛指给他的方向,面色大惊:“姑姑。”

        还赶忙把鸟笼子在身后藏着。

        “贺小令!!!!”贺雪看着贺小令吼道。她实在是拿这个侄子没办法,什么事都敢干。

        .......

        老爷子心疼的看着鸟笼子,生怕两只鸟受了惊吓,嗝屁了一个。

        还不时拿着翎羽去碰碰。他现在才知道肖洛头出门给他说“小心您今天送您的两只鸟被人烤了”是什么意思。

        “贺小令,你吃了雄心豹子胆了。

        从小你就惦记着我这的东西,你小时候我养得两个蜥蜴被你偷着烤了给吃了。

        你九岁那年我养的金丝蛇你也给我烤了。

        十一岁那年你童爷爷知道我喜欢鹰,把自己那个都舍不得送人的琼金幼鹰送给我的时候,我都不敢要,生怕你给我吃了,后来我还专门嘱咐你,你最后还给我吃了。

        你十三岁那年我养的那两条别人送我的绝品松灵鱼,我还怕你吃专门藏起来,你还给我烤了。

        我都不敢再养点东西了,生怕你给我糟践了,好不容易这次有俩鸟,你又想给我吃了?你还有什么不敢吃的吗?”老爷子着实有些生气,咳嗽了一阵子。

        贺雪赶忙拿茶水递过去:“爸,你别生气,小令知道错了。”

        贺小令跪在下边,双手捂着耳朵,面色委屈:“爷爷,那两个蜥蜴是我冬天正在烤火他们觉得冷,结果我一看糊了。

        那个蛇是在水里淹死了,我就觉得不吃怪可惜的,就给吃了。

        那个鹰是自己飞走的,它告诉我它要自由,我就心里不忍,就给放了。

        那两条鱼是自己跳出来的,我就放到院子里荷塘里了,后来玩钓鱼比赛,把那两条鱼给钓了出来,就给烤了。

        这俩鸟是肖洛大哥要想吃的,我才给他偷出来的。”

        ……

  http://www.biqugex.com/book_14235/690609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