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图腾燃烧 > 第一百三十七章 阿尔萨斯

第一百三十七章 阿尔萨斯

        影一沉默了很久,抬头看了看林越,缓缓的张开了嘴巴“你应该继承了巫妖王的意志吧,我能从你身上感受到他的气息。”

        林越点了点头。

        “所有人都以为在你之前的那个巫妖王是大陆上的第一个巫妖王,其实不是。在他之前,还有一个巫妖王。但是没有人知道他,他从来没有在世人面前露过面,他叫阿尔萨斯。这要追溯到上古时代了,那时候燃烧军团的那些恶魔还没有入侵过图腾大陆,不过那时候图腾大陆也不叫这个名字。”影一的语速很慢,林越听得很认真,他对于图腾大陆的历史一直都相当的好奇。

        “那时候,大陆的名字叫艾泽拉斯,而且并不像现在一样,而是由两块分开的大陆组成。一边叫卡利姆多,一边叫东部王国。至于后来为什么两块大陆变成了一块,我也不知道。我只继承了主体一部分的记忆,不过似乎是因为一场灾难。其实阿尔萨斯也是从其他地方继承的巫妖王,在这之前,他是,泰瑞纳斯?米奈希尔二世最骄傲的儿子。而泰瑞纳斯,是整个东部王国的国王。阿尔萨斯在那时候,曾是最伟大的圣骑士,但是因为一些原因,他成为了一名死亡骑士。我说这些,其实是因为,墙上刻画的那些图案,阴影之神的本尊,就是阿尔萨斯。真没想到,√,你居然同时拥有影系力量和巫妖王的传承。过去了无数年月,阴影之神的愿望终于在你的身上实现了。”影一看这林越,眼神里流露着一种说不出感叹。

        “那后来呢。阿尔萨斯为什么把巫妖王传给了耐奥祖?”

        “我不知道。这只能等你自己去寻找了。我知道的已经都告诉你了。来吧,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影一转身走出了房间。

        林越紧紧的跟着影一的步伐,但心里去想着刚刚他讲诉的那个故事。

        很快,两人便来到了另外的一个房间,整个房间就好像是一个巨大的祭坛,上面布满了各种符文和法阵。而在房间的最中心,一块坚冰之上,插着一把斧头。

        在看到这把斧头的一瞬间。林越就感觉到了霜之哀伤的颤抖,这样的情况之前也发生过一次,是在对抗古尔戈索克的那把弓的时候。林越拔出了霜之哀伤,站在他背后的影一看到霜之哀伤之后长长的叹了口气“去吧,那是阴影之神留给你的武器,拿到他,你就是新的影之主宰。”

        林越缓缓的走上前去,手中的霜之哀伤颤抖得更加厉害了。林越清晰的感觉到霜之哀伤传来的情绪,是一种非常欢快,就像是古人重逢一般的喜悦之情。

        林越将霜之哀伤换到了左手。然后缓缓的伸出了他的右手,握住了斧头的斧柄。一瞬间。房间里的情景就变了,林越发现自己来到了一座高山之上,而远处,站立着两个人。用力把斧头拔了起来,林越左手持剑,右手拿斧,缓缓的走了上去。

        两个人似乎感觉不到林越的存在,林越发现,其中一人手上竟然握着一把霜之哀伤,而另一人手上拿的就是自己手中的这把斧头。难道眼前的这两个人就是阿尔萨斯和阴影之神么。两人只是站在悬崖边上,望着远方,没有丝毫动作。过了许久,拿着斧头的阴影之神开口说话了“你真的要去么?”

        阿尔萨斯依旧是一动不动,阴影之神继续说道“让我跟你一起去把。”

        “不,影子,你有你的任务要做,他,就交给我把。我跟他注定要有一战,无论成败。”阿尔萨斯说完不等阴影之神说话,就消失在了空气中。

        而林越周围的场景居然又发生了变化,本以为应该会回到之前的房间,没想到又是一个新的地方。这里到处都是皑皑白雪,刺骨的寒风让林越想起了冰冠堡垒。远处,林越看到阿尔萨斯正在和一个精灵对峙着,快速的靠近,林越想要看得更清楚一点。

        这时阿尔萨斯冲上前去,霜之哀伤在他手中闪耀着低声长吟,和主人一样渴望着伊利丹的死亡。精灵看起来一点也没被这突袭吓到,以最闲逸的动作举起他那带着双刃的武器招架。霜之哀伤曾经斩断过许多强大的古剑,但这一次它砍在那闪耀着绿光的金属之上,只发出铿的一声,接着刀刃相接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阿尔萨斯奋力坚持着,而伊利丹朝他得意一笑,这让阿尔萨斯再次担忧起来。伊利丹在吸收玛诺洛斯之颅之后真的变了,至少他变得比之前更为强壮了。伊利丹发出低沉刺耳的笑声,然后用力推了过去。阿尔萨斯被逼得踉跄后退,单膝跪倒奋力抵挡猛扑过来的恶魔。

        “反败为胜的感觉真是棒极了。”伊利丹低吼着说道。“如果你能打的漂亮一点,死亡骑士,或许我动手时会赏你个痛快。”

        阿尔萨斯无暇去理他的侮辱。他咬紧牙关,全神贯注去招架暴风骤雨般袭来的攻击。伊利丹的武器越舞越快,宛若一道飞旋的绿光。阿尔萨斯能感觉到那战刃上散发的恶魔能量,就像他知道伊利丹也能感觉到霜之哀伤散发出的森寒黑暗。

        突然间伊利丹消失不见了,阿尔萨斯因惯性往前扑去失去平衡。他听到翅膀扑打的声音,飞转过身看到伊利丹已经飞了起来,他悬在阿尔萨斯无法触及的高处,长着皮膜的巨大双翼鼓起一阵狂风。

        他们彼此对视着。阿尔萨斯屏住呼吸,留意到刚才的战斗也并非对伊利丹毫无影响。他健硕的淡紫色身躯上闪亮着汗水的油光。阿尔萨斯站定脚步,拿稳霜之哀伤准备迎接伊利丹俯冲下来发起新的攻势。

        然而伊利丹接下来的动作出人意料。他大笑着双手举起武器,用一连串飞快的动作将它一分为二。现在他每只有力的手中都持着一把战刃。

        “看这埃辛诺斯双刃!”伊利丹满意自得地说道,他往上飞升,战刃在左右两手中飞旋舞动。阿尔萨斯意识到他的双手同样灵巧。“两把华美壮丽的战刃,既可以当做一把致命的武器使用……或者,如你所见,当做两把。这曾是一个末日守卫心爱的武器,他是一个强大的恶魔军官,而我杀了他。那是一万年前的事了。你和你这剑一起战斗了多久,人类?你对它又有多了解?”

        这些话本是想要令死亡骑士紧张不安,可恰恰相反,他却因此振奋起来。伊利丹持有这把神兵利器的时间或许更长一些,但霜之哀伤与他彼此灵魂相羁。与其说是一把剑,倒不如说是他自己身体的延伸。当他初到诺森德的时候,第一次看到它的景象时就知道这一点。当他第一眼看去,就确信这把剑在等候着他,他们之间有所联系。现在他感觉到霜之哀伤在手中急切地颤动,似要证明他们人剑同心。

        魔刃闪耀着光华。伊利丹像块石头一样径直坠向阿尔萨斯。阿尔萨斯怒吼着朝上挥起霜之哀伤去迎击扑下来的恶魔,他从未如此信心十足地挥动这把符文剑砍向敌人。他感觉到利剑深深斫入皮肉,正如他意料中的那样。阿尔萨斯猛地一拉在伊利丹的身躯上划出一道深深的创口,听到那位前卡多雷痛苦的惨叫声让他心满意足。

        然而那个混蛋还没有倒下。伊利丹胡乱地拍打着翅膀,勉强保持自己悬在空中。在阿尔萨斯震惊的注视下,他的身体似乎变得黑暗扭曲……就像是由黑色、紫色还有绿色的烟雾翻腾着组成一般。

        “这就是你所带给我的。”伊利丹高声叫道,他本已厚重的声音现在变得更加低沉,令阿尔萨斯感觉到一阵发自内心的颤抖。滚滚黑烟凝成恶魔的面孔,衬得他的眼睛更加明亮。“这礼物,这力量,将把你彻底毁灭!”

        阿尔萨斯双膝跪倒在地,从喉咙里迸出一声尖叫。炽烈的绿色火焰沿着他的铠甲蔓延,烧灼着他的皮肉,甚至连霜之哀伤的蓝色闪光也为之一黯。在自己痛苦的惨叫声中,他听到伊利丹放声大笑。然后,邪能火焰朝他倾泻而来,阿尔萨斯喘着大气往前扑倒。当火焰熄灭,死亡骑士看到伊利丹俯冲下来准备取他性命。就在这时,他感觉到那柄古老的符文剑还紧握在手,鼓舞他重振旗鼓起身战斗。

        霜之哀伤属于他,而他属于霜之哀伤,他们人剑合一,所向无敌。

        正当伊利丹举起双刃准备夺命一击的时候,阿尔萨斯举起霜之哀伤,用尽全力往上刺去。他感觉到符文剑与他的联系,感觉到它噬入皮肉,深深刺进伊利丹的身体。

        伊利丹沉重地摔倒在地,鲜血从他赤裸的躯体中汩汩涌出,融化了四周的积雪,发出一阵悠长的嘶嘶声。他的胸膛随着喘息上下起伏,此前大吹大擂的双刃现在毫无用处,一把战刃脱手飞出,另一把还在手中,他却已无力将其握紧。阿尔萨斯站起身来,伊利丹此前投来的邪能火焰尚未完全熄灭,令他的身躯微微刺痛。他久久地盯着伊利丹,似要把这一幕铭记于心。他想要给这恶魔最后一击,最后却决定让北地无情的酷寒来取他性命。此刻他心中燃烧着炽烈的渴望,转身抬望那高塔般矗立的尖顶。

        最终,阿尔萨斯在巫妖王的脚下获得了最后的胜利。死亡骑士没有杀死伊利丹,而是让他活下去,去“享受”他接下来悲惨的人生。(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14720/687625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