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图腾燃烧 > 第一百八十八章 阶下囚

第一百八十八章 阶下囚

        在他的命令和德雷克塔尔那不情愿地使出的强大力量的保护下,德莱尼人终于没有受伤。杜隆坦迅速沿山脊跑下,跑向他现在的囚犯。德雷克塔尔紧随其后。

        “熄灭火焰吧,”杜隆坦对德雷克塔尔说。立时,几乎灼到杜隆坦眉毛的烈火消失了。他与维伦相对而立,这一刻,他意识到德莱尼长者即便在这样性命攸关的时刻,仍然与谈话时一般镇定沉静。某种不知名的情感在他体内涌了上来。

        “维伦,你和你的随从现在是霜狼氏族的囚犯了。”杜隆坦用轻柔而危险的语调道。

        维伦微笑,甜美而哀伤。“我没有奢望过更好的结果。”他说。

        当杜隆坦下令剥光他们的衣服搜身的时候,维伦和他的四个随从保持着沉着。华丽的长袍给了杜隆坦最好的战士们,德莱尼人则被套上了被汗水浸硬的破烂外衣。眼见德莱尼遭受如此羞辱,兴奋的兽人战士们大声嘲笑,放言侮辱,甚至向他们吐痰。杜隆坦的胃一阵翻搅,但没有出手阻止。只要囚犯不受到肉体的伤害――杜隆坦警惕地看着,以确保这点――他的战士们想怎么嘲弄,就随他们去吧。身边《8,的德拉卡似乎对族人的举动很生气,向他耳语道:“我的伴侣,你不能让他们静静吗?”

        他摇摇头。“我想看看德莱尼人的反应。而且……战士们渴望杀戮的时候,我让他们停手了。我不能再让他们停嘴。”

        德拉卡打量了他一番,点点头离开了。他知道她一点都不赞同他的话。他自己也不喜欢眼前的场景。但他也知道。他现下的处境犹如踩在摇摇欲坠的独木桥上。

        “族长!”杜隆坦的副官罗卡大叫。“快看啊!看他们带了什么!”

        杜隆坦走到罗卡身边。看进他手上打开的布袋。他睁大了双眼。袋中是两块奇美无比的水晶,用柔软的织物包裹着;一块红色,另一块黄色。杜隆坦极度渴望触碰它们,但克制住了。他抬头,正对上维伦的眼神。

        “很久以前,雷斯特兰曾经给我们看过一块类似的水晶。”他道,“那块水晶保护着一座城市。这两块又是做什么用的?”

        “每块水晶都有它自己的力量。这些水晶是我们祖先留下的遗产的一部分,是圣山中的那个存在赠与我们的。”

        杜隆坦咕嚕一声。“你最好别再提那个存在不存在的了。”他道。又转向罗卡:“先给他们吃喝,然后绑上他们的手,让他们上狼。萨满们负责监视他们。把宝石给德雷克塔尔。我们带德莱尼人走,把他们交给耐奥祖。今天来的该是他,不是我。”

        他转身大步离开,没有回头。他不想看到维伦那双奇异发光的湛蓝双眼,也不想看到德拉卡失望的眼神。

        骑行返回的长长道路上,杜隆坦的思绪万般纠结。一方面,他和德雷克塔尔一样愤怒。沃舒古是兽人的圣山。而维伦竟然声称,除了先祖之魂以外。还有别的东西住在那里,而且是它把先祖的灵魂吸引过去的……这种想法让他毛骨悚然。而萨满对这样的话会有什么感受。他甚至有点不敢想象。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在表明耐奥祖的话是对的。德莱尼人是世界的威胁,必须清除。

        但烦扰他的是……这是为什么。今晚,他就会知道答案。

        他们的速度很快,因为每个人――包括五名俘虏――都是骑行。回到住所时,太阳才刚刚开始落山。杜隆坦早先已派了侍从回来通知好消息,现下整个氏族都在热切地等待他们的回归。德雷克塔尔和罗卡站在他右手边,和整个氏族一样情绪激昂。他左手边的德拉卡却少见地沉默,整场庆祝中都一语不发。杜隆坦知道他是不想听到她会说的话的,他早已经心乱如麻了。

        五个囚犯被粗鲁地塞进两个帐篷,杜隆坦安排了一圈守卫寸步不离地看管他们。四名老到的战士和德雷克塔尔最信任的萨满组成了这个守卫圈,他们为得到这个岗位而骄傲无比,笔直挺立。杜隆坦下令把维伦单独隔离起来。他想和德莱尼先知一对一地谈话。

        周围的兴奋终于平息了一些。杜隆坦深吸了一口气。他一点都不期待这场对话。但他必须去。他向守卫点头示意,走进关押先知维伦的小帐篷。

        他先前下令把维伦绑起来,他以为会看到老者被缚着双手……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副……清楚表明了执行这个命令的家伙的过度狂热的情景。

        帐篷围绕一棵坚实的树立起,而维伦被紧紧绑在树干上。两条胳膊被向后掰成一个极不自然的角度,手腕上的绳子勒得太紧,即使在昏暗的暮光下,杜隆坦都能看清那里原本白皙的肉渐渐变黑。一条绳子松散地环在他的脖子上,逼迫他抬头,不然便会窒息。他嘴里被塞了块脏兮兮的布,双膝着地,两只蹄子也被绑在了身后。

        杜隆坦狠狠骂了一句,拔出一把匕首。维伦看着他,深邃的蓝眼睛里没有一丝恐惧。但当杜隆坦的匕首割断绳子而非德莱尼的喉咙的时候,他注意到维伦的脸上露出了惊讶。维伦一声没出,但血液回到四肢之时,他苍白的脸上还是闪过了一丝疼痛的表情。

        “我叫他们把你绑起来,没说把你像待宰的塔布羊一般捆上啊。”杜隆坦喃喃道。

        “看来,你的人民充满了热血。”

        杜隆坦递给老者一个水袋,仔细看着他喝。眼下维伦坐在他面前,衣衫不整,大口吞着温热无味的水,苍白的皮肤上还有深深的勒痕,看起来实在不像个威胁。如果他接到消息说德莱尼人这样虐待卡舒尔宗母,他又会怎样想?太不对了,这一切都太不对了。可正是卡舒尔宗母本人向德雷克塔尔保证说德莱尼人是个威胁,是个几乎无法想象的危险的啊……

        地上放着一碗冷掉的血麦粥。杜隆坦用右脚把碗推向维伦。维伦看了看,没有吃。

        “跟你在泰摩尔请奥格瑞姆和我吃的那顿大餐是没法比了,”杜隆坦道。“但这东西能让你恢复体力。”

        维伦微笑起来。“那真是难忘的一晚。”

        “那晚你达到目的了吗?你得到你想从我们身上得到的东西了吗?”杜隆坦厉声喝问。他又气又恼,但不是因为维伦。他气的是事情居然发展到这个地步,恼的是自己居然把一个一直对他彬彬有礼的人抓作囚犯……无处宣泄的他,把气都撒在了维伦身上。

        “我不明白。我们想要的,只是做两名爱冒险的孩子的好招待罢了。”

        杜隆坦一跃而起,踢翻粥碗。半凝固的粥缓缓渗进土里。“你以为我会信你的鬼话?”

        维伦没有被激,只是平静地说:“我说的是事实,而是否相信是你的选择。”

        杜隆坦双膝跪地,猛然把脸贴近维伦的脸。“你们为什么要计划毁灭我们?我们究竟对你们做过什么?”

        “或许这个问题该我问你,”维伦道,苍白的脸上爬上一抹红晕。“我们从来没做过任何伤害你们的事,你们却已经杀死了二十多个德莱尼人了!”

        这句话是事实。杜隆坦更加气恼了。“先祖之魂不会对我们说谎的,”他怒喝,“他们警告我们,说你们不是表面上那样――他们说你们是我们的敌人。说,如果你们不想攻击我们,为什么要带那些水晶?”

        “我们觉得它会帮助我们更顺利地与山中的那个存在交流。”维伦迅速道,好像想在杜隆坦阻止他之前把话全说完。“它不是兽人的敌人,我们也不是。杜隆坦,你又聪明又睿智,很久之前的那晚,我就已经看出来了。你不是那种像野兽一样嗜杀的人!杜隆坦,我不知道你的领袖为什么要对你说谎,但他们说的的确不是事实啊。我们一直都在努力与你们和平共处。你不该是现在这样,加拉德之子。你和其他人不一样!”

        杜隆坦深棕色的眼睛眯了起来。“你错了,德莱尼。”他轻蔑地说,“我为我是一个兽人而骄傲。我爱我的种族。”

        维伦大吃一惊,“你误会了。我不是在污蔑你的种族,我只是说――”

        “说什么?说我们能见到我们深爱的先祖,只是因为你那被束缚在山中的……神?”

        “它不是神,它是我们的朋友,如果你们愿意,也会成为你们的朋友。”

        杜隆坦咒骂一句,站起身,在帐篷中一圈一圈地踱步,手指开开合合。最终,他深深长叹,心中的气恼逐渐平息。(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14720/687635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