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图腾燃烧 > 第两百零七章 喝下去

第两百零七章 喝下去

        “我们要进行一次远征,”布莱克汉大叫道。“我叫了你们带好补给。我希望你们都听到了。战士们,把你们的武器准备好,把你们的护甲准备好。治疗者们,把你们的药膏、药剂和绷带带好。在我们向战争进发之前,我们要向荣耀进发。”

        他抬起手指着远方,那里阴沉的山指向天空,偶尔冒出黑烟。

        “那是我们的第一站。我们会站在山上…那里即将发生的事将会流传千年,将会开启一个新的时代,兽人将会认识一种我们从未尝试过的力量。”

        他停下来等这些话被大家听进去,然点点头,明显很得意,人群中窃窃私语。

        杜隆坦很紧张。那…就是今天了…

        没有人多说什么。布莱克汉结束了这次集结讲话,“走吧!”

        整个部落带着渴望、好奇和布莱克汉激起的兴奋行进着。杜隆坦快速地看了看德拉卡,她只是点点头表示她对他计划的支持。然后他强迫自己拖着沉重的步伐跟上了部落的大潮。

        冒烟的山上有一条狭窄陡峭的小路通向一个广阔的高地。在杜隆坦看来像用刀利落地把山的一块切开一般,完美得如此不自然。这想法让他毛骨悚然。最近发生的事没有哪件看起来是自然的。三块巨大的《∑,黑色磨光的石头排成一排,嵌在土里。石头看起来很漂亮,也很不祥。兽人们穿着全副盔甲,带着武器和补给在太阳下爬了这么久的山,都很疲累。杜隆坦对此很奇怪。战前消耗战士们的体力似乎没什么意义。也许战斗会晚一点。在他们休息完后第二天才进攻。

        令杜隆坦惊奇的是。当每个兽人都站到位好并安静下来,不是布莱克汉来引导他们,而是古尔丹。

        “在不久以前,”古尔丹说,“我们还是松散的民族。我们每年才聚首两次,而且只是歌舞、敲鼓和打猎。”他的声音里充满轻蔑。杜隆坦看着地面。数百年来,各个氏族在科什哈格节的时候聚在一起。这不是什么愚蠢的事,不像古尔丹的音调里暗示的那样。这是神圣而有力的事,长久以来避免了氏族之间的争斗。他周围的兽人的反应却让他觉得这是上辈子的事。他们同样地,不满地咕隆着,粗暴地挥着武器,看起来似乎对他们以前的愚蠢很不齿。即使那些曾经是萨满的兽人也这样。

        “看看现在的我们!我们肩并肩站着,一个氏族挨着一个氏族。嘲颅氏族旁边是龙喉氏族,雷王氏族旁边是战歌氏族,所有人都在布莱克汉强有力的、英明的领导之下。你们选举了他来统一你们,向布莱克汉致意!”

        一阵欢呼,杜隆坦和德拉卡并没有参与。

        “在他英明的指导下。还有我们的盟友的祝福下,我们变得强大。我们为此而自豪。过去两年里我们技能和技术的进益比过去两个世纪都要大。笼罩在我们头顶的威胁打破了。而现在只需最后一击就能让它永远毁灭。但首先…首先,我们要把我们自己交付其中,从而换取祝福。”

        他弯身拿起一个奇怪的高脚杯,看起来是由某种动物的角雕镂而来,杜隆坦从未见过裂蹄牛长过这么大的角。它也是棕黄色弯曲的,上面刻着奇异的雕文,随着夜幕降临,那些雕文似乎微弱地闪着光。杯子里装的东西,同样也闪着光。古尔丹把杯子举在面前,阴森可怕的黄绿色光从下往上照着他的脸,投射出奇异的影子。

        “这一杯是统一,”古尔丹用虔诚的声音说,“这一杯是重生。我请每个氏族的领袖喝下这一杯,然后他们将请氏族中每一个希望得到祝福的人喝下。谁愿意前来,展示他的忠诚,接受这个祝福?”

        古尔丹稍稍向右侧身,向着布莱克汉。布莱克汉咧开嘴笑笑,张口正要说话,这时一声野蛮的,熟悉的声音响彻夜空。

        不,杜隆坦想。不…不要是他…

        德拉卡的手紧紧地捏着杜隆坦的手臂。“你要警告他吗?”

        杜隆坦的喉咙动了动,他不能说。他摇摇头:不行。曾经,他把这个瘦削但威武的兽人,这个正大步走向前的兽人当作朋友。但他不能冒这个险让人知道他清楚地了解眼前发生的一切。

        即使是为了格罗姆.地狱咆哮也不行。

        战歌氏族的酋长从人群中挤上前来,站在古尔丹面前。布莱克汉有点窘迫地看着地狱咆哮。很明显,古尔丹和布莱克汉都计划着让大酋长第一个喝。

        古尔丹忽而一笑。“只有你一个抓住了这个机会,亲爱的格罗姆。”他说着,微微鞠躬,把翻滚着绿色液体的杯子递给格罗姆。热气和光芒从杯里冒出,让格罗姆的脸——已经涂上油彩来惊吓敌人和鼓励盟友——看起来更加可怕。

        格罗姆没有犹豫。他把杯子举到唇边,深深地饮了一口。杜隆坦看着,准备着看接下来的反应。也许,为他着想的人最终也没有把信送出。也许这只是个圈套——

        古尔丹几乎没有赶在格罗姆变得僵硬并开始颤抖之前取回杯子。格罗姆弯下腰,人群中窃窃私语,充满担忧。杜隆坦惊恐地看着,格罗姆俯下的身躯一下一下地颤动着。就在他眼前,格罗姆那对兽人而言相对单薄的肩膀变宽了。他的护甲被这变得强有力的身躯撑得吱吱作响。慢慢地,格罗姆站直了,比以前都高大,被那绿色的液体重新塑造得强壮而有力,他看了一眼人群。

        杜隆坦从他脸上看到的是均匀而健康而且——除了刺青的下颔——完全的绿色。

        格罗姆仰起头大喝一声。声音比杜隆坦以前听到过的都大。而且像刀子把身体切开的声音。杜隆坦捂住耳朵,像每个人所做的那样,但他却无法把视线从格罗姆脸上移开。

        格罗姆的眼睛现在闪着红光。

        “你感觉怎么样。战歌氏族的格罗姆.地狱咆哮?”古尔丹用出奇温和的声音问。

        格罗姆狂喜的表情看起来这么强烈。几乎像是一种痛苦。他似乎在组织言辞。“我感觉…异常地强健!我感觉…”他停下来发出第三次咆哮,仿佛是最原始的吼叫。“我要撕扯德莱尼的肉!德莱尼的鲜血洒在我脸上…我会喝下去直到我喝不下为止!给我他们的鲜血!”

        他的胸腔随着他的激情一起一伏,他的拳头一张一合。他看起来准备好就用赤裸的双手去攻击整个城市…而且杜隆坦觉得他会赢得那样的战斗。地狱咆哮走回自己的氏族。

        “战歌的声音!来吧!你们没有谁会拒绝这种狂喜!”

        战歌氏族的战士们蜂拥上前,迫不及待地要感受他们酋长所感受到的感觉。杯子传递着,他们一个接一个地喝了。每一个都因深深的痛苦而颤抖了一阵,然后每一个经历完那种痛苦以后都显得兴奋而且明显地更为强大。每一个的眼睛都闪着红光。布莱克汉看着这些,眉头皱得更紧了。当最后一个战歌兽人喝完,他就发出隆隆的声音。“我喝!”他要求道。抓过杯子深深地喝了一口。布莱克汉紧紧地抓住自己的喉咙,杯中的黑暗魔法履行自己可怕的职责时他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他脱掉自己的护甲,明显地可以看到他绷紧的绿色皮肤下肌肉起伏着增长着。终于他抬起头,红色的眼睛闪着光芒。他走向他的两个儿子,麦姆和雷德也把其他兽人推搡开向前挤去。杜隆坦看见格丽泽尔达,布莱克汉唯一的女儿,往前走之前犹豫了一下。布莱克汉嘲笑地看着她。

        “你别来,”他厉声道。格丽泽尔达吓得退了回去。杜隆坦一直都比较喜欢这个小女孩,这时松了一口气。布莱克汉是想羞辱一下她,但实际上他不经意地送给她一份大礼。布莱克汉走向奥格瑞姆。

        “来。朋友,奥格瑞姆!来和我一起喝!”

        即使现在。即使是他最要好的朋友要被叫去喝那黑暗的液体,杜隆坦都不能说话。值得庆幸的是,他并不需要说话。奥格瑞姆低下头。

        “酋长。我不会从您那夺取这个荣耀。我是您的副手,而不是酋长,而且我也并不对那个位置有所企图。”

        杜隆坦松了口气,低下头。奥格瑞姆看到了杜隆坦看到的东西,即使他没有收到杜隆坦收到的信息。他不是傻子,他拥有自己的灵魂,不会向使身体备受煎熬,使眼睛燃烧着凶煞的力量妥协。

        现在其他氏族的酋长排起队伍,急切地要获得令这两个最知名和最受尊敬的酋长如此兴奋的祝福。杜隆坦没有动。德雷克塔尔靠过来耳语道,“酋长——你不想要祝福吗?”

        杜隆坦摇摇头。“不,我也不会让我氏族的任何人喝的。”

        德雷克塔尔眨眨眼,惊呆了。“但是…杜隆坦,很明显这饮料带来了强大的力量和激情!你不喝它就是愚蠢!”

        杜隆坦摇头,回想起信件的内容。他起先也很怀疑,但现在他确定无疑了。“我喝了才是愚蠢,”他快速地说,当德雷克塔尔想要反驳的时候,他用眼神让这个以前的萨满安静下来。

        突如其来地,德莱尼先知维纶的话又浮现在杜隆坦脑海:我们选择了不把我们的人民卖作奴隶,为此我们被迫流亡。杜隆坦从心底知道一旦兽人喝了那杯子里的东西,他们就不再是他们了。古尔丹正在重蹈德莱尼的领袖在他们逝去的世界上的覆辙。他把他的人民卖作奴隶,历史在重演。现在是杜隆坦为了他的人民而反抗他的领袖。或者他和他的氏族,就像德莱尼一样,很快将成为“流亡者”。这都无所谓,他做得没错。他意识到所有氏族的酋长除了他都喝了,他所惧怕的时刻就在他眼前。(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14720/687639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