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图腾燃烧 > 第两百七十八章 逃掉了

第两百七十八章 逃掉了

        黑暗神庙,巅峰之上。

        此刻,耐奥祖正站在中心一处刻有符文的圈中。在他的头顶,阴云低沉,绿色的闪电不时响起,而法杖、书卷以及先知三星座此刻所在的位置也都分别和古书所记载相吻合。同时,耐奥祖能够感受到,德拉诺的地脉网线已经全部会聚在他的脚下,能量充斥着他的身体。老兽人闭上眼睛,发觉整个世界都已经在他的掌握之下。

        这就是为什么德莱尼人在这里建造了这座神庙,这也就是为什么这是他唯一可以用来施放那法术的地方。从这里,他可以吸取整个星球的能量以供己用,保证自己能够成功施法。

        在这圈子之外,还有一个更大的符文圈。血魔的几个死亡骑士,还有在毁灭之锤扫清之后残余的极个别术士站在那里面。耐奥祖手下的几名影月兽人则站在最外层的第三个圈中,他们举着武器,朝向外面站立。他们的职责就是保护,而其他人则用来帮助耐奥祖吸取德拉诺的能量,并协助他完成仪式。

        自从星象大成之后,他们就一直在这里开始施法,迄今已经整整一天。要不是能量不停在他们身上流动着,只怕此刻≈◆,老兽人早已经因为饥饿或是疲劳而倒下了。他的皮肤感到微微刺痛,他的头发四下飘动着,似乎他是被一阵看不见的风带到高处一般。

        他们的仪式已经接近完成。几个小时之前,联盟已经攻入了黑暗神庙,而且他们随时都有可能击破通往顶峰的防御。但是。耐奥祖得意地想着。到那时。他们就已经太迟了。他右手拿着萨格拉斯权杖,左手拿着达拉然之眼。权杖头在不断地闪着光亮,达拉然之眼的每个晶面上也都有光芒在来回跳跃着。这两样神器聚集着地脉能量,几乎将那能量实体化,然后导入耐奥祖的四肢。

        现在,他已经不再站立在石顶上,而是浮在空中,只因那能量将他从地面上抬了起来。

        “就是现在!”他喊道。权杖之端触及达拉然之眼的中心。他顿时感觉,两样圣物中所蕴藏的剩余能量通过他的双臂,流入他的心中。他知道,他的双眼在闪耀,光芒甚至胜过太阳。他看见,魔能正在空中不断流动;他看见,许多灵魂围绕在他的身边;他看见,他们和这个世界,乃至于其他星系之间的关联。他甚至可以感受到那些将德拉诺同其他世界所隔开的帷幕。

        然后,耐奥祖握着权杖的那只手轻轻一挥。那些帷幕被瞬间撕开,就好像割开羊皮纸一样容易。

        世界在动摇。大地在颤抖,天空在轰鸣。来自地底深处的摩擦之声和从云端传来的那震耳欲聋的尖啸相遇。德拉诺大陆在痛苦之中惊叫着,反抗着。

        黑暗神庙突然一震,许多施法者都跌到了地上。耐奥祖也踉跄着,但是在无尽能量的支撑之下,他还是站稳了脚步。

        他可以感觉到魔法在空间之中穿越着,就好像一根抛到虚空之中的鱼线。它向前一跃,德拉诺自己的能量带给它强大的动力——它勾住了什么坚硬的东西。那是另一个世界。那根线逐渐绷紧。在耐奥祖的波动之下,能量随着那线传输过去,并最终在他们的世界边缘打开了一个洞。

        裂痕。那是一个空间裂痕。耐奥祖识得这种感觉,这种让空气、大地和自然都自愧不如的原始能量,这种世界与世界之间的联系。在那骷髅面绘之下,他双唇咧开,大笑着。耐奥祖闭上双眼,品尝着胜利的滋味。他做到了!他打开了一个空间裂痕!

        而且,不止一个。他感觉得到,其他裂痕也在德拉诺大陆之上不断涌现,似乎是从海中浮现的小泡泡,一遇到空气就猛地炸开;似乎是风暴袭来之时的闪电,覆盖了整个星球。每一个新的裂痕的产生,都给他带来一阵快感。

        他可以派出侦察兵穿越每一个裂痕,在返回之后报道他们所发现的世界。然后,他将会选择一个最适合部落居住的地方,带着兽人们前往那个世界。而且,如果可能的话,在那之后继续去寻找别的世界,甚至更多的世界,直到他的人民拥有了他们所需要的世界,直到他们无法再完全掌控别的世界,直到每一个氏族都拥有自己的世界——如果他们希望这样子。到那时,再也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止他们了。

        奥布瑞斯,一直在保卫施法者的兽人士兵之一,说道,“这是我们的新世界?”

        确实,他们透过那不断波动的裂痕所看到的让人并不是很舒坦。那并不多,但是已经足够让人心生厌恶:有什么东西慢慢升起,然后离开。一阵暗淡而让人烦恶的光亮涌动着,却又在一瞬间消失不见。“这并不像是我们所——”

        “安静!”耐奥祖猛地转身,面对奥布瑞斯吼道。“我们——”

        就在他分神的一瞬之间,耐奥祖手中的达拉然之眼晃了一晃。老兽人皱着眉,将眼睛捏得更紧。它就好像一条不断扭动的鱼一样。在耐奥祖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达拉然之眼就脱离了他的手掌,在空中飞过——

        ——并停在一个身高肩宽,一头白发,身着紫色长袍的男子手中。他手中法杖所发出的光芒象征着他强大的实力,而他的眼睛则燃着那深藏于他内心之中的激情。一个人类法师——而且他从耐奥祖的掌握之中夺走了老萨满的胜利。

        在那法师身后,一个装甲精良,拿着一把闪着灼目白光的双手战锤的人类。耐奥祖意识到,他并不只是一个战士,还和萨满有几分相似之处——只不过他所使用的力量并不仅仅局限于来自一个星球。站在他们身边的精灵女性并不会使用什么魔法,但是她的脸上却写满了正义的愤怒。她的箭已经搭在弓上,瞄准了耐奥祖。

        耐奥祖颤抖着。

        他们居然敢来?

        他们居然敢打扰着独属于他的荣耀时刻!耐奥祖心中并没有恐惧和担忧,他所有的只是纯粹的愤怒。

        “当你变成尘埃之时,达拉然之眼将不再为你而用!”他喊道。耐奥祖放任自己的怒意,他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愤怒的气息,纯粹而致命。

        耐奥祖举起双手。那些入侵者脚下的岩石受着耐奥祖的折磨,不情愿地在痛苦中遵循着他的命令,向两旁裂开。几人在千钧一发之际向一旁跳开,备好自己的武器。但是耐奥祖还没完。还没有。他只不过刚刚开始。

        他指挥着,那些裂开的石块向上升起,砸向联盟的入侵者。风雨同时攻击着他们,将无助的他们抬到空中,然后狠狠砸在坚硬的地面上。耐奥祖愉悦地看着他们遭受痛苦。他好不容易才转过身去,向众人吼道,“穿过那裂痕!就是现在!荣耀和崭新的世界在等待着我们!”

        奥布瑞斯目瞪口呆地望着耐奥祖。“杀了那些联盟,让我们召集部落!你不能就让我们这些人独自逃离!我们的兄弟们呢?他们直到现在还在战斗!格罗姆和战歌氏族,他们现在还在艾泽拉斯。女人和小孩到处都是。我们不能就这样放弃他们!这样做是最没种,最胆小鬼——”

        耐奥祖心中某样东西砰然倒塌。耐奥祖突然才意识到,正是它一直在压抑着自己。只有现在——现在的他,毫无愧疚,毫无羞耻,毫不需去为自己人民的好处考虑——他才意识到,这是一个多么沉重的负担。他曾经将死亡当作是生命循环的一部分,并为之感到恐惧;现在他才意识到,他才是死亡的真正使者。

        一切皆已不再。他自由了。

        耐奥祖甚至没有去反驳奥布瑞斯。老萨满伸出手,闪电在他的手掌中聚集,在空中画着一道弧线,正中奥布瑞斯的胸膛,将他向后击退。奥布瑞斯撞进墙面,并逐渐向下滑落,在他的胸膛上有一个冒着烟的黑洞。兽人战士没能再站起来。

        耐奥祖迅速转过身去,面向其他直视着他兽人。他们的脸上大都带着恐慌。“其他的兽人们都回不来了。他们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从现在开始,我们所得到的都将只归我们所有。我就是部落,而且我会活下去。选择我,或是选择死亡!”

        耐奥祖眼见那些兽人中没有一个人有任何动静,心中一怒,举起萨格拉斯权杖。现在,那些兽人就好像突然被释放一样,疯了似的奔向那仍在跃动的裂痕。它漂浮在空中,本身约有十英尺高,距离神庙之巅的地面则约有几英寸。耐奥祖最后一个走过去。他用自己的力量和意志维持着那裂痕大开,一步一步走入那空间裂痕。

        然后,裂痕在他们身后消失了。(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14720/687647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