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图腾燃烧 > 第三百一十四章 湿地

第三百一十四章 湿地

        罗姆带领吉尔达和其他猎人踏入了湿地。他的言辞隐藏了那些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折磨他的事实:他那些过去殒命于此的同伴。而这些同伴并非仅仅是那些在这场任务中丧生的人,还包括那些多年前在与兽人的战争中丧生的人。他还能清晰的记得他们的脸和他们染血的尸体。

        还有他们的鬼魂,现在正呼喊他的名字。

        然后罗姆意识到,葛琳达因为发现了什么而正在喊他:

        “我只看到了一些动静,但我想那应该是一条鳄鱼,”她悄悄的说。

        “哪儿呢?”

        “就在这里。”葛琳达指向了右前方远处的一刻枯树。这棵树的的旁支早已掉光,而树干的上部都脱落。“就在这里的深处”

        “我们在这里分散开。每个人都当心点!”而他们也是这样是失去了可怜的赛门……他一脚踏进泥潭,然后沉进了里面。

        他们再也没见到过他的身影。

        葛琳达带了一半的猎手去了西方,而罗姆则带了剩下的三个去了北方。他没有发现猎物。但是他坚信女矮人的所见,也知道沼泽鳄有多么能掩藏℃,自己。对于一个在地下度过大半生的种族来说,吉尔达有一双锐利的眼睛。

        虽然葛琳达身材粗壮,但是她潜行的功夫却是一流,在罗姆小心翼翼的踏入水中的时候,葛琳达的队伍就在水域的边缘巡逻。

        隔着泥泞的水,人们根本无法看清里面的东西。但罗姆能根据细小的变化和冒出的气泡来确定鳄鱼的活动,而是鳄鱼也能感觉到他们的行动。

        他瞟了葛琳达一眼。而葛琳达也在她的一个伙伴旁边用斧子做着手势。他已经确定了目标。罗姆示意他的团队向她靠过去。

        就在这时。一头鳄鱼从葛琳达一码以内的方跃起。它没有攻击,仅想从他们的围捕下逃走。但是,她手下的两个猎手早就准备好了,他们阻断了它的退路。其中一个用斧头猛劈了过去,刀刃深深的切入鳄鱼的前腿。受伤的鳄鱼摆好了防守的姿势,扭动着像狩猎小队进攻。抓住机会,葛琳达从后面一击便将鳄鱼的脊柱劈断,鳄鱼抽搐了起来。

        罗姆点了点头。鳄鱼基本已被制服。他为这次狩猎行动迅捷而感到欣慰。因为,这伙人越早能回家越好。

        他注意到了右边有水声,两条鳄鱼?不管它们味道如何,对他疲惫的队员来说也是不错的收获。于是他转过身去——

        但这并不是鳄鱼。这是群粘乎乎,但极度危险的生物。他们缓慢的向矮人们爬来。在他们微颤的身体内里漂着各种东西,但最多的还是骨头。

        “当心!”罗姆叫道。“软泥怪!“

        在罗姆能阻止他前,一个年轻的战士鲁莽的冲了过去向软泥怪发起了进攻。斧头直接沉入了怪物的身体,而他的脸也因为惯性埋进了这个怪物里面。

        而这个梦魇般的怪物就把那个猎手吸进了身体内。

        罗姆惊愕的发出一声叫喊,用他还能用的手举起了武器攻向了那个怪物。在尘泥沼泽,他的伙伴们也遇到过相似的情况。而如果他想救人。就必须立刻行动。

        罗姆老练的砍下了这个怪物的一部分,而这让失去了他的刀。然后。罗姆责备自己竟然做了一件显然这滩软泥毫无作用的事。而被吞的矮人除了在里面抽搐外,不能做出更大的动作了。

        因为葛琳达和她的小队还在处理顽抗的鳄鱼,剩下事情的只能靠罗姆和他剩余的两个伙伴了。随着另外的两个人的加入,他们把这个怪物围住。他们希望既然罗姆的斧柄还在软泥怪的肚子里,他们就有可能靠它把被吃下的矮人救出。

        “为了索瑞森大胡子“罗姆吼着冲向软泥怪,然后被眼前的一切吓坏了。

        被吃下的矮人的脸已经被它消化掉了一部分,在浓密的头发下露出了白色的头骨。而就在罗姆看着他的时候,他的头发也开始收缩并被溶解了。他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但是从他以前对付软泥怪的经验来看他还有一些时间来解救这个矮人。

        “退后!“罗姆因为害怕再丢失伙伴而命令道,

        “当心!”一个战士回到。

        罗姆向那个怪物发起了进攻。

        如果罗姆的另一只手还在,那么现在就是献出它的时候。他被灼烧过的残肢进入了第二只软泥怪的身体里,而罗姆感觉自己的肌肉像被灼烧一般的疼痛。

        罗姆痛苦的叫喊着,希望能把手臂拉出来。但是软泥怪明显不会松手。他想,他也许会像另一个矮人那样死去。

        但是,从树顶突然飞来了一支燃烧的火矢,正中和罗姆纠缠的软泥怪。罗姆觉得软泥怪会熄灭火焰,但是并没有,它变得非常的炎热。

        罗姆闻到了火油的味道,也明白了弓手的意图,同时他也了解这是他最后的机会。他用尽全力的扯着,而他的手臂也终于从怪物的身体里拉了出来。

        另一枚燃烧的箭矢击中了还在扭动的怪物。这个怪物体内的东西都喷了出来,而罗姆也向后退去。

        剩下的那个软泥怪向水边逃去,但是另两支箭击中了它。箭矢像引燃第一只软泥怪一样点燃了他,他剧烈地摇晃着好像要炸开一般。

        在取回他的斧头后,罗姆撤回到了他的同伴中。

        葛琳达冲到他边上“你还好吗?”

        “好得不能再好了,”他高兴地看着燃烧的软泥怪回答道。而第二个软泥怪的残骸里面还有燃烧着的矮人的骨头:“可恶的软泥怪!……”

        她少见的抖了起来,显得有些害怕。“我一定会做噩梦的……可怜的哈瑞克。难道当时真的没有办法拯救他吗?”

        铜须矮人更愿意埋掉他们死掉的同伴,好让他们回归大地。他们认为这既是一种荣耀也是一种恩赐。

        但是火焰不仅烧死了软泥怪,也将矮人的骨头烧成了灰。

        “我们至少还能找到他的骨灰”罗姆想尽量让这个悲惨的结局看起来并不那么的悲惨。他向四周看了看,想要知道这些箭到底从何而来。

        然后,在他视野最远处的东西吸引了他的注意。葛琳达则因为担心软泥怪的伏击而神情紧张。

        但不管罗姆看到了什么,他都确信现在已经看不到了。

        “你在看什么呢?”

        “太远了,没看清,”一个模糊影像。就只有这些了。他甚至都不能确定它有多高。而罗姆唯一知道的是它移动的非常之快。

        但是,谁会在这块肮脏的土地上向一群无助的矮人伸出援手呢?

        然而他更感兴趣的是,这对他的任务又意味着什么呢?

        “他就在附近。”泽恩达瑞在洞里凝视天空已经近一个小时了,这也不是他第一次对那些他——还有那个黑衣女士——所担忧的事情感到惊奇:“会是谁?”

        蒙面的女士走了过来。她在疑惑中盯着地面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转身看向血精灵。“他正是我预料之中的一部分,他通过我了之前设下的考验。很多人要不就是在考验中死了,要不就是放弃了。他坚定的决心使他通过了考验。”

        “要来这里吗?我感觉这个人大概是个傻子。”

        她轻轻歪过头,“他就是那样的人,但这使得他和我们一样的危险。”

        有什么东西触动了泽恩达瑞:“我刚刚感到……”

        “是的,你放养的小家伙之中有一个刚刚遇到了他。你不觉得这说明事情开始变得有意思了吗?”

        血精灵并不十分确定到底是谁——或者说是什么——想方设法地侵入格瑞姆巴托,他只是点了点头。这件事情背后蕴涵的后果才是他所要考虑的。“现在我们重新开始?是时候了。”

        她笑了笑,这反应总是得血精灵打冷颤。“我们该去陪陪孤单的‘孩子’了,我亲爱的泽恩达瑞。如果有必要的话,他会满足的……”

        就好像能听见她说的话似的,从下方传来一阵表示饥饿的嘘声。

        黑衣女士向洞里发出一阵唏嘘。待在暗处的东西立刻变安静了。

        “我们的小可怜需要喂食了。你会去解决这个问题吧,泽恩达瑞。”

        他耸了耸肩,他还在考虑另一件事情:“也许我们应该杀了这样的虚空龙,这玩意的胃口简直是个无底洞。”

        “我们应该尽快给我们的小宝贝儿再找一个营养来源……比如说那个亟不可待闯进来的自以为是的家伙。现在我们也许应该让这虚空龙冒一次险。发育进程不能被拖延。”

        泽恩达瑞弯腰称是:“如您所言,我的女士。”(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14720/691160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