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图腾燃烧 > 第三百八十九章 打草惊蛇

第三百八十九章 打草惊蛇

        雷洽下士不知道是谁先打起来的。

        片刻之前,他还站在北哨堡石墙前的散兵线上,霍本下士站在他的左边,列兵阿林在他的右边,达文少校站在他们前方二十步远的地方。少校真让人钦佩,就那么直面那个兽人,毫不畏惧,毫不退缩,简直就是一个战争英雄。少校让他们感到骄傲和自豪。

        片刻之后,散兵线被冲散了。兽人、巨魔、人类混成一团。到处都是金属与金属碰撞的声音,以及双方将士叫喊同伴杀敌的声音。

        雷洽可不会因为这就被吓到。兽人有兽人的勇气,人类也有人类的胆量。他们在棘齿城耍的花招还不够证明吗?只可惜连累了像容克船长这样的好人被那帮恶棍给毒打了一顿。现在,这些家伙居然跑到了北哨堡——人类的地盘——妄图把人类赶走。

        真是忍无可忍。雷恰忍不下去了。

        雷恰拔出家传的双刃刀。他的父亲以前可是库尔提拉斯非正规军的一员,手提这把双刃刀所向披靡。父亲死于流感之后,母亲也参军了,杀死了不少敌人,但后来在与燃烧军团的对抗中不幸牺牲了。这把双刃刀就到了雷恰的手里——这可乐坏了雷恰,他一直用的那把长剑简直就是一根废铁。

        尽管他没法像母亲那样游刃◇,有余地使用这把双刃刀,但至少他比父亲用得好些。他要让这把双刃刀沾满兽人和巨魔的鲜血。

        一个巨魔手举着一把单手斧向他冲来。雷恰躲开斧子,朝巨魔的肚子猛踹一脚。以前在莫布雷酒店的时候,他总是用这招来对付那些醉鬼。一脚把他们送回家。

        真不走运。巨魔的肚子比较结实。这个巨魔一点反应都没有。只见他笑了一下,便挥舞单手斧又向雷恰扑来。

        “你等很久了吧。”巨魔说着就举起了斧子。

        就在这个巨魔说话的空当,雷恰朝他的胸部一刀砍了过去。

        雷恰拔出双刃刀,他的对手立刻倒在了沙滩上。雷恰回头看到霍本和阿林也倒在沙滩上,殷红的鲜血从好几个伤口汩汩地往外冒。一个兽人正向北哨堡的大门冲去,斧头上还在往下滴血。雷恰大叫一声,奔向那个兽人,对准绿皮后背就是一刀。

        “啊!人类!”

        雷恰转身又看到一个兽人。

        “你杀死了格罗克斯!”

        “格罗克斯杀死了我的朋友!”雷恰咆哮着说道。

        “对。但他们是搏斗,而你是从背后下手的。”

        雷恰举起了巨剑:“好吧,那我现在要杀死你!”

        那把巨剑比雷恰的双刃刀大很多,但这也意味着兽人要花更多的时间才能挥动它。兽人扭转剑柄的时间足够雷恰准备了,可以躲也可以挡。雷恰选择了后者。剑刃与刀刃相撞的那一刻,他的整个身子都震动了一下。雷恰决定改变战术,开始躲避对方的巨剑。

        他第四次躲开对方的进攻之后,一头撞上了列兵纳什。就在纳什惊惶失措地向后转身的时候,兽人的巨剑一下把他劈成了两半。

        愤怒让雷恰的血沸腾起来。与这些怪物厮杀还不够,居然还害死了自己的战友。雷恰疯狂地吼叫了一声。举起双刃刀就向那个兽人砍去。

        兽人向左跨了一步,抡起长剑一下砍断了冲过来的雷恰的铠甲。剑刃刺到了雷恰的肚子上。刹那间,剧痛仿佛将他的躯体撕成了几半。雷恰歇斯底里地怒吼起来,右手挥舞着双刃刀,左手紧紧捂着伤口,向那个兽人冲了过去。

        突然,砍刀动不了了。伤口上灼热的疼痛让雷恰脸部的肌肉抽搐不已,他向右转身看到双刃刀卡在了兽人的脑袋上。

        “罪有应得。”雷恰咬着牙说道。

        他从兽人的头颅里抽回双刃刀,他腹部的伤口更疼了。不知为什么,战斗的声音小了,雷恰的耳朵听到的只是一阵又一阵轰隆隆的吼叫。

        雷恰把家传的武器暂时当作一根拐杖,踉踉跄跄地向前走去。他要杀死更多的兽人。

        刚才,艾格文还站在塞拉摩。

        刚才,洛雷娜还忧心忡忡地深吸了一口气。艾格文记得上校刚说过的那些讨厌魔法的话——更别提她上次传送后的恶心和呕吐了。艾格文开始觉得让上校在传送之前吃点东西或许不是一个好主意。

        刚才,吉安娜.普罗德摩尔还神色凝重。

        现在,她们站在一个洞穴的入口,到处都是恶臭刺鼻的橘黄色烟雾。艾格文终于理解为什么洛雷娜这么不情愿到这里来了。橘黄色的瘴气游荡在空中如同一层浓雾,艾格文觉得自己的腰部都要被压弯了。

        艾格文很早就习惯传送术的反应了,而她现在之所以感到头重脚轻完全是因为这些烟雾。她瞥了一眼洛雷娜,洛雷娜的脸色有些苍白,但她的手仍紧紧地握着剑柄,随时准备战斗。

        吉安娜的脸色跟洛雷娜一样苍白,这可不是好兆头。

        艾格文什么也没说。她们现在已经不可能回头了,而吉安娜也绝对不需要一个看护小鸡的老母鸡。艾格文自己很讨厌那些充当保护者的人——斯卡维尔、跟她睡在一起的乔纳斯、或是那帮老家伙——特别当她精疲力竭但还要坚持战斗的时候,这些人却帮倒忙,瞎操心。所以现在还没有必要给吉安娜增加这个负担。

        但有些事还是要操心的。今天一天,吉安娜就用了四次传送术,艾格文心里非常清楚——她自己到刀疤高地,雷霆蜥蜴到刀疤高地,她们三个返回塞拉摩,她们三个到这个洞口——还有占卜兹莫多尔的方位,控制那些雷霆蜥蜴,确保她们三个在这层烟雾里安全。一天内施法过多就会危害身体,而且就艾格文所知道的后果还远不止这些。

        吉安娜带头走进洞口。艾格文不由奇怪自己什么时候开始不再称这个金黄色头发的法师为“普罗德摩尔女王”——和“讨厌的小姑娘”——而开始叫她“吉安娜”了。

        艾格文大叫道:“兹莫多尔就在这里。”艾格文打了个冷战。“到处都是他。”显然,这个魔鬼在这个洞里施了魔法,每个石头上都有他的臭味。自从与麦迪文在卡拉赞塔楼对抗以来,她还没有被哪种臭味吓倒——尽管这种感觉有一部分来源于这些烟雾。况且,这个山洞又阴冷又潮湿,让人感觉更不舒服了。吉安娜施了一个光明魔法,好让她们看清四周,但反而将烟雾衬托得更亮了。艾格文丝毫没有兴趣去仔细看清两边那黑乎乎的墙壁,脚下坑坑洼洼的路,还有那些悬垂在她们头顶上的钟乳石——这只会让她觉得头部以上的地方更加恐怖。

        她们大概走了二十多步远,艾格文的身体一下紧张起来了,“那儿有——”

        “我知道。”吉安娜说完迅速念起了一个咒语。

        艾格文点了点头。她和吉安娜都感觉到了一个火焰陷阱咒。这是一种非常低级的魔法,只要学习魔法一年就可以掌握了,一般用于防止迷路的人或是动物闯进一些不能擅入的地方。虽然通常不大可能会有人跑到那种噩梦般的地方,但艾格文就见过这样的例子。一个疯疯癫癫的矮人就到过一个山洞,但幸运的是兹莫多尔和他的手下正在施法,无法分心,他才幸免遇难。最好还是不要冒这个险。

        破坏这个咒语只会打草惊蛇。艾格文时刻提醒自己站在手里握剑的洛雷娜和正在施法的吉安娜的中间。

        不一会儿,只听见洛雷娜大喝一声:“趴下!”

        艾格文当然不是傻瓜。她立刻趴到了冷冰冰的地上。洛雷娜也趴了下来。

        但吉安娜站在原地,伸出了双手。那个向她咆哮而来的火球眼看马上就要烧着她了——

        就在一臂远的地方,火球停了下来,很快熄灭了。(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14720/691167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