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图腾燃烧 > 第四百零二章 门徒

第四百零二章 门徒

        它伸出手,掌心向上,掏出一把匕首用尖端刺穿了掌心。淡红色的血液立即涌出并流淌在它带爪的手上。

        穿着长袍的野兽念诵了几个卡德加从来没听过的咒词,这些咒语刺人耳膜,而它手上的血液也开始燃烧起来。

        “人类你想玩吗?”野兽用勉强能听懂的人类语言突然说道。“你想玩法术吗?诺斯格林可以陪你玩。”

        “滚开!,”卡德加再一次喊道。“滚开不然就死!”

        然而年轻法师的声音已经颤抖了,穿着长袍的怪物狡黠地笑起来。

        卡德加扫视了周围的区域,寻找逃跑的最佳地点,他琢磨着或许能找到一把守护的剑来自卫,或许这个诺斯格林也是和他刚才一样在虚张声势。

        斯格林又向卡德加走进了一步,而它右侧的两个蛮兵突然发出怪叫并全身燃起火焰。这一切发生的如此突然,包括卡德加在内,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诺斯格林转向这两个被献祭的家伙正想看个究竟,身边另外两个蛮兵也像干柴似地浑身窜出火焰。这些野兽惨叫着,挣扎着,最后绝望地倒在地上变成一团焦黑。

        8,        麦迪文站在那里,那些怪物们曾经聚拢的地方。他浑身放出魔法的光芒,同时也吸收着周围燃烧的马车和尸体,甚至大篝火放出的光芒,一切光亮的东西在他身边都黯然失色。他看起来十分轻松愉悦,微笑着看着那些惊慌失措的怪物们,一种原始。残酷的微笑。

        “我的学生让你们离开。”麦迪文开口道。“你们早就该听从他的劝告。”

        其中一只野兽发出一声挑衅的吼叫,而强大的星界法师只是轻轻一挥手就立刻让它收了声。一种看不见的巨大力量狠狠砸在它的脸上,伴随着一阵撕碎般的爆裂声,这怪物身首分家,身子扑倒在沙地里,而脑袋在落地之前还向后飞了几米。

        剩下的野兽们畏缩地向后退了一步,然后全部向着黑夜作鸟兽散。只有它们的头,那个穿着袍子的诺斯格林。还站在原地,它巨大的下颚由于惊讶而张得十分夸张。

        “诺斯格林知道你,人类,”它怯懦地说道,“你就是那个……”

        没等说完它就已经在麦迪文的施法手势中发出了尖叫,爆发出的气魔法与火魔法托起它离开地面,燃烧着不断向上腾起,它一直惨叫,直到肺部功能受到压迫而崩溃,烧焦的尸体在半空中像黑色的雪花一样飘落下来。

        卡德加看着麦迪文。大法师咧开嘴正自满地微笑。笑容最终消逝麦迪文将目光聚焦在卡德加灰白的脸上的那一刻。

        “你还好吧?小伙子?”他问道。

        “还不错。”卡德加感觉虚弱的身躯已经无法支撑全身的重量。他试着坐下,却最终只能半跪着伏下身子。思维一片空白。

        麦迪文立刻走到他身边。把手掌放在年轻法师的额头上。卡德加想把大法师的手挪开,可他发现自己连那点力气都没有了。

        “休息把,”麦迪文看着他,“好好地回复一下精力。最坏的部分已经结束了。”

        卡德加点点头,眨着眼睛。他看着火堆旁的这些尸体想,在图书馆麦迪文本可以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轻易杀了他,是什么使他手下留情了呢?是对卡德加的一点点印象吗?一点点记忆?或者还是出于人道呢?

        年轻的法师提起劲问道:“这些东西。”他的声音听起来什么含糊。“它们是什么……”

        “兽人。”星界法师回到道。“它们是兽人。好了现在别再问任何问题了。”

        “骑士团最终还是”麦迪文叹了一口气,“曲高和寡而且太迟了,不过别告诉他们这些。他们会找到那些掉队的家伙们的。现在休息吧。”

        骑兵队很快赶到了营地,他们半数人从马上下来,开始检查起地上的尸体,另外半数继续沿着大路前进。他们中的一个小队被安排埋葬那些牺牲了的护卫们的尸体。少许没有被麦迪文烧过的兽人尸体也被集中搬运到主篝火那,他们的尸体伴随着燃烧的扑扑声在火堆中慢慢碳化。

        卡德加想不起来麦迪文什么时候走开过,但他确实是带着骑兵队的指挥官回到了卡德加的身边。指挥官是个结实的男人,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老,他的脸饱经沧桑,满是战争的痕迹。他的胡子早已干瘪得像是枯萎的野草,呈现出胡椒粉般的灰白色,脑袋上的发线快要退到了后脑,露出宽大的前额。这是一个巨大的男人,一身板甲以及大斗篷,使他看起来更为雄壮。从他一边的肩膀那卡德加可以看见一把巨剑的剑柄(刻着all  roll的那把?),前段的横挡上镶有宝石。

        “卡德加,这位是安度因?洛萨爵士,”麦迪文开始作介绍:“洛萨,这是我的学生,来自肯瑞托的卡德加。”

        卡德加思维飞转努力回忆在哪里听过这个响亮的名字。洛萨爵士。国王的勇士,莱恩国王和麦迪文共同的儿时伙伴。他背上的一定是那把皇家巨剑,象征着保卫艾泽拉斯的誓言之剑,而且……

        麦迪文刚才说了卡德加是他的学生?

        洛萨单膝跪地俯下身子使自己和眼前这位年轻人目光持平并微笑地看着他,“嗯,你终于有一个学生了,还得跑去紫罗兰花园找,是吗?麦德(麦迪文的昵称)?”

        “找到一个有合适优点的,嗯,是的”麦迪文回答

        “如果这优点是能把一个当地法师的**整理清楚,的确是好很多,恩哼?哦,别这么看着我,麦迪文。告诉我这个小伙子做了什么让你难忘的呢?”

        “哦,平常的很,”以一个狡黠的微笑回答老友的问题。

        “他整理了我的图书馆,第一次尝试就驯服了狮鹫,单手搞定了这个兽人,其中包括一个术士。”

        洛萨爵士吹了一个口哨,“他整理了你的图书馆?我记下这条了。”一个微笑在他灰白的唇须下闪过。

        “洛萨爵士,”卡德加终于努力挤出一句。“你精湛的技艺甚至在达拉然也十分出名。”

        “你好好休息,小伙子,”洛萨边说边把沉重的板甲手套放到年轻法师的肩上。

        “我们会搞定剩下的这些野兽的。”

        卡德加摇了摇头,“不,只要你们还待在大道上就不行。”

        国王的勇士惊讶地眨起眼来,而卡德加不确定这是是因为他的冒昧还是他说的话内容本身。

        “恐怕这孩子说的对,”麦迪文说道:“兽人们已经在沼泽扎了营。他们似乎比我们更了解黑沼泽,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他们行动起来如此有效率。我们留在路上,他们就能从边上包围我们。

        洛萨用手套挠了挠后脑勺。“也许我能借一些你的狮鹫来侦察。”

        “训练这些狮鹫的矮人们或许对此有不同的意见,”麦迪文说。“但也许你能和他们谈谈,还有那些侏儒,他们有些奇怪的玩意儿和飞行器或许用来侦察能不错。”

        洛萨点了点头,挠着下巴说,“你怎么知道兽人们在这?”

        “我在我的地盘里碰上过一个兽人先头侦察兵,”麦迪文的回答平静地好像是在谈论天气一样,“我从他搞到消息说一个大型团队正准备沿着沼泽大道偷袭,我本想及时赶到来给他们一个警告的。”大法师看着身边的狼藉一片意味深长地说道。

        清晨的阳光还没能强到照亮他们身边的土地。较小的火苗很多已经熄灭了,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烧焦的兽人尸体的味道。一丝暗淡的云朵飘过营地的上空。

        一个年轻的士兵,大概比卡德加稍大一点,跑过来报告说他们发现了几个幸存者,其中的一个被兽人啃咬地很严重,但仍然活着。大法师是否能立刻过去看一下。

        “你留下和这孩子在一起,”麦迪文说,“他对发生的这一切还有点糊涂。”说完大法师便大步穿过眼前这片血腥焦黑的土地,他的长袍在身后摆动地像一面旗帜。

        卡德加想站起来跟过去,然而洛萨把沉重的手套放在他的肩上把他按了回去。卡德加坚持了一小会,最后还是回到坐着的姿势。

        洛萨微笑地注视着卡德加。“老傻瓜终于也有一个助手了。”

        “学生,”卡德加虚弱地说,尽管他感到心中充满了自豪,这种感觉给了他再一次开口说话的力量。“他有过很多助手。但他们都干得不长,我是那么听说的。‘

        “嗯,嗯,”洛萨说。“他们其中的一些是我推荐的,而他们都带着一个闹鬼的塔和一个疯狂善变的法师的故事逃回我身边。你觉得他怎么样?”

        卡德加眨着眼想了一会儿。在过去的12小时内,麦迪文攻击了他,把知识强塞进他的脑中,拖着他在狮鹫背上飞越整个国家,最后在献身营救前让他独自面对如此多的兽人。而另一方面,他承认了卡德加是他的门徒。他的学生。(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14720/691169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