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图腾燃烧 > 第四百零六章 绿色风暴

第四百零六章 绿色风暴

        麦迪文已经离开整整一周了,对卡德加来说,这也是异常充实的一周。每天他都把自己埋在图书馆,莫罗斯负责三餐,到了晚上就在图书馆的大桌上凑合一夜,一周时间就这么过来。

        他找到一些古书,一些讲述时间、圣光和魔法的古书。正当他埋头苦读的时候,他收到了来自肯瑞托的来信。信中是对他上一次报告的回复:贾兹巴希望他能给他寄去一份艾格文史诗的抄本,戴尔斯女士在信中说她根本不了解那些书在讲什么,并询问卡德加可否在每个书目下摘抄一段文字再给她邮去,奥蓉达则坚信世界上存在第五种巨魔,认为卡德加没仔细看完所有的怪物手册。卡德加把他们的请求撇在一边,他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突破口是一个简单的法术——鹰眼术,施法者凭此将视野扩大几倍而看到远处的东西。一个牧师把叫做“圣视法”,并将它传授给当地的僧侣。即然它能穿越空间,也许经过修改,它就能穿越时间,卡德加猜想。这种尝试在外界大概是行不通的,那里死板的时间限制了太多。

        但在这里,卡拉赞的麦迪文之塔,一切都有可能。至少,这里扭曲的空间和流动的时光之砂为实验提供了先决条件,那些诡异的时间碎片,一旦碰到,就会被轻易带入另一个时空⊥,。

        尽管获得线索,但卡德加还是无法找到更多的情报,他需要更多的信息,也许那些正躺在层层防护的古书中睡大觉。这真该死。

        他把目光转向最重要的那一本研究笔记——麦迪文亲手写的笔记。很奇怪。笔记中很少涉及这些似乎是专门为其他来访者准备的幻像。是麦迪文把这些资料藏在了另一个地方。还是他本身对这城堡之外的事物更感兴趣呢?

        在塔内想创造出一种召唤幻境的魔法十分复杂,不像在外面施展鹰眼术那么简单。时间的是如何运行?现在的时间又预示着什么?只有对这些问题有着深刻而透彻的认识,才有可能创造出那种魔法。一个手势的细微不同,甚至周围空气味道的改变,都会导致整个魔法的失败,汇聚起来的能量也会因此消失。有时,失败的魔法会引起能量紊乱而失去控制;在近期的研究中,卡德加发现:能量紊动得越剧烈。造成的后果越严重,也就意味着魔法越接近成功,但一般来说,那些能量都会因为魔法失败而无声地烟消云散,要知道,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当然,也只有极少的法师能在剧烈的能量反噬中幸存下来,这么看来,法师也是一个很危险的职业。-  -!

        在卡德加研究的时候,他总是担心麦迪文会回来。为了寻找一本史诗卷轴或其他的什么突然出现在身后。如果被发现了怎么办?他会告诉麦迪文他的研究吗?假设他告诉了麦迪文他做的事,伟大的星界法师是会鼓励他。还是会阻止他?

        就这样提心吊胆地过了五天,卡德加觉得他的魔法好象要成功了。在保留鹰眼术原有结构的基础上,卡德加为他的新法术赋予了一个随机功能,它能搜寻随机出现的幻影。那些零散的时光之砂相对于真实环境来说,更亮些也更热些;总而言之就是更古怪些,新魔法就是凭此寻找到它们的。

        法术还有个新功能:声音再现。就像耳背的人习惯把手握成杯状放在耳边以增加听力,魔法能收集并放大声音,再经过处理,施法者在幻象中也能轻易听懂别人说话。虽然它不能处理远处的声音,但却有一个奇妙的特性:施法者看着谁,就能听到那个人的话。

        在第五天晚上,卡德加完成了他的魔法运算。他站起来,为麦迪文留下一张不起眼的手稿和魔法阵图,手稿写下了魔法的整个过程。如果这次发生什么不测的话,至少麦迪文会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卡德加这样想着走进仓库。

        与其他大法师一样,麦迪文拥有一个储藏魔法原料的巨大仓库,嗯,你可以想象一下艾泽拉斯最强大魔法师的仓库,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这找不到的。只过了一小时,一个魔法阵出现在图书馆中,它的外圈由紫水晶围成,充满能量的石英被用来堆砌魔法阵盘旋的内纹。终于,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卡德加最后复习了一遍咒语(大部分是在达拉然就已经会的),最后练习了一次手势(原来就自学到的),穿上了一件宽松的法袍(为了增加运气),走进了魔法阵。

        卡德加停了下来,调整下自己的状态。是的,这次不是小把戏,也不是简单的瞬发魔法,这是一个巨大而危险的魔法。要是在紫罗兰城,肯定会有一群法师找到他,逼他发毒誓从此以后再也不敢这么干。他甩头,做了个深呼吸,开始了。

        魔法阵发出瑰丽柔和的光,强大的魔法在阵内开始运转。就像水面上的彩虹随波浪轻轻晃动,他感觉到能量在他体内凝结,汇聚成一个温暖的球状物。这是魔法控制的中枢,只要施法者不出事,它就能迅速响应命令而改变魔法效果。

        卡德加把意识传递到球体中:我要找一个幻象,这些幻影就在塔中,把它带过来,带到我身边来。球体轰鸣了一阵又安静下来,看上去似乎在等待卡德加的具体命令。

        “带来一个幻象,”年轻的法师命令到,“让我看看年轻的麦迪文。”

        轻轻的一声爆裂,能量从他的意识飞出,进入真实世界去寻找主人的目标。就在卡德加等待回复的时候,图书馆刮起了风。风?这里怎么会有风?卡德加看了看四周,发现图书馆似乎和刚才不一样了。是一个幻象,它缓慢地包围了卡德加。

        就像谁开了窗户。刮来一阵风。卡德加感到阵阵寒意。他进入一片错误的幻境。

        又是一阵寒风,那股冰冷的空气似乎来自诺德森。尽管卡德加一再告诉自己这只是幻境。但他还是忍不住全身发抖,好冷!

        周围的墙壁逐渐远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白色平原;寒风卷走了书和卷轴,留下一片又深又厚的雪地;椅子、书和书架什么的全部消失,一片片鹅毛大雪飞旋着飘下。

        他站在山坡上,双膝埋在雪里,却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他成了这个幻象中鬼魂一样的存在。

        卡德加环顾周围,呼出的白气翻滚着消失。右边是一片树林,暴风雪已经把那里埋得差不多了。左侧的远方是一座闪耀着白亮色的山峰,卡德加一开始以为那是一整片白色的巨石,等他仔细端详才发现,那是冰,庞大的冰层附在山崖上,就像是某个看不见的手把河流引到这里并急冻住。冰河像达拉然的山峰一样昂然而立,几个细小的黑点在白色中移动,那不是鹰就是隼。在巨型的冰山上,它们显得如此渺小。

        在他面前是一道峡谷。一支军队正在其中跋涉。士兵们踏过白雪,踩出脚下的黑土,身后留下一条蜿蜒的墨色痕迹。他们身穿红色战铠,戴牛角盔,背后飘着一条黑色高领披风。从他们佩带的武器可以看出,他们是一群猎人。在队伍前方,领头人高举着一根长木杆,杆顶挂着一个巨大的绿色爬行动物的头部——卡德加是这么以为的。

        军队渐渐走近,待卡德加看清那是什么时,他倒吸一口冷气——那是龙头。即使是在紫罗兰城,他也只看过龙的颅骨,他从没想过能亲眼看到龙头。这里究竟是哪?这里究竟是什么年代?

        军队发出一阵吼声,也许他们是在喊口号或是在唱歌,但那帮家伙的嗓音实在是不敢恭维,这听起来更像是某种诅咒。声音非常模糊,就像是从深井中传上来的,但至少,卡德加能听清每个音节。

        他们离卡德加更近了,卡德加终于看清这是支什么队伍了。他们并没有红色战铠,红色是他们的肤色;他们也没有牛角盔,两只牛角是长在他们脑袋上的;黑色的高领披风更是无稽之谈,取而代之的是两对肉翅。

        他们是恶魔。卡德加在贾滋巴的演讲中听到过他们,奎瑞根收藏的手册中也提及了恶魔的存在。他们是一种比兽人更嗜血更残忍的怪物。看样子这支队伍刚刚经过一场激烈的战斗,他们的剑布满血迹,大部分恶魔身上伤痕累累。

        这里有这么多的恶魔,他们刚刚猎龙归来。这里究竟是哪?这究竟是什么年代?

        身后传来细微的声响,卡德加转过头,这才发现身后有人。

        这是一个女人,身上散发着圣洁的光芒,她是从卡德加后面悄悄走近的,雪地上只留下不可察觉的痕迹。她没注意到卡德加,或者说,她不屑于注意卡德加。

        她身着银鳞衣,一件白色的带帽披风乖巧地伏在身后,依希可以看到披风的绿丝衬里,银边罩帽严实盖住了她一头金发,这身白色装束将她巧妙隐藏在雪地中。她静静站在山崖上,看样子,寒冷的天气并没有影响到她。(卡德加打了个喷嚏-  -!)。她还配着一条绿宝石项链,发出迷离的绿光,同她的眼眸一般美丽——如檫拭后的翡翠般灿烂夺目;如风暴后的大海般宁静威严。卡德加熟悉这眼神,麦迪文曾以同样的眼神凝视着他,似乎要看透他的内心。

        这就是麦迪文的母亲,艾格文,传说中最接近神的法师。

        此时,卡德加也知道他究竟在哪了。在图书馆的史诗中他看过这段艾格文与恶魔的战斗,此地,就是那战场。

        卡德加突然明白魔法错在哪了。在麦迪文离开之前,他曾向卡德加借阅过“艾格文之歌”。难道,魔法误解了他的意思,没有展示年轻麦迪文的幻影,而将麦迪文注意的那个场景带到他面前?

        艾格文冷冷看着峡谷的恶魔,眉头皱成个“川”字,卡德加似乎可以看到她眼中翻腾咆哮的绿色风暴。

        她举起一只手,吐出一声简短的咒语,指尖隐隐闪光。只见一道巨型白光划出弧线硬生生劈进恶魔队伍;这不是普通的闪电,也不是范围攻击的雷暴,而是元素闪电;冰冷的空气就像被强大的紫白色电弧劈成两半,一阵炸雷声平地而起,翻滚在所有人的耳边。

        闪电过后,空气中传来辛辣而微酸的气味。(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14720/691169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