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图腾燃烧 > 第四百四十三章 颠倒

第四百四十三章 颠倒

        当他骑回来进入城堡的马厩的时候,都快到黄昏了。疲倦地,提里奥把他的缰绳递给管马厩的小马倌,然后向里走去。他现在就像睡觉然后在脑子里梳理一下当天的事。当他伸手去够去厨房的门把手的时候,一只强壮的手抓住了他的胳膊。提里奥抬头看,发现巴瑟拉斯挡住了他的路。年轻人的眼睛里闪着光,这让提里奥觉得很不自在。

        “老爷,”巴瑟拉斯开始冷冷地说,“我们得立刻谈谈。”

        提里奥沮丧地叹着气。“我累坏了,巴瑟拉斯。要是你愿意,我们可以早上再聊。”

        巴瑟拉斯的手抓得更紧了。“我觉得你还没明白,老爷。你看,我知道你今天去了哪儿,”年轻的圣骑士说着。他的眼睛一下都不眨,目光深深无情地紧扣住提里奥。提里奥琢磨着是不是阿尔顿背弃了他,讲出了他出行的事。不。阿尔顿一向有忠心。

        “我清楚你知道在壁炉谷有兽人,提里奥。从你眼睛里我就看出来了。我祈求,为你的所作所为,你并没有掩盖掉所有相关的信息。”

        提里奥毛都立起来了。他能对付这年轻人的傲慢,但他不能在自己的家就受到一个极度狂热的男孩的威胁。

        “我以前跟你说了,巴瑟拉斯。你称呼我的时候要带着适当的尊敬,”提里奥相当生气地说着。

        “对于你所关心的事,我已经判断出我的遭遇是一次孤立事件。就现在来讲,你只需要知道这么多。我建议你忘了这事,让这事消停下去。现在放开我的手,在我真生气之前让我过去。”

        慢慢地,巴瑟拉斯松开手。向后退了一步。他那像穿刺一般的目光一直就没离开提里奥。老圣骑士转身粗率地进了城堡。

        一人站在那里,巴瑟拉斯沮丧地阴着脸。

        “还没结束,老爷。”年轻的圣骑士对自己嘶嘶地说,握紧了他的拳头。“这事显然还没完。”

        提里奥到他自己的私人房间里去。他很讲究地卸下铠甲。把战锤放回到壁炉架上。他进了卧室,重重地倒在床上。在这世上他想要的就是睡上几个小时。他脑袋刚碰上长毛绒枕头,卡蓝德拉就进来了。她很惊讶于在这里看见他。

        “哦,你回来拉,”她甜蜜地说。“早上你跑哪儿去了,提里奥?我问了阿尔顿,不过他什么也不说。”她的声音充满了关心。

        提里奥紧张了。他可不想谈关于兽人的事。他已经说了要保证伊崔格的藏身之处安全,最终他想到对于他的行踪还是被迫要向妻子撒谎。不过。看着她的眼睛,提里奥敢说,她不会勉强接受任何事情,除非告诉她整个故事。

        “我去检查我发现兽人的地方了,卡蓝德拉。我需要确认在我的土地上是不是有更多的兽人,”他说,带着点暴躁。“我想一个人去,所以我告诉阿尔顿不要和任何人谈起这事。”

        卡蓝德拉皱起眉头,把胳膊交叉在胸前。每次他让她不高兴的时候,她都那样。

        “你打完架刚几天就又一个人跑出去了?你怎么能这么蛮干。提里奥?你想要证明什么呢?你可不再像你年轻那会儿那样了!”她性急地说着。

        提里奥畏惧着。先是巴瑟拉斯然后又是她老婆。“我当兵的年头比你活的时间还长,姑娘!我唯一需要你做的就是去听一堂课,学学怎么把我的家务做好!”他咆哮着。

        提里奥很少对她那样说话。看他这样子,卡蓝德拉也真的不知该怎么回答。她决定需要战略性地转移话题以挽救这次对话。

        “你找到你一直想要找的了么?”她问,尽量让她的声音听起来尽可能无辜。

        提里奥促使自己冷静下来,不过他知道这条新问题还是不会让她停下来。“是的,找着了,”他用平稳的语调说着。“我相信我的遭遇是一次孤立事件,并且不会由兽人而产生什么值得恐惧的。”

        卡蓝德拉高兴起来,在床上坐到他旁边。她抓着他的手。“我放心啦。这就好了,提里奥。但是你怎么能那么确定呢?”她问。

        提里奥的心一沉。他不想向她撒谎。“我不能告诉你,我的爱。”他温柔地说着。

        “为什么不能?有什么好怕的,就像你说的。那么告诉我不成什么问题,不是吗?”她问。在她的话里有些东西听来刺痛。

        “这事关荣誉,卡蓝德拉。我不能告诉你,”他重复着。

        猛然地,卡蓝德拉把手扯向一边,从床上站起来。提里奥心里已经有点准备应对从她眼睛里迸发出来的雷光弹。

        “荣誉。你总是把自己扯到那上面,提里奥!你就和那个自以为了不起的巴瑟拉斯一样让人生气!你那珍贵的荣誉对你来说真的比你自己的老婆还要重要吗?”她用手捂住脸,看样子马上要哭出来。

        “你不会明白的,我的爱。我是一位圣骑士。有很多事情指望我……”他说,他的声音减弱了。在他的语调里有一种不寻常的自怜的口气。

        卡蓝德拉把手从脸上拿开,尽力克制自己不去打他。

        “你是说得对,我不明白!但是我知道有什么事情指望你,”她喊着,眼泪开始从她变红的脸上流下。“你被指望着行为像我的丈夫,并且不会努力对我掩饰你的愚蠢的小秘密,就如同我还是个梳辫子的小姑娘那样!你被指望着行为像一个负责任的领主,而不是一个人出去闲逛,把自己置于危险境地!”当她开始抽泣的时候,提里奥把眼睛看向一边。“你该小心谨慎并且一直活着,这样我们的儿子就不会长大的时候没有父亲,”她说完了。

        提里奥站起来抱着她。“我知道,我最亲爱的。我冒了不该冒的险。不过你已经对此很信任我了,卡蓝德拉。一切都会好的,”他安慰地对她说。

        她擦着流出来的眼泪,看着她老公的脸。她想努力相信他的看法。她打算更多地向他讲,此时一阵轻轻的拖着脚走步的声音传来,泰兰进屋来了。

        提里奥和卡蓝德拉看向门那里,看见他们目光朦胧的儿子在他们前边站着。明显地,他们的争吵把儿子吵醒了。

        “你们俩在打架么?”男孩很小心地问,他的眼睛里闪耀出关心。

        提里奥走上去把男孩抱进怀里。“没有,儿子,你的母亲只是担心兽人,就这样,”他安慰地说。

        泰兰看起来想了一会儿。“爸爸,兽人像大家说的那样卑劣残忍吗?”男孩问道。

        提里奥对这样一个直接的问题毫无准备。他考虑着揭示与伊崔格的对话,惊讶于自己不再这么确信了。他肯定不想对他儿子撒谎。

        后代们肯定还有些希望。

        “好吧,儿子,这回答起来很难,”他慢慢说着。他和泰兰互相注视着,提里奥没看见卡蓝德拉怀疑的看着他。男孩专注地听着,他父亲继续道。“我觉得有些兽人会是好人。他们只是很难见到,就是这样,”提里奥温和地说。

        卡蓝德拉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她那衰退了的愤怒又向她涌回来。

        “真的吗,爸爸?”泰兰问道。

        “我这么觉得,”提里奥回答道。“有时我们需要留意自己是不是过快地判断别人,儿子。”

        男孩看来对这回答很满意。卡蓝德拉可不是。可以不管其他的,但是她如果让提里奥对孩子的脑袋灌输这种无稽之谈,她会遭诅咒的。

        “别对他谈那些!”她咝咝地说着。“兽人是没脑子的野兽,他们都该被猎杀弄死!你怎么可以,在明知道他们对我们的世界的所作所为后,还那么讲!你脑子进什么了,提里奥?”她喊着,从他怀里把泰兰夺过来。感觉到了她的愤怒,孩子开始哭起来。当她转身离开时深情地捋着他的头发。“别担心,宝贝,”她说,“你的父亲只是累了。我们让他休息吧,好吗?”她说着,迅速地离开了屋,甚至没有转身向提里奥道晚安。

        留下一个人,提里奥走到一个装饰华丽的吧台前给自己倒了一杯凉葡萄酒。深啜了一口,他沉重地坐下惊讶于整个世界这么快就完全颠倒过来了。(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14720/788607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