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图腾燃烧 > 第四百五十二章 最后一课

第四百五十二章 最后一课

        聚集着的骑士们和步兵们,看到提里奥从焦急期待的人群中出现,愤怒地大喊起来。,前圣骑士快速而奋力地攻击,他这一下使得受惊的步兵们散开。几个警卫冲向他,但是提里奥用这把旧的长柄双手锤舞出宽大的弧形。小心不使出致命的力量,提里奥在一个卫兵的胸甲上推击出一块凹痕,又打破了另一个的头盔的面部护甲。看出他为自己赢得了珍贵的几秒,提里奥跳到脚手架上,直奔巴瑟拉斯。

        年轻的圣骑士看到提里奥向他冲来一下惊了。他笨拙地胡乱摸索他的战锤,但是提里奥太快了。

        他用肩膀撞进巴瑟拉斯的内脏,这使年轻的圣骑士剧烈地倾侧摇晃从平台上倒下去。巴瑟拉斯砰击一声巨响落地了,几乎被愤怒的人群踩到。

        带头巾的绞刑吏冲上前要制服提里奥,可是前圣骑士毫不让步。用胳膊抓着绞刑吏,提里奥使出过肩背摔,把他翻了个跟头放倒在脚手架的台阶上。他能听见骑士们和步兵们冲上他身后的台阶。他们会为此绞死他的,他疯狂地想到。甚至光明使者他自己也不会宽恕提里奥这样的冒犯行为。

        尽可能快地,提里奥跑到伊崔格旁边解开绕在兽人脖子上的套索。被弄得太虚弱都站不住了,伊崔格重重倒入提里奥的抱臂中。兽人几乎不能认出他的救星的脸了。

        “人类?”伊崔格诧异地咕哝着。提里奥低头对着他微笑。

        “是,伊崔格,”提里奥说。“是我。”伊崔格因为疼痛和过度虚弱发抖。但是用朦胧的眼神注视着提里奥。

        “你肯定是疯了。”老兽人说。提里奥对自己笑着。同意地点着头。他转过身,正好及时看见巴瑟拉斯爬上脚手架的台子边。提里奥清楚骑士们和步兵们只有几秒远的距离。巴瑟拉斯直起身怒视着他。

        “叛徒!你今天是自己咒自己!”年轻的圣骑士大叫着。受惊的人群大喊支持,向提里奥和伊崔格两人抛掷垃圾。

        从他的眼角,提里奥能看见领主达索汉隐约地出现在隐蔽的地方。明显地,他终究是没有离开。领主指挥官的表情是一脸的悲伤与嫌恶。提里奥希望有某种方式能让他的老朋友明白他一直做的事情,看在荣誉的份上,他才一直这么做的。

        巴瑟拉斯喊着让骑士们捉住提里奥和那兽人。当他们上来时,提里奥张开他的手。命令他们停下。他用了一生带人打仗,他低沉的声音仍旧带有命令的压迫力。骑士们中很多先前在他手下供职的都发现他们自己被他的气势镇住了。提里奥大胆地面对他们。

        “听我说!”提里奥喊道。他的声音隆隆地发出盖过人群,又被周围的建筑反弹回响起来。旁观者中很多不可思议地安静下来。“这个兽人没做伤害你们的事!他年迈衰弱。他的死不会达成任何目的!”有荣誉感的骑士们犹豫了一阵,考虑着提里奥的异议。

        “但是那是个兽人!我们不正是与他的族人作战吗?”一位骑士怀疑地喊道。提里奥稳住自己,将伊崔格抓得更紧了。

        “我们确实是!不过这一个的战争日子结束了!”提里奥说。“绞死这样一个不能自卫的生物是不荣誉的。”他看见有几个骑士不情愿地点着头。其他的旁观者们仍认定原观点没有被说服。他们继续嘲弄着称提里奥是一个爱兽人的叛徒。

        “你甚至不配谈及荣誉,提里奥,”巴瑟拉斯愤怒地唾骂道。“你是个叛逆的杂种,就该死在那野蛮的畜生身边!”

        提里奥一下抽紧了。巴瑟拉斯的话像耳光一样击打着他。“我发过誓,在很久以前,要保护弱小和不能自卫的人。”提里奥从咬紧的牙齿中挤出字来,“并且我现在就要这么做。你看。孩子,这才是作为一名圣骑士的真正意义-明白对与错的区别,并能区分开正义与复仇。你从来不能作出那样的区分,不是吗,巴瑟拉斯?”提里奥问道。巴瑟拉斯几乎气得说不出话来。

        呼喊着的人群的喧嚣声上方,一声击鼓声轰隆响起,响亮而清晰。伊崔格疲倦的头瞬间猛地抽起。他扫视着广场周围,他好像期待着看到熟悉的景象,然后又低下了他的头。提里奥疑惑地看着兽人,确信兽人认出了这奇怪的击鼓声。几个旁观者开始寻找鼓声是从哪里来的,但是巴瑟拉斯完全不在意。年轻的圣骑士握紧他的拳头走向提里奥。

        “你这么快就忘了么,提里奥?你不再是一名圣骑士了!你就是个带着耻辱的人-一位被流放者!无论你怎么想或者相信什么,都没有区别!”巴瑟拉斯喊道。

        “见鬼,巴瑟拉斯,你得睁大你那两眼看看!”提里奥急迫地说。“这么多年来,我治理整个壁炉谷,我敢肯定的一件事就是,战争只会招致战争!如果我们不能控制自己的种种仇恨,那么毫无意义的争斗将永不停止!那就永远不会有我们的人民的未来!”

        巴瑟拉斯对着提里奥轻蔑地嘲笑。

        那奇怪的击鼓声更响了,还伴随着新的更强的鼓声。就在这时,大多数的旁观者们也开始意识到这不吉利的击鼓声。他们受惊地注意到,这使人紧张的声音正在接近。在场的几个女人和孩子开始捂住耳朵,害怕而恐慌地紧紧挤在一起。在场的守卫们移到了广场的四周,寻找着任何引起这持续不断的鼓声的东西。

        “我们人民的未来不再是你关心的了,”巴瑟拉斯冷冷地说。“我现在统治壁炉谷,提里奥。只要我在,我发誓有兽人就不会有安宁!以我父母逝去的灵魂,我发誓每一个在洛丹伦王国剩下的兽人都将为他们所做的遭受痛苦!”

        提里奥被巴瑟拉斯的话吓到了。年轻的圣骑士是完全不讲理的。他已经把自己完全交与了愤怒与悲伤。

        强有力的鼓声雷鸣般回荡于恐惧受惊的广场。此时巴瑟拉斯命令他的队伍攻击。

        “现在杀了那兽人!杀了他们俩!”他愤怒地喊道。他的喊声被削短了。同时一支粗制的。剃刀般锋利的标枪冲穿了他的胸膛。巴瑟拉斯的血横着飞溅到绞刑架上,此时大量的模糊的身影从周围的屋顶上跳下,进入广场。狂怒的尖声战吼充斥在空气中,凶猛的兽人猛攻着毫无察觉的斯坦索姆的卫兵们。强力的战鼓雷鸣般响彻被恐慌控制的广场。

        提里奥大为震惊一屁股坐到地上,此时巴瑟拉斯猛然倒地呆作一团。凭着本能,他冲上去要帮助年轻的圣骑士,但是巴瑟拉斯唾骂他并且不接受地向他摆手。

        “这是你给我们招来的灾难,”年轻的圣骑士颤抖地说着。血从他的嘴里涌出。他狂怒的充满恨意的眼睛锁住提里奥。“我一直就知道你会背叛……”这是全部他勉强说出的话,之后,他面朝下倒在浸染了血的脚手架上。那粗制的兽人标枪从他的背部向上直起,就像一根海船的桅杆。

        提里奥立刻瞬间集中起精神。他扔下双手长柄锤,拉起伊崔格让他双脚支地。把沉重的兽人靠在他的肩膀上,提里奥带着伊崔格从绞刑架离开。提里奥无法想象,兽人部队是如何越过城市的外部防御的。特别是,兽人总是从正面来突袭他们的目标。可是,当他注视着在他周围展开的战斗的时候,他看出鬼鬼祟祟的兽人一直利用着房顶还有环绕的狭小通道作为他们的优势。

        骑士们和步兵们跑上前迎接兽人猛攻。此时公共广场整个地狱般爆发了。提里奥一直低着头,向着那条他早些时候用过的不起眼的街道走去。钢铁碰撞的声音。还有打斗的人们的怒吼声,混杂着愤怒与痛苦,在斯坦索姆之上,创造着令人发狂的骚乱声。提里奥努力不发出噪音,专心于活命。他周围完全是一片杀戮之地。强大的兽人战士们用大战斧对着他们的敌人乱砍,其他的则以吓人的精准猛力投掷又长又恶的矛。有几个兽人,穿着看着像狼皮的东西,冲上前对着天抬起他们的手。在提里奥明白他们要做什么之前,闪电的电弧从变暗的天空中落下,劈中了前排的人类部队。烧焦的人类身体和厚块的石头飞入空中,又如雨般落到混乱的战场中。被猛烈的元素攻击震住了,剩下的人类队列在兽人的令人恐怖的愤怒前被迫撤回。

        提里奥惊讶地发现兽人步调一致以谋略取胜,攻击紧张的人类防御者们的侧翼。凭他的记忆,兽人在战斗中从来没有如此格外统一。尽管他们明显的狡诈且有技巧,兽人的数量太少了。提里奥想知道,什么是兽人所追寻的东西,不顾一切地以如此一支脆弱的部队攻击一座设防的人类城市。很快斯坦索姆的每个士兵都会在广场上击败对手。在数量上被超过的兽人不会有很大可能对抗一支装备齐全的卫戍部队,他想着。

        不顾他周围的混乱,提里奥费劲地到了广场的边缘,沿着一条小巷逃跑。再度原地撑起伊崔格的重量,提里奥转身看了接连发生的屠杀最后一眼。他看到一个身形巨大的兽人,穿着全身一套黑色板甲。那兽人拿着一把强力的战锤,很像圣骑士用的那些-只是有一点,那兽人的锤子看起来带着活跃的闪电使它发光。那深色的兽人在忠诚的人类守卫者中闯开一条路,好像他们就是些无害的孩子们。它以一种稳定的杀伤力粉碎和猛击着到它近前来的每个人-一直机警地对它的战士们喊出命令。提里奥只能带着惊异和恐惧看了片刻。那强大的兽人领导者和他以前见过的都不一样。提里奥从看呆了的状态回过神来,加快脚步,他胳膊抱着伊崔格,沿着路出了被围攻的城市。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以无比的努力,提里奥成功地拖着伊崔格出了城,进入周围的林子。回头看。他能看见在城市的好几个区很多处已经开始起火。他甚至从这么远都能听见尖叫和武器的碰撞声。明显地狡猾的兽人一直企图扰乱和分散人类部队。提里奥注意到无论谁是兽人的领导者。他远比他已经听说过的酋长要聪明。

        疲倦地。提里奥把伊崔格放倒在叶子覆盖的地面上,在他旁边蹲下。他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仔细地考虑着这形势。他无法解释兽人对城市毫无先例的进攻,也考虑着是不是那些生物就是来救伊崔格的,就像他刚才那样。无论什么情况,他很高兴他们会来。他真诚地伤心于看到这么多他的兄弟在那些兽人面前倒下,但是至少他完成了他最开始要做这事的目的。伊崔格活着。尽管神经紧张而瘦弱,提里奥珍贵的荣誉仍旧完整无缺。

        伊崔格静静地躺在缠结的森林地面上。提里奥弯下身子检查兽人的脉搏。但愿那兽人只是从他煎熬的折磨中耗尽了力气。他沉思着。惊慌中抽了一口凉气,提里奥意识到伊崔格的心停止跳动了。那些人殴打这个兽人的人们明显地造成了严重的内伤。如果他不尽快做点什么的话,他知道伊崔格会死。本能地,他把他的手放在伊崔格的胸部,祈祷圣光的治疗力量会沐浴憔悴的兽人全身。肯定的是他仍旧足够强壮甚至是治疗这些极严重的伤。

        慢慢地,一股恐惧感在提里奥的心中蔓延开来。什么也没发生。他带着挫败感低下他头,想起他已经被开除出了圣光组织。这不会发生了,他悲惨地想到。他几乎能感觉到伊崔格的生命渐渐衰弱消失。

        “不!”提里奥绝望地咆哮着。“你不会死的,伊崔格!你听见我说的了么?你不会在我面前死!”他对着昏睡的兽人喊着。他把他的双手再一次用力向下压着兽人的胸部,集中他全部的意志。“以圣光的恩惠。愿你的兄弟得到治愈。”这些词组重复地飘荡过他的意识,同时他深深地获取到了潜伏于他灵魂某处的力量。“在其恩惠中他将重新来过。”

        圣光不会被从他那带走。他坚持认为着。人们能夺走他的护甲与职衔,他们能带走他的家庭与他的财富-但是圣光会永远在他心中。一定是。

        慢慢地,提里奥感到剧烈的热量从他体内升起。它带着力量与光明充满了他的内心,慢慢溢出移向四肢。他几乎愉悦地叫出来,同时熟悉的能量急速穿过他的双手吞没了兽人遭蹂躏的身体。提里奥感到好像他飘在了空中。圣光的纯净与力量淹没了他的存在,并且瀑布倾泻一般地穿过他的身体,就像神圣之火的光晕。敬畏又恭敬于这再度觉醒的力量,提里奥张开他的双眼,看见一股温暖金色的光辉笼罩着伊崔格。他惊奇地注视着,就在他的注视下兽人身体上的伤痕治愈了。甚至兽人腿上感染的割伤也愈合了,如同从来没有过一样。

        让人安心的力量消退了,提里奥耗尽力气地摔到地上。他躺在那里喘了一阵,想要保持他的头不会眩晕。一声哼鼻声,伊崔格坐起来发狂地环顾着。老兽人的脸苍白,明显虚弱,但是他的双眼明亮且警惕。伊崔格快速跃起,以防御姿态蹲着,嗅着空气。他扫视着最接近的树林边际,寻找危险的信号,看起来没什么。伊崔格低头看,看见提里奥在他旁边躺着。他带着怀疑,屁股向后动了一下,惊讶地盯着耗尽力气的人类。

        “人类?”伊崔格问道。“发生什么事了?我们怎么会到这?”提里奥坐起来,安慰地轻拍着兽人的肩膀。

        “我们在城外边,伊崔格,”提里奥平静地说。“你暂时安全了。如果我们俩都很幸运,我们短时间内都不会再有绞刑了。”伊崔格发出咕噜声,怀疑地看着提里奥。他向下瞥了一眼他的大绿手,然后手指摸索着他曾经有伤的地方。

        “这是你的力量,人类,”兽人开口道,“治愈了我的伤?”

        提里奥点点头。“是。你以前告诉过我,痛苦是个好老师。好吧,你要上最后一课了。他要是也是让人难受的一个老师,我觉着,”提里奥开玩笑地说道。

        伊崔格咧嘴笑着,拍着提里奥的后背。“也许最终我学够了,”兽人挖苦地说。老兽人咳嗽了几次,放松自己回身找了个地方坐下。过去几天的紧张状态证明,对于他疲倦衰老的身体是太过分了,他晕倒作一团。尽管他受到治疗,提里奥的经验告诉他,兽人会虚弱好几天。

        他吃惊地听见在他周围所有的茂密的树枝和矮树丛中突然发出的沙沙响声。极度不安地环视着,他让自己为危险做好准备。慢慢地-不吉利地-树的影子开始移动,四面八方都有。巨大暗色的身影显出外形,向前来,围住睡着的兽人和惊惶的人类。(未完待续。。)u

  http://www.biqugex.com/book_14720/808057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