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图腾燃烧 > 第四百六十五章 指挥官

第四百六十五章 指挥官

        哈德里莎?塑木者早在哨兵部队创立后不久就已经是这支部队的一员了。尽管她比珊蒂斯将军还要早生个几百年,哈德里莎深知将军的能力,并且急切地向她学习。因此她在军中步步高升,一直爬到了指挥官的位置。

        哈德里莎脸庞狭长,时时皱着眉头——好像总在沉思一般。就在大灾变之前不久,她被提拔为暗夜精灵在灰谷的军队总指挥。灰谷位于卡利姆多的北半部分,横跨了这块大陆的大半宽度。尽管远离泰达希尔和达纳苏斯,它对暗夜精灵而言不仅是神圣之地,还有着维系文明的重要意义。暗夜精灵和他们的盟友只在广袤森林中有限的区域采摘收获,以免过多地影响自然环境。

        哈德里莎站在队伍前方,眯起眼睛朝林中望去。和其他哨兵一样,她骑在一头健壮的大猫背上。这种动物因其又长又弯的利齿而得名夜刃豹。暗夜精灵和夜刃豹,正如名字中暗示的一样,他们都是夜行性动物。可是现在的形势越来越需要他们在白日里也出来活动。与他们打交道的大多数种族都是昼行生物,他们通常在白天活动,但这并不表明他们就不会在夜间出没……这就使得她需要面对最为复杂和危机四伏的局面。

        这里看不到部落在附近活动的迹象,但是哈德里莎绝不会相信兽$∷,人及其盟友能够老实待在东边的区域。让他们在灰谷里有个立足之地就已经是够糟糕的事了。

        “你看到什么了,夏侬?”她朝左边一名暗夜精灵男子问道。夏侬并不是她麾下级别最高的军官,但即使在哨兵当中他也以一双锐眼而着称。“有什么不对劲吗?”

        夏侬往前探身看了看。然后回答道。“一切安全。指挥官。”

        谁也没有异议。哈德里莎示意队伍继续前进。指挥官正带着一队大约五十名暗夜精灵前往一处重要的前哨视察。哈德里莎坚持定期出去巡视,让前哨队长们保持干劲的最佳方法就是让他们知道她会前来检查工作。

        骑夜刃豹到那个哨站不过一个小时的路程。他们停下来的原因是觉得哨所的部署有所纰漏。哈德里莎坚持不仅应该在部落可能进攻的方向布置警哨,还同样要在不可能的方向。敌人可能从哨所边偷偷溜过去,从后方突施袭击或者深入暗夜精灵的领土进行破坏。如果哈德里莎能够想得到,部落的新任大酋长一定也能。

        又走了一小段路之后,哈德里莎转头向她的副官戴妮说道,“派两名斥侯去哨站,然后回来报告……别让人发现了。”

        戴妮唤来两名骑手。将他们派了出去。哈德里莎眼看着两人的背影逐渐模糊,然后消失在远方。她一时有些沮丧,却尽量掩饰着。她的视力已经不如几个月前的时候了。实际上,这几天情况好像变得更加糟糕了。

        “准备好武器。”她向其他人命令道。戴妮已经拿出长弓,此刻又把她的命令重复了一遍。

        他们继续前进,一路上什么都没发现,却也因此更加心生怀疑。哈德里莎估计了一下斥侯们来回所需的时间,知道还得再等上好一会儿。

        一只夜刃豹突然咆哮着向他们冲来,这正是不久前派出的斥候的坐骑。哈德里莎和她的战士们警觉起来,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战斗。

        这头野兽身受重伤体插箭矢。显然全凭耐力才坚持跑了这么远。它的爪牙上沾满鲜血,表明在脱离战斗之前也给敌人带去了痛苦。

        两名斥候之一骑在它的背上。早已气绝。

        夏侬骂了声粗话,然后驱动战豹冲上前去。而这么做的不止他一个人。但哈德里莎向急切的人群挥了挥手,阻止他们追赶过去。戴妮已经来到那头垂死的夜刃豹身边,检查过它背上的骑手之后生气地皱起了眉头。

        “我们只能暂时把她留在这里,等回程的时候再把她带回去体面安葬。”哈德里莎向她的副官点点头。戴妮和另一名哨兵迅速跳下坐骑,把尸体从痛苦的大猫背上挪了下来。她们将战友小心地安置在最近的一棵树下,然后又回到夜刃豹身边。

        这头大猫沉重地喘息着。人们越是靠近,就越能看清它身上的可怕伤口。鲜血到处都是,夜刃豹凝视着戴妮,眼中满是痛苦。它的一只剑齿已经折断,随着猛烈的咳嗽喷出更多血来。这头猛兽显然已经无可救助了。戴妮拔出匕首,俯身过去对它低声说着话。夜刃豹轻柔地舔了舔她拿刀的手,然后镇定地闭上满怀期待的双眼。戴妮咬紧牙关,熟练地往它喉头一抹。夜刃豹立刻断了气。

        “散开队形!”等副官上了坐骑之后,哈德里莎下令道,“夏侬……你和这些人朝那边去。戴妮,你带队去南边。其他人跟我来。”

        不久之后,暗夜精灵们警惕地进入了上述地区。哈德里莎的夜刃豹朝空气中嗅了嗅,然后低声咆哮起来。指挥官用手轻抚坐骑的脑袋让它安静下来,接着将手慢慢伸向弓箭。

        一支利箭射中了她身边的战士。这一击完美地正中咽喉。

        是从上方来的。

        哈德里莎迅速张弓搭箭想要还击。然而在此之前,已经有两把月刃飞旋着朝箭矢射来的方向激射而去。这种有着三道弧形利刃的致命武器在枝叶间一刈而过。

        树顶上发出一声痛苦的咕哝。其中一把月刃从树冠中射出,回到了主人的手中。

        片刻之后,另一把也出现了——却是插在一个兽人的胸口上。敌人的弓箭手如石头般重重摔落下来,受创的躯体横摊在地。

        然而在这兽人断气之前,又有将近一打敌人从前方的树林里冲了出来。兽人们多数骑着黑色战狼。手中高举战斧、长矛或是刀剑杀向哈德里莎的小队。

        暗夜精灵们并没有坐等敌人冲到跟前。哈德里莎朝着冲过来的头一个兽人射了一箭。然而本该正中目标的箭矢却射到了肩膀上。这点伤甚至不足以让那个凶顽的兽人减慢速度。他举着武器,想要一斧砍向她坐骑的脑袋。

        就在这时,近旁一头夜刃豹被居高临下的一箭射中了脖子。这头动物脚下一个踉跄,把背上的骑手往前甩了出去。一个兽人趁机跳下战狼,挥动武器砍向摔倒在地的暗夜精灵。那哨兵翻身试图招架,但却为时已晚。兽人的战斧砍中了她的胸口,正中锁骨附近。

        受伤的夜刃豹想要攻击那个兽人,却被战士的战狼拦住。两头巨兽用尖牙利爪彼此厮杀。寻找着对方的空隙。尽管夜刃豹有着体型上的优势,那伤口却减慢了它的速度。

        哈德里莎绕过这对凶狠的野兽,朝着兽人又射了一箭。距离已近,她不可能再次射偏。箭矢深入兽人的胸膛,力量之大使得那垂死的战士倒飞出数步之远。

        又是一箭从指挥官耳边尖啸而过。哈德里莎咒骂了一声,估摸着来箭的方向射了回去。她这一箭显然没有射中目标,却逼得那树上的兽人移到了更加开阔的地方,于是被从南边射来的一箭了结了性命。

        戴妮挥动长弓,发出一声胜利的呼喊,接着率众杀向兽人。与此同时。夏侬的小队也从北边冲了过来。他们刀兵相击,夜刃豹与战狼捉对厮杀。

        戴妮已经把弓箭换成了月刃。一头流涎的恶狼扑住她的大腿。被她一剑割开咽喉。她左右环顾,寻找着下一个敌人,脑后绑成马尾的乌亮长发挥甩如鞭。

        兽人们凶残地战斗着……甚至比哈德里莎原想的更为凶残。他们不时露出破绽,似乎不惜一切风险只为冲到敌人身边。他们全靠纯粹的蛮力才能抵挡占据数量优势的暗夜精灵。显然和他们交战大有胜算。

        是这样吗——?指挥官刚有此念头,一个骑狼的兽人便朝她扑了过来,迫使她停止继续思考。哈德里莎丢下长弓拿起月刃,就势用刀锋架住兽人的战斧。两把武器相击之时,她的手臂猛地一震。

        敌人的战狼窜到她夜刃豹的侧面,以给它的骑手制造更好的机会。指挥官的坐骑猛转过身来保护哈德里莎,但兽人已经挥起了武器。

        重击之下月刃的锋口应声而断。上边的一截飞向哈德里莎的脸颊。她只觉左眼一阵刺痛,接着就看不见了。湿漉漉的液体沿着左边的脸颊淌了下来,让她差点痛的晕了过去。

        她的意识当中响起一声尖啸,兽人!当心那个兽人!

        哈德里莎一手捂住瞎眼,试图专心应付敌人。透过朦朦泪眼,她只能依稀辨出兽人的轮廓。尽管夜刃豹极力抵挡着战狼,他却仍然逼上前来。

        哈德里莎扭转月刃,以残余两片锋刃之一对向她所猜想的战斧的方向。她头疼欲裂,再也看不清兽人的轮廓。

        她知道自己命不久矣。

        然而致命的一击却没有来临。相反,夜刃豹不再猛烈地晃动,似乎它和战狼间的打斗突然结束了。

        “指挥官!”有人在她的耳边叫道。她认出了戴妮的声音。

        “那个兽人——”

        “兽人已经死了!”一只小手拉住她拿着武器的手臂。哈德里莎眨去剩下那只眼睛中的泪水,戴妮的面貌逐渐在眼前清晰起来。“别动,指挥官!你需要救治,快!”

        “战斗——”

        “结束了!兽人们被杀得精光,他们的战狼也一起死了!”

        哈德里莎知道最好是能抓个俘虏,但在激战当中不是次次都能拿住活口。戴妮走到她瞎眼的一边,开始为她处理伤口。哈德里莎终于能够更好地集中精力思考当前的局势。她猛然想起一件事来。

        “哨站……我们必须赶去哨站……”

        她被迫等着他们包扎好她的眼睛,然后夏侬还建议他们掉头回去。哈德里莎开始觉得自己像个老祖母而不是指挥官,于是生起气来。暗夜精灵们默默地接受了她的命令,整队人马朝着哨站快速前进,心中已经做好了最糟糕的打算。

        没想到的是,当队伍接近那座木制建筑的时候,两名值哨的士兵从树林中走了出来。看到这大队人马的出现,他们显得有些吃惊,特别是看到指挥官脸蒙布条的样子。

        没等他们开口,哈德里莎便飞快地问道,“哨站——一切正常吗?”

        他们迷惑地面面相觑,其中一人答道,“是的,指挥官!一切非常安静!”

        “我们后边的树林里还安排了别的警哨吗?”

        “两个……”

        一路上都没看那两个警哨或是哈德里莎派出的另一名斥侯的踪迹。她毫不怀疑他们的命运。

        “一支侦察部队,”戴妮向她断言道。“他们成功地悄悄绕过了哨站,但一定被那两个失踪的警哨发现了。”她的脸上露出阴森的笑容。“嘛,现在他们可没法再刺探我们的机密去向他们的大酋长汇报了。我们解决了这个麻烦,也为失去的战友们报了仇!”

        夏侬等人似乎同意她的看法,但哈德里莎仍然保持沉默。她思考着兽人们在战斗中的表现。尽管寡不敌众,还是视死如归。这对兽人来说倒并不异常:他们时常狂热地愿意牺牲性命。

        “但他们是在为什么牺牲性命呢?”她自言自语地说道。

        “您说什么,指挥官?”戴妮问道。

        哈德里莎的伤口传来一阵剧痛,迫使她抬起一只手捂住头部。然而想要探寻究竟的念头却更为炽烈。“带话给哨站。让他们仔细搜索这个地区——”

        “您认为还有更多兽人?”

        “不。”她希望自己是错的。这么做或许有用,但也是亡羊补牢。袭击者已经完成了任务,为部落献出了生命。“不……现在他们已经溜回去了……”

        以前也有过兽人突袭的事件,但这一次哈德里莎觉得有些不大对劲。部落从未派兵如此深入这一地区,也从未有过如此规模。

        她应当立刻把消息传给将军。几个月以来,珊蒂斯和高阶女祭司都在等着部落作出一些打破两大阵营间脆弱平衡的举动。而现在哈德里莎相信她刚见证了这样的行为。

        但这次入侵究竟预示着什么呢?受伤的指挥官急切想要知道。

        她不知道答案。但无论如何,哈德里莎所知道的是,还会有比今天更多的鲜血洒向大地。远远更多。(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14720/831306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