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图腾燃烧 > 第五百一十三章 一片雪白

第五百一十三章 一片雪白

        加洛德感觉到前方不远有什么东西。尽管他手中只有一把小刀,却坚决地往前走去。

        过了一会他看到一名玛维手下的看守者。从她百无聊赖的样子来看,似乎已经在这里执行警戒有一段时间了。加洛德朝她身后瞥了一眼,证实了她所看守的正是自己要找的人。

        玛法里奥?怒风悬浮在半空中,他的手脚都朝两边分开,几乎达到了身体所允许的极限。他身边环绕着魔法能量,并且显然处于痛苦之中。此刻大德鲁伊好像对周围环境全无知觉,但也许玛法里奥正在暗中设法解救自己,而这很有可能。

        那名看守者摘下头盔抹了抹前额。她抬头看向大德鲁伊,脸上的表情从无聊转变成鄙夷。

        加洛德知道时机转瞬即逝,他也没有办法。当守卫瞥向她的囚犯之时,他投出了匕首。

        她的后颈被刀刃刺穿,嘤的一声倒了下去,手中的头盔滚到了一边。加洛德往前溜了过去,感觉自己重新回到了与燃烧军团的战争当中。而加洛德的姐姐及其手下也和他们同样漠视生命。

        可是考虑到她的经历,她还能变成什么样子呢?前卫兵队长忍不住扪心自问,为他的姐姐,他仅存的血亲寻找着借口。她曾为暗夜精灵一族的利益做了那么多事,要与她为敌使得加洛德感到内疚……然而,她现在打算给达纳苏斯带来毁灭。

        他拿起匕首擦了擦,然后抬头看向玛法里奥。在他意料之中的是,大德鲁伊也正低头注视着他。

        加洛德等着玛法里奥开口说话,但大德鲁伊只是把目光转向旁侧。玛维的弟弟料想是那罗网令他口不能言。他顺着对方的目光看去,却什么都没发现。

        但一定有什么方法能够解救大德鲁伊,加洛德想道。他走向玛法里奥所注目的地方。而心中则一直想着玛维。尽管时间过去了这么久,加洛德仍比几乎任何人都更了解她。他非常确信,一个人的性格特征和思维方式总是难以改变。

        玛维并不是专门的施法者。但她知道如何让事物为己所用。而这几千年来她也可能学到了一些技巧——尤其是考虑到伊利丹?怒风的关系。这必定就是其中之一了。

        加洛德想起那个几乎杀死自己的陷阱。伊德里克很快就把他救了出来。玛维需要的是强劲但又能够轻易解除的陷阱。这样她才能用它们来捕获她的受害者,接着在他们无助倒地的时候亲手割断他们的喉咙。这样无疑能够获得更大的满足感。

        加洛德一时间犹豫起来,抬起头又瞥了玛法里奥一眼,此刻他正处在大德鲁伊视野的死角。都是你兄弟的错,前卫兵队长忍不住气愤地想到。她以前从来不是这样的!你早就该处决掉他!他罪有应得……

        他摇摇头抛开那些阴暗的念头。玛维最终是由自己作出的选择。她完全清楚自己做些什么,并且恣意杀戮全无对生命的珍视。

        加洛德紧抿着嘴唇,检查着那棵树木和周围的地面。玛维在此安排了一名警哨,因而他确信这个法术本身缺乏其他防御手段。他只需要找到密钥,但这也够难的了——

        在靠近根部的树皮上。有什么微小的东西在闪闪发光。他小心翼翼地拂去上面的浮土。

        他发现一粒珍珠色的小石头嵌在树皮上的一道裂缝当中。加洛德用手在上面来回擦了擦,但什么事情也没发生。

        加洛德再次考虑到他姐姐对便利的需求,因而只是将那粒石头挖了出来。

        “啊!”玛法里奥的一侧身子解脱开来,于是朝着对面的另一棵树荡了过去。加洛德担心大德鲁伊会在碰撞中受伤,但玛法里奥用他能动的那只手撑向了树干。

        大德鲁伊的晃荡停了下来。加洛德惊奇地看到,尽管玛法里奥仍被法术束缚着,但那棵树却朝着它的根部弯下树枝。两条细小的枝条准确地从靠近根部的位置拆下另一粒石头,然后将它压得粉碎。而玛法里奥缓缓落下,两脚着地。

        加洛德注视着掌中的石粒,惊讶于它的功能和力量。但也好奇为何那棵树没有早些这么做。玛法里奥似乎早已料到他的惊奇,立刻回答道,“树木观察世界和思考问题的方式和我们不同。它们想要帮忙。但不知道怎么做才不会伤到我,而由于那魔法罗网的缘故我也无法和它们交流。”

        “我姐姐是个考虑周到的人。”

        大德鲁伊看着那名死去的警卫。“玛维和她的看守者。我仍然不敢相信。”他环顾四周。“我们最好当心点妮瓦。在玛维手下的看守者当中,她最为狂热也最为危险。”

        “妮瓦死了,”看到大德鲁伊好奇的目光,加洛德耸耸肩补充道,“我干掉了她,而之前她和其他人一起杀害了吉恩的手下伊德里克以及另一个狼人。”

        “为什么要杀他们?”玛法里奥震惊地问。

        “伊德里克对她产生了怀疑,但认为没人会相信他。他和另一人都是为了保护我而死的。玛维想要留着我当做傀儡;而妮瓦相信我还是死了比较好。”

        “要是我们没能找到她的话,上层精灵们就是下一个目标。”大德鲁伊朝着树林举起双手。尽管他接下来就那么站在原地。但加洛德猜想玛法里奥正在同森林自由交流。

        不知何处吹来一阵轻风。附近的林木在他们头顶轻柔地摇曳着树冠。

        大德鲁伊放下双手自信地说道,“我知道路了!跟我来!”

        他们匆匆穿过森林直奔目标而去。加洛德最初担心他们在找到玛维之前会踩中她设下的另一个陷阱。但他很快注意到玛法里奥时常抬头往上方看去。暗夜精灵逐渐明白过来,大德鲁伊此刻正与树木和其它植物持续进行着交流。

        这路好像总也走不完似的。但最终玛法里奥让他停下脚步。大德鲁伊眯着眼睛仔细研究着前方的道路。

        “有两个玛维手下的看守者在前面。”

        加洛德一个人也没看见,但相信他同伴的话。玛法里奥蹑手蹑脚往前走了几步,然后做了个手势。

        前方的树叶一阵沙沙作响。接着传来一声轻柔的咕哝声。

        “快!”玛法里奥在他耳边说道。

        加洛德好奇地跟在他的后面。他不时搜寻着那两名警哨,但等加洛德和玛法里奥走上前去,他原本以为她们所在的地方却一个人也没有。

        玛法里奥看出来另一个暗夜精灵的迷惑。于是低声说道,“朝上看。”

        这位经验丰富的战士依言而行。看到那两个身影高高悬在上方。树枝如殓布一样缠绕在她们的身上。两人吊在那里一动不动,加洛德立刻意识到她们已经死了。

        “她们令我别无选择,”两人继续前进,而玛法里奥小声嘀咕道。

        加洛德理解地点点头。虽说他是一名老练的战士,但加洛德更情愿以不流血的方式解决,但在必要的时候他也绝不会逃避。若是换作玛维和她的看守者,她们也不会手下留情。

        他们没走几步便听到前方传来一阵声响。他立刻认出了姐姐的声音。她好像正在宣布什么事情,但言辞却听不清楚。玛维精心选择了这个地方。就算她大声说话也不会被远处的人听见。

        玛法里奥带着他继续往东走。他的表情变得越发焦虑。“出什么事了?”加洛德最终问道。

        “我们得走快些才行,但要是这样的话,她就能更早发现我们。”

        正当他说话的时候,远处传来一阵低沉的声音,加洛德最终听出是另一个人抗议的声音。尽管他一个字也听不清楚,那话音中却带着几分绝望。

        一个上层精灵的绝望?加洛德做了个鬼脸。他不由在想玛维究竟做了什么才把一个法师逼到这种地步。

        玛法里奥在他前面愤怒地低声骂了一句。大德鲁伊加快了步伐。

        他们最终走近前去,不但能听得更清,还能瞅见正在发生的事情。尽管如此,加洛德仍然不太明白他的姐姐做了些什么。

        “现在,”玛维把头盔挟在臂弯里。几乎是欢快地叫喊道。“接下来该审判谁了?我想,就是你吧。”

        两个暗夜精灵都看不到她是在和谁说话,但抗议的声音再一次响起。“我再一次祈求你停下这疯狂的举动。玛维?影歌!如果你认为我们必须得到审判,那就把我们带到达纳苏斯的人民面前——”

        “‘达纳苏斯的人民’?他们只会听从高阶女祭司或是大德鲁伊的任何吩咐!在这件事上,只有我才是可靠的仲裁者!只有我才能对你们该死的罪行作出正义的审判!”

        “这边,”玛法里奥悄声说道。“我要你到那棵树旁边去,然后等着——”

        加洛德摇摇头。“不,你需要有人帮你分散注意力。我会去吸引玛维的注意。”他顿了顿,又补充说道,“我更希望能生擒她,但是……做你所必须做的事……”

        大德鲁伊点点头。“很抱歉这么说,但你也一样。当心点。加洛德。这时候玛维只会把你当成另一个需要铲除的敌人而已。她之前留我一条活命,不仅是想让我知道自己没能拯救上层精灵。也是为了以后能把我关进某个肮脏的监狱里慢慢折磨。”

        前卫兵队长表情一冷。“玛维会试图杀死我的。我知道这一点。”加洛德眯缝起眼睛。“她要为自己着想的话,最好希望能够成功吧……”

        他再没多说一句,丢下玛法里奥朝他的姐姐走去。当加洛德走出树林的时候,他挺直了身子,一只手中紧攥着匕首。

        “玛维……”他轻声呼唤道。

        她头也不回地答道,“加洛德。不得不说,你能找过来真让我感到骄傲。”她扭头看向自己的弟弟。“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我就不会让你感到后悔。”

        她的手飞快地动了起来,那速度就连他也感到惊讶。但那把飞刀并没向他射来——而是朝着玛法里奥的藏身之处。

        一根树枝似乎自己动了起来。飞刀深深地扎在了上面——而藏在刀柄中的某种东西飞了出来。

        那地方的树林猛地爆燃起来。

        加洛德目瞪口呆。那烈焰蔓延得如此迅速,令他没能看到玛法里奥是如何及时保护自己的。

        就在她投出飞刀的同时,玛维的另一只手朝她的弟弟扔出了什么东西。

        但是,加洛德已经不再处于玛维所预计的位置上,此刻他猛冲向自己的姐姐。

        他听到身后传来炸裂的声音。加洛德没有分心去留意,而是把自己的匕首扔向他的姐姐。

        玛维朝加洛德露出嘲讽的邪笑,她伸手去拿自己的暗月刀,因而松手让头盔掉到了地上。接着,玛维消失不见了。

        但加洛德知道身为守望者的她具有短距离传送自己的能力,并且已经计算过了她可能出现的方向——更不用说她的阴险想法——于是顺着冲锋之势就地一滚。

        玛维在几步之外重新出现,正好处于能够给予加洛德狠命一击的位置。然而她刚来得及拔出武器,就被加洛德迎面撞了过来。

        两人一起滚倒在地。玛维的暗月刀脱手而出。加洛德姐姐斗篷上的利刃在他身上割了几处口子,但那只是皮外伤而已。加洛德想止住自己的滚动之势。不幸的是,他感觉到玛维先一步恢复过来。她再一次消失了,在几码之外重新出现。

        “你变得更诡诈了!”她疯狂地笑道。“这才像话!当上头的人一次次把你送上死亡之旅的时候,只有这样才能生存下去!当恶魔折磨你的时候,或是那些你为之战斗的人对你发誓要保卫的一切嗤之以鼻的时候,只有这样才能继续活下去!”

        说话间,另外两名看守者闯进了视野当中。她们手执月刃,而没有如他预想的那样装备暗影新月刀。她们凶狠的目光注视着加洛德。然后其中一人望向玛维。

        “哦,当然可以,把我弟弟杀掉吧。”她下令道。“他是来救他们的,因此也是同犯!”

        “玛维——”但没等他试图唤醒姐姐心中残存的理智,她的两名手下已经抛出了武器。他现在明白她们为什么拿着月刃了;暗月刀是致命的武器,但却不能远程制敌。看守者们是训练有素的战士,她们能够根据当前需要选择最为有效的武器。

        加洛德成功地闪过了第一把月刃,但第二把武器削中了他右边的腿肚。尽管他仍然身手敏捷地闪避开去,只留下一道的割伤,但这痛苦却让他失去了平衡。

        “我真的希望你能够看到事情的真相,加洛德,”玛维转头看向那些被禁锢的上层精灵,带着虚情假意的悲哀说道。“一开始你也付出了很大的牺牲。但我猜你之所以不能认同我所做的一切,原因还是和当年一样。那时候你背弃了自己的责任,兴高采烈地和那个神庙里的**一起私奔了。”

        她注视着那些法师们。当月刃飞回两名追捕者手中的时候,加洛德试图寻找某种东西用作掩护。这时他看到除了*师莫丹特和其他上层精灵之外,不远处还有另一具法师的尸体。他的身躯一片雪白,就像覆了层霜一样。(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14720/897732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