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华族崛起 > 第26章 碰到了官二代

第26章 碰到了官二代

        1883年2月5日,农历大清光绪八年腊月廿八日,下午,送走了刘坤一和唐任飞后,唐刚带着张年开农用运输车装了一台640千瓦柴油发电机组和一些柴油回到唐氏祠堂,其他的东西还是放在船上,毕竟还没有自己的房子。伯伯叔叔们全回自己家了。唐刚一看四周没人,就从系统空间中取出一套已组装好的活动板房,这套房子是唐刚在系统升到五级,重量限额也提高到了50吨后特意订做的,毕竟很多时候用不完50吨的限额,带着可以应急,万一哪次流落到了荒郊野地也有个安全一点的住处。不过这套活动板房唐刚费了很多心思,花了不少钱,房子不大。长7米,宽3米,内高3米,外高4.5米,套内面积20平方米。不过所有的材料都比较特别,整个骨架用的是硬铝合金型材,内外墙壁也是硬铝合金板,中间填充掺有超高强度超高密度聚乙烯短切纱和芳纶短切纱的泡沫塑料,房间的玻璃用的是20毫米厚的pc板(这是警用防暴盾牌的材料,而且警用防暴盾牌一般只有15毫米厚),这样下来,整个房间既能保温,又能防弹,连小口径的火炮都不怕。房顶是太阳能风能联合供电系统,有28平方米的太阳能电池,四个风车,储能电池组唐刚选用的是磷酸铁锂电池组,重量轻,容量大,但造价高昂@,。房内地面也是双层硬铝合金板,中空0.1米,这是一个能储存2吨水的小水窖,房内还备有100公斤的饮用纯净水。房内还有一套带活性炭过滤系统的冷暖空调,一个带有全套新时空生活电器的厨房,一个有淋浴热水器和蹲便器的洗手间,一张2.5米长、2米宽的席梦思。再有就是各种各样能吃一个月的食品,就是武力系统薄弱了点,目前只有ak47和svd,连机枪都没有,看来唐刚是个既怕死又爱享受的人。整个房间小水窖不装水3吨重,装水后5吨重,花了唐刚800万元,如果被老四解宝玉知道了,一定又要骂他“土包子暴发户”。唐刚想把活动板房当婚房用,好歹是自己的正房妻子,虽然还没见过面,不过以刘坤一娶小妾的眼光,生的女儿想来不会太差。唐刚在崀山镇还没有自己的房子,只能让新婚妻子享受一下新时空的便利,也算是补偿吧。

        放置好特制活动板房,用自带的消防水泵从祠堂内的水井抽水灌满板房内的小水窖,用软管把板房的洗手间排水口接入祠堂内的排水系统,算是完工了。关好祠堂的门,唐刚带张年四处走走,熟悉一下情况。整个崀山镇大约七八百户,被一条自北向南的官道分成东西两半,东边住的大都是姓唐,西边住的大都是姓杨,镇上有四个门,北门经官道通往县城,南门经官道通往桂省梅溪镇,东门开在扶夷江边,有一个码头,这个码头是唐家人开的,所以唐家主要做水路生意,由于水路的便利,生意做得还不错,外人有点眼红,不过也没办法,毕竟唐家是崀山镇第一大家族,西门通往大山,受杨家控制,他们主要做山货生意,生意比不上唐家,只能算崀山镇第二大家族。这些都是今天中午族长唐任飞在吃饭的时候说给唐刚听的,他还要唐刚小心一个人,杨嘉德,西边杨家的族长,崀山镇现有的保长之一,大清官府只设到县城,乡镇由士绅组成的保甲治理,保长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唐任飞自己也是保长,麻烦的是杨嘉德有一个在县城做知县的妹夫,所以这段时间很嚣张,大有一举盖过唐家,成为崀山镇第一家族之势。

        刚走出祠堂,看到十多个小孩在玩游戏,唐刚走过去和他们打招呼,顺便用上鬼子下乡哄小孩带路的招数,每人发了四五颗新时空带来的大白兔奶糖,小孩子们刚开始还认生,不敢吃,唐刚自己拿出一颗,剥开包装纸后一口吃掉,顺手把包装纸丢到地上(破坏环境,鄙视一下),同时做出很陶醉的样子。这时一个年龄和胆子都比较大的小孩也学唐刚那样剥了一颗糖送入口中,果然好吃,其他的小孩也开始吃糖了,不过他们把包装纸都放入自己的口袋,其中有个小孩还把唐刚扔到地上的那张包装纸捡起来放入自己的口袋中,汗死了!不过唐刚不知道的是,那个小孩只是觉得花花绿绿的纸片很好看,想带回家做玩具。小孩子们听了唐刚的目的后,那个胆子大的小孩主动要求给唐刚带路,唐刚又给了他四五颗大白兔奶糖,害得其他小孩也跟在唐刚屁股后面,可能也想多要几颗好吃的糖吧,于是唐刚就变成了幼儿园阿姨。

        一群人没走多远就听到有个地方传来吵闹声,唐刚循着声音走过去,旁边的小孩边走边说话:“刚叔,是杨家的人在付大婶家逼债,这几天每天都来逼债,连年都不让人过了!”说话的叫唐争峰,按唐家的辈分应该叫唐刚为叔,十四五岁,一米五多的身高,竹杆一样的身材,显然家境不是很好,他是个自来熟,没多久就和唐刚聊开了,他还有个小名叫狗蛋,真不知道他爸怎么给他起名的,狗怎么会下蛋,唐刚想不明白。

        “争峰,付大婶家欠了杨家多少钱啊,是怎么欠下的?”唐刚有些好奇。

        “争干哥哥,就是付大婶的儿子,有些喜欢打字牌,加上他爹在的时候家里也有钱,他爹经常给他零花钱用,所以他经常去镇上杨家的赌场和老头子们打字牌。他爹去世了以后,他也经常偷家里的钱去赌,最近可能他手气不好,打字牌输了一点钱,被赌场的小二说了句别打字牌了,来钱太慢,干脆去赌大小吧,换一下手气说不定一下就翻本了,他听了小二的话就去赌大小,还真赢了一些钱,他很高兴,请了小二去喝酒,喝得醉醺醺的才回家。第二天,他又去了赌场,也不打字牌了,专赌大小,结果输了,他不服气,又回家偷钱去赌,结果又输了。就这样,他输红了眼,把家里的钱输得差不多了,就借了杨家的高利贷,听说借的时候是三千两银子,不知现在变成多少两了,现在杨家的人天天来逼债!”

        说着说着就到了付大娘家院子门口,院门大开,外面很多人看热闹,但没人敢进院子里帮忙,唐刚不怕,带着张年大大咧咧地走了进去,有战斗力强大的张年在身边,唐刚当然不怕。唐争峰犹豫了一下,也跟着过来了,可能他和唐争干的关系比较好吧,其他的小孩都在院子外面不敢进来。

        有唐争峰在旁边解释,唐刚很快就弄明白场上的情况:跪在地上时不时磕头苦苦求人的是唐争干,十五六岁的年纪,偏瘦的身材;抱在一起痛哭的一对母女是付大娘和唐小花,付大娘一米六左右的身高,略显丰满的身材,看起来二十七八岁,不过唐争峰介绍说是三十一二岁,想想也对,有个十五六岁的儿子怎么也得三十岁以上,长得象一朵盛放的牡丹,散发出成熟_女人的魅力,哭得梨花带雨,唐刚看着都有点心动;唐小花一米五左右的身高,苗条的身材,十二三岁的年纪,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有点美人胚子的模样了,长大了一定是个祸国殃民的大美人;坐在椅子上的是杨生启,是保长杨嘉德的儿子,原来是个官二代,身高估计一米七以上,二十七八岁的年纪,长得那叫一个帅,和新时空的老四解宝玉有得一比,手里还拿着一把打开的扇子,时不时地摇几下,不知道是学诸葛亮还是学唐家的祖宗唐伯虎,唐刚突然有个荒谬的想法,他和付大娘挺般配的,郎才女貌啊;站着高声说话的是杨生益,一米六左右的身高,三十岁左右的年纪,长得那叫一个猥琐,一看就是狗腿子,听唐争峰介绍,他是杨生启的堂兄,现在是杨嘉德的管家,一肚子坏水;旁边还站着七八个壮汉,显然就是打手。

        “杨大爷,求您别再逼我娘了,再宽限点日子吧,我们卖了地一定还钱,或者我卖身给杨家为奴也行!”唐争干又磕了几个头,额头都肿了。

        “你家黄背村的地谁会买啊,你别想拖延时间,马上过年了,给个痛快话,什么时候还钱?”狗腿子杨生益很嚣张。

        “我们实在没办法了,又不是不还,要么我们用黄背村的一千多亩地来抵债,要么你们再宽限些时日,我们现在已经想办法卖院子了,卖了就有钱还你们。”付大娘在旁边弱弱地回答。

        “你当我们是冤大头啊,黄背村的一千多亩地,那是在土匪嘴边的肉,一千两银子都不值,想用来抵五千两的债,没门!还有,你这个院子能值多少钱啊,最多一千两银子,卖了也还不了我们的债,还是想其他办法吧!”杨生益说话嗓门很大。

        “我当时借的是三千两,怎么就变成五千两了,这才三四个月?”唐争干赔着小心地插话。

        “你不知道高利贷啊,这就是!没文化,不识数啊!”杨生益更嚣张了:“还不了钱的话,再给你们两条路吧,也算是对街坊邻居的优待了!一是用唐小花抵债,五千两银子啊,比县城丽春院的头牌赎身费还高,我们少爷要不是看在小花还是黄花闺女的份上,才不会出这么高的价钱,放心,小花到了我们杨家就算是享福了,天天吃香的喝辣的;二是付大娘嫁给我们少爷做姨太太,那样就成了一家人了,你唐争干就成了小少爷了,欠的债当然一笔勾销,放心,进了我们杨家都是享福!”

        “卑鄙,杨生启都七房姨太太了,还想要小花,我都不答应!”唐争峰在旁边小声地抗议,也许唐小花就是他心目中的女神吧,不对,这时候同姓一般不能通婚的,也许是少年维特式的烦恼吧。

        “他这是想母女一起收,连家产都不放过!”唐刚故意大声地对唐争峰说,他这话说得太邪恶了,把唐争峰吓了一跳,其实他是说给杨生启听的。

        不行,不能让杨生启得手,唐刚看不下去了,快步走到杨生启面前,拱了一下手说:“杨兄,得饶人处且饶人吧,都是乡里乡亲的!要不这样,付大嫂家黄背村的一千多亩地我买下,就按你说的五千两银子,明天就给你!”

        “不行,要给就今天给!你是谁啊,哪里冒出来的?”杨生启看到马上到嘴的肥肉有人想截胡,寸步不让。

        “自我介绍一下,本人唐刚,在南洋出身,刚从美利坚回来,已经认祖归宗了,现在叫唐运刚,付大娘是我嫂子,我想帮她一把,你们也不要太过份了,欺负人家孤儿寡母!”唐刚说话也很冲。

        “你什么人啊!敢和我家少爷这样说话,你不知道我家少爷是我们县太爷的外甥吗?”狗腿子杨生益看唐刚只带了一个人,心中有点看不起,走过来想护驾。

        “你什么人啊!敢和我家老爷这样说话,你不知道我家老爷是两江总督刘坤一的女婿吗?”张年拦住杨生益,学足他的语气说话,果然是系统出品,必属精品啊。

        “你那个两江总督已经开缺了,你不知道拔了毛的凤凰不如鸡吗?”杨生益吸了一口冷气,怎么惹上刘家了,不过嘴上还不肯服软。

        “你不知道官大一级压死人吗?我家老爷的岳父随时都会起复,到时有你们县太爷的好看。”张年也不甘示弱。

        “有钱就拿出来,没钱就滚蛋,别在这里坏了爷的好事!”杨生启朝杨生益使眼色,想把唐刚和张年赶走,他看唐刚只有两人,想以多欺少。

        “张年,拦住他们,你先不要动手,如果他们动手的话你只管还手,别死人就行了。”唐刚刚回来,想立一下威,正好有人送到手边。

        “上,给我往死里打!”狗腿子杨生益伸手推张年,哪知推不动,另一只手也用上,使出吃奶的劲推,还是推不动,有些恼羞成怒,一招手让那七八个打手一起上,他也想立威。

        杨生益让开位置,七八个肌肉男拿着棍棒就朝张年招呼。这时,付大娘也跪下了:“杨少爷,求求您别打人,我给您磕头了!”

        “只要您答应嫁给我,今天的事一笔勾销!”杨生启想来个城下之盟。

        “付大嫂,别怕,他们打不过张年的,别给这些畜生磕头。”唐走过去扶起正在磕头的付大娘。

        “给我往死里打,出了事我负责!”杨生启也恼羞成怒了。

        七八个肌肉男来劲了,各使绝招往张年身上招呼,付大娘和唐小花开始尖叫,可是叫着叫着就不叫了,张开的小嘴却合不拢来,原来,几个回合下来,张年一点事都没有,七八个肌肉男全部躺在地上了,张年还挺恶趣味地把他们全部叠在一起,这个家伙,肯定是受了新时空美国人在伊拉克“叠罗汉”的影响,学坏了。

        唐刚走到吓呆了的杨生启身边:“杨兄,都是乡里乡亲的,你带他们回去吧,明天中午过来拿五千两银子,记得带好借据啊!”

        在大家的欢笑声中,杨生启他们灰溜溜地走了。付大娘走过来:“刚兄弟,你真的买我们家黄背村的地吗?那在土匪窝旁边,种地的又都是一些刁民,我家今年一粒租子都没有收到!”看来这个女人还很善良的。

        “放心吧,等明天族长回来了我就买,就按你说的价,还有八角寨的荒山我也一起买!你看我这位兄弟的身手,还怕土匪吗?我先回去准备银子,告辞了!”说完唐刚朝付大娘拱了一下手,带着张年往回走。

        回到唐氏祠堂,唐刚先和唐四取得联系,要他去扶夷商行再做一笔生意,争取筹够一万五千两银子,明天上午就回来。然后和张年一起发动下午卸下来的那台640千瓦的柴油发电机组,给小黄和张年充电,现在小黄升级难,有机会还是多充点电,按发电机组的功率,每小时给小黄充600度电是没问题的,蚊子再小也有肉啊!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a>&a>&a>

  http://www.biqugex.com/book_15357/715118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